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农业“望天收”与农民组织
2011-07-04
字号:

  前些日子湖北等地大旱,胡总书记和温总理到达旱区,亲自帮助农民在水田里补种旱地作物,老天爷感动了,很给总书记、总理的面子,在旱区立即下了两场大雨,大旱区急转为大涝了。甚至有些县城都淹水了,还淹死了不少人。

  曾经,把农民组织起来与地斗、与天斗,农业未必一定“旱涝保收”。时过境迁,农民一盘散沙了,农业越来越趋向“望天收”了。

  受灾了,一些人“幸灾乐祸”——望灾涨价。这两月,大米就涨了好几毛,猪肉涨了好几块。民间正在形成一种“共识”:房市不能投了,黄金不能投了,古玩不能投了,股市彻底失望了,现在投资什么都不如投资农产品。下半年有些农产品的价格会不会走出比“蒜你狠”还狠的行情,恐怕只有“天知道”。

  与“蒜你狠”同时并存的是卷心菜卖几分钱一斤也没人要。这本质上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望天收”。

  最近又有些地方的蔬菜出现了严重“滞销”的局面,“菜贱伤农”,连中央电视台也发慈悲心免费为农民发布蔬菜滞销的信息了,但我却以为,中央电视台越是发布蔬菜滞销的信息,滞销菜的价格会越低。道理其实很简单,蔬菜过剩的“公益广告”会在流通环节放大“过剩”——农民急于出手、批发商减少收储、加工商会持币观望、零售商也会“转手即卖”。本来蔬菜只过剩10%的,有可能被“公益广告”挤出流通中各个环节的存量空间,把供给过剩在短期内放大数倍。要知道,很多蔬菜过剩10%,价格是要下降50%的。

  有一年浙江滁州的柑橘卖0.2元/斤,一个农村的大学生拉一车柑橘到学校交学费,感动了杭州城,震动了全国,中央电视台等媒体都报道了(信息对称了),柑橘价格不见涨。后来滁州市的所有领导和各级干部都帮助农民卖柑橘,滁州市委书记亲自到杭州搭台卖柑橘,滁州市财政还拿出了3000万元奖励柑橘购销大户,结果如何呢?我实地考察过了,部分柑橘还是0.2元/斤卖掉了,部分是烂掉了、倒掉了。我当时对滁州的朋友说,财政3000万奖励购销大户不如直接收购柑橘销毁(可以减少3-5%的供给,价格会立马上升30-50%)。滁州的朋友说,你的建议是对的,除非农民自己组织起来做,政府是不敢这么做的。

  成熟的农业国家或地区,应对旱涝灾害主要靠地域性的农民组织化及其自主管理的水利设施。我国“分田单干”以来,村社农民组织破坏有余,建设不足,农业副业化、老人化、单干化了。如是越来越“望天收”了。

  成熟的农业国家或地区,应对生产过剩和供给不足也是靠农民组织。我以台湾为例:譬如岛内有10多家生产柑橘的农会(一会一品),农会组成柑橘协会,柑橘有大小年之分,大年增长10%左右,价格可能下降50%左右,在大年,岛内的柑橘协会会召集各个农会会长分析产量、并提出应对价格下跌的措施。一般会指导农民优先出售一级品、二级品,三级品暂时不准上市(很大一部份用于加工,甚至做肥料)。这样,市场上的柑橘供给的实际数量并没有增加,价格就不会有下降了。当一级品、二级品销售完毕,农民就获得了正常的收入,增产不减收。如果是小年,柑橘减产了,价格会适当提高,确保农民减产也不会减收。

  中国的农业无论是受到了自然灾害还是市场灾害,主流的思路总基本上都是资本下乡,或是扩大对外开放。很少在组织农民上下功夫。即使认同了农民组织化,可搞来搞去总是“公司+农户”,或是“专业合作组织”,或是“行业协会”等等。很多人不知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村社农民组织——集“农业经济发展、社区建设、社区治理”功能三位一体,是中国农民组织的基本组织形式,其他形式的农民组织要在村社农民组织的基础建立,如果村社农民组织不充分发育、甚至还在不断被破坏的情况下,其他形式的农民组织(包括专业合作社和行业协会)都可能会被异化为分化农民的农民组织——“假农民组织”。

  再次强调:农民组织化,要优先发展集“经济发展、社区建设、社区治理”功能于一体的村社农民组织,否则,中国农民不仅要长期面对自然灾害“望天收”,还要长期面对市场灾害“望天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农业走进现代化是一个很复杂的工程.学者们应多去台湾日本韩国考察.有好办法就在国内试验.引导个体的农民走出盲目性种植的境况.许多农民跟风种植经济作物.丰收了却卖不出去.这已经是一个大问题了.不仅仅是柑橘.前几年大连樱桃值钱.许多农民将桃树苹果树砍了种樱桃.今年樱桃价格下跌.便宜的四元一斤.刚刚栽树的果农又后悔了.媒体上的宣传也误导农民.经常有某村某人种了什么新品种一年致富等等.使原本种粮的农民纷纷效仿.
    读李昌平的文章感觉很沉重…农村的事情真难.
    2011/7/5 0:05:20
  • 旱涝灾害,不是人祸。

    农作物收获了,价格过低,卖不出去,这是人的原因。

    农产品不是工业品,不可抗力因素太多,不容易结成供销联盟;种植面积往往又不集中,而且比较分散,难以达成共识。特色农业真应该有组织,有供销联盟,有诚信,才能有效遏制恶意炒作,搞坏市场;也能预防收了没销路。
    2011/7/4 21:45:31
  • 冬修水利,春播种;夏调水旱,秋收粮;不要大棚,按季种;不要基因,保精良!
    2011/7/4 20:59:30
  • 现在我提一个问题:农业部长是不是真正懂农业的?这就像教育部长是不是真正懂教育的一样!
    2011/7/4 20:49:21
  • 现在搞农业难,难就难在现在的农村干部,只会吃喝敛财,不会干点实事;没有好的领导者,单打独斗农民永远不能抵御自然及市场风险!
    2011/7/4 16:44:29
  • 所以,
    宁可现在搞唱红打黑,
    也要加强党的领导。
    一句话,
    在中国,
    什么最大?
    当然是政治稳定最大。
    邵趋都明白的道理,
    老佛爷自然更懂地透彻。
    说白了,
    牺牲几个农民就牺牲吧。
    只要饿不死有饭吃就行呗!
    2011/7/4 10:30:49
  • 邵趋以为,
    如果农民有了自己的自由组织,
    那么,工人、商人、社会各界也要有自由的组织,
    甚至中国会出现新的党派,
    一发不可收拾,
    你想这是当权者想要的局面么?
    2011/7/4 10:27:35
  • 农民组织化,
    真是不错的建议,
    只是不能指望政府来完成。
    大家想想,
    做为党来说,
    我给你成立个协会,
    然后再派个党委书记来管,
    不是一样会有腐败?
    要是脱离党的领导,
    党一定会说,
    人民群众不答应。

    2011/7/4 10:13:15
  • 先通过扰乱市场机制使农民濒临破产,这样兼并起来就会减少很多阻力。这个时候一方面不允许真正的农民组织起来,一方面又允许非农民有组织的把手伸向农村,结果会如何?

    在昌平早期的文章中我就回复过,三农问题其实只有农民是问题,另外两个一定能解决(资本巴不得呢),到最后只有农民被当作包袱抛弃(或者更狠一点被剥夺成工人一样的无产阶级,成为农业产业工人)。
    2011/7/4 9:12:28
  • 一项改革仅仅三十几年,已经开始显现出它的弊端,这样的改革我们还要做多少次?
    2011/7/4 9:05:45

  • {我国“分田单干”以来,村社农民组织破坏有余,建设不足,农业副业化、老人化、单干化了。如是越来越“望天收”了。}

    实情啊。

    那些贩卖普世价值的,可能你们是对的——但不管如何,请安静下来,深入基层群众特别是农村,看看这些人的问题如何解决?是不是自由+一人一票的就ok了。

    我是比较赞同温铁军农村发展的要素分析。



    2011/7/4 8:25: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