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强烈呼吁:把全党全国工作重心转移到道德重建上来(一)
2011-06-19
字号:

  “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

  ——题记

  近段时间以来,以广泛而过度使用各种有毒、有害添加剂为主体的、食品领域的严重违法犯罪案例层出不穷,弄得家家担心,人人自危。

  “民以食为天”,食品却暗藏千般毒,生产商、销售商为了自己赚钱,全然不顾消费者的健康与生命,道德已经失去底线,贪欲已经让一些人丧心病狂。

  卫生部、公安部、国家食品药品安全管理局等各部委不断开会研究对策,一再督促各地职能部门严厉打击食品生产、流通、销售环节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

  然而,问题岂止仅仅出在食品领域吗?据公安部一位官员说,我国已经无处不假,无货不假。也就是说,没有哪一个地区不存在假冒伪劣货物,没有哪一种货物没有制假、售假者。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食品领域的打击犯罪固然是当务之急。但是,如果不找准病因,对症下药,只习惯于应急式、救火似的“打击”,难免按下葫芦浮起瓢,最终费力不讨好,仍是一场瞎奔 忙。因此,本文力图从医疗行业开始,从理论与战略高度,分析根本原因,解决根本问题。

  一、医风、医德在不知不觉中丧失殆尽

  在这个章节里,我将着重给大家讲两个真实的故事,让大家看看中华先祖尊崇并传承了数千年的良好医风、医德,是如何在当下被彻底毁灭的,而且两个故事恰好可以互为印证。

  代莉,遂宁市人,医生,在遂宁市中心医院麻醉科工作。去年12月,她父亲持续胃部反酸,腹部有烧痛感。她很焦急,第一时间把父亲送进了自己工作的这家医院。这是遂宁市唯一的一家三 级甲等综合性医院,一家人以为这家医院就是大救星,把老人送进去很保险,很放心。

  胃镜检查和活检都显示是食道溃疡,但性质不明确,不能确定为恶性肿瘤。但主治医生说可能活检没取正部位,再度检查又会耽误治疗,应该当作恶性肿瘤治疗。于是,入院第8天,在并未确 诊为癌症的情况下,代莉父亲进行了“食道癌”手术,食道、胃、脾分别被不同程度切除。而对切除器官的病理检查报告结论仍然“只是溃疡,不是癌症”。手术5天后,代莉父亲呼吸困难, 再次进行气管切开术,在切开气管前后,又出现肾功能衰竭。

  今年1月18日,代莉父亲做了清创手术,代莉查看到当天有一笔血液净化治疗费用为2046元。但事前代莉问过主治医生有关清创事谊,明确知道不会进行这项治疗,于是一再询问医生和科室那 是怎么回事。两天后,代莉再查,发现这笔治疗费用已经被从账单上取消了,这使她对医院的收费状况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1月29日,代莉父亲因多器官功能衰竭去世。住院共40天,花去医疗费33万元。据查,绝大部分费用为过度用药,重复计费,其中仅抗生素就用了十余种,包括进口抗生素。如每支112元的头 孢哌酮,每支156元的万古霉素,每支196元的泰能。万古霉素按医嘱每天最多只能使用4-6支,但有3天时间每天都收了12支的费用。在病人已去世10天,丧事已经办完之后,那份因有纠纷未 能及时结清的账单上,还在产生西医用药费用……

  由于家属心中极为不满,此事上了新闻和网络,引起极大的社会关注。遂宁市卫生局成立了调查组进行调查处理。但调查的重点在于天价医药费的收费存在什么问题,哪些费用应该从账单上 剔除出去,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根本并未触及。

  除遂宁这桩天价医疗费案外,媒体报道的其它天价医疗费案可谓一宗接一宗,有些收费简直叫人哭笑不得。比如今年2月,年过7旬的吕老汉因脑溢血住进河北井陉县人民医院,收费账单赫然 列出“处女膜修复术”一次,330元!而医院大厅居然悬挂着“价格(收费)诚信单位,消费者信得过单位”的铜牌——这,对医院和上级监督机构来说,简直都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如果在电脑网络上输入“天价医疗费”几个字一搜,跳出来的各地天价医疗费案例会有一大串,让人目不暇接。

  而事情的性质,决不仅仅是天价费用那么简单的事,过度用药,那些药在病人体内将产生什么样的危害?过度手术,那些手术会对人体造成多大的伤害?这是人命关天的问题,是比天价医疗 费本身还要严重的问题,可有谁会去关心呢?

  代莉的父亲,所患的不过就是比较严重的溃疡,一般医生都能治疗或控制病情,并不该死。送进“最好的”医院,医院不仅让他一命归西,还在他生前盲目手术进而多次地手术,简直形同古 代的酷刑——凌迟;并在他身后留下数十万医疗欠账,严重拖累国家、社会和家人。

  他为什么会这样无辜而又痛苦地死去?是主治医生偶然的分析、判断失误?还是我国普通病患必然会面临同他一样的危险?天价医疗费何以会产生?是我国部分医院和医生黑了心,还是我国 医疗系统同时传染了专门坑害患者及其家属的严重的“病”?像代莉这样身在医院的医生都只能忍看父亲遭此厄运,怎堪去设想一个普通病患在医院里的处境?

  为了探索这一连串问题的答案,我再给大家讲另一个真实的故事。但为了保护当事人,也为了给自己减少麻烦,医生与医院都不能用真名,请大家谅解。

  林某从小就是一个很懂事、很聪明、很有上进心的孩子。上学后,成绩一直非常优秀,老师喜欢,同学羡慕,每次升学时都是上一级重点学校争抢的对象。

  经过20余年勤奋学习,林某取得了非常高的学历,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多个省级大医院关注着他,争相录用他。经过再三权衡,他以年轻专家的身份正式进入了某大城市的省级中心医院, 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边学边医,边医边学,尽平生所能,为病患解除痛苦!

  由于以前已有较长的实习时间和较多的实践积累,林某经过短暂的观摩、熟悉阶段之后,就已经足以独当一面。而且他出手不凡,病患满意度很高,口碑相传,声望渐起。

  这时候,医院开始了对他的“重点”培养,他外出旅游休闲的机会一次次到来,可每次都是医院安排时间,药商们负担费用。而且药商们一路上态度恭敬,出手大方。他完全就像达官显贵出 行一般,自己有钱花不出去,旅途的享受却应有尽有。

  林某心里感到很不安:自己无功受禄,花药商们那么多钱,怎么过意得去?同游的医生都是有意安排,老、中、青三结合,以便“互帮互助”,于是“针对性”的工作相应而来。林某逐渐明 白:他不仅仅要善于治病,还要善于创收。而创收的手段,就是要尽可能多动手术,多开贵药:1、能劝患者开刀的,要尽可能开刀。一刀下去,自己当天的收入翻番,医院当天对该病患的收 费也更会翻几番。手术后,开贵药的机会也立即大增。2、政府公布的基础药物,医院收益不大,要尽量少开;药商提供的高价药、自费药,会按比例给自己、给医院“返点”,开得越多,自 己工资越高,全院上下越是喜欢。3、以前很多人无医保,交不起费,医生很为难;如今普遍有医保,有国家承担,可以放开胆地开刀、开药。

  在环境的诱迫之下,在现实的潜移默化之下,林某慢慢地改变了,由开病患身体需要之药,转向了开药商想卖之药;由开刀是最后的手段,转向了开刀是尽可能使用的手段。内心也曾有过挣 扎,思想也曾有过苦闷,但他还是并不很困难地跟上了形势,适应了环境。

  医院的工资,也是很有激励性的:基础工资,大家都比较低;奖金,却并不封顶,可以数倍、数十倍于基础工资,你挣得越多,越受尊敬。冲着高额奖金,林某逐渐成为了时常与他同游的“ 专家”们中的普通一员,一样的治病方式,一样的平静心态。

  可悲,可叹,一株好好的苗,悄无声息地已经变成了一株坏坏的草!就犹如庙里受人崇拜的一尊菩萨,悄然地变成了妖精,甚至是一尊尊菩萨全成了妖精,一座座寺庙全成了妖庙,可虔诚的 信徒们却还蒙在鼓里,天天焚香祭拜,什么都不知道。

  这第二个故事,已经完全可以视作第一个故事的答案了吧?

  代莉父亲的那位主治医师,已经有20多年的从医经验,也一直是医院的骨干,是专家级的人才。事后,他本人如何看待此事?他是否有反省之能?对代莉父亲的无辜辞世,他是否有一丝自责 ?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却深深地担心:林某的明天,可能就是代莉父亲那位主治医师的今天!甚至,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专家”,这个曾经神圣的字眼,就这样在 金钱的攻势下,完全变成了笑柄!

  医师们是否正在“革命”——“革”病人的“命”?医疗事业,是否已经真正成为了“革命事业”?我们的国家,是否正在培养这项“革命”事业的更加“坚强有力”,更加“敢做敢为”的 接班人?而一个个无辜的病患,是否都会不幸成为“代莉的父亲”?

  当然,“天价医疗费”,毕竟是极端行为,是少数。绝大多数病患遭遇的,是“半天价”、是“山价”,但几乎已经不存在“地价”了。据经济学博士朱恒鹏说:“听到多个医生、院长和相 关政府官员讲,当前公立医院医生的用药模式是:来一个患者,并不需要注射抗生素或最多一种抗生素就可以,可大夫给开三种同时吊上,抗生素用多了会伤肝脏,于是吊一瓶保肝药,保肝 药又伤肾脏,就再吊护肾药……患者花好多钱,被治得七荤八素。”……

  面对亲人的屈死,面对人财两空的处境,家属们何以自持?作为医生的代莉,是克制的,只是按组织程序反映问题。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如此,各地不断发生医患纠纷,病人家属、亲友砸坏医 院设备,打死打伤医务人员的事时有发生,使医师也成了“危险职业”,责任在谁?原因何在?不值得我们警醒么?

  尽管公立的大医院存在很多的问题,但人们一旦生病,别无它法,仍然只好争相求助医疗设备齐全、可以部分报销住院费用的公立大医院,所以大医院总是门庭若市,床位难求。

  而小医院却常常门可罗雀,生意惨淡。为了生存,一些社区医院便念起了歪经——假住院。也就是“病人”根本不用生病,也不用住院,只需提供个人相关资料,其余所有入院、出院手续由 医院包办,门坎费、自付费全由医院负责放平,不由“病人”掏一分钱。“病人”可在一年内的任何时候去医院开1000至2000元的药品,随开随记,足额为止。但数千元的医疗保险费,也就 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国家的钱袋,挪到了医院的钱袋里……

  “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信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神医给老胡上课了。
    2011/7/29 17:47:23
  • 学校和医院是中国当今社会最好的行业。他们起码还在辛辛苦苦的工作。有的行业有的人工作就是骗钱。骗钱就是工作。
    2011/7/29 11:35:01
  • 现在中国的道德教育全是假的。还不如中国古代封建社会。
    2011/7/29 11:29:21
  • 赞成楼主观点,是应该给“市场经济”套上道德的笼头了!
    2011/6/21 19:04:10
  • 严重同意进行道德建设,这项工作应自上而下进行,上梁不正下梁歪。
    2011/6/21 18:37:45
  • 我在向上苍祈祷,不要让我生病。
    2011/6/21 11:22:44
  • 为人民币服务!其它的都是假的!
    2011/6/20 11:40:41
  • 当为人民服务成为历史的时候道德就开始远离中国了;1921年7月中共一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和《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决议》。党纲决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党的性质是无产阶级政党。


    2011/6/19 23:08:57
  • 国际版,就是中国股票市场圈钱运动的国际化.
    2011/6/19 20:23:50
  •         制度是社会存在的基础保障,脱离了“制度守护”的“道德守望”会让“夕日的模范”因“秀”而成为另类的表演与“范式”而焕发出一道耀眼、辉煌、又亮丽却十分空洞和苍白的风景画图,让现实与理想亦相去日远!
    2011/6/19 20:10:42
  •      楼主犯了书生的臭脾气,又臭又酸。当然,我不是骂你,而是一声叹息。中国的确是要进行一次深层次的信仰拯救。但楼主空有一腔热血,解决之道又是这么的酸腐不堪!!!
        经济决定上层建筑。如果要进行道德重建,首先就是要对经济之策进行重建,破除中国经济中的不合规的地方,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2011/6/19 18:58:10
  • 病入膏肓了
    2011/6/19 16:31:3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生,四川射洪人。1981年毕业于射洪师范学校,1988年成人高教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79年在师校看到《中国近代史》后,触动忧国忧民之心,从此无法释怀。80年始立大志,从教十余年,感觉教育工作距离自己的人生理想太远。于93年辞去教职,浪迹天涯,探索人生,追寻理想。此生终极目标:促成第二次“百家争鸣”,促进人文社会科学的再次繁荣,促进中华文明的全面创新,为深陷西方资本主义泥潭而无法自拔的世界,找到一条全新的、正确的出路。近期目标:于2011年8月发起“未病先防,小病补防,强身固本,远离重疾——现代化中草药保健养生万里行”活动,欲从西医的肆虐中解救广大的无辜病人,并以此作为人生的起点。座右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由于原来QQ号997612553已满,现在起换成新的QQ号248808214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