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政府应摆正自己的位置
2011-05-29
字号:

  ——上海证券报2011年5月28日头版(报纸用的题目是《摆正位置更重要》 )

  从2008年年底的经济大拯救,包括鼓励房地产发展,到2009年对天量信贷后的通胀担忧和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出台,再到2010年后更为严厉的房地产调控落地……汽车业同样如此:从抑制 到鼓励再到出现过剩隐忧的历程,同样迅速而短暂。

  再从更具体的经济现象来看:去年11月份,多地政府还在集中全力应对疯涨的菜价,大力鼓励种菜,而仅仅半年不到的时间,菜农的泪水就已沾满衣襟。于是,很多地方政府又在动用行 政力量,为卖菜难问题奔走呼吁——当然,他们这时的能力远不及打压菜价时强大。由此导致的一个必然后果是:我们很快就面临着更高的菜价!

  中国经济犹如一条上下颠簸的小船,走得艰难而无序。

  为什么很多做法,犹如超级短线客般的短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经济体而言,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不禁要问,发达国家为什么很少出现这种骤变呢?以农业为例,美国有关部门不仅会定期公布非常详细的各种农作物的种植面积等数据,甚至也公布详细的分析、展望报告。农民很 容易得到相关信息,及时调整自己的决策。加之美国的农业集中度高,他们更容易正确预估市场的需求,以此指导自己的计划。

  除此之外,美国还有诸如无追索权贷款之类的惠农政策。所谓的无追索权贷款,可用一句话来总结:丰收了,还贷;歉收了,交粮。农民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相应的,农业生产也比 较稳定,很少出现种粮积极性降低,或粮食、蔬菜等供给大起大落的现象。

  追根溯源,在于,国外对政府、市场、企业等相关主体的定位非常明确,相关主体的位置摆得清清楚楚。政府:全力以赴地提供公共服务,让纳税人满意。农业从业者:紧跟市场走,顺 势而为。

  这些地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因为,中国的很多问题出在政府职能扭曲错位方面,政府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比如,中国的菜价为什么高?很多人归结到运输成本上来,事实并非如此。 央视的调查结果显示:蔬菜从产地到市场,价格涨了近20倍。主要原因是,蔬菜从批发市场到零售市场的这“最后一公里”,费用涨得太离谱。以圆白菜为例,产地收购价格是四分钱每斤, 到了批发的环节变成一毛五,但是到了超市的时候就达到了八毛钱!

  成本为何在“最后一公里”猛涨?跟政府密切相关。一方面,是政府的公共服务不到位所致,比如,运菜车辆遭到各种限制。另一方面,有关部门成为赤裸裸的逐利者,他们收取的名目 繁多的费用,被纳入到了菜价当中。

  透过一个小小的菜价,不能看出,政府职能错位所导致的高昂的行政成本,已经成为制约社会效率提高、加大整个社会运行负担的障碍。

  政府从公共服务的角色中走出来,盲目干预经济,甚至直接成为经济的主导者,必然导致货币的超量发行,在这种情况下,无论采取什么样的紧缩政策都无济于事,因为,通胀的源头没 有堵住。只要政府职能扭曲的状况得不到改变,只要政府作为经济主导者的身份存在,通货膨胀只会愈演愈烈,而这种前提下的紧缩政策,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无助中被困死。

  中国的房价疯涨,追根溯源,也在于政府的位置没有摆正。政府作为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只需要全力以赴建设好保障房即可,然而,各级政府却成为房地产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以土地 所有者的身份,成为切分蛋糕的最大利益主体之一,对建设保障房没有任何动力。而同时,他们又扮演着一个与此相矛盾的角色:房地产调控的执行者。结果非常清楚:这些年来房价持续上 涨。甚至在调控最严厉的当下,北京还出现了每平方米30万元的房价!成为莫大的讽刺。

  行政力量迈进一步,市场自发的调节力量便快速退缩两步,甚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为干预经济的结果是,相关政策朝令夕改,短线进出,使得整个经济体陷入混乱。

  应该认识到,政府职能的扭曲和错位,已经成为我们这个庞大经济体前行中的非常沉重的负担。

  政府应该明确自己的定位:乃是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和公共福利的提供者,而不是经济中的一个主导者,更不是一个赤裸裸的逐利者。只有界定清楚政府的职能,明确政府的定位,市场 的调节机制才能释放出来,发挥应有的作用,而政府也能轻松下来,安心做好服务。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多赢局面。

  在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后,我们必须改变定位模糊、位置摇摆的弊端,让行政的力量与市场的力量各司其职,如此,中国经济才能摆脱左右摇摆,上下颠簸的状态,更 持续、健康地向前发展。

  说明:这篇文章是职务稿件,以上为原文,以下为发表后的文章,有较大删改。

  摆正位置更重要

  时寒冰

  从2008年年底的经济大拯救,包括鼓励房地产发展,到2009年对天量信贷后的通胀担忧和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出台,再到2010年后更为严厉的房地产调控落地……汽车业同样如此:从抑制 到鼓励再到出现过剩隐忧的历程,同样迅速而短暂。

  再从更具体的经济现象来看:去年11月份,多地政府还在集中全力应对疯涨的菜价,大力鼓励种菜,而仅仅半年不到的时间,菜农的泪水就已沾满衣襟。于是,很多地方政府又在动用行 政力量,为卖菜难问题奔走呼吁。

  如此之快的变化,对于一个庞大的经济体而言,内在的隐忧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发达国家为什么很少出现这种骤变呢?以农业为例,美国有关部门不仅会定期公布非常详细的各种农作物的种植面积等数据,甚至也公布详细的分析、展望报告。农民很容易得到 信息,及时调整自己的决策。加之美国的农业集中度高,他们更容易正确预估市场的需求,以此指导自己的计划。

  除此之外,美国还有诸如无追索权贷款之类的惠农政策。所谓的无追索权贷款,可用一句话来总结:丰收了,还贷;歉收了,交粮。农民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护。相应的,农业生产也比 较稳定,很少出现种粮积极性降低,或粮食、蔬菜等供给大起大落的现象。

  这种经验在于:相关定位非常明确,相关主体的位置摆得清清楚楚。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农业从业者:紧跟市场走,顺势而为。

  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政府应该明确自己的定位:乃是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和公共福利的提供者,而不是经济中的一个主导者,一旦政府的定位被明确,那么,市场的定位也就跟着 变得非常明确,市场的力量也很容易释放出来,发挥积极作用。

  位置摆正之后,政府会感觉到突然间变得轻松起来,而农民对市场的需求也变得清晰起来,只需跟着市场走即可。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双赢。

  无论是房地产、汽车业,还是别的行业,皆如此。中国的房价疯涨,追根溯源,也在于政府的位置没有摆正。政府作为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只需要全力以赴建设好保障房即可,然而,各 级政府却成为房地产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以土地所有者的身份,成为切分蛋糕的最大利益主体之一,而同时,他们又扮演着一个与此相矛盾的角色:房地产调控的执行者。

  行政力量进一步,市场自发的调节力量便快速退缩,甚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后,我们必须改变定位模糊、位置摇摆的弊端,让行政的力量与市场的力量各司其职,如此,中国经济才能摆脱左右摇摆,上下颠簸的状态,更 持续、健康地向前发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比如给医生送礼,不已经成为不上账的医疗费用了吗?这些年来,我知道的家人朋友中,有人生病住院、或接受手术,每次都是有红包给医生、护士、麻醉师、等等。我所知道的诉讼案件,律师、法院都接受了礼金。虽然我不同意这么做,但每次都被“国内的事你不了解”而挡回。我很想不通,也为此悲哀,为什么我们的社会只认“钱”呢,非靠铜板来润滑呢?
    2011/6/18 10:59:08
  • 我一直有这个看法,我厌恶三个领域中泛滥腐败:司法,教育、医疗。这三个领域本都应该是非营利领域,不应该存在腐败,为什么在中国这三个领域也这么漆黑一团呢?为什么我们的民众甘心情愿地去助长这些领域的不正之风呢?
    2011/6/18 10:58:14
  • “国人从古至今的法律理想有一个最基本的缺陷,那就是都将法律作为统治者的一种管理工具,而不是将法律作为保证权利尤其是个人权利的一种信仰,皇帝口头会说严行法律但自己实际永远不受法律的约束。上面有一个大皇帝,下面还会有中皇帝和小皇帝,他们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都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力量。如此,“人莫敢有所恃而犯之也”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权力者那里就行不通。因此众多的政治家们的梦想都是成为皇帝成就自己的权威,而不是创新制度树立法律的权威。因此我们过去各朝代的政治史就是一个又一个轮回周期,打倒了前朝的东西实际上建立起来的还是以前那一套。”
    2011/6/5 16:17:19
  • 看到时先生修改前和修改后发表的文章,就可以了解时先生文中政府职能的扭曲和错位,或许本质还是中国的体制问题?
    2011/6/3 14:01:53
  • 舶来品?。。。。
    --------------------------------------------------------------------------
    社会主义本身也不是我们的土特产,不是照”舶“不误且任凭摔多少跟头仍乐此不疲?科学民主就不可以舶来了?还有,原子弹,氢弹也不用舶来吗?
    当然,因专制而享有无上特权的集团和个人是决不会舶来民主和科学的。
    2011/6/1 6:11:53
  • 在世界文明的“坐标”系中,西方文明并非完美无缺,但她至少是我们能考到的“坐标图”上的最高点。

    社会主义在中国前30年的实践,现在回望,至少得出那是穷途末路的结论。要不我们也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80年代的改开?前苏联是那个极左体制的的有一个注释。

    不要总拿“中国特色”当作遮羞布来用,有游离于世界文明“本色”的“中国特色”吗?显然,习惯于怀旧的人们不能回答。“中国特色”肯定存在,但她既不是遮羞布,更不是脱离于世界文明的“另类”。
    2011/5/31 23:24:29
  • 多少公务员?
    多少吃喝费?
    多少正经事?
    多少政事干?
    钱在哪里?政府要吃饭啊!!
    2011/5/31 8:12:34
  • 你们就按舶来的“坐标图”指挥着摆吧,多咱摆到一个趔趄彻底躺在西方沼泽地里了就不指挥了。
    2011/5/31 1:13:44
  • 宪政啊,宪政,离我们还太遥远!

    没有宪政,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就只能永远是一群“被施舍”的人!
    2011/5/30 11:05:24
  • 最后一公里养着无数的大盖帽.很正常.卖3毛钱的东西.没成本都不会赚钱.
    2011/5/30 2:33:14
  • 时寒冰总是对政府期望过高,也总是高估政府智慧和能力。殊不知政府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处于什么位置,更不知道应该处于什么位置,当然也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摆正”。
    时寒冰是我钦佩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侠肝义胆,却颇识时务。能不时针砭现实,也算是尽力了。
    2011/5/29 21:10:00
  • 人类对权力和财富的追求是无止境的,特别是让既得利益者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那会更加难上加难,如果没有足够外部压力,应该说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是反人性的。那么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会到底缺乏什么或者说到底需要什么?其实很简单:两个字“革命”。
    2011/5/29 20:52: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姓时名寒冰字暖之。70年代人。现居上海。上海证券报评论·专题部主编。
本人E-mail:editor@vip.sohu.com
通信地址:(200127)上海市浦东新区杨高南路1100号上海证券报 时寒冰(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