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质疑外储局:谁给你权力替中国人大借外债?
2011-05-26
字号:

  通俗解释为何外贸有赤字外储仍在大幅增加

  何新新闻评论

  “毫无疑问,卡恩事件是国际金融战争进入白热化的最新标志。世界金融战争趋于白热化,国际金融共济会对人民币的抄底绞杀战争已经全面启动!”

  最近,作为亚太金融飞地和罗斯切尔德亚洲金融桥头堡的新加坡政坛领袖发生更换,李光耀日前宣言:私人资本主义可以轻易地战胜国家资本主义。

  具有神秘美国金融学背景的央行顾问李稻葵鼓吹人民币应当加快国际化。这种言论是在国际金融共济会最需要彻底打垮人民币的时刻放出的,值得关注!

  希腊债务危机泡沫将破。

  欧元、日元风雨飘摇。

  一系列征兆显示,新的全球金融风暴方兴未艾,山雨欲来风满楼!2012会见分晓。

  何新新闻评论:

  一般人似乎不了解当外贸赤字已经出现,而中国外储却在当前高通胀背景下仍然大幅增加的原因和险恶意义——也许还会很高兴,以为是好事情,因为中国手中仍然有钱花。

  那么可以做个通俗的比喻,这种情况就相当于:当你家的收入正在急剧减少,有人仍然主动地塞给你许多钱让你花——也许你会很高兴。但是这意味着你的负债在不断增加,而且塞给 你钱的人,正是那种期待你快速破产从而抄底来取你家产的恶意放债者。这种要靠借钱混日子而且可劲造的主儿,在生活中我们会称之为“败家子”!

  同样道理,简单解释如下:外储仍然在大幅度增加,一方面表明外汇占款人民币仍在大量增发——这足以冲抵掉央行以提高利率、准备金等举措试图收缩人民币流动性,从而控制通胀 政策的效果。

  另一方面这也表明:国际共济会索罗斯等对冲基金正在加速向国内注入外资,从而抄底人民币升值套利,同时恶意地加剧中国国内通货膨胀的货币压力。

  必须强调指出:凡不是来自外贸顺差而进入中国的外资(只有外贸顺差是中国真正赚到的钱)——那么无论是以何种名义(长期投资或短期投资,即“热钱”)而进入中国成为外储的钱,对 中国都不是收入,而是中国所欠付的主权或非主权性外债。

  那么外储局啊?谁给你们那么大权力放手吸引外债的?中国有一句俗话:欠债进棺材,老子不还,儿孙也得还啊!

  上述这一套手法,其实是国际共济会的犹太金融家几百年来在许多国家屡试不爽、频频得手的惯技。

  如果未来央行无法控制外汇热钱继续以高速进入中国——而只单纯以提高利率、准备金等紧缩流动性政策来控制国内通胀。那么这些做法会把全部资金压力完全压到国内实体企业和老 百姓身上,不仅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失业,也会导致有更多企业——不仅是出口企业的一轮接一轮的倒闭潮。

  中国经济的寒冬正在降临。

  [wanshi评论:嗨!中国人对国际金融真地是无知透顶啊,所以被玩残也毫不足奇!]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改革30年,农民作牛做马赚的钱到哪里去了? 或者说咱们就根本没赚到钱?
    2011/6/6 2:59:50
  • 15楼橡树评论的深刻。
    2011/5/31 17:55:12
  • 排序不可为空
    2011/5/30 13:00:42
  • 26楼ffm911:佩服你的胆识;现在的人都在学郑板桥“难得糊涂”!
    2011/5/30 11:09:59
  • 何老师,我一从90年代就读您的论培根等著作   多年敬佩无以言表
    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惑  请解惑万分感激

    1中国国内通胀的重要原因是货币超发  超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国家外汇占款
    2 企业真金白银的劳动和资源卖到了国外,换到的是各种形式的外汇,如果这些外汇环城物资回流国内,外汇占款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3有人说国家是强制结汇,就是你出口一双袜子换的一美元必须卖给国家    可是  网上的资料2008年已经结束外汇强制结汇制度了吗   此乃矛盾之一  不解
    4 既然2008取消了强制结汇,那么外汇储备怎么指数型加速增长吗,这些外汇哪里来的呢  此乃矛盾之二  不解
    5有人说,因为人民币升值预期强烈,企业持有美元和其他外汇的意愿很弱,热钱流入等是关键原因,那么就是我最大的困惑:
        为什么不可以实施强制的不结汇或者小比例结汇制度呢,就是你企业赚了外汇,你必须自己到离岸市场去做生意 环城物资回来  物资回流国内,而国家怕外汇储备不够,定期修改强制[b]不结汇[/b]的比例,比如现在就可以下降到10%,就是说剩下
    的90%你必须换物资回来,这个办法很简单啊为什么国家那么多高人就不做呢

    6有人说,企业没那个能力!---拉倒吧  企业比任何经济学家都精明 这是扯
    7既然人民币持续升值预期强烈,国家也能够影响汇率(最大庄家 筹码无限),那么国家在2006年7元人民币买入的1美元  现在已经只值6。4元人民币了,换句话说,这个庄做反了,如果能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才是赚钱的,为什么要故意赔钱呢》?这是最大的困惑,故意赔钱  这是什么逻辑呢,不要告诉我说是怕外汇不够用,那是N年前了的事情了  世易时移  变法宜已,人行比咱聪明  可怎么这些道理没有一个人说呢
    2011/5/29 22:05:28
  •     我们创造的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警惕强政府、强社会变成利益集团新的寻租借口,成为制度化、长期化的腐败举措。不要再让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家的杯具在我们这里出现!因为他们的人均收入毕竟比我们高出很多。
    我们的80、90后已经不堪重负,80后逐渐成为中国劳动力市场的主体,高工资高收入的现状可能让我们忘记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奥运和世博会以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下,他们注定要承担比三座大山更大的压力。中美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这种说法让我们的官员和全体中国人民踌躇满志,似乎一夜之间我们啥问题都没了。

        美国经济逐渐复苏,社保和教改早以完成,经济危机中也解决了住房改革问题,奥巴马的医改也即将完成(撤军+减赤+中国这个银行家的支持,钱应该够了),而且结构调整快速完成,所以也没有必要再实施弱势美元政策。而我们的麻烦才刚刚开始,一对独生子女要面对四个失业的父母,和四个可能没有社保的爷爷奶奶,没有预备奶粉而迟迟不能诞生的婴儿,以及半拉子住房、教改、医改、社保等系列捉襟见肘的财政问题……13亿人口的3万亿美元外储只是未来十年美国3亿人34万亿美元医保费用的十分之一!可见那个窟窿有多大!
        我国目前接近4亿老人,每年即便让他们维持每月1000元人民币的生活开支就需要4.8万亿元(总不能让他们一生病就送火葬场吧?),你说说看,我们要养四个老人一个孩子,我们什么时候能存好:房子、教育、医疗、养老……费用,还用创业、找工作吗?能让我们不绝望吗?告诉我,过去30年我们在社会保险和医疗卫生文化教育方面有什么储备?能够与芬兰瑞典加拿大100年前比较一下?
        我们创造的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2011/5/29 11:15:05
  • 博主观察问题很具有洞察能力,是对世界金融大局势的清晰判断。同时,也告诉不了解金融知识的广大草根们一个常识:外汇储备的权益并非全部是中国自己的。至于政府为什么一再把巨额的外汇储备宣传为一大功绩,就像宣传GDP的增长率那样不遗余力,是受到了那股力量的逼使呢?
    不管怎样,金融战已经是兵临城下,硝烟四起,直接关系到我国的企业和百姓,智能之士应奋发抗敌,不仅是对付外侮,还应清除内鬼。
    2011/5/28 11:48:03
  • 18楼成文,
    说得很对,强制结汇的根源是中国高层对人民币发自骨子里的自卑。
    2011/5/27 16:29:12
  • 删除
    2011/5/27 16:14:38
  • 删除
    2011/5/27 16:08:09
  • 生死未卜,中国经济学家愿意看到人民币到世界上得擞下,除了事情可以写论文啊!
    不革命,大家不老实!
    2011/5/27 10:22:46
  • 何老的长处在于政治,在经济方面,缺乏创建。
    升值贬值之争、滞涨的担忧充斥期间,说起来都是为了摆脱经济周期,迄今为止,储备需求算是较好的选择。
    2011/5/26 23:25: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