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灵魂的哭泣
2011-05-21
字号:

  ——《我所知道的农民、我所知道的农村》姊妹篇

  那是怎样一片凄凉和悲荒的的景象,那是怎样让人目不忍睹的惨状。是报应吗?我历来不相信因果报应之说,但现实却让我开始动摇了。

  去年当我重回已经离开30多年的西岗子煤矿时,我站在矿山东山顶俯瞰整个矿山家属区和生产区,满眼凄迷、满心疑惑。

  这是曾经热火朝天,人声鼎沸的那个西岗子煤矿吗? 矿山生产区大面积废土堆积成山,矿山人管那叫土台子,它上面光秃秃的,连棵野草都不长。矿区生产只是靠一两个煤窑来支撑的,工人基本都下岗了。生活区那曾经每个星期天都放映电影的俱乐部已经能够彻底地衰败了。职工的住房外表斑驳陆离,房基已经下沉得很厉害了。

  那里的工友,尤其同宿舍的工友令我怀念。

  我曾在那里生活、工作了11年。在那里,我曾享受了童年、少年的快乐时光,也残酷地品尝了青少年从身心到精神的折磨,经历了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1977年我参加高考被师范录取后,便离开那了,而后我很少回到那里。因为那里没有亲人,那里的小学同学因为文革怕和我这个“黑鬼”子女有牵连早已经不和我往来了。

  令我牵挂的只是同宿舍的工友和工段的一些师傅们。不幸的是工段的几个要好的工友已经病故,还有的病重卧床不起。转眼30多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令我唏嘘不已。

  走到我家曾经居住过的板加锯末子家属房面前,这房子已经矮去了近1米,地基下沉得很厉害,屋里依然有人家居住。整个家属区街道污水肆意流淌,浮土、垃圾到处飘荡,道路泥泞不堪,腐臭的气味时不时令我寒颤。

  西岗子煤矿曾经是产业工人骄傲的地方。在文革中它是副县级单位,工人造反派一时风起云涌,把矿山各个部门的权力都夺到自己手里。还有人出任了地区革委会常委、县革委会值班委员。其中一个电工出席了20年国庆晚宴,就坐在毛主席身边,并给毛主席敬了酒。

  矿山子弟校的领导权造反派当然是不会放过的。其实早在社教时极左的思潮已经笼罩着矿山,母亲的子弟学校教导主任职务就因为莫须有问题而罢免了。在文革中工宣队把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教师驱除去农村插队落户,逼迫年轻有为的教师或改行或调到外地。父亲在文革中被造反派残酷拷打过。他们把一根铁丝绑在筐把上,在筐里装上石头、铁块,然后把铁丝跨在父亲脖子上,再用绳子把父亲绑上吊在俱乐部高三、四米的上空,然后来回拉动,俗称“坐飞机”,就这样他们还不甘心,用皮带沾着凉水拼命地朝父亲身上抽打。知识分子在这里成了真正的臭老九,他们从灵魂到肉体都承受着地狱般的煎熬。

  其实在文革前子弟校是不错的企业办的学校。母亲是教导主任,学校实际的一把手。她为人正直,对年轻教师言传身教,从业务上、生活上热情关怀他们。在我记忆中母亲常把单身教师请到家中吃饭,用一种中国人最质朴的方式关怀着他们。那时年轻教师很多,也很有才干。其中一位叫杨洪光的男性教师后来成为了肖克将军的秘书,1978年回家探亲领着夫人专程看望了我母亲,给母亲深深鞠了一个躬,以此表达对母亲曾帮助过他的谢意。

  教育被摧毁了,矿山工人子弟深受“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很少有人认真学习,再说老师也越来越差了,许多念过小学的工人充实到了教师队伍,据说这是为了保持教师队伍的无产阶级先进性,确保教育阵地由无产阶级占领。  随着时间的推进,矿山煤炭资源越来越枯竭,采煤的成本越来越高,亏损越来越严重,而人才也越来越匮乏,有文化、有知识的年轻工人很少很少,到文革形式终止时,矿山早已濒临破产了。

  1977年,被迫中断10年之久的高考在邓小平的坚决倡导下又重启了,这一年矿山报名参加高考的人最后上学的只有三人,除了我之外另两个都是下乡代课女知青,矿山工人子女一个也没有考上。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矿山工人开始不发工资了。在煎熬了一段时间后,他们终于爆发了愤怒的情绪,几百名工人手执镐把、锹把徒步向近百里的县城涌去,要找主管部门讨个说法。矿长急忙打电话告诉有关领导,工人讨说法去了。

  行署秘书长带领一班官员立即坐小轿车去通往矿山的路上拦截他们,不让着几百人进到县城。通过和讨说法的工人代表谈判,最后达成了协议,给每个在册的职工发200元生活费,用敞车把他们送回矿山,一次风波被政府官员巧妙地化解了。从此以后矿工再也没有讨过说法。他们开始甘居现状了,各人找各人的出路了。有的通过各种关系调了出去,但留下的毕竟是大多数。于是矿山出现了奇特的景象,那只有能在农村看到的马、牛、骡子、甚至毛驴都在矿山扎根了。

  原来这里的工人为了自我生存开始了以种地为生了,他们在西山开垦了大片荒地,种植了小麦、大豆等植物。许多职工家的门前都有马圈、牛棚。这些产业工人都变成农民,成了个体小农生产者。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神话在这里彻底破灭了。

  矿山的子弟校被迫撤销了,孩子们上学得到10里之外的学校去了。许多工人的孩子连初中都念不完,就成了矿工家里种地的帮手了。

  知识、文化,开始一点点和他们绝缘了。他们开始知道没有文化的苦恼了。许多人开始和在城里上班的曾经被他们伤害同学频频联系了。我接到过多次电话要和我聚一聚,然而不巧的是我每次都有事在身。因为我每次从千里之外回到县城就是那么匆匆几天,有很多事情要办,聚一聚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应接不暇。当然几十年了都没有什么来往,思想、文化差异已经很大了,大家在一起又能谈点什么呢?总不能述说我过去是怎么被欺辱被损害吧?也不能谈今天自己的充实的生活吧?当然更不能说孩子的成长了,因为他们对此有着自己深深的痛。

  他们的一切是怎么形成的?是改革开放吗?绝非!邻居宋集屯煤矿,是从西岗子煤矿分出去的,当时有不少人还不愿意去呢。可是现在宋集屯立志革新,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矿工生活很富裕,职工都搬到城里住了,孩子的教育水平和城里人一样了。

  我认为罪恶的文革和文革前的极左思想是害了他们的根源,夸大无产者的地位使他们走进了幻境里,以为是只要讲阶级斗争就能衣食无忧,吃穿不愁。他们不知道知识创造财富,人才产生价值,教育保证持续发展。

  可怜了,我那些苦难的矿工兄弟。他们依旧在无奈中挣扎着,依旧为生存、为子女苦撑着。而这世界正在迅猛变化着,已经无人去理会这些微不足道的人群了。

  那些矿工曾经盲目地为文革作出过很大的贡献,毁掉了矿山的教育和教育人才。他们也曾真心忏悔过。父亲的一位学生在父亲平反会上曾真心向父亲道歉,表示不应该动手打父亲。然而现实是无情的,这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

  种下的仇恨可以化解,事实上父母也宽容了那些曾经侮辱和损害我们的人,甚至还帮他们解决过许多困难。但他们自己种下的苦难却是收获不了幸福的,他们的生命现在还在喝自己酝酿的苦涩毒酒。

  我真诚祈祷他们能被政府关注,我真诚祈祷他们能早日脱离苦难,过上平静、平淡的普通市民的日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给13楼:祝贺“井岗翠竹”网友通过本站最新审核,成为“草根评论员”。期待你的更多精彩发言。
    2011/5/21 20:51:13
  • 总体印象里老的矿区设备陈旧,生产条件落后,技术含量低,升级困难,竟争力弱。大中型企业在改革过程中往往是整合优势资源于新项目作为利润源,而老企业作为被割掉的阑尾。产权制度明确后,往往原有老企业对新企业的人员,资金投入被无偿划拨或低估,这是国企改革处于困境时的无奈之举。以上是泛泛而言,没有根据的揣想。
    2011/5/21 20:10:02
  • 作者有一种知识分子的优越感!
    这恰恰限制了作者的思想空间。
    2011/5/21 17:29:06
  • 每一口矿井的藏煤量毕竟是有限的,读了博主的文章,了解了博主说的现状,只想说,煤矿不是永远源源不断可以出煤的。博主没有写出造成这种局面的核心问题。
    2011/5/21 17:11:20
  • 一个三十年都没有回过矿山的人,了解矿山吗?那个在作者离开矿山前还很红火的矿山,怎么在改革开放后落败了?板子打到了问革的身上呢。可以说是狗屁不通,也可以说是逻辑混乱。
    知识对于开采型的企业有多大的作用,就得出知识就是力量的说辞来?你开采的东西不值钱,说明你不懂得忽悠,不懂得金融,如果结合金融资本,把你开采的东西价格抄上天,你会很富有,但这个富有是建立在对别人财富的骗取和掠夺身上的,是不道德的!作者难道是想把遵守人类道德底线而造成的贫穷,当作坏典型来宣扬吗?
    2011/5/21 15:16:09
  • 随喜赞叹,团结就是生命。
    2011/5/21 14:25:03
  • 他们的一切是怎么形成的?是改革开放吗?绝非!邻居宋集屯煤矿,是从西岗子煤矿分出去的,当时有不少人还不愿意去呢。可是现在宋集屯立志革新,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矿工生活很富裕,职工都搬到城里住了,孩子的教育水平和城里人一样了。
    ——在煤炭只卖几十元一吨时会有这个区别吗?怎么形成的值得细细思量,不是绝非两字就可以得出结论。

    2011/5/21 10:57:13
  • 文章有点牵强。照这样推理,改开的任何问题都可以追溯76年之前。如果再继续下去,是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都是在元谋人、蓝田人身上就埋下了根?
    2011/5/21 10:55:35
  • 事实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2011/5/21 10:16:08
  • 删除
    2011/5/21 10:10:35
  •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边住……
    2011/5/21 9:17:17
  • 写得很真实!
    2011/5/21 9:00: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当工人,上中专,教高中,做记者,当编辑,改公务员提前回家。开博两年致力于思想启蒙,矢志不移努力寻觅事实真相,笔触所致尽小人物的小故事,然而读者却能从中窥探出社会走向的端倪,体察到中国崛起之艰难,原因不仅在于贪官横行,更在于众人的从众心理和不自主心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