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心黑了,光“漂白”脸没用!
2011-05-20
字号:

  三聚氰胺的阴影还没散去,“染色馒头”、“回炉面包”、“瘦肉精”猪肉、“牛肉膏”、毒血旺、硫磺姜等等食品安全事件,又在中国大地一再撩拨起民众愤怒的神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月10日,又有媒体曝出,“东莞作坊竟然用化粪池水熬地沟油”,“残渣里还有卫生巾”,实在令人作呕、难平其愤。

  仅靠道德无法构筑起“黑心食品”的隔离墙

  古人有云“民以食为天”,面对食品制造领域的乱象丛生,人们不禁发问:现在还能吃什么?还敢吃什么?人们一日三餐所能接触的食物,都被动了手脚,还有什么值得信任?因而面对食品,大有“谈食色变”之势。那些敢于将中国人当动物养的恶劣行径,一再凸显了社会道德崩溃、人心变黑的危机。连一国总理都愤愤地道出:恶性食品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的言论。

  为了宣传教育食品安全,中国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近日印发《食品安全宣传教育工作纲要(2011―2015年)》,要求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和主要从业人员每人每年接受食品安全法律法规、科学知识和行业道德伦理等方面的集中培训不得少于40小时。

  我们不能不说,在一个张举“礼义廉耻”的文明大国,将食品安全事件归咎于道德滑坡是合乎中华人性的道德预设的。可以说,任何罪行的产生都是当事人“道德防线”失守的结果。这一点作为行政首长的总理,从社会全局进行“点题”是无可厚非的,也具有深层考量和全局性意义。

  但是,人们也需明白“道德问题不能仅仅靠道德手段来解决”。如果说伦理道德是促使一个人行善的“内生动力”,表现了一个人的内在操守;那么作为道德底线的法律则是避免一个人趋恶的“外在阻力”,是社会共同体对个人施加的必要规制。要使一个人不作恶,将社会道德要求内化为其行为准则毋宁是最理想的,这也是“人之为人”的最高伦理要求;但是,人并非圣贤,在市场社会过高地抬高“道德自律”的约束作用,架设“道德乌托邦”,在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还没到来之前,恐怕并不能取得理想结果。

  食品安全问题是信仰与监管体系“双重溃败”的结果

  当前,食品安全事件大有“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态势。媒体曝光的食品安全事件几乎每天都有新的版本,几乎每天都有新的爆发地点。面对金钱利诱,小作坊敢为之、正经经营场所敢为之,甚至连跨国大超市都想趁乱分羹。那么这些问题究竟出自于哪里?

  实则,食品安全事件仅仅是社会道德溃败的一个节点,不能将其孤立地看待,将“黑心食品”仅仅局限于食品监管领域。马克斯曾经说道,“资本家来到世界上,每一个毛孔都浸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我们发现,制造这些黑心食品的主角除了少数几个大企业以外,更多的都是大大小小的作坊和地下窝点,也即是说在恶性食品安全事件里,抛弃道德操守的不仅仅是资本家。这反映出一个问题,“道德溃败”并不仅仅发生在某个阶层,任何一个“钻进钱眼”的社会个体,都有可能成为食品安全犯罪者。而这个假设,在“一切向钱看”的信仰体系中,尤其真实而具体。

  当社会信仰整体溃败,道德正义被金钱收买,流通货币成了一个人生活的中心时,社会溃败发生的速率就很容易大规模提速。这一点,中国学者孙立平早就发出警示,在他看来中国社会溃败已蔓延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潜规则盛行,并成为基本的为官为人之道;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强势利益集团肆无忌惮,严重侵蚀社会公平正义;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普遍丧失;社会信息系统高度失真,统计数据的弄虚作假代表了体制性的信息扭曲。

  不管怎样,要保证人们的食品安全,提高企业家的“道德伦理”水平和自律能力,有其必要性,但是恐怕并不能完全抓住问题的要害。就比如,一个人的心黑了,再怎么美白,都改变不了他恶劣的本质。而这个心,就是生活在当下的信仰体系。当一个社会“道德不张”、“正义失守”,人们信仰丧失,被金钱俘虏的时候,任何美好的事物都要被扭曲的价值观所践踏。更为可怕的是,当执法部门都无法赋予法律体系的最后尊严、守住道德溃败的最后防线,那么食品安全问题只能成为一再发生的“可持续性灾难”。从这个角度来看,食品安全事件确实是“道德滑坡”与“监管失灵”的必然结果。

  摆在中华民族面前的课题不应该是“带着问题飞速发展”,而应该暂时停下脚步,及时修理发展所遇的毛病,修正发展方向,否则必然要追悔莫及。对于能够“牺牲三代中国人”的食品安全问题,必须要从重构全社会信仰体系、重寻人们发展所追求的尊严与意义入手,为人们的生存构筑“道德伦理”与“严格监管”的“双重防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在旧约中,先知常常被人用石头砸,甚至被杀死。在今日,亦如是……人的天性喜欢谎言、拒绝真理,尤其是当真理触犯到自己的利益时,人们甚至要杀死真理,譬如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鲁迅曾犀利的指出,中国人习惯于在瞒和骗中生活。这并非中国独有的国民性,而是普遍人性,是堕落后的人性必然。-----赵晓
    2011/5/21 16:53:18
  • 我国稀烂。只可惜无钱移民,哪怕背井离乡。普通百姓生不如死,水深火热。达官显贵歌舞升平,穷奢极欲。就像一首歌中唱到: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我曾经深爱的祖国啊!你在哪里!
    2011/5/20 20:52:26
  • 中国食品安全管理部门众多,却存在职责不清,部门利益纠葛等问题。多头、分段监管使得政出多门,同级、上下级进行击鼓传花式、推诿扯皮式监管,监管出现真空地带。协调于是成为监管发挥作用的关键。

    对于食品安全,应该出台独立的法律法规,严刑重典!这是牵扯国计民生的大事情,在我们国家,却如同儿戏。食品出了问题,“消防队”急于救火,老百姓吃什么,都不是相关部门关心的问题,这确实太荒唐了。匪夷所思!
    2011/5/20 18:57:27
  • 觉得监管部门介入象打酱油。去掉监管机构,保留其检测职能,与国内国外的监测机构一起只作评测.执行交由法院判决.法院间取消属地概念,有平等判决权,跳开生产地保护. 销售市场所在的法院有执法权.这样可以直接进入刑诉,而不会有职能部门利用职权使处罚停留在自已执法范围窗口内,收获最大利益.
    2011/5/20 17:55:32
  • 非常赞同2楼和3楼的观点!一个存在特权阶层和法制崩溃(具体即指司法系统之特底的腐与黑)的社会,底层灵光一点的小民们为了生存或曰为了改善生存,就难免承其上(今之为政者们)而私下里也干起脸白心黑之事了。说白了,温总理之就恶性食品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的言论更应直指政府和官僚们本身,正是多年来尔等为政者之私欲泛滥,放任自流,无拘无束地贪腐,才造成了今日全社会的道德崩溃和全民腐败。说到底,腐败之源来自何方?不从源头加以抑制和打击,而妄想草民不跟风作怪、不学样作恶,而就一事一体去追讨,能追得过来吗?正所谓“按下葫芦浮起瓢”,只能永远是瞎忙而已。
    2011/5/20 17:40:17
  • 现在的肉、蛋、奶生产行业那些不用激素?现在的蔬菜、水果那些不用膨大剂、生长激素?现在的食品加工行业那些不用添加剂?
    各类食品保鲜哪些不用保鲜剂、着色剂?我不知哪些有害,但绝对知道一些有害;希望我们的讨论,能够引起大家的注意;
    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大家都来关心食品安全,才能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
    感谢12楼的祝愿;
    2011/5/20 16:11:17
  • 12楼KIPA:
    11楼你好,可能我在别的回帖里有谈到,没在这里讲,现在讲一下:我觉得农产品安全以及质优价廉,就在于小规模自产自销,就近就地。省去了中间利润,种植、养殖者才有提高品质的动力;并且销售环节段,不与其他人的产品混淆,出现问题很快就能鉴别责任,生产商也会对自己的信誉高度珍惜。

    希望你的生意越做越好,为国家的食品安全尽一份心力。
    2011/5/20 15:45:21
  • 10楼:谢谢你的回复;
    我是搞水产养殖的;小规模,自产自销;我也接触一些其它行业,现在问题食品确实很多;关键犯法成本太低,有关部门不作为、为利益养鱼执法;
    其实很多食品问题,只要加大打击力度,不会有人敢于以身试法;如果实行食品安全问责制,食品安全问题应刃而解。
    2011/5/20 15:09:19
  • 10楼KIPA:
    9楼你好,首先说明两点,第一我不是说不要监管,而是监管要有重点和方向,我希望监管在于追溯、维权、赔偿和判刑上;第二质优价高是我描述的现状,因为现在你只要能完全保证品质,就可以要高价,这个和成本无关,因为你只是市场中一个个体。

    我的意思是,当市场整体安全感非常差,你要【确保】质量,需要花高价,而并不是说厂商不能质优价廉。而最后政策要得到的结果,就是质优价廉。

    另外我不知道您是做什么养殖,如果是要集中批发到大品牌或者全国渠道的下游商家,境况就是不一样的。我不排除有些人是随波逐流浑水摸鱼,但是大趋势并不是这些人造成的。
    2011/5/20 13:58:34
  • 7楼kipa:我不赞成你说的质优价就高的理论;我是搞养殖的,知道食品安全的问题所在。现在就算不增加成本,也能生产安全的食品。
    有些黑心生产者,图一时方便,肆意妄为,甚至使用剧毒农药{只是量小}。
    只要政府加大打击,食品问题比酒架好治理;
    遍地垃圾猪、地沟油,哪个看不见?养鱼执法,利益使然!
    2011/5/20 11:46:00
  • 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在一个崇尚金钱的时代,在一个崇拜资本的社会,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这种为追逐利润的勾当。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马克思语)
    2011/5/20 11:43:06
  • 有凤来仪兄,我并没有说不加大处罚,而是必须遵循规律,知道处罚哪里,又向哪里引导。

    我们都说要安全的食品,其实安全的食品不是没有,而是价格及其不合理(你想吃有机大米有机蔬菜喝放心牛奶不是做不到)。最终我们的食品安全,体现为质优价廉,才是最终的目的,如果质优了而几乎大多数人都消费不起,其实还是白搭。重典之下,必须知道向哪个方面引导。

    为什么要推荐那两个人的文章?其中生于0715就分析过奶制品行业,是我认为最好的微观分析。通过奶站收奶农牛奶,用大规模的市场渠道和广告营销投入树立品牌,最后利润的分配链条是怎样的?中间的环节有了问题向前追溯是否方便?只有利润回归生产,减少不必要的环节,最后质优价廉才能成为可能。

    现在政府的思路是监管,而监管就有精力约束,精力不足就只能提高门槛,设置行业准入。但实际上越是大企业,其渠道和广告的投入越高,环节越复杂,效率损失越惨重。而且企业越大谈判公关能力越强,与消费者的不对称就越强。而且处罚造成的成本和效率损失,这些企业还是需要利润和规模扩张,最后就是进一步挤压上游生产者,所以三聚氰胺被监管了,最后还是会想到尿素。

    其实劣币驱逐良币,并非只因为低成本的理由,而是良币要无谓增加的成本太高。其实政府增加无谓的门槛和监管处罚,最后反而继续增加良币的成本。所以我的思路,不是重在监管,更不是行业准入,而是让利润回归生产和品质、减少不必要环节,再辅以完善的追溯制度,出现问题可以方便的维权、追偿、索赔、定罪。这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而不是治标不治本的高喊【重典】。

    不知我现在解释的是否清楚,來仪兄明察。
    2011/5/20 9:41: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莱阳人,政治学博士、博士后。2006、2008年分别获得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管理学学士、硕士学位。2008年获得国家公派赴欧攻读博士学位资格,同年进入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攻读博士学位,2009-2010年,在牛津大学进行联合培养博士生的学习与研究,2011年在南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现为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中央编译局博士后工作人员,剑桥大学《Journal of Cambridge Studies》编委。主要研究方向:中国社会结构变化与政治整合、公共政策(养老与环保)、城市治理与社区建设;在《天津社会科学》、《教学与研究》、《南京社会科学》、《人文杂志》等权威期刊发表论文近30篇,多篇论文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在《联合早报》、《华商报》等发表时评近百篇,多被凤凰卫视、《领导参考》(内参)、人民网、光明网、《武汉晚报》、《贵阳日报》、《人民论坛》等转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