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回答一些人的批评
2011-05-15
字号:

  我周围不少人说看不懂我的文章,在此我回答,因为你没有进入思考状态;或者还没有养成思考的习惯;或者浅尝辄止,自以为是,认为不符合自己思想教条的,全是胡说八道。

  他们建议我写一些大家能看得懂的文章,比如经济方面的,在此我回答,我写文章不会故弄玄虚,也不会迎合市场性的大众口味。

  写文章,意义在于表达价值。所谓价值,首先是本色,就是首先要通过自己这一关,而且这一关比外来的评价更加重要,因为自己可以换成读者的角度,但是个性的思维是没有外来替代性的。

  其实,我写文章始终很注意用简单通俗的语言表达,这种努力首先是要对论述对象有自己的思想心得,然后整理思绪,表达这种心得的思想逻辑,实现自圆其说。

  “无病呻吟”的正面教材:任何思想是矛盾的产物,也就是有了病才去呻吟;如若出现“无病呻吟”,这种思想的呻吟必然是脱离实践的,是苍白而本质贫乏的,或者这种“呻吟”是为了哗众取宠,结果也是昙花一现。

  因此,认识任何思想,首先去认识作者思考的矛盾对象,这就是任何思想唯一的捷径、坦途、深入。

  如若你对他人思想的矛盾认识对象还没有感觉,请不要恼羞成怒,唯我独尊,武断的去否定它,因为毕竟世界不是为你而存在,如同物质上你不能占有一切,思想上你也不可能拥有一切,用苏格拉底的学习态度“我知道我一无所知”,自我调整!向孔子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看齐!

  有人看不懂思想性的文章,就会焦急,我希望由此不愤不启,而不希望由此埋怨,甚至产生谩骂,因为后者阻挡不了思想的生命,也利不了己。有句诗说的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最近读了崔永元的一些文字,有思想共鸣,他疾呼电视的“收视率是万恶之源”,非常赞同,整个社会都在物质化了,无处不在“逼良为娼”。

  最近还有陈光标遭到媒体质疑的新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很正常。“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伟大崇高的马克思都有这样的准备,那么陈光标受到一些委屈,算的什么?

  陈光标的可贵在于精神价值的顽强不屈,我行我素,自我承认。

  陈光标的精神是真实的,这种真实来自他对精神价值深刻的反省,虽然陈光标可能没有形式性的宗教信仰,但是陈光标有心中的精神上帝。陈光标除非被自己打倒,而不可能被人打倒。每个人,也不如此吗?

  我关于文化的文章,都是谈论最大的题目,简单性和抽象性是说明思想的可能的最好形式,就如同两个点相距不管多么遥远,彼此最近的距离,永远是一条最简单的直线。

  《论语》、《道德经》,揭秘了中国文化的这种普遍性的直线,所以流传千古。

  因为距离太遥远,迷雾重重覆盖了这条直线,因此不少人看不清楚,批评我文章不通俗,在此我只能抱以歉意。

  相比我的经济学文章,尽管题目也很大,但是比起文化题目,就小巫见大巫,简单的多,大家一致表示可看懂,不乏表扬。

  中国人对经济的思考如过江之鲫,但是真正思考文化的是凤毛麟角,因为大多数认为文化中听不中用,太虚!

  我曾经写过中国科学精神落后原因的专文,在此我再次指出,中国人丧失科学精神根本原因,正是中国人太务实而太不务虚。

  不务虚,中国经济学的理论和政策必然是一塌糊涂,乱七八糟。纷纷都在头痛医头,浑水摸鱼。不会务虚的去想到明天。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中国的传统不缺文化,但是现实的中国又为什么如此没有文化,难道中国的文化都是挂羊头,卖狗肉?都是马后炮?

  大多数中国人对真正的文化(务虚的)不屑一顾,就如同中国人认为外国人办事那么死心眼,那么一根筋,真是愚蠢,因为他们竟然把“务虚”当作行为准则。

  好的东西,永远是少的,是稀缺资源,思想又怎么例外?

  最近有个无名读者,批评我“讲来讲去,就是物质和精神”,是啊!如同孔子的思想,全是“克己”的中庸之道;如同老子《道德经》,全是谈“福兮祸所伏”的道理;如同《圣经》全是谈人的渺小上帝伟大的道理;如同马克思全是谈唯物史观、人的物质解放的道理;如同斯密全是谈“看不见的手”的财富道理,等等。

  一种思想,最重要的价值,就是它化繁就简的能力。

  同时,还在于思想抽象出来后,能不能再把思想还原为丰富的千姿百态的一个个具体。

  这就是思想的力量,这就是把精神视作最崇高的理由。

  他是批评我,但我自作多情,认为他“歪打正着”,对我是最高的表扬。

  我有一个多月没有答复读者的留言,特别是《草根网》对我的评论比较多,有个评论员居然认为我的文章可读性很强,可谓高山流水。最近我文章频率可见我没有思想偷懒,等有喘息,我会一一与留言思想对话。

  也有人批评我文章“东一句,西一句”,不知头绪,我只能抱歉回答:我任何一篇文章,都表达了自己有价值的思想,既然前后都不能把我的思想连贯,那么还没有融入我的思想,只能在我的思想大门之外了。

  《论语》也是“东一句,西一句”。什么叫“得意忘形”,如若你真正喜欢《论语》了,也就理解了“得意忘形”,也就不会机械的对待“东一句,西一句”。

  思想是什么?是一大堆物质的抽象,如同城市是巨大人群的聚集,于是城市彼此相互独立,产生了距离,因此阅读原汁原味的思想,思想的争相表现,思想的跳跃,就如同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相对不同的城市。

  陈光标说自己的所作所为,“天知道,地知道”,他是一个很勇敢的人,敢于当着大众,对天发誓。

  孔子说“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这就如同上帝是最后的审判。

  我写文章动机是来自天性,我的文章也是一杆到底,对天负责。我的文章是不是“善”,是不是“美”,这由天来判断,但我文章的“真”,也像陈光标,我是可以对天发誓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4楼bjll:
    仁者见仁,敢说真话的总会招人非议的,正常的,何必费口舌。
    2011/5/23 17:17:08
  • “不患人之不己之,患不知人也”的意思难道是“只自己管自己” 自己在厕所唱歌,自己找自己的哥们抱怨抱怨,而不是去努力扩大舆论阵地,增加理解者、支持者!
    2011/5/19 16:47:53
  • 删除
    2011/5/18 21:17:10
  • 删除
    2011/5/18 21:15:10
  • 公论与时间才会判定文章文字价值,“天”不会!
    老天是不看文字的,看文字的是人,对文字上心的是人。但并非人人都非要看你的文字,所以对天负责是妄言!是另种形式的“假大空”!
    你应该坚守的是观点,而从读者角度换位思考,而去明晰立论(观点论述系统)!以立论的系统性、思辨性完备去争取更多的且更深入的读者!使之成为支持者,扩大舆论阵地。
    有立论 才有 破题 承题!
    可惜 基本未看到承题 破题 立论的实证 史证!看到的往往是不通的命题本身!

    2011/5/17 18:05:24
  • 居然自比《论语》,太轻浮了
    :第一,人家是门人弟子回忆总结,你是原发 当然完整性清晰明了性有根本责任!
    :第二,人家是竹简、刻刀、毛笔,你是电脑 百度 谷歌,让你有上下文 有来龙去脉是难为你吗?
    :第三,焦点跳跃 一事多义 只能归结自己
    :第四,人家朝闻道夕死可矣!人家功力深仍然 三人行必有我师,从其善者而从之…… 你的止于至善精神在哪?难道就止步于自由心证!
    :第五,人家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你文不有力,不让批评!人家反诸自身,你反诸读者!这不是从思想性来说,是从语文行文来说!一旦有人说某处不明白,作者要反诸自己深入浅出 在归纳一下文字 厘清观点、断言、命题、论据、实证等等!
    2011/5/17 17:41:12
  •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语文上不成立,“收视率为尊是电视节目品质下降的万恶之源”!
    况且"收视率"根本比不上“收视份额”重要!

    2011/5/17 15:31:24
  • --《道德经》,全是谈“福兮祸所伏”的道理;
    拜托,道德经即《老子》,谈的是怎么从徼从妙来看 道与名的有与无!也就是阴阳相济的道德观、系统论、方法论!“福兮祸所伏”连《老子~德道经》万分之一的地位都到不了!
    2011/5/17 11:30:51
  • 我们看不懂的恰恰不是你的思想性,而是你的行文语文 与 论证体系。
    你的文章行文从出发点到立足点、从观点到论据,从断言到结论 错漏缺陷一塌糊涂!
    读者要看的是观点与论据论证,不是命题标题本身,思想性不是开题者说有就有的!
    你的历史--人文学科基础,非形式逻辑--论证命题的基础统统有问题。
    例如 你假设别人都没认真读过《论语》与《道德经》,结果货比货得扔,记住《大学》“一言偾事 一人定国”,“开题”“破题”尤其要慎言!
    2011/5/17 11:28:05
  • 人贵在思想,思想的独立性组成多维的社会。统一的思维是简单重复,会失去前进的方向。
    世上不存在绝对的圣人,也不存在永远的恶人。破除个人迷信是必要的。
    就陈光标而言企业的赢利水平与捐款额不相符,也许最初他是抱着对拆迁还愿的心理,但后来变成市场竞争的手段。把慈善当作投资可也。做慈善也是合理合法的个人意愿表达。
    2011/5/16 23:31:08
  • 此文,我在“乌有之乡”读过。

    1、一颗勇于探寻真理的心灵 2、忠实于你那颗珍贵的灵魂,不要让世俗玷污了它的高贵、纯洁。有以上两条,你就值得我珍惜和敬重。无论你在泥泞小道爬涉,还是已经让世界高山仰止。
    2011/5/16 4:09:20
  • 博主所言极是。现在的人大都浮躁,哪能去理解这些深邃的道理,他们根本没那个动力。本来不能理解就算了,可偏偏要附庸风雅,装着很懂,随便指责有思想的人!依我看,如果真懂的人能发表一些意见,甚至提出尖锐的批评还是可取的,但一定是要以懂了为前提。
    2011/5/15 12:10: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刘晓东,1957年生,在农村插队劳动三年,1977年恢复高考首届考入大学。知识和思想重要部分来自于大学在图书馆的读书自学,1982年初毕业于苏州大学政教系。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工作十余年,1992年评聘为经济学副编审。80年代和90年代初,与国内众多著名经济学者有广泛接触,并编辑出版了中国经济改革理论系列书籍。在国内最早编辑出版《西方经济学名著提要》、《西方管理学名著提要》等著作。1992年主编出版国内首部《中国当代经济科学学者辞典》(上海社科院出版社),收入三千余人。后辞职,自由职业,从事投资。2010年6月起,自觉于思想文化学习,以读书、写作为主。
人生价值:认识你自己。人生信条: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己不能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认识方法:与爱因斯坦的“概念是思维的自由创造”强烈共鸣。爱好读书:广泛涉及历史学、经济学、哲学。价值理念:敬仰孔子的“古之学者为己”和乐天知命,敬仰苏格拉底的追求绝对善的理念,敬仰歌德的渴望生活的美,敬仰亚当斯密的理性的精细的经济思想,敬仰马克思的深邃的历史目光,敬仰爱因斯坦的对自然的宗教般的信仰,等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