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十日谈:久违了,为人民服务
2011-05-06
字号:

  有民意调查显示,日本现内阁的支持率创下新低,近半日本民众希望菅直人“赶快下台”。过去四年,日本政府就像走马灯,已先后换了五位首相。这显示了两条规律:第一,经济长期不景气必然导致政局动荡;第二,政局动荡无助于解决经济问题。所以,千万不要一遇到棘手的经济问题就断定“政改”是惟一出路。

  在市场经济实际上已经全球化的今天,人类正站在旧的经济体制就要全面崩溃、新的经济体制即将喷薄而出的划时代临界点上。这时,只有在中国这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主流经济学各领风骚几十年的思想竞技场中,最有可能发出辞旧迎新的先声。请看蔡定创先生发表在《了望》上的《经济理论呼唤中国学派》。

  2011-03-02

  “文革”时期曾刮过一阵“考教授”之风,就是以突然袭击的方式,把一些教授召集起来,拿出事先策划好的考题考他们一下。结果合格率不到10%,主事者便奚落教授的水平跟“白卷先生”差不多。在当今的主流话语中,这种事情当然是荒唐的,也是秉持“士可杀不可辱”精神的现代士大夫不能接受的。然而……

  英国女王视察伦敦经济学院时,曾问及为何没人预见到金融危机,结果教授们面面相觑,无言以对。这实际上也是一次“考教授”,只是这次荒唐的显然不是出题人,而是答题的教授们。可见“考教授”本身无所谓荒唐,关键在于考什么。读过许多反思“文革”的文章,都仅止于“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太浅。

  2011-03-03

  香港政府修改了预算案,将向所有成年市民派发6000港元。原来的预算案以抗通胀为主题,不准备向市民发钱,结果引发社会不满,甚至游行示威。从此事我们可以看到,民主制度的好处之一,就是草根阶层可以直接向政府提出自己的诉求,施加压力。只要压力足够大,就能改变政府决策,从而避免了精英专制。

  2008年爆发的世界性金融和经济危机,实际上已经宣告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彻底失败。但主流知识精英不会因此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他们仍要抱着过时的理论影响政府,作出荒谬的决策。这时只有草根阶层基于常识的吼声,才能敦促政府摆脱精英的忽悠,采取一些突破传统框框的新举措,为新经济理论的诞生铺路。

  毛泽东历来对“精英”深怀戒心,留下名言“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如果我们把这一判断当作一种可能性而不是必然性,那显然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毛泽东早就知道中国跳出治乱循环的惟一出路在于民主,而且是一种让草根阶层拥有更大话语权的民主。他后来一直为此探索,一意孤行,虽败犹荣。

  2011-03-04

  以前我曾说过,西方主流经济学类似“皇帝的新衣”,是一种只需用极简单的事实和逻辑就可揭穿的伪学问。但现实可能比童话更荒诞、更黑色却更少幽默。然而真的智者,真的勇士,总会在黑暗中举起投枪,例如端宏斌先生就连发了两篇专栏文章:《一个并不荒诞的寓言》和《为何中国人没钱购买自己产的商品》。

  几年前,陈志武先生煞有介事地提出一个问题:“中国人为何勤劳却不富有?”读过端宏斌先生的文章,我们就会明白,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完全是包括陈先生在内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忽悠政府、忽悠社会的结果。只要像端先生那样抛弃陈旧的经济学教条,回归常识常理,我们解决经济难题就会像庖丁解牛一样畅快:

  “扩大中国的内需是最简单最容易的一件事,既然中国央行可以将钱借给美国人去消费,那他也一样可以将钱借给中国人消费。既然我们担心政府通过印钞票掠夺老百姓的财富,那么央行完全可以绕过政府,将钱直接发到每个老百姓的手里。既然我们担心中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那么我们就按照人头发钱,所有人一视同仁。”

  2011-03-08

  今天上课,对学生说:“最近,我们敬爱的温总理在同海内外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明确表示对抑制房价还有信心。现在我想问一下各位,你们是否还有信心?”几百号人齐刷刷地回答:“没有!”呵呵,政府大战房价,房价未折,政府公信力却先自折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话从前流行过,至今仍未过时。

  2011-03-10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享有“债券之王”称号的美国投资家比尔·格罗斯,由于担心价格大幅下跌,清空了手下基金持有的美国国债。这一举动表明,从在商言商的角度看,美国国债目前已无投资价值。但这种债券不愁没人买,自美联储启动二次“量化宽松”以来,美联储买了70%,剩下的全被外国投资者包了。

  在这种情况下仍持有美国国债,合理的解释似乎只有一个:这些外国投资者比美国本土的投资者更爱美国。在这些更爱美国的冤大头中,中国政府是“带头大哥”——持有量最大(1.16万亿),几乎赶上了美联储。我们是中国公民,爱中国可以没商量。但我们爱中国,中国却爱上了美国,居然也可以爱得没商量!

  2011-03-30

  我们可能正亲历这样一个历史时期:主导世界的西方文明江河日下,而新的文明形态却尚未成形。一个文明的衰落首先表现为精英的颟顸智残。所以,我们在见识了小布什率领西方联军深陷伊拉克之后,还有机会看到萨科齐带头在利比亚重蹈覆辙。倒是中国政府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的一贯立场,显得格外明智。

  一个文明的衰落一般会伴生另一个现象:“礼失求诸野”。文明的种子会在人民的原野中扎根,静静地等待着复兴的曙光。近日,一个名叫安田的美国男孩就带着这样的种子来到中国,亮相于《非诚勿扰》节目。他向女嘉宾提问:如果忽然拥有一千万元钱,你会怎么办?在得到中规中矩的回答后,他感到非常惊讶。

  安田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没人想到用这些钱去“为人民服务”?久违了,为人民服务!见微知着,一个残酷的真相被揭开了:西方文明虽然正在衰落,但仍有复兴的希望;而中国,竟连文明的种子都流失了!于是我们只能很傻很无奈地看着:天下熙熙,中国人都为人民币服务;天下攘攘,人民币却为美元服务!

  2011-05-03

  世界很乱。这一头,卡扎菲的三个孙子被北约战机炸死了。孩子何辜,北约何忍?那一头,拉登被美国大兵击毙了,奥巴马立刻雄起:“正义得到了伸张!”呵呵,正义,原不过是一坨面团,有力者随手一捏,便说这怪模怪样的东西叫做“正义”。接着,必有一群帮闲文人蜂拥而上,给这怪东西贴上普世价值的金箔。

  2011-05-04

  有惑,便读史。谁知,不惑不读,读了更惑。例如,有一则广为人知的故事说,1967年,刘少奇在遭受残酷批斗之后,曾手拿《宪法》抗议道:“宪法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破坏宪法的人是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的!”宪法保护不了国家主席,的确很雷人。但是,此前几年还有一个故事似乎少人关注。

  1964年年底,毛泽东带着《宪法》参加中央工作会议。在会议讨论快结束时,他拿出《宪法》,找到“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等条文,然后问道:比如我们这些人算不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准不准许我们和你们讲几句话?有没有出版自由?

  把这两个故事放在一起,不由人不拍案惊奇:原来我党我国的两位主席,都曾手持《宪法》扞卫自己作为公民的权利!抚今追昔,这些故事中仍熠熠发光的东西,其实已无关意识形态,无关历史,只剩下人类对自由亘古不变的向往。然而人类的宿命,也许已被卢梭一语成谶: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2011-05-05

  最近,温总理会见了香港教育家、时评家吴康民先生,在提及内地的改革所遇到的困难时说,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所残余的;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两股势力影响了人们不敢讲真话,喜欢讲大话,社会风气不好,应该努力纠正。

  我现在就想为纠正社会风气略尽绵薄之力,讲一句真话:总理,您把错脉了。人们不讲真话,无关风气,更无关遗毒,而只在效果。就像医生给病人看病,病可治,必讲真话;病不可治,就未必讲真话。如果真话揭出的问题在现有条件下是无解的,便形同放屁,徒然污染环境,还不如喷一些由假话、大话配制的香水。

  更进一步的真话是:目前改革遇到真正困难在于已知的市场经济发展模式全都走到了尽头。这是全世界都在头痛的问题。我们现在要深化改革,应向什么方向改?是更私有化、更自由化?或是更美国化、更日本化、更欧洲化?稍有眼光的人都知道这些方向根本没有前途。只能提出无解问题的真话,总理未必真的想听。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除了印钞消费与按人发钱,其它的都赞成。
    之所以反对印钞消费与按人发钱,就在于两者的问题在于:无法控制货币存量,从而使其膨胀泛滥,这其中主要是热钱、逐利资本;无法解决解决通胀与滞涨;没有改变最终需求简单依赖消费需求的境况,这样既解决不了节俭悖论与储蓄难题,也必然造成为了刺激消费而引发的奢侈浪费,影响可持续发展;最后,钱都在个体的手里,出于自利,将对环境保护,公益事业缺乏兴趣,如此,搭便车会司空见惯,社会发展堪忧。
    2011/5/11 0:22:11

  • to 卢博主 (4):

    那批香港的议员们,这次屈服了大众的无理要求,应该感到羞耻。因为法律的制定过程中,法律制定者的职责之一就是要过滤掉“草民(也是选民)的无理与盲动”。而对社会长久利益着想才是他们最终不可推卸的责任。屈服于草民的一时短视,取悦草(根)民的淫威则是可耻的渎职。

    想想看,要是卢博主对你教的学生们说:“同学们,我们不考试了,全都给你们A, 你们同意么?” 做个民意调查,结果会是什么?单单想想他们对开闭卷考试的态度,你也会猜出此时“民众(主)的呼声”是什么了。但作为教育工作者,您要这么做,负责么?

    如果卢博主真如自己所说的,有“为人民服务”的意思,那就要先区分出民意中“合理”与“不合理”的成分。不要仅仅以“民意”为自己壮声势。因为,这会放纵草根的无知,膨胀草民的愚昧。与国与民,都不利。

    还是那句话,草根无知,因为他们是草根。您作为传播知识的人,要三思而后行。贴着“无知”的标签满街跑,何必呢?

    瞧,事情是不是远比卢博主想的要“深远与复杂”?说您“太浅”,没有委屈您吧?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上次跟你商量,把你的“十日谈”改作“半日谈”的原因。那位“鼎鼎”先生显然没有看出来。

    但您要是喜欢一如既往地接着说,就接着说。有鼎鼎先生给你造势及各位评论员的赞扬话语作后盾,你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只要不怕出丑,什么还能吓住您?

    (The stake has been too high,the confusion has been too gross, & the betrayal of a rational judgment that Ms. Lu's this writing showed has been too horrifying, to let it pass by without a response in a matched yet balanced fashion.)

    *** Union 1812, by A. J. Langguth (前两天翻出来重读的书,是为了另一个讨论,这次又用上了)

    (我相信卢博主应该可以看懂其中的英文)

    2011/5/9 7:27:25

  • to 卢博主(2):

    “2011-03-03

      香港政府修改了预算案,将向所有成年市民派发6000港元。原来的预算案以抗通胀为主题,不准备向市民发钱,结果引发社会不满,甚至游行示威。从此事我们可以看到,民主制度的好处之一,就是草根阶层可以直接向政府提出自己的诉求,施加压力。只要压力足够大,就能改变政府决策,从而避免了精英专制。”
    --- 卢博主的话。

    博主的话,只能说明卢博主您对民主的理解,按您自己的话说:“太浅”。

    往自己银行账户上转钱的事情,大多数人都喜欢。无论是您无比爱戴的草根,还是您深恶痛绝的“精英”。但问题是,这钱转过去以后,对社会的长远利益有益处么?中国有个词,“败家子”。 起码要先有个老爷子勤俭治起来的“家”,才可能留给一些不务正业的下一辈去败不是?

    您举的香港的这个例子,恰恰说出了“民主”最不好的一种可能:法律的通过,不是因循事务的客观规律来判断,而仅仅是靠着民间草民人多势众来决定。因此,一旦一个社会要讨论实施“民主”制度,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尽可能避免这个民主制度中“最大的缺陷”对社会产生的负面影响。

    美国的建国者们,大多对这个缺陷看的一清二楚。美国的历史说上,有四位人物常常被提及:

    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建国之父。
    杰弗逊 (Thomas Jefferson): 独立宣言的起草者。
    麦迪逊 (James Madison): 宪法的(主要)起草者。
    哈密尔敦 (Alexander Hamilton): 联邦政府的第一位首席执行官(财政部长,把税收强制与百姓头上)

    (美国造英国的反,就是因为不满英国强加给他们的税收,至少美国人自己这么说。要是你看英国人写的那段历史,是另一种解释。 A Few Bloody Noses, by Robert Harvey)。

    在独立战争胜利以后七八年后,他们面临着如何成立一个有效地将13个小国真正地按照一个“联邦“来加以管理的问题。民主是他们一致公认的体制。但具体的形成上,却有明显的分歧。他们面临的是”人“的固有秉性(对任何约束带有天生的排斥)与一个社会的正常运转所必需的对人的秉性的约束之间的矛盾。

    (待续)
    2011/5/9 5:46:02
  • 太多的人---被统治的人早已被精英们洗脑,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你所有的思想皆来自于所接受的教育(包括几千年来存在和未存在的人),来自于社会中的各种被控制的媒介。你只有画地为牢,困住自己。如:评论中还有人在说,自由经济等等,并指望真正的自由经济.经济就是经济,哪有什么自由之说,现在的社会有经济吗?当经济被人为的冠之自由之名,并大行其道,整个社会完蛋了。危机,贫困。。。。。。经济是经世济人,不是打着自由的晃子来摄取私利。你说自由就是自由?自由到底是谁的自由?自由属于全人类。
    2011/5/7 18:50:02
  • 回复38楼:您说:如果有谁想进我家门,我宁愿他是代表真正自由市场经济的那个家伙,而不是现在中国这个东西” 哈哈哈 好!不让现在中国这个东西进门,赞同!因为我国这个市场经济是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倒退、退变、复辟而来的,是通过盗用计划经济手段并践踏宪法和一切法律规章制度建立起来的,是一天都离不开计划体制“优惠政策”的市场经济,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是充满龌龊原罪的倒行逆施。是比原教旨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更恶劣、更腐朽、更龌龊的经济体制。这两者谁优谁劣您是看对了的。
    但是,您心目中的理想的“代表真正自由市场经济的那个家伙”是否出生了呢?如果已经出生,那么上下几百年,纵横五大洲您可以随便指认您出它是谁,让我们开开眼界。事实上,当今世界除了教科书上,根本没有什么“代表真正自由市场经济的那个家伙”。
    2011/5/7 15:00:22
  • 回复37楼shalako   对“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您老人家说:“毛主席的这句名言,含有明显的鄙视知识的意思。” 哈哈哈哈哈 您的意思是高贵者就有知识,卑贱者就没有知识吗?“高贵”和“卑贱”很显然指的是政治地位嘛! 您觉得曹刿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也是“明显的鄙视知识的意思”吗? 哈哈哈哈
    您说了那么多稀里糊涂的话,却对楼主说:“你少说两句,机会依然渺茫但多少大些。而你却忍不住要“谈”。”  哈哈哈 这就是您的民主意识吗?哈哈哈哈哈
    2011/5/7 14:39:09
  • 回36楼,如果有谁想进我家门,我宁愿他是代表真正自由市场经济的那个家伙,而不是现在中国这个东西,还没上门的,是不是你说的贼,我就不知道了,可有中国特色的什么什么,早已让我们真正领教了什么是家贼难防的道理。
    2011/5/7 8:59:18

  • to 博主:(1)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真就这么忍心把自己往绝路上逼?你就真这么忍心把中国往悬崖下推?那是你的祖国呀。

    又批精英,又批草根。刚说了希望在草根,又痛批一同社会风气。社会风气是更多不是由草根表现出来的?又怎么能把改变社会风气的希望寄托在草根的身上?

    毛主席能拿宪法“保护自己”,与刘少奇失去宪法的保护,都是出于一个原因:(按草根朴素的解释)宪法没有毛主席大。

    而毛主席比你更能看清楚中国草根的愚昧,并对如何加以利用了如指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今天说你是革命造反派把你捧上天,明天说你是“修正主义反动派”而打入地狱。一句“军队不能乱”就使得军队在那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中得以不受太大的冲击。而眼看运动要失去控制时,又把部队派到地方,名曰“支左”。一位想“改造”中国人民思想的伟人,对自己的妻子在他身后的下场,也早已是一清二楚:“不会有好下场(原话不记得了)”。因为他学习了太多的中国历史后,知道这是中国历史的必然,改不了。

    人们对“无限自由”的向往,在任何社会都是一样的。难道你还非要等到今日才绕完了“抚今追昔”的大圈子而得以明白?不同的只是社会允许的“自由的范围”。要么由社会公认的“条款”来加以定义,名曰宪法;要么由“某人的一句话”来加以修饰, 名曰“最高(新)指示”。

    而你搬出当代共和国还不久远的的历史上的这两件事情,用来“拍案惊奇”地表示出当时宪法的“偏袒性”(或按你自己的话说:一个面团,想怎么揉就怎么揉),实在是让人不忍看的莫名其妙。

    对毛主席他老人家这句“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昧”的名言,你的解释实在是太出卖自己的智慧了。按你的逻辑(如果不得不暂时委屈一下“逻辑”一词),任何一句话,都可以放到大海里当作指南针了。海这么大,总有蒙对的时候。需要条件帮忙才可行的理论,不是真理,是“意外”。按草根的话,叫“碰巧”。

    毛主席的这句名言,含有明显的鄙视知识的意思。一个以传授知识谋生的你,怎么能如此地奉作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呢?那你在课堂上一定是一门心思地为中国培养其下一代“卑贱”草根。想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道理,加上你孜孜不倦,诲人不厌的浇水施肥,你教导出来的学生们,一定比你还要草根。放眼望去,油油“青青”的一片。

    草根愚昧,还情有可原。因为他们没有机会或较少机会受教育,从而难以见到草叶之上的蓝天。你,作为教育工作者,还是如此的不知所云,于情于理,都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而这样的人能站在中国教室的讲台上,也就难怪从网上看到了“中国现在连学术界都腐败”的新闻报道了。

    以你对事物的认识与分析,恰恰说明了为什么中国不能实施“民主”。你少说两句,机会依然渺茫但多少大些。而你却忍不住要“谈”。

    要不,你的节目改成“半日谈”,行么?

    (待续)
    2011/5/7 5:48:53
  • 回复34楼 Jane938 您说:“请问博主,中国什么时候在真正意义上,全方位地实行过市场经济?如果因为官僚资本垄断的伪市场经济的拙劣表演,我们就怪从没机会上台充分表演的这个那个,好像也有些可笑吧。”  哈哈哈哈 贼没有真正意义上进您的家,全方位的实行盗窃,您怎么知道贼进来一定要偷东西?您家为什么在贼没进来过就装上防盗门啊?出门锁门?为什么不让贼进来充分表演一下呢?哈哈哈哈
    2011/5/7 1:17:45
  • 说到少奇大难临头时候拿出宪法来护身,哎,令人扼腕叹息,早不把宪法当回事,被宪法抛弃不是情理中的事情么。当代还有很多不把宪法当回事的人呢,全民所有制国营企也曾经有几十万家,如今还剩下多少啊,那些干掉国企的人哪一个不是在肆无忌惮的践踏着共和国的宪法狂欢啊,他们被宪法抛弃的日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呢,哎,还有更牛更狂的,疯狂推广亡族灭种的转基因者,图财害命啊,害13亿华夏子孙之命,断五千年文明之后啊!他们真不知道世间因果有报?人算总是不如天算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2011/5/7 1:12:29
  • 同意博主的大部分观点,但是,有一点想请博主考虑。请问博主,中国什么时候在真正意义上,全方位地实行过市场经济?如果因为官僚资本垄断的伪市场经济的拙劣表演,我们就怪从没机会上台充分表演的这个那个,好像也有些可笑吧。
    2011/5/7 1:09:48
  • 哈哈哈 痛快!佩服卢老师!不得不支持呀!顶啊!
    我这类没时间看新闻的孤陋寡闻之辈,如果经常能看到卢老师的“十日谈”,也就能洞观世事了,特别是卢老师的每个点评都值得回味。
    2011/5/7 1:01:2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女,1963生,江苏扬州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以颠覆西方主流经济学为己任。电子邮箱:x8b8x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