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给农民留几粒真正的种子
2011-04-28
字号:

  ——致袁隆平老师的一封信公开信

  尊敬的袁老师,您好!

  我是一位从事“三农”问题研究的学生,也是您忠实的粉丝。

  您是当之无愧的杂交稻之父,13亿中国人能够吃饱饭的第一功臣。

  您80高龄了,还在继续攀登杂交稻的新高峰,我相信您一定会研究出更高产的杂交稻新品种。可我却希望您老在有生之年放弃杂交稻新高峰的攀登,转向培育常规水稻品种。您可能以为我这后生胡言乱语,但请您听我把话说完。

  我之所以劝您老在有生之年放弃继续攀登杂交稻新高峰,转向常规水稻品种的培育,主要基于这样几个理由:

  第一,国家安全需要常规种子,民族安全需要常规种子。现在的种子发展趋势是杂交化、转基因化,种子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种子了。育种科学家和种业资本家们为了获得种子垄断收益,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消灭农民的常规种子。中国农民几乎没有任何一粒属于自己的真正意义上的种子了。我这段时间在北京市平谷区的一个村子里种3分地,几乎在种子公司买不到一粒常规种子,都是断子绝孙的“种子”。我因此感到很不安。农民没有自己的种子了,假如有一天,出现了某种特殊情况,譬如种子基地或种子仓库被“恐怖分子”袭击了,或播种后出现大面积天灾导致必须补种,等等,农民种什么呢?中国人吃什么呢?这事关国家和民族的安危。

  第二,从节约肥料和绿色农业的角度考虑,中国需要常规种子。一般的常规(稻)作物,虽然产量比杂交(稻)作物低15-20%,但是,化肥农药的使用量要少20%左右。我国虽然用全球7%耕地养活了全球20%的人口,却使用了全球35%的化肥。我国钾肥自给率15%,磷肥只能用30年了,N肥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您现在培育的超级稻,产量虽然很高,但需要投入的肥料、农药等也是同步上升的。

  第三,常规农作物(稻)也能高产,也可保障粮食安全。我上世纪90年代在湖北监利县周沟乡任乡党委书记的时候,当地有个姓胡的农民选育过一个常规中稻品种,人们都叫该品种为“胡选”,产量和杂交中稻“汕优63”差不多,亩产1200斤左右。“胡选”1亩地也只需2-3斤种子,且种子可连续使用多年,因为产量高、用种少,当地农民也把“胡选”叫“稀插”。 “胡选”深受监利农民欢迎,在监利中部地区占据主流位置10年不衰。只可惜,由于所有的种子研发部门都追求杂交种子垄断利润,都视“胡选”为眼中钉、肉中刺,在我调离周沟乡后,再没有政府投入经费对“胡选”提纯复壮,“胡选”在1999年后被杂交稻消灭了。另外,我1993-1996年在周沟任书记的4年里,双季稻面积达到70%,多个常规早稻品种单产也能过千斤/亩,早晚两季过1吨/亩。全国18亿亩耕地,如果有5亿亩吨粮田,就是10000亿斤(2010年全国粮食总产为10900亿斤),足够养活13亿中国人。

  第四,农民自主应对自然灾害需要常规稻种子。我的家乡湖北监利经常受水灾,记得1997和1998连续两年中稻淹水,水退后,灾民们都是用自家的常规早稻“翻秋”(把早稻当晚稻种)自救,1亩翻秋稻也能收500斤左右,解决灾民的口粮没有问题。2010年,我的家乡也有一定面积的中稻淹水了,但由于农民没有了常规稻谷,灾后的稻田最终只能撂荒,等吃政府救济粮。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每年都频繁发展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自然灾后,农民补种自救是最有效的抗灾,不能消灭农民自己的常规种子啊!

  第五,农民怀念自己的常规稻种子。上个世纪80年代,杂交稻还没有普及,农民家家户户都有常规种子,那个时候3斤稻谷换1斤杂交稻种子。现在差不多是20斤稻谷换1斤杂交稻种子,且只能种一季,不能留种。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农民用2斤稻谷可以换得1斤常规稻种子,而常规稻种子可以连续种3-4年。杂交稻种子虽然增长,但随着农民常规种子的消灭,其价格越来越高,导致农民增长很难增收。

  第六,在袁老师您的带领下,中国攀登杂交种子新高峰的后来者趋之若鹜,无穷无尽。现在千千万万的育种专家们又在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教授的带领下踏上了攀登转基因种子高峰的征程。袁老师,您的粉丝我以为,以您老人家为代表的育种科学家群体,虽然为人类的食物安全做出了不朽的丰功伟绩,但也有可能因为追求垄断商业利益而剥夺农民的种子主权,最终给人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袁老师,您的粉丝我建议您老人家在您的有生之年,带头把种子主权还给农民,为农民多培育一些优良的常规种子。

  袁老师,您为人类的食物安全做出的贡献是彪炳史册的,但您也可能是消灭农民种子主权的第一人,尽管您是无意识的。最近一些年,我国种子战略、特别是转基因种子战略有点乱,13亿人口的中国,需要您老人家回过头去严肃思考国家的种子战略。能不能立法规定:必须保留30%的常规种子;全国确立10个县为常规种子种植区;国家设立种子粮库(可做种子用的商品粮储备库)等等。

  袁老师,我之所以给您写信讨论种子问题,而不是给政府部门写信,是因为我觉得您老是个严肃的科学家,是个可以从商业战车上从容走下来的科学家。很多政府官员和科学家做不到这点,我相信您能!

  我是您的粉丝!您的粉丝希望您在500年后也依然是个伟大的科学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赞,忧患意识!
    袁老以及各种种子研究都不能停!但常规的一定要保留,足够保留!
    2011/7/6 10:06:52
  • 如果孟山都之流他们真敢操纵全球粮食,导致出现问题。。。十个这样的公司也被炸平了。。。。。。粮食没了啃树皮,我们吃过三年。。。。。。。你担忧粮食你可以在全国范围承包几个农场(现在又开始搞合作社性质的了,也可以租地搞大承包),你自己种粮食,留种子,到时候发生危机了,你可以出来救国救民于水火之中
    2011/5/15 15:26:19
  •     读了李书记这篇文章,感触颇深。首先感于他的忧患意识,其次感于他能站在战略高度揭露当前的农业隐患,而且能一针见血地吐露真言。
       在读过前面所有评论后,我想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如果说得对,希望李书记能接受,如果有疏漏,还望大家批评指正!
       李书记文章前面提到“希望您老在有生之年放弃杂交稻新高峰的攀登,转向培育常规水稻品种”,我觉得您给袁老的这个建议应该重新斟酌一下。理由如下:现在事物的发展都呈现多源化趋势,任何单极化发展本来就违背了科学和自然规律。水稻种育研究作为一门科学,同样如此。所以,李书记让袁隆平院士完全放弃超级杂交稻研究,有些偏激。我觉得,常规水稻品种研究很重要,高产超级杂交水稻的研究也同样重要,二者都不能完全放弃。
       您给袁老的建议可不可以改成:袁老在攀登超级杂交稻新高峰的同时,抽出一部分精力,或成立一个新部门,专门用于研究常规稻品种。这样一来,二者皆没偏废。我国水稻品种的多源化发展就有了希望!

    2011/5/8 18:06:30
  • 第一次来这里,便有一种吸引力,很希望能阅读更多李先生的文章。因为,我是一个农民,到今不了解什么是三农的农民。面对李先生对袁隆平老师这封信,在体现李先生对国粮的担忧的同时,也感到另一个问题:袁隆平老师不研究杂交,其它种子公司研究吗?杂交不研究,转基因的也不研究吗,还有没有更先进的在研究中呢?这一点李先生你在结尾那段写得很清楚,关键是写给袁老师的信能不能引起政府的注意。但总不能对一个科学家提出能不能立一个法规,要求种什么种什么。我觉得,这内里的学问实在很大,我会向你学习
    2011/4/30 14:18:30
  • 再次
    为安徽的
    4名小学生默哀,
    他们都是——
    我们中国的好种子。
    愿他们的灵魂
    在天堂安息。
    2011/4/29 12:30:24
  • 李先生之言代表了所有爱国者的肺腑心声。可眼下是佞臣当道,汉奸弄权,他们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来剿灭我中华之种子啊!这些奸佞不除,种子尽毁之日屈指可待,堂堂中华休矣!
    2011/4/28 23:38:21
  • 怎么能不培育呢? 培育出来不一定要都适用咯? 上述担心的问题可以解决的,可以一部分地区分别种两种了? 不研究就不会进步的! 相信,袁老能想到这些,对你的想法很支持,真的,你是我偶像!
    2011/4/28 22:39:46
  • 对于一楼的评论,你要知道每个的力量都是有限的,你可以去看看历史,能提出真知灼见的基本都是“失意者”。
    2011/4/28 22:23:25
  • 和12楼朋友:
    不知道朋友是怎么来认识“信息化”和“有线通讯”的?又是如何来理解现代军队的“有线通讯”的?我估计,朋友回答不了啊。
    对于“格斗训练”估计朋友就更不明白为什么训,训以何用了。

    有空看看老甘的“猪时代”吧,并一起研究——猪性。
    2011/4/28 21:42:00
  • 楼主看法很独到,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一面。
    2011/4/28 18:11:42
  • 粮食问题太重要了;国家办任何事不缺钱,就不能拿出一些钱搞好种子问题。种子好坏不好分辨,多少农民买到假种子损失惨重。支农、惠农,国家按土地按计划免费供应良种比任何补贴都好都实惠。
    2011/4/28 17:09:55
  • 4月26日,
    安徽4名小学生手拉手救落水同学遇难,
    中国又有几粒好种子没了,
    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
    张克奥、
    文鹏、
    邰冬、
    张义虎
    ——记住他们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记住他们留给这个世界的美好!
    他们胜过一切所谓的知识分子,
    邵趋在此向他们致敬!
    2011/4/28 17:04: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