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悲情瑷珲
2011-02-28
字号:

  每次走进瑷珲,我都有一种无言的心悸,一种无言的惆怅,一种无言的悲情。这里是我生命的故园,祖辈在这里生活了上百年,然而却没有任何印记留下,不管是我家族的还是我们这个民族的。

  古老的的瑷珲是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为抗击沙皇俄国的入侵,于黑龙江左岸(今俄罗斯境内的维笑勒依村)而设置的驻地黑龙江将军,抗俄名将萨布素为第一任黑龙江将军。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清政府鉴于瑷珲僻处江东,与内地交通及公文往来不便,于是将黑龙江将军驻地迁至下游12里江西,即现在爱辉镇城关村位置,重新修筑城寨城名仍叫瑷珲,也称黑龙江城。1900年这座有200多年历史的古城被沙俄化为灰烬,夷为平地。光绪33年(1907年)瑷珲副都统姚福升主持重建了瑷珲,即为现在的爱辉。

  走进爱辉街面,任何人都看不出这是一座抗击沙俄的历史名城,不进入爱辉历史陈列馆你根本看不出这里是《瑷珲条约》签订地,从这座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小镇镇容中,你根本感受不到这里是中国近代耻辱的见证地和中华民族的受难地。我的莫逆之交,黑龙江流域历史和文化专家刘邦厚老师曾着文说:“没有了古城遗存的参照,总可以有书有史来自证人的种种记录可以借后人去重新构建昔日城市,去真实地想象那极为丰富的瑷珲历史吧!没有,没有留下多少文字,有的只是传说。在难以辨认其历史容颜的时候,人们突然感到瑷珲竟是那么遥远,那么垂老。”是的,在这里所有的悲苦都寻找不到实物证据,所有沙俄的罪证都无影无踪。二百多年的瑷珲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的先辈家园、我的灵魂栖息地,我对历史回望的出发点,都痛苦地不复存在了!

  瑷珲诸多位清代将军拼洒热血却因晚清政府的腐败而无法保住可爱的家园,使中华民族遭受了一场大劫难;而他们为民族捐躯百年后的石碑也遭遇了一场劫难,只是更让人悲愤不已的是它不是来自夷族的焚毁,而是那场令人发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不屈的瑷珲城曾在清朝出了有案可稽的24位将军、都统、大臣,他们多半战死疆场或远戍伊犁、蒙古等边缘地带,死后很难从大漠或沙场运回故乡,因此就只有9位将军的石碑竖立在瑷珲城南的松树林中。黑油油的瑷珲沃土是他们的灵魂归宿,他们静卧在这片英雄血染的土地上久久地注视着自己的家园些微变化,他们是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抵御外敌不屈的英雄,他们是瑷珲人民的优秀儿子。然而那罪恶的文革,竟然向那民族英雄石碑下了黑手。我的一位爱辉老乡、曾长期工作在黑河和省城政法口的领导对我说:“文革那年我听说爱辉城南松树林里的黑龙江将军石碑被人破坏了,那时我已被撤职被批斗了,但我立即求人找了台吉普车去了事发地。但是石碑已经被一位生产队长用炸药全部炸碎,他把碎石当做机库的奠基石。我把他痛骂了一顿,然而这有什么用呢?它已经于事无补了。”那不是一个人的行为,那是“破四旧”的战果,那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那是对封建反动统治阶级的鞭挞。爱辉城留下的唯一石碑就这样在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口号声消亡了。苦哉,我的故园爱辉!,悲哉,我的苦难民族!

  瑷珲曾是一个丰饶、美丽而富于活力的边陲重镇,康熙年间曾当过内阁学士兼吏部侍郎的流人杨宜有诗为证:“绝塞寒云冻不开,全凭人来唤春回。儿童踏臂欢呼处,争看灯官上任来。”“赫赫前驱清道旗,青红皂肃两边随。朱标告示当街挂,新署头衔灯政司。”“倾城鼎沸闹秧歌,红粉新妆细马驮。不信使君有真妇,罗敷过处看人多。”看,瑷珲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民俗场面是多么生机盎然,三百年前的瑷珲是多么耀眼,而此时的哈尔滨只不过是个渔村。

  瑷珲魁星阁始建于1892年—1900年,1945年被苏军炮火洞穿,建国后拆毁。图片上的魁星阁是根据我表舅、时任嫩江县人民武装部政委陶茂璞提供的当地唯一一张原瑷珲魁星阁六寸照片儿而建成的。它竣工于1983年,花费10万余元,1991年4月被有关部门鉴定为危楼。1992年又花费27万元维修,1994年8月维修竣工。

  瑷珲有座魁星阁,它的建筑年代大约是在1892年至1900年之间。1900年瑷珲被沙俄焚毁时古城唯一幸存的建筑物就是魁星阁,然而这位见证沙俄疯狂屠杀中国人的魁星阁却被苏联红军出兵东北时炮火击毁。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其实答案是不言自明的。只是我们从来没有明说过。着名历史学家翦伯赞主编1961年出版的《中国史纲要》对“海兰泡惨案”和“江东六十四屯惨案”一字未置,那或许是当时中苏关系局限而成。然而不论是沙俄还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都没有放弃对中国领土窥视和夺取的企图。1969年中苏珍宝岛、吴八老岛之战,吓得地委赶紧搬迁500里之外;1979年中越之战时苏联在黑龙江流域陈兵百万,我成千上万边民仓皇逃离,甚至有人在逃离过程中不幸丧生。最紧张的时候,小镇通向黑龙江边的路口都布下了地雷,每天晚上地委大院的高墙上架着机关枪。那日早晨起来看见有陆陆续续的人在走动,上前一问,才知他们听到信息说前一天晚上苏军要攻打过来,便仓皇逃到离城20里的稗子沟青年农场躲避战祸去了。“江东六十四屯”原本是有机会索还回来的,1919年列宁发表对华宣言《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称:“苏维埃政府将沙皇政府独自或与日本人、协约国共同从中国人那里掠夺的一切交还中国人民后,立即建议中国政府就废除1896年条约、1901年北京协议及1907年至1916年与日本签订的一切协定进行谈判。”1920年9月27日苏联明确宣布:在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从中国夺得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然而不幸的是中国正忙于内战,激烈的阶级斗争早把民族矛盾冲淡了,哪有功夫去索要自己的领土;更为不幸的是列宁很快逝世了,苏联不再提起此事。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更换了国旗和国徽。国旗改用1699年10月彼得大帝亲手绘制的由白蓝红条组成的三色旗。国徽则恢复了十月革命前的国徽图案:一只双头鹰站在红色盾上,鹰头上装饰着彼得大帝的三顶皇冠,鹰爪上装饰着象征皇权的权杖和金球,鹰的胸部站立着一个骑士。他们决意要继承彼得大帝和沙皇的衣钵,那么扩张必然是他们的本性。而今这一切都已成为了历史,古老的瑷珲只能让爱辉人永远哭泣。

  一个懦弱的政府下是注定出现不了伟岸的民族,这是千古定理。无为富足的“文景之治、巍峨瑰丽的盛唐、疆域壮阔的前清,无不彰显着中华民族的伟岸坚毅和勃发的英气。而他的人民也必定凶悍威武!在盛世欢歌的今天,俄罗斯炮舰无畏地锚泊在黑龙江航道中间,而我们却听之任之,坚船利炮下两国能和平发展?俄罗斯人不用护照也自由出入中国,我们却没有护照一步也动不得,这叫和平共赢?我存疑于此,期待明天的答案。

  回首历史,腐败使晚清迅速土崩瓦解,也正是腐败的晚清使具有200多年历史的英雄的瑷珲城毁于野蛮的沙俄手里。天地同悲泣,瑷珲军民共恸哭。他们在侵略者面前虽败犹荣,他们没有一个人投降,没有一个人屈服,他们个个是民族英雄。我自豪,为我的先辈民族志!我骄傲,为生我养我的瑷珲这片血浸过的热土!这是一群民族魂,他们同巍峨兴安长存,他们同滔滔龙江共生。他们为民族慷慨赴死,他们的悲情是瑷珲永生的源泉!

  这正是:

  英雄无力保民欢,

  北极狂熊独霸天。

  文武满朝魂胆破,

  悲情无奈百多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和谐盛世是需要付出悲怆代价的。
    像驼鸟,屁股在外是要被打的。
    2011/3/1 11:33:42
  • 那是一个痛,那是一段不能忘记也忘记不了的历史。
    2011/2/28 16:25:42
  •       太执着于过去,无法从容面对未来。
    2011/2/28 11:38: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当工人,上中专,教高中,做记者,当编辑,改公务员提前回家。开博两年致力于思想启蒙,矢志不移努力寻觅事实真相,笔触所致尽小人物的小故事,然而读者却能从中窥探出社会走向的端倪,体察到中国崛起之艰难,原因不仅在于贪官横行,更在于众人的从众心理和不自主心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