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美联储如何向全球输出通货膨胀(一)
2011-02-27
字号:

  ——论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根源、后果和中国对策

  (作者注:美联储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今日全球汇率动荡和通胀急剧恶化之主要根源。本文综合了作者最近数月的深入思考,比较全面阐述了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起源、机制、后果以及中国之对策。文章很长,分节刊出,供有识者批评指正。)

  一、量化宽松又重来

  今天,如果你参加全球任何一个金融会议,如果你翻阅任何一份全球金融机构的研究报告,如果你阅读财经媒体的重大新闻,你立刻就会发现: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升级版”始终是全球金融最热门的话题和关注焦点,QE2(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英文Quantitative Easing 2的缩写)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学和金融市场的流行术语。

  2010年,“汇率战”或“货币战”之声音曾经甚嚣尘上,至今尘埃未定。然而,与美联储再度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相比,汇率战和货币战就是小巫见大巫。理由很简单:全球金融货币乱局乃至全球经济的最大麻烦,绝不是哪国货币汇率低估或高估,而是全球储备货币毫无限度超量发行。1970年代以来全球基础货币或国际储备货币从380亿美元激增到今天超过9万亿美元,增速超过200倍,而真实经济增长还不到5倍。全球货币或流动性泛滥是今日世界金融和经济最致命的痼疾。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则是全球货币或流动性泛滥之根源,亦是全球汇率动荡或汇率争端之根源。

  2010年9月10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例会(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做出决议:随时准备再度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10月15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宣布:鉴于美国经济持续疲弱,美联储需要采取更多行动来刺激经济,譬如大规模购买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债券。两周后的10月29日,伯南克再次明确宣告:我们有必要进一步采取行动来刺激疲弱的美国经济。

  当时,全球金融市场对伯南克声明的一致解读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升级的号角已经吹响!所有悬念都已烟消云散,唯一的疑问只是货币再次疯狂扩张的规模究竟会有多大?世界着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的预测是2万亿美元,美洲银行的预测是1万亿美元左右,汇丰集团的预测是1.5万亿美元。2010年11月4日,美联储正式启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升级版第一阶段,期限自2010年11月到2011年6月,总额6000亿美元,货币扩张规模平均每月750亿美元。尽管货币扩张规模远远小于之前的市场预期,然而根据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多次讲话精神和美国现实经济状况来分析判断,新一轮量化宽松第一阶段于2011年6月到期后,继续延期或扩大规模之可能性很高。

  美联储重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主要手段,就是大规模购买美国财政部所发行的债券,期望以此实现两大目的。其一、进一步降低长期利率,从而刺激私人部门的信用(借贷)和消费增长。美国是信用高度发达的经济体系。只有信用增长,才能刺激消费和投资增长。其二、长期利率降低,储蓄者之利息收入随之下降,储蓄者被迫放弃或减少储蓄,不得不将资金投入到商品市场或股票市场或其他资产市场,从而提升经济体系之通胀水平,有助于将美国经济拖出通货收缩泥潭或实现“再通胀”(Reflate)。

  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又被称为“非常规货币政策”(non-conventional monetary policy)。众所周知,常规货币政策主要有三个政策工具:中央银行调整对商业票据的贴现率或对商业银行的贴现政策、改变商业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调节基准利率(通常指1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自二战之后,贴现率和票据贴现政策早已不是美联储的重要政策工具了。经济萎靡不振之时,中央银行即使使用票据贴现政策来刺激经济,亦是杯水车薪,缓不济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派不上多大用场。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时期,银行金融体系皆如惊弓之鸟,忙于修复资产负债表,对发放新贷款、扩张信贷非常慎重。中央银行纵然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为零,深陷“去杠杆化”泥潭难以自拔的商业银行,亦不愿或没有能力扩张信贷。事实上,2007年次贷危机以来,美联储竭尽全力鼓励银行向央行借钱,主动降低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借钱所需的抵押物标准,大规模购买商业银行的“垃圾资产”或“有毒资产”,帮助商业银行清理或修复资产负债表,导致美国商业银行体系的实际存款准备金率早就为“负”了。目前美国商业银行体系的超额准备金超过1万亿美元。商业银行流动性宽松程度,史无前例,然而,流动性宽松并不一定意味着真实经济体系信贷的相应扩张。

  二、难以自拔的“流动性陷阱”

  经济体系正常运转情况下,中央银行调节存贷款基准利率,是最常用、最有力的货币政策工具。然而,利率调节政策工具绝非万能。原因很简单:中央银行无法将名义利率降低到“零”以下,或者说,中央银行无法让名义利率为负。这是中央银行货币政策面临的最基本约束。

  名义利率为负,意味着你存钱到银行,不是银行支付利息给你,而是你要反过来给银行支付利息。必须指出,银行为你提供其他金融服务,你需要给银行付费,是另一回事儿。名义利率为负,也不同于真实利率为负的情形。真实利率等于名义利率减去预期通货膨胀率。当通货膨胀率大于名义利率之时,真实利率为负。真实利率为负等于存款户的财富被转移给银行或债务人。然而,真实利率为负的情况下,银行依然给存款户支付利息,只不过银行支付给存款户的利息收入少于通货膨胀导致的货币贬值或被通胀“蚕食”掉的财富。

  区分真实利率和名义利率,是理解货币理论和货币政策的关键。由于我们无法直接观察和量度真实利率,无法直接观察和量度预期通胀率,那么,货币和资本市场上名义利率的上升或下降,究竟是因为预期通胀率的变化、还是因为真实利率发生变化,我们往往不清楚。对经济形势判断失误,必然导致货币政策的决策错误。美联储近100年历史里,类似的错误不胜枚举。

  货币政策工具无法将名义利率降低到“零”以下。原则上,政府可以通过立法,规定所有存款者不仅不能从银行获得利息,而且还要反过来给银行付钱,或者规定公民不准存钱,只能买股票、买实物资产、买商品和服务,等等。当然,没有哪个政府会如此愚蠢,胆敢如此立法来摧毁整个银行金融体系之基石。

  麻烦是,人类经济体系却有一个近乎发神经的奇特性质。它可以陷入某种“流动性陷阱或信用陷阱”而难以自拔。1930年代欧美长期挥之不去的“经济大萧条”,刺激了经济学天才凯恩斯(John M. Keynes 1883—1944)的灵感。凯恩斯《通论》首先揭示出经济体系可能“流动性陷阱”之内在机制,成为后世经济学辩论的焦点。与此同时,另一位经济学天才欧文。费雪(Irving Fisher 1860—1940)揭示出经济体系的“债务—通缩机制”。

  两位天才的理论异曲同工。如果整个经济体系陷入通货收缩、通胀率为负、真实利率为正、投资和消费萎靡不振、真实经济投资收益前景黯淡,那么,几乎所有人都会“理性地”选择到银行存钱,甚至将钱藏到家庭保险箱或床底,因为存款或手持现金之真实收益高于一切真实经济投资之真实收益。与真实利率一样,投资的真实收益等于名义收益减去通胀率。当通胀率为负(通货收缩)时,即使名义收益率为零,真实收益率亦为正。每个人都这样做,整个经济体系就堕入“流动性陷进”:经济体系里面流动性非常充裕,可是大家就是不愿意消费和投资,宁愿存钱到银行或者把钱攥在手里。流动性陷进绝不是人们发了神经或“非理性行为”,恰恰是通货收缩周期里,人们最理性的行为选择。

  中央银行为了阻止通缩恶化,可以不停地降低名义利率,直至名义利率降无可降(降到零水平为止)。如果此时通缩依然严重,真实利率依然居高不下,所有人还是继续选择存钱而不是投资和消费,那么中央银行还有什么秘密武器呢?

  西方经济学教科书里经典的凯恩斯IS—LM模型,只考虑货币市场以及商品和服务市场,没有考虑资产市场,所以一旦经济体系陷入零利率或低利率流动性陷阱,该理论就宣称货币政策弹尽粮绝,此时就该财政政策担负刺激经济之重任了。1970年代之后,随着全球(尤其是美国华尔街)债券和资产市场越来越发达,许多经济学家(尤其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为代表的一派经济学者)认为:当经济体系陷入零利率或低利率流动性陷阱之时,尽管中央银行无法降低名义利率了,却可以继续购买政府债券和其他长期债券,继续为经济体系注入流动性或基础货币,以防止经济体系陷入长期通缩。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古希腊三贤
    真理、理想国、百科,可惜不传方法。国灭。
    救现代希腊
    重找;真理、理想国、百科.国必兴。
    2012/6/30 14:42:12
  • “全球金融货币乱局乃至全球经济的最大麻烦,绝不是哪国货币汇率低估或高估,而是全球储备货币毫无限度超量发行。1970年代以来全球基础货币或国际储备货币从380亿美元激增到今天超过9万亿美元,增速超过200倍,而真实经济增长还不到5倍。全球货币或流动性泛滥是今日世界金融和经济最致命的痼疾。”这一点讲到真正的核心了。
        从我国来看也是这样: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平均增速为10%,而货币存量平均增速为31.5%,据说个别年份超过40%,2010年我国GDP为39.79万亿元,而广义货币余额达到72.58万亿元,比GDP多32.79万亿元。
       很显然,通货膨胀是控制不住的。超发的货币是洪水,我们只能泄洪、不能堵住洪水。
    2011/3/3 8:57:24
  • 美国政策还是很高明的。此次危机来临时,吾本来认为可能会有一场战争,实际上没有,为什么没有?因为美国找到了更好的办法。其看到了中国经济的突出问题:房地产问题。房地产是现在中国悬在头上的“悬河”,其泡沫如果爆炸,后果不敢想像。而美国宽松化的货币政策是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地垃既能挽救美国经济,又能向世界输出通货膨胀,特别是对中国而言,在房地产问题上“伤口又加一把盐”,以后中国政府怎样面对房地产问题和土地问题,将是以后政策一个焦点,也是成败关键。希望中国政府保持清醒,有魄力,不要再对既得利益阶层持一种默许与纵容政策。
    2011/2/28 8:45:44
  •      不及时回归毛泽东思想路线,我们国家就没得救了,最迟明年上半年,物价特别是食品和房价的超级肿瘤就会溃烂,离总爆发不远了。
    2011/2/27 15:15:45
  • 对于全球化时代的资本来说,哪里的利润最高,就流向哪里,当然,是综合考虑风险回报比之后的利润率,否则,一个追求利润能力或动力不足的资本一定会被资本游戏的规则所淘汰。

    于是,最大限度追求稳定的主权国家和最大限度追求利润的资本,在这个全球化市场中达成平衡。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成本最低的工厂和利润最高的市场,而那些对社会稳定有着强烈需求的主权国家则设法压低本国资产价格,形成自己的低成本竞争优势,创造出足够的工作岗位和经济活力。

    在这个过程中,那些逐渐失去竞争力的国家会逐渐失去稳定,一方面,他们只有通过福利和补贴来稳住阵脚,但这都解决不了工作岗位的根本问题,中国古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所以,要么压低自己的资产价格,要么抬高别国的资产价格。

    一个国家的资产价格不仅仅取决于国内资源,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那么,在别国努力压低本国资产价格的情况下,抬高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无疑将成为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当然,这个抬高并不能只针对某个国家,最终也将反应到各国,但时间的先后、投机资金的炒作、对国际大宗商品的占有或依赖程度,都足以在这个过程中改变成本竞争的优势。

    最终,人为压低的资产价格会回归,而回归过程如果走过了头,再次的回归将会很痛苦。

    所以,在回归的过程中,还是拿稳尚被压低的本国资产,享受回归的过程吧,但在回归之路的终点,别忘了及时换成下一轮被压低的资源。
    2011/2/27 12:51:55
  • 阴谋论者的一个根本问题是“我执”,由此虚幻的设想出一些列针对“我”的阴谋,其实,从加入WTO后,“我”这个经济集合体日新月异,那个处处针对“我”的“它”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如今这个全球化的系统中,一切都是博弈,而博弈的根本主体就两个:1、主权国家;2、资本。主权国家的博弈目标:稳定;资本的博弈目标:利润。大千世界、林林总总,无不围绕这两个目标在游戏。

    主权国家如何稳定?财富?公平?这些都是相对的概念,最根本的是要稳住社会的重心——庞大的中低层民生,如何做到?让每个人有工作,通过工作解决温饱,甚至可能获得美好的“尊严”,带着憧憬愉快的绑定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创造条件。于是,在这个所有主权国家都在追求自身的稳定、发展的全球化时代,一个国家在博弈中能否获得足够的市场竞争力,为国内创造出足够的工作岗位,就成为由其根本目标衍生出来的首要任务。


    2011/2/27 12:51:45
  •       本质是全世界都向美国破烂的经济“买单”,而且无药可解。因为你是一个新手,你要是不买单,只能是科技金融实力与之相当才可行。因此,交学费是必然的。但是,可以提醒部分学者的是,美国不光是金融问题,而且是经济结构调整的问题,因此,美国的危机是双重性质的。只要美国核心的金融根本没得到解决,美国的经济一定会陷入滞胀和低水平复苏的循环。你们所期待的美国经济全面复苏以及债务解套的事,根本全然是“浮云”。
    2011/2/27 11:26: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自由经济学家,《环球财经》主编。早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先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欧元之父”、国际宏观经济学奠基人、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杰出校友,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的创始人之一。著作:《产权理论和企业制度》、《张五常经济学》、《不要玩弄汇率》、《对美国政府说不》,翻译出版六卷本《蒙代尔经济学文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