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粮食补贴不如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
2011-02-19
字号:

  笔者每年都召集一次全国性县乡干部论坛,每年都会抽出部分时间到全国各地走动,每年也会有很多全国各地的县乡干部来北京找我喝茶聊天。我所接触的基层干部,几乎没有说现在的粮食补贴政策好的!

  我每年走到的村庄不下百个,接触到的农民都说粮食补贴对粮食生产没有促进作用,并且腐败丛生。

  我先讲三个故事,再在此基础上讨论粮食补贴政策的得失。

  故事一:粮食补贴补给了非农民。

  我有一个在大学教书的朋友,一家人在城市生活十多年了,家里有12亩地,每亩以300元/年转包给村里的无地农民,另外每亩还享受国家粮食补贴80元/年。他一家人不是农民有承包地,还享受国家的农业补贴,无须承担任何义务;村里有很多人是农民却无承包地,种地却得不到国家补贴,还要向他这样的非村民、非农民交转包费。

  故事二:不种粮食也补贴。

  我有一朋友在洞庭湖地区的乡镇工作,我们几乎每年都会聚一两次。这个乡镇的农民过去都是种双季稻的,但最近10年,双季稻改单季稻,单季稻改养殖了。80%多的土地不种粮食了,大多数农民都是买粮食吃。可是,国家给的粮食补贴越来越多了。

  故事三:干部吃粮食补贴。

  我东北一个哥们,是一个小干部。“租”了2000亩没有分配到户的“集体”农地,转包给了当地农民,除了收取300元/亩的转包费,每年还能够领取国家粮食补贴、良种补贴20几万元。这样的情况,不仅东北有,全国各地都有;不仅粮食补贴是这样的,林业补贴、生猪补贴、家电补贴、农机补贴等等,基本上都是补给了有头有脸的人了。

  从这三个故事看,粮食补贴对粮食生产一点意义都没有。

  但是,我们经常在电视上见到说粮食补贴多么多么好的报道:

  譬如,因为有了粮食补贴,所以农民有了购买种子的钱,调动了农民生产粮食的积极性。但事实上,几乎所有农民买种子的钱都不是粮食补贴的钱,因为粮食补贴资金远在农民买种子之后才能补贴到位的。

  再譬如,因为有了粮食补贴,增加了农民数百亿的收入。且不说上述三个故事所说的三种情况占据了数百亿粮食补贴资金的很大比例,就是数百亿粮食补贴资金全部补贴给了两亿多农户,每家不就一百多元钱嘛。问题是,如果没有粮食补贴,农民生产粮食的积极性低了,粮食产量不就少了嘛,粮价不就上涨了嘛,粮价上涨1毛钱,农民增收1000亿元,远远超过粮食补贴资金。政府粮食补贴增加农民收入纯属是大忽悠!

  再譬如:因为有了粮食补贴,农民打井灌溉了,增加了粮食产量。事实是中央规定农民集体不得向农民收取承包费,导致低成本的集体水利系统无法运行,在粮食补贴直补到户的政策作用下,少数大户单独打井抗旱加速集体水利体系瓦解。但由于小农户单独抗旱的成本太高,还无法解决“搭便车”的矛盾,加上粮价又被保护了升不上去,因而农民在非风调雨顺的年份(旱灾较严重的情况下)抗旱往往得不偿失,所以近些年来抗旱保苗的农民越来越少,媒体上报道的“百年一遇”的大旱灾在中国大地上越来越频繁上演,并非都是天灾,大多是农人望天收所致。

  笔者建议官方媒体再不要忽悠公众了,要还粮食补贴政策的本来面目。同时建议政府尽快取消粮食补贴,大幅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

  这样的优点:从农民和农业的角度看,一是真正有利于调动种粮农民的积极性;二是有利增加真正的种粮农民的收入;三是有利于粮农投资完善农田水利,巩固粮食生产基础;四是可以避免原有粮食补贴过程中的各种不公平环和腐败。从经济发展的全局来看:一是有利于理顺价格关系。1990年到现在,房价上近100倍,生产资料上涨了20多倍,粮食价格上涨6倍,再不大幅提高粮价,必有粮食安全危机和物价安全危机;二是有利于农民工工资正常化。由于粮食价格“被保护价收购”故意压低了,导致农民收入被压低了,农民收入低,农民工工资也低。1990年以来,公务员、事业单位干部和国有企业职工工资上涨了40-60倍,而农民工工资只上涨了3-5倍。长期压低农民工工资,必有社会安全危机;三是有利于扩大内需,修正“中国模式”。粮价低、农民工工资低,直接后果是内需不足和经济增长过渡依赖外部市场需求,从一定意义上讲:低工资、低福利、低人权和高消耗、高污染、高外汇储备的“中国模式”,根子就在低粮价上;所谓的“输入性通胀”的根子也在低粮价上。要解除“输入型通胀”和“外向依附威胁经济”威胁,只能靠增加农民工弱势群体的收入,增加农民工弱势群体的收入,只能从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开始。

  取消粮食补贴政策,把粮食补贴的钱用于提高粮食保护价,这不仅对粮食安全和农民增收有利,而且对提高农民工工资、转变经济结构和增长方式有利,对经济工作的全局有利,且不会增加大的财政负担。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只有“尊重并保护农副产品的成本价”才符合价值科学;符合宪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符合马克思《资本论》中关于价格的论述。“三农问题”才算找到了乔治的办法。国家如果管理(价格)就应该依据科学;否则可以不管,还可以自行调节。这样失去科学的管理,是要出大事的——农民的失望、粮食短缺、、、、、
    2012/6/29 14:48:56
  • 水利非常重要。光有水库是不购的。要在各地区多修水塘。水塘有3个最重要的作用。一是蓄水,二是旱时灌溉,三是提高地下水位。四是养殖水产动物和植物。每百亩地应有一个水塘。
    2011/2/24 16:49:12
  • 种粮种菜补贴和最低收购价都不可少。
    2011/2/24 16:39:19
  • 为了不出现漏洞,必须向全部农业人口发放,而不是虚报的亩数,即有多少地就补多少,对于承包别人地的农民可以自行协商承包费的减免。毕竟是少数问题;发现撂荒土地的来年不在补贴,开通监督举抱,让农民自己来完成。
    2011/2/21 9:58:54
  •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补,而是这个补没有结果,也就是补不可能到了真正需要补的人手里,这一切要看地方的清廉度。这是问题的关键,如果补的是有余而不是不足,会让农民的心受伤,危害会更大。这个病根不除会让中国的农业彻底烂掉,不做大的手术会好吗?
    根本的问题就是政令不通,立竿见影的方法就是,放弃阻碍政令的中间环节,财政直接面对农民,补多少向全国公示;这样的政策才不会停留在战略上,而是在战术上兑现胜利。
    2011/2/21 9:36:54
  •       13楼:我理解你对政府的怨言。但是,现代国家的政府必须搞直接补贴,这样才能直接填补城乡差距的鸿沟,别无他法。而且这也是国家实现现代化的必经之路,这是150年全球历史所证明的。
         另外,很简单的算术题:在农民、市民和政府三者之间,如果只是提高收购价,那么三者因素只有两个在起作用。而从城市收上的税都进入到政府,政府就应该拿出来进行二次分配。但是,不但您而且是楼主都忽略了政府财政的真正意义。如果按你们的建议,提高的价格就只能在农民和市民之间转嫁,真正需要作为的政府却成了第三者,冷眼旁观者,你觉得正常吗?
    2011/2/21 9:01:24
  • 补贴是美国模式,可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原因很简单,政令不通,我是农民从来没有得到过补贴;在就是补的力度有限,具说一亩补几十元,所以我也不把他当回事;而美国的补贴是100%也就是说吨粮田可以产出两吨的效益。中国是不会这么做的,只是作作绣赚点口碑而已。克扣的事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还要靠这些官员来维稳。
    2011/2/20 23:57:04
  •        楼主:你提高了农民的最低收购价,农民兄弟高兴,可城里人不高兴了!因为涨价因素全部转嫁人到城里人里面了。这是一个非常可笑的场面,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拔河!
         楼主的建议忽略了一个非常大的因素——政府,只有政府的直接补贴才能救农民。靠城里人接济?这是不可能的。你去问问城里人,谁愿意?!也许楼主怕政府使坏,农民得不到全部的补贴,这只能在加强政府监督上做文章了。
         一百多年的实践证明,没有哪个国家的农民收入是靠城市人接济获得的,而最成功的办法都是从财政支出中搞直接补贴。楼主替农民兄弟说话很好,但不可搞得普通民众中间形成分裂,而是团结一致对政府!
    2011/2/20 16:59:48
  •    好多补贴都入了黑沟毛了,不知到哪里去了,有些地方明知只种植了一万亩粮食,最终虚报面积达到两万亩,多套取国家补贴一万亩,这种情况全国各地都有的,习以为常了,不知中央领导是否知情,现在的问题是能不能将粮食价格提高,这样通过种植粮食,农民有钱赚,和打工相比,种粮有利可图才行。
    2011/2/20 15:48:52
  •   如果说政府再不注重农业,不大幅度提高粮价,中国有可能发生类似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饥荒的可能性,这决不是什么危言耸听,很有可能发生的,因为现在中国的农民好多不想种地了,更不想种植粮食了,因为价格太低,效益太差,种地一年,不如在外打工一月,这样的严峻形势长此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的。如果说全国有两亿人缺少粮食需要进口,那国际粮食就会大幅度上涨,有可能出现被动局面。
    2011/2/20 15:46:13
  • 5、2岁的女儿在老家唯一高兴的就是到田间“烧火”,杂草丛生,一点就燃,火势又大。
    搞到现在这个样子,悲痛啊!!
    2011/2/20 9:38:10
  • 今年回老家湖南株洲。切身感受到这样一些事情。
    1、农田的整个末端水利基本荒废了。小渠都塌了,里面全是水草。冬闲时大家都打麻将也不会去修水利了。部分稻田缺水,没人种了,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现在种地的少,很多人家都不会出人工,单靠个别老实本分人去干也行不通,工程太大。打个比方,每家就一两亩地,如果你花很多天去修水渠,但一旦农田要水时,你家田又在下游,别人不干活的照样要把水截流掉,先他家不用水才会让你。越这样,越没人干。

    2、靠国道的农田是形象工程。
       这些田是种给领导看的,特别是视察上电视时。村上会把翻地,种子,农药,及收割等全补贴。但化肥要自己出。上面查访的农民家都定好了,我两个堂叔叔今年就是这样,全村有6户人家,上面如果查访,所有农业的数据村上都做好了,只要照写好的说就可以了。什么多少工时啊。这份表我本来要看看,恰好被村上又拿走了。

    3、土地荒废约1/5。另外的田基本只种一季水稻。
        在以前,缺粮食吃的人家都只是极个别。现在倒好,每年一季都执行7、8年了。 粮食每年肯定要减产超过50%。

    4、对于粮食补贴,听我妈讲,这两年拿了400多块(家里田就一亩多)。但我爹这两年都在南京帮我带小孩,家里根本没种地。从政策讲这钱是不能拿的,要给实际上在种地的人才是。
    2011/2/20 9:33: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