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话说水利
2011-02-17
字号:

  2011年的“一号文件”聚焦了水利,强调要把水利工作摆上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突出的位置。这让很多人感到意外了。

  春节闲来无事,今日说说水利。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1)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知道这句话的人不少,但真正理解这句话的人并不多。

  在一块没有水利设施的土地上种庄稼,就只能望天收。雨水少,有旱灾;雨大多,有涝灾。没有好的水利设施的保障就没有农业的旱涝保收。这大概是“水利是农业命脉”的第一层含义。

  我国既地域辽阔,也人口众多。一方面多灾多难,是农业自然灾害最多的国家;另一方面是人均耕地面积不足全球平均值的一半,要求我国的农业必须稳产高产。这大概是“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第二层含义。

  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农业人口越来越少,非农就业人口越来越多,自给自足的传统农业将逐步被专业化、机械化、产业化、商品化的现代农业替代,现代农业对水利建设的要求会更高,或者说没有现代水利的支撑,不可能有现代农业。这大概是“水利是农业命脉”的第三层含义。

  决定土地上的农产品产量,主要靠三因素。一是水利;二是种子、肥料等投入;三是种地人积极性和技术素质。其中,水利是基础,水利基础好,同样的种子、肥料投入,同样的农民,会有更多的产出。水利基础好,提升其他两个因素,农产品产出增长就会事半功倍,否则就会事倍功半。这大概是“水利是农业命脉”的第四次含义。

  水利是国家安全和强盛的基础(2)

  2011年的“一号文件”把冷落了许多年的水利突然上升到了“经济安全、生态安全、国家安全”的高度。水利为什么如此重要?

  水利是农业稳产高产的基础条件。没有好了水利基础,农产品产量就会随着旱灾、涝灾大幅变动,农产品价格就会暴涨暴跌,CPI就会大起大落。经济和社会稳定就比较难了。改革开放30年,中国一帆风顺。有人说是国运好。应该说是好的水利基础,奠定了防灾减灾的基础和粮食等主要农产品充足供给的基础。如果自然灾害频发,并且农产品高度短缺,经济、社会是不可能保持30年的持续稳定的。

  很多城市人经常说一句话:中国人吃饱饭,多亏了袁隆平的杂交稻。这句话是不够全面的,或者说是不够深刻的。如果没有农业学大寨,中国人或许今天依然没有解决吃饭的问题。甚至还有很多人说,中国吃饱饭是邓小平推广了小岗村的大包干,这更是片面了。1985年开始,农业劳动力一直是从农村和农业中流出的,现在基本上是老人搞农业,农产品还在增长,一是靠种子肥料等,二是靠水利基础,与小岗村大包干制度没有关系。

  从一定意义上将,30年改革放开,大量劳动力从农业和农村流出,农产品供给充足,经济社会持续稳定,是因为农业学大寨为我们奠定了好的水利基础,为30年改革开放奠定了经济稳定持续发展的基石。

  在未来30年,全球生物能源产业化将蓬勃发展,更多的农产品将当作燃料被消耗掉,农产品短缺将比过去30年严重得多,这将对我国现代化构成严重威胁。未来30年,我国必须在有限的土地上生产出更多的农产品,并且实现更高水平的稳产高产。上个30年,我国在水利上吃了老本,现在不仅要还水利的欠债,而且还要打下更高水平、更坚实的水利基础。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农业是百业之基,对于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且人均耕地严重不足的国家来说,水利当然事关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这个是不难理解的。

  水利和生态安全和国家安全有什么关系呢?

  试想:假如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没有对持续的对长江、黄河、淮河等大江大河的治理,哪里有经济安全、生命安全、生态安全、国家安全,这也是不难理解的。

  在我国的很多地方,几乎到了无水不污染、无河不断流的地步,地下水不仅过渡开采,甚至也严重污染,很多地方不仅没有了青山绿水、农业灌溉之水、甚至连人畜引水都困难了。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哪有生态安全、民族安全和国家安全可言。

  在十二五的头一年,“一号文件”聚焦水利建设既是高瞻远瞩之举,也是迫在眉睫之举。

  10年4万亿能做多少水利?(3)

  “一号文件”决定10年投入4万亿搞水利建设,让很多人很惊讶——怎么需要这么多钱?10年投入4万亿搞水利建设,相对过去30年,确确实实是钱很多了,甚至超过了前60年中央财政对水利建设的总投入。但是,相对于建国以来农民对水利的投入,实在是太少了。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全国每年至少有2-3亿农村劳动力在秋冬季节投入到水利建设之中,如果每个劳动力每年投入水利建设30天,每天按照现价100元计算,每年水利投劳计价应该在6000-9000亿元。4万亿元只相对于过去农民6年左右投劳;过去的水利是民建民管,现在的水利建设是国家建设、政府管理或社会管理,管理成本奇高,也会在4万亿中列支;过去搞水利,占地是无偿的,现在土地承包“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长久不变”了,水利占地成本也会在4万亿中列支。如果再剔除4万亿资金在使用中的腐败等因素,估计4万亿投资水利所做的工程量可能只相当于过去2-3年农民投劳所做的工程量了。

  此外,我国现在的水利建设和过去相比,不仅仅是大江大河治理和农田水利建设,还多出了水污染治理,人畜引水安全保障建设,生态恢复等。

  这样看来,4万亿不是多了,实在是杯水车薪了!

  中央财政的4万亿水利资金投入会不会带来水利之害?(4)

  中央财政投资越多,农民负担越重。这是改革年代常常出现的怪现象。

  上个世纪90年代由教育部主导的“农村义务教育普九达标建设”很多人可能还记忆犹新,中央财政多拿出1亿元教育普九拨款,农民要多负担2亿元的教育普九集资。后来很多人呼吁搞免费义务教育,通过测算:中央财政每年拿出700-900亿元资金,就可以让农村孩子享受免费的义务教育了。而现在的实际结果是中央财政每年拿出2000多亿义务教育资金了,可是农民的孩子接受“义务教育”比过去更贵了、更难了。

  怎么会这样的呢?

  现在不是搞城市化嘛?中央不是重视城市化率嘛?县市政府为了搞城市化政绩工程,中央给的教育资金越多,县市政府在县市城区搞教育城的积极性就越高、能力就越强。一个几十万人的县市,在县市城区搞2000-3000亩的教育城,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比比皆是。大致的做法是将全县市的好老师都集中到县市城区的教育城,在高考指挥棒的指挥下,学生当然只能选择跟着好老师走,全县市的学生家长都不得不尽其所能将孩子进县市城区的教育城读书,县市城区很快就长大了、漂亮了,不仅房地产价格高了、城区市民财富增加了,而且政府土地财政发了,城市化率也上去了、政绩也有了。但与此同时,农村孩子享受的“免费义务教育”有了插班费、借读费,由于孩子小,家长不得不进县城租房陪孩子读书,这就有了房租费、陪读费。“免费义务教育”自然是更贵了、更难了,读不起书的孩子和厌学逃学的孩子当然是更多了。

  如果教育改革的方向错了,中央政府对教育投入的钱越多,教育部门的自利性能力越容易得到加强,受教育人的负担就会越重。

  水利建设10年投入4万亿,会不会也出现中央政府投资越多,水利建设、管理和水利服务部门自利性能力越强、农业抗旱排涝越贵、农民受水利之利越难的局面呢?这是完全可能的。90年代以来,我国水利改革的方向就是社会化、市场化的,水利部门自肥能力越来越强了,原有的农田水利建设和管理体系瓦解了,不少地方的农民由受水利之利转变成了受水利之害了。经过十几年的实践检验,90年代以来的水利改革的社会化、市场化方向是完全错误的。水利改革市场化、社会化、产业化的结果可能比教育、医疗社会化、市场化、产业化改革的后果更可怕,教育和医疗的社会化、市场化、产业化改革,大不了不读书、不看病,只是自己受罪,而水利的社会化、市场化、产业化改革,可能导致农业走向两个极端:一是走向更加的自给自足,另一是走向公司替代农民主体地位的“资本主导的公司化农业”。这两个走向都会危及粮食安全。

  水利是公共品,且是比医疗、教育更特殊的公共品,是不能市场化、社会化和产业化的。特别是在全球水危机日益严峻的大背景下,我国的水利事业决不可以走向市场化和社会化。2011年的“一号文件”虽然强调了水利的公益性、战略性、基础性,并没有坚决纠正90年代以来水利改革的错误方向,并进一步强调了水利建设和管理的社会化和市场化。这是令人担心的,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水利建设和管理的主体只能是政府和农民共同体(5)

  水利是特殊的公共品。

  大江大河、大水库、大灌排系统的建设和管理的主体只能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小水利设施的建设和管理主体只能是农民共同体。试想,把都江堰水利系统给卖给社会资本,让都江堰地区的水利服务市场化会是什么后果?同样的道理,小水利系统也不能私有化和市场化,否则,农民是会受水利之害的。过去我们的政府差钱也没有搞水利私有化、社会化、市场化,现在政府不差钱了,为什么总想要把水利推向私有化、社会化和市场化呢?

  我国现在大江大河大水库的之利主要是靠中央政府投资,这是对的。农民共同体的小水利体系却在瓦解和“改制”之中,这是错误的。中央必须对小水利的去农民共同体化的改革叫停,必须恢复农田水利的农民共同体的主体性。要用(农民共同体)民建民管、政府补助和协管的体制搞农田水利。没有农民共同体为主体的农田水利建设和管理体制,政府水利投入再多的钱,都很难让农民享受水利之利。

  有人会问,为什么?

  道理非常简单,在乡村社会,技术服务、水利服务、防疫服务等,靠政府供给低效、且成本高;靠市场供给太贵、且农户之间“搭便车”的矛盾没法调和;只有靠农民共同体供给、政府补助才是相对有效的体制。这个道理可以通过越南和日本的实践加以印证。越南在16年前在废除土地集体所有制之后,村民村社共同体(集体)迅速瓦解,原有的集体水利系统也随之瓦解,小水利服务走上了社会化、市场化道路,其结果是水利服务成为小农家庭农业发展之痛,越南农民人均收入只有中国农民的一半,与其农民共同体(集体)水利体系瓦解高度相关。2006年前后,越南农村水利服务不得不由政府统一供给,几年下来,政府不堪重负,农民怨声载道。日本和我国台湾的农村水利,一直是沿用农民共同体(水利会)建设和管理、政府补助协管的体制,比越南成功。我国的水利改革不必重复越南的错误了,原有的大水利国家建管,小水利农民共同体建管、政府补助协管的体制比较接近日本和我国台湾,是非常成功的体制,需要恢复和完善。

  巩固土地集体所有制是“加强农田水利薄弱环节建设”的关键(6)

  2011年“一号文件”强调:突出加强农田水利等薄弱环节建设。现而今,到处都是“百年一遇”的旱灾和涝灾,根本原因不是老天爷真的有多暴戾,而是很多地方原有的农民共同体(集体)的农田水利系统损毁和瓦解了,几乎无法运行了。“一号文件”强调“加强农田水利薄弱环节建设”非常到位。

  曾几何时,我国村社集体建设的农田水利是全世界最好的,现在成了“薄弱环节”。农民共同体(村社集体)原有的农田水利系统毁损和瓦解的根本原因是“改革”否定或虚置了村社土地集体所有制。我有一个在大学教书的朋友,一家人在城市生活十多年了,家里有12亩地,每亩以300元/年转包给村里的无地农民,另外每亩还享受国家农业补贴80元/年。他一家人不是农民有土地,还享受国家的农业补贴,无须承担任何义务;村里有很多人是农民却无土地,种地得不到国家补贴,还要向非村民、非农民(非集体成员)交地租。村民村社共同体(集体)是土地的所有者,但既无权调整土地,也无权收取地租。这是农村普遍的现实。农民村社共同体(集体)没有了土地所有者的收租权,农民共同体(集体)原有的水利体系失去经济基础自然瓦解;村民共同体(集体)没有了土地所有者的土地调整权,农田水利的建设和改造就很难突破“土地不能移动”“长久不变”的瓶颈制约了。现在很多村庄内部的水利系统损毁了,即使国家出钱恢复,因土地调整、补偿等难题无法克服而无所作为。我江西的一个朋友感概:为了全村村民能够通电话,他通过私人关系请移动公司在村民的承包地里架设一个铁塔,三年也没有架设起来,就因为占地补偿搞不定。至于开新河、建新渠——农田水利升级就想都不敢想了。

  要“突出加强农田水利等薄弱环节建设”,巩固和完善土地集体所有制是关键,而“一号文件”却避而不谈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完善,这显然是个失误和遗憾。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90年代以来对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改革,在我前面提到的大学老师这类人的主导下,不是进一步巩固和完善土地集体所有制,而是逐步虚置和瓦解土地集体所有制——建立事实上的农村土地家庭所有制——土地物权化、私有化,而这一改革方向恰恰是与“一号文件”强调的“突出加强农田水利等薄弱环节建设”是背道而驰的。我国90年代以来的土地制度改革,对我国的农田水利建设是有害的,对从事农业的农民和我国农业发展是有害的,对农产品供给安全是有害的。

  我国需要很多已经市民化了的精英,在暂时保留集体成员份额土地所有权的前提下,把农地承包权还给真正的农民——种地的农民,而不是主导农地承包权朝“长久不变”的方向改革——非农民长期占有农民的承包权地租和农业补贴、且不承担农田水利义务。土地制度如果不“改邪归正”,农田水利和农业发展的倒退趋势是不可逆转的。笔者6年前曾经预言:如果农地制度改革朝着“变相私有化”方向发展,2018年必然会爆发一场急风暴雨式的“土地革命”,2018年的“土地革命”必定是因为水利危机导致了粮食危机、社会危机、经济危机而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非天灾实人祸
    2011/2/18 16:46:10
  • 贪官的利爪无处不伸。自从西南大旱后,政府越发重视水利建设,地方贪官又有文章可做了,竟然不把资金用来疏通河道,排污治污,为农民,为当地人民排忧解难,而是花巨资搞表面文章,把闸门搞成三层楼高的观景台,一道闸门财务公开:300多万。因此,纵使政府部门大力提倡财务公开,人大审议表决,能耐几何?
    2011/2/18 16:34:54
  • 毛泽东早在几十年前就说过“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只是后来的人早把它忘记而已!现在才想起来,实令人深思,令人哭声不得。
    2011/2/18 9:47:44
  • 现在的生产力很强大,一个挖机一年挖个水库不是问题,只要配备几辆大车就可以。国家头入一万台挖机,一年可以挖一万个水库水就不会缺了。地方也就没有办法做小动做来贪污水利款了。
    2011/2/18 0:58:59
  • 最有效的治水应该从源头开使,上游全范围挖鱼鳞垦植树钟草,将雨水留住一部分,并防止泥沙流走,有条件的建立小水库,和小水池在流住一部分,最后在流入支河的前面挖水库,可以深挖但不可以修坝,对水只能挽留,不可强求;这样水患减了,水利自然也有了。在人口多的地区很好实现,只要给农民很少的钱就能做好;无人区就必须由专门的施工队才能完成,需要常年的投入人力物力,只要国家重视,现在的国力应该是小事一桩。
    2011/2/18 0:48:44
  • 设想是积极的,想化害为利的想法无疑是正确的。但是水患比虎猛古人不比我们傻,也没有办法,最后还是放弃堵,改为疏。建立管道是因为现在有这个能力,但你小看了洪水的能力,你也认识到了泥沙的问题,可泥沙有多少你计算过吗?当第一次洪水过后可能它会安你的指挥运行,当你为你的一串穿水库沾沾自喜后,发现确是一串串的涌泥;紧接着第二次洪水来后有于河床增高管道可能被堵给两岸的民众带来了灾难!最后以劳民伤财而告终!
    2011/2/18 0:29:15
  • 11楼0512:

    看过很多人谈水利的文章,读李昌平的上面文章像和一位哥们聊天,算是痛快的。

    但是,透过我仍然看不到希望。。。没有考虑中国水利的独特性。中国的水利和中国地理总体特征是分不开的——我认为,首先的问题是要解决从何处下手:

    1、必须树立国家水利战略大概念
    (不仅仅是池塘、水库、河流蓄水问题,也是污染治理问题、生态蓄水问题;不是一个地区、一个省问题,要强调流域思路)
    (平原水利、黄土高坡水利、丘陵地带水利治理不可能一样,如何协调?)
    2、水利建设重在处理利益相关人的积极性
    任何大思路最终必须着眼于一村一户,水利问题解决最终倚仗最小管理单位村(组、队),积极性指向也是利益相关人。
    如果利益相关人计算下来利益不够,肯定不愿意付出劳动;
    因此政府天量投资落到责任主体不明、利益不彰显处,最终水利建希望设还是泡汤。

    到农村去看看,谁在农村?谁愿意治理水利?对于没有整体战略思维(及其束缚)的中国精明农民,天真无邪的学者们,你们论述除了混淆众人心思、浪费读者时间,有何实际意义?
    2011/2/17 21:45:37
  • 上官祥认为,如果有了1050亿立方米的蓄水,北方也就不会缺水,更不需要南水北调了。这套方案既不需要搬迁,也不需要移民,国家只须投入几年的防洪费用作为启动资金,便可以以河治河、一劳永逸地实现治理黄河的目标。

    据了解,今年1月8日,上官祥将这套治黄方案通过特快专递寄给了国务院有关部门。1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一工作人员致电上官祥说,该方案已经批转相关部门组织专家进行论证,是否可行,要等到3个月后才能有答复。2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又一工作人员致电上官祥,答复说部分专家已反馈意见,称这套方案有新意,具有可行性,希望上官祥等人再将一些细节部分作进一步思考论证。
    2011/2/17 20:55:33
  • 据介绍,这份方案共21页,提出黄河治理的关键问题是泥沙问题。黄河是若干支流汇集的一条大河,行洪在雨季,蓄水也只能在雨季。怎样才能做到行洪与蓄水兼顾?该方案的核心是:行洪蓄水功能分离,用管道行洪排沙,原有河道蓄水。

    方案的第一期工程:修建行洪管道,确保下游安全。在黄河中下游河床两侧距大堤150米处,修建两条以入海口为起点,长度为700公里的行洪排沙道通。经计算,两根行洪管流量达19633立方米/秒,超过黄河的常年洪峰11025立方米/秒,建成后可确保黄河下游进入安全状态。

    方案的第二期工程:修建河道管道,开发治理利用河床,再向河中推进50米,修建两条以入海口为起点,长度为350公里的相同承压力的管道,作为河道管道。把河床变为用地和水库,水库之间用河道管联通,并直通大海,行洪能力提高到39269立方米/秒,大于黄河的千年洪峰35100立方米/秒。

    改造后的黄河下游有700公里行洪管和350公里河道管,既可行洪又可蓄水,而且河床上一个个水床被串连在一起,总贮水量可为1050亿立方米,综合能力可抵御万年洪峰。

    2011/2/17 20:55:13
  • 搞水利,不如给农民成立农会的权利,让农民有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组织,而不是一盘散沙的佃农。
    2011/2/17 16:08:34
  • 农民都不种地了,搞水利干什么?喂鱼呀?
    2011/2/17 11:09:56
  • 好,没有仁爱之心的人写不出如此好文!
    农村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如何组织农民,建设农民利益共同体,以农民共同体为主体,主导农村资源开发,组合,利用以及有效保护农村资源,主导农业现代化和工业化的问题,在公社"被解体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2011/2/17 11:08: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