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高铁加地铁建设狂潮可能让中国破产
2011-02-15
字号:

  盛宴疯狂时得撤下酒杯,这句话适用于所有的经济领域。举起的酒杯不会自动撤下,监管才能让醉酒者恢复清醒。

  备受关注的中国高铁建设正在受到市场全方位的质疑。

  我国高铁建设虽然是势所必然,但规划过于激进,突破了市场与资金的承受能力,有行政性拔苗助长之嫌,新官上任的政绩工程与应对危机扩张政府投资难辞其咎。

  2003年时任铁道部长上任之后力推铁路跨越式发展,2004年1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规划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0万公里。金融危机为我国的高铁建设添了一把火,在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下,《中长期铁路网规划》顺势调整,规划的目标里程数被大幅上调,如快速客运网络总规模调整为5万公里以上,较原规划增加2万公里投资额度加大,部分项目提前实施,有42条高铁建设工程预期要在2012年前完成。

  高铁建设的核心弊端在于,公益与市场不分,行政色彩浓厚,缺乏财务边界。

  从国防以及缩小中西部贫富差距等角度考虑的公益性铁路建设,主要由政府出资,由政府的财政、筹资、还款能力决定建设规模,纳入政府的审计体系;而市场化的高铁建设从融资到监管应该走市场之路,由社会资金参与高铁建设、持有高铁股份、进行市场监管。目前各地政府已经成为高铁合资公司的一员,成为高铁建设狂热的吹鼓手。高铁债券则有政府信用背书,不必担心收益率上升,也就是说,市场定价对高铁债券不起作用,只要大规模印钱,想怎么建就怎么建。

  风险不远,2014年偿债高峰期到来。高铁建设负债率高速增长,未来足以让铁道部彻底破产。

  不要指望中央财政大规模增加投入,按照《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在“十二五”期间,我国铁路建设将维持大规模投入,投资额将保持在每年7000亿元左右,共计约3.5万亿元,相比“十一五”期间的2.2万亿元投资,增加了1万多亿元。这相当于2010年8万亿全国财政收入的43%,已经到了财政能够承担的极限。中央政府的支出加上地方投融资平台10万亿元债务,隐性债务不容小视。

  铁道部的定心丸无法让人安心。1月15日,中国铁道部总经济师余邦利在铁道部春运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大规模的高铁建设资金完全有保障,不会导致债务危机。

  铁道部的债务真的那么安全性吗?未必。铁道部负债呈几何级数上升。按照余先生自己的数据,“2009年铁路资产负债率52%,远低于许多国外铁路公司的水平”,“2010年底铁路企业资产负债率预计在56%左右”,据铁道部相关数据显示,2006年底,铁道部的负债总额为6400.77亿,2007年底,负债额略有上升,达6587.06亿。2008年,负债迅速增加至8683.95亿,2009年末已达13033.86亿元,两年间增幅达97.9%。这还不是结束,2010年7月底民生银行发布《2010年中国交通运输业发展报告》,指出快速增长的债务融资规模,使得铁道部的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预计2012年有可能超过70%。

  并且,余先生的数据语焉不详恐怕难以尽信。所谓铁路是指高铁运营企业还是所有铁路企业?资产负债是否计入了铁道部的所有借贷?余先生所指的资本金是铁路企业自己的运营资金还是银行代付?余先生的支付能力是指铁路营收能力,还是因为高铁可以高价变卖资产后的偿付能力?

  2010年国家审计署国外贷援款项目审计服务中心出具的关于铁道部2009会计年度的审计报告(下称《审计报告》),铁道部约1.3万亿人民币负债的具体构成中,长期负债(银行贷款和债券融资)约8548亿元,流动负债为4486亿元(包括短期负债约882亿元,应付款约3604亿元)。根据《审计报告》,从2007年到2009年,铁道部每年还本付息的资金分别约为386亿元、418亿元和733亿元,同期税后铁路建设基金分别是533.5亿元、550亿元和549亿元,不敷支出。

  另据12月2日时任铁道部长公布的数据,2010年1—11月份,铁道部共完成基本建设投资6067亿元,同比增长35%,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同期运输总收入完成4120亿元,同比增长19.6%——还是入不敷出。

  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经受得住债务跳涨,更不用说铁道部还是一家人员冗杂、效率不高的带有企业色彩的政府部门。看看上市公司中铁建吧,沙特项目亏损41亿元人民币,其母公司中国铁建总公司出资20.77亿元接下包袱,慷慨承担之后的运营风险,亏损的中铁建还戴上了大红花获得表彰,视几十亿的亏损如粪土,指望这样的公司以真正的市场原则行事难上加难。

  当偿债高峰期到来时,铁道部的办法就是三板斧,借新还旧、资本运作寻求溢价、不断变卖资产。铁道路将成为资本市场的忽悠高手。媒体披露,管理铁道部高铁投资债务与股权的高铁资产管理公司正在酝酿中,铁路沿线的资产运作提上议事日程。

  在新兴的工业大国,基础建设十分必要,但没有监管的狂热基建惊人地耗散社会整体财富,GDP中必须公开被推倒的房产、闲置路线的成本,让纳税人清楚消耗的财富。中国在大力发展汽车业后才发展轨道交通,在建成了高速公路网后再建高速铁路网,造成了上万亿存量财富的损失。

  高铁每年投资7000亿,根据较新的统计,预计全国城市轨道交通年均达2700亿元,高铁地铁两者相加,每年需要1万亿,财政存在巨大的破产风险。对于高铁建设狂潮必须亡羊补牢,设定财政与市场的资金边界,否则,银行将以坏帐掠夺投资者、政府将以通胀消灭财务黑洞。

  没有监酒官的酒宴狂欢结局只有疯狂,没有市场与监管的边界,基建会成为政绩与支出的盛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口的无序流动害处太大。
    2011/2/21 15:14:04
  • 修路无可厚非。但城市化会出问题。建了很多豪华工厂是有害的。
    2011/2/21 15:10:27
  • 国企哪能破产,国家还可以大印钞票呢。
    2011/2/18 0:47:09
  • 查理网友,你好!
    我不知道你怎样理解利润,我是这样理解的。人们认为利润是超出生产成本的所得。一个商人生产一件商品购买材料和支付工人工资共花去了10元,我们认为他的生产成本是10元,如果他以12元的价格卖掉这件商品,我们说他的利润是2元,如果他以14元的价格卖掉商品,我们说他的利润是4元,如果他以8元的价格卖掉商品,那么我们说他亏损2元钱。因为是同一件商品我们说商品的内在价值并没有变,可因为销售的价格不同,所以产生的利润也不同,我们把这种利润随价格波动的利润,叫做价格利润。
    如果一个商人生产一件商品购买材料和支付工人工资共花去了10元,其中购买材料花去了5元,支付工资花去了5元,销售价格也是10元,由于技术的进步和生产工艺的改进,同样的时间工人可以生产出更多的商品,我们假设同样的时间生产出两倍的商品,购买材料花去了10元,支付工资花去了5元。则平均每件商品的生产成本就是7.5元。在销售价格不变的情况下,利润为2.5元。我们把这种随生产效率波动的利润称之为效率利润。
    客观世界是物质的世界,但这个世界所处的状态并不是对人类都有价值的状态。人们通过劳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是一个创造财富的过程。比如铁矿石炼成钢。我们把这个财富增长的过程称之为财富利润。
    三种利润各有不同。第一种利润强调对分配的影响,利润多并不等于创造的财富多。第二种强调效率的提高。第三种强调财富的创造。需要强调的是有效率不一定有价格利润。
    你可能过于强调价格利润了,也就是获得货币的多少。
    另外你将我国人们的生活水平低下的主要因素看成是效率的不足显然是不对的。我认为问题出在分配上,而不是效率。如果效率不足就不应当存在失业和产能过剩。
    2011/2/17 21:44:23
  • 可能破产,恐怕已经破产。。。
    2011/2/17 21:40:44
  • lonenomad 网友,你好!
         理性的对话有利于解决分歧,谢谢耐心的回复。
         1,你的观点是建立在一万亿的投资全部获得一万亿价值的高铁,可是现实中,如果分配机制、监管机制不成熟,极可能一万亿拿出来仅五千亿用在了高铁建设上,还有五千亿散存入北美或瑞士的银行,这样,还没开始就已亏了一半。
         2,即便一万亿的投资全部获得一万亿价值的高铁,也未必就是良性政策。假如中国目前高铁需求仅是五千亿,那么另外五千亿纯属浪费。注意本篇博主的标题含义。
         3,现实之中国家投资一如企业投资,总是追求利润的。没有利润的投资,就如搬动泰山一般,仅仅养活了人,是没意义的。经济发展的宗旨无非是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在不增加劳动时间和劳动强度的情况下(这两种目前已提到极限),提高生活水平的唯一途径便是提高生产效率。没有生产效率的投资,投资的越多,损耗的也越大,也就越不利于经济的发展。这些年来,GDP猛增,中国人为什么生活水平老上不去?就是因为没有效率的投资,导致生产力水平原地踏步,假如你一天生产五个大馍,一天吃掉四个大馍,无论资金以多快多广的速率传播,生活水平永远不会长,劳动的剩余价值没长,生活水平怎么可能会长?一万亿投资下去“带动六倍社会资金来循环”。这个一万亿是哪儿来的呢?按照这种观点,朝鲜、津巴布韦也投资一万亿,“带动六倍社会资金来循环”,是不是他们经济立马就能大发展呢?
    2011/2/17 16:23:07
  • 查理网友:你的比喻是不恰当的,把泰山从山东搬到山西没有任何价值,从经济学上说他不创造财富,是一种无效劳动。而高铁是有价值的,高铁的建设是一个财富创造的过程。虽然老百姓把货币当做财富,但如果那个经济学家将货币当做财富,那他就大错特错了,货币只是一种生产组织工具,和财富分配工具。操控货币不是目的,目的是利用货币的合理循环,实现对生产的组织,和财富的分配。
    我和叶博主的分歧是两种经济世界观的分歧,不是那么很好调和。叶博主的观点是我修铁路投入1万个亿,就要收回1万个亿。这是主流观点,问题是现实的经济系统是一个极不平衡的体系。你投入1万个亿,不等于百姓的收入会增长。政府投1亿元修路,筑路工人工资是40元一天,投1000亿还是40元一天,没有增长。百姓的收入没有增长,他们怎么座得起高铁呢?从货币流的角度,我认为不收回高铁投资更好。
    2011/2/17 8:05:37
  • 按照7楼的说法,共产党即时宣布把泰山从上东搬到山西,定为一万个亿的GDP,则“工人工人们就业了,有了收入,工人们的消费将增加企业的利润。企业的钱多了,国家也好争税”,以后继续搬动华山、衡山、嵩山、恒山、黄山等,则中国和谐事业可期
    2011/2/16 20:54:12
  • 叶博主受市场经济的毒害太深,思维总在市场经济的圈子里转悠。政府做高铁这件事的时候就没指望他会赚钱。政府用的是系统平衡,而不是自我平衡。你要有点货币流的思想。如果世界上有100家企业都赚钱,钱从何来?政府投1万个亿进去,得到价值1万个亿的铁路。何乐而不为?工人们就业了,有了收入,工人们的消费将增加企业的利润。企业的钱多了,国家也好争税。不要怕印钱,不要怕通胀,未来经济学在于对货币流的控制,和对系统平衡的追求,而不是简单的自我平衡。
    2011/2/15 15:07:22
  • 痛打落水狗吧
    2011/2/15 15:04:49
  • 还记得十几年前各地兴建热电厂火力发电厂吗?一样,没有本质区别。上头当官的要政绩,下面带头的要油水,贪腐的盛宴而已,桌子上摆的是权和利,而吃剩下吐到垃圾桶的,是百姓的利益。
    2011/2/15 12:58:24
  • 处处大跃进,房地产大跃进未停,高铁大跃进跟进。
    政府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其实又是一场权贵的盛宴。一个铁道部长倒下了,千万个贪官站起来。
    2011/2/15 12:23: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历史博士,财经论者。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以我手写我心,用事例与逻辑说话,对事不无小补,对己无愧于心,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失去原意,于愿足矣。邮箱yetan@vip.sohu.com

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期间并无轩轾,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转型期的人面向不可知的未来,或许彷徨,但好在并未象但丁一样,对未来失去信心与感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