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央企之阔
2011-01-01
字号:

  2010年,岁至年终,在房价和通胀持久纠缠之际,我们迎来了关于央企的“好消息”——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12月28日说,今年中央企业利润总额预计将超1万亿元,同比增长25.3%(新华网报道)。

  央企正变得更阔:25.3%的同比利润增长和首破万亿利润总额,无疑将再次拉大与民企的差距(2009年,我国民企500强的利润总和尚低于央企中移动和中石油两家)。

  央企如此幅度的高增长,是其持续重组的推动?是首度经济增加值的考核?还是分红权试点的激励?抑或是资源性价格上涨的主导?……

  以上之种种,究竟是谁主央企效益大增之沉浮?各自所占央企效益权重之多寡?在缺乏数据实证之前,难以识别和量度。但如果我们结合央企对各种资源的占有,即可从宏观面推导出央企为什么阔?为什么越来越阔?

  就信贷资源而言,实际上,2005年至今,除2009年上半年,民企贷款增幅一直低于央企,2008年在全国短期贷款中比例一度低于7%。

  与民企融资难,以至不得不以高息向地下钱庄伸手之际,央企的货款则一直享有政策的保驾护航——2009年03月,央行和银监会联合发文,在促进信贷结构调整的十条办法中,第一条即是“保证符合条件的中央投资项目所需配套贷款及时落实到位”。在这样的政策鼓舞下,央企在当年3月就创下了一周获1350亿授信额度的奇迹。

  这种信贷身份识别,造成的央企与民企之间的信贷失衡,投射到具体的行业,则尤显惊人。以钢铁行业为例,钢铁央企信贷总量占全行业的三分之一,而钢铁民企信贷总量仅占全行业的10%左右,不足钢铁央企信贷总量的1/3。而这样的数据对比,竟然是建立在民企钢产量已占全国钢铁总产量半壁江山的基础上的。

  央企除了在信贷占比拥有压倒性优势之外,更常享差别利率的待遇。以节能减排信贷为例,央企一般可以取得基准利率下浮10%的优惠利率,而民企则不可。当然,如果算上信贷的潜规则成本,民企的弱势地位更是彰显无疑。而对于众多走出去的项目而言,就信贷的额度和贴息的比例,民企更是不可与央企同日而语。

  除信贷资源之外,央企在整体上市、公司债发行等其他金融通道,亦占有独特地位,且有加速之势。在金融资源之外,央企的固定资产投资,在项目征地、土地出让金、建设配置费、所得税减免、财政资金扶持方面,享有比民企更多的优惠(央企高管甚至享有个人所得税返还等优惠)。央企之种种优惠,非但民企望尘莫及,就是外企在今年12月“超国民待遇”彻底终结之后,亦是望“央”兴叹。

  据此,我们似乎可以说,“央企之阔”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对资源的政策优惠为基础,通过对资源的垄断经营而实现。在这个过程中,央企对信贷、上市、审批等资源的优势地位,直接推生了央企的虚胖,并相对桎梏了民企的发展。

  那么,享有种种资源倾斜的央企,在各方呵护之下,是否真的擎起了我国经济发展的大旗?能够引导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方向?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纵观我国央企在全球经济体的参与度,我们会发现,除了工程、煤炭、稀土等少数人力、资源主导型产业外,罕有能出类拔萃者。与央企相比,被政策边缘化的民企,对GDP的贡献值达到40%,解决就业人群的80%,更为我国出口额的主要提供者。

  深入探究之后,我们即会发现,与管理变革、激励机制等对央企效率的提升相比,“央企之阔”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对种种政策性资源的占有,和对特定产业经营的垄断。这样的占有,让央企占尽先天优势;这样的垄断,更让央企手握定价权之利器。

  央企为什么变阔?且越来越阔?如果我们将“阔”字作为一会意字,理解起来则更为传神——不出门,在家里活得滋润。亦即一“坐地狠”!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不知轻重~~~
    2011/1/1 22:10:37
  • 重要的是改变央企自肥的局面!如果央企的利润用于国家人民,而不是给他们自己发高工资,那他垄断,高利润又有何防!搞垮了央企等国企,让位于外资,民企,难道外资、民企就是好东西?!从这一连串的蒜你狠,豆你玩中,民企的丑恶面目还不是大白与天下。先生的这种文章正好给了那些要求央企退出的外资以借口,容易误国啊!
    2011/1/1 20:38:47
  • 先生,请你不要在这种地方发表这种文章。这里关注国家命运,关注人民生活。此文完全站在自己利益上说话。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央企的收入,国家靠什么运行,国家安定如何保证。现在国家税收很难,各地方政府因私企投税漏税,收入不足卖地生活。如果国企倒下,庞大的税收压力将激化社会矛盾,结果可想。
    2011/1/1 19:37: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9年生,财经评论员,现兼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江苏苏商研究院宏观经济顾问,拥有多年财经媒体、企业管理经验,曾荣获华东综合经济新闻一等奖,《时代周报》、《新京报》、《东方早报》、《华夏时报》、《国际金融报》、央行《金融博览》等多家媒体专栏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