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世外高人 百岁科斯
2010-12-28
字号:

  ——祝福一代宗师百岁华诞

  小时候读历史小说,对书中描写的世外高人总是心向往之。他们鹤发童颜、潇洒飘逸、身怀绝技、智慧超群。只言片语,堪透千古兴衰,三招两式,化解万方危难。神龙见首不见尾,令人高山仰止。

  小说中那样的人物我没有见过,真实世界的高人雅士倒是有幸认识不少,他们远比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可爱可敬。我所认识的高人雅士里,科斯最可爱、最睿智、最令人尊敬。经济学历史上的顶级大师里,科斯也算是最奇特的一位了。

  21岁写的一篇习作,81岁时竟然荣获诺贝尔奖;求学时学的是商科,没有经过什么正规严格的经济学训练,误打误撞闯进了经济学的“无人区”;毕生没有写过鸿篇巨制,所有文章加起来不过10多万字(真正重要的只有三篇),却开启了三个新的学术方向,被公认为产权经济学、交易费用经济学、法律经济学的开山大师;身为经济学诺奖得主,却没有在经济系任教,文章对法学的影响还要超过经济学;不懂数学,文章从来不用数学公式,连数学符号都免了,却能够在被数学模型统治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圈子里赢得崇高声望;数十年如一日批评西方经济学脱离真实世界,是空空如也的“黑板经济学”,不同意萨缪尔森的模型,也不赞同弗里德曼的方法,却成为经济学界影响最深远的人物之一。这是一个相当奇怪的现象,是经济思想史学者兴趣浓厚的话题。

  2011年12月29日,是他老人家100周岁生日,全世界数之不尽的仰慕者要为他举行各种庆祝会和研讨会,为老人家祝寿祝福。我非常幸运,能够两次参加科斯教授主持的学术研讨会,亲耳聆听老人家的睿智幽默的话语、与老人家合影留恋、共进晚餐。值此大宗师百岁华诞,我写下一些零碎的回忆文字,衷心祝福老人家永远健康!

  2008年7月14-18日,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科斯教授以98岁高龄,亲自倡议并主持召开“中国经济制度变革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他自掏腰包,婉拒别人的赞助,坚持用自己的诺贝尔奖金,邀请数十位中国企业家、学者和官员以及众多国际顶级经济学者(包括诺贝尔奖得主蒙代尔、诺斯、福格尔、贝克尔)齐聚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深入讨论中国经济制度变革的历史经验、未来前景及其对经济科学的贡献。

  其实,为了召开这样一个重要的会议,科斯教授提前两年就开始谋划准备,他请助手王宁博士协助自己处理日常事务,邀请自己最欣赏的张五常教授为会议撰写主题论文,那就是后来张教授以中英文同时出版的《中国的经济制度》。老人家对会议的筹划别具匠心。他相信基层干部和企业家最了解中国国情,所以特别邀请一些中国地方负责官员和民营企业家与会。他还建议与会者千万不要为了开会而构造复杂的数学模型,老人家希望听到“货真价实、地地道道”的中国故事,并且是由故事的创造者自己来讲。所以,联想集团创始人之一的李勤先生到会了,万科创始人王石到会了,长沙市副市长刘晓明到会了,香港企业家代表到会了……

  有一个细节令人非常感动。科斯教授对他的助手王宁博士说,自己有生之年没有到过中国,看来再也没有可能去中国了,是终生莫大遗憾。现在请中国朋友到芝加哥来开会,一定要尽最大努力让中国朋友们舒适方便,所以他要给所有中国与会者提供头等舱机票和五星级酒店,哪怕自己的基金破产也没有关系。王宁博士打电话问国内朋友们的意见,大家都为科斯老教授的慷慨友情深深感动。后来大家一致同意要尽量为科斯教授节省经费,能够自己承担的费用就自己承担。整个会议的筹备和举行非常顺利,非常成功。科斯老人家几乎是事必躬亲,讲话稿都是自己手写的,密密麻麻几页纸。我经常想,一个98岁的老人,是怎样一种精神和意志在支持着他呢?他早就名扬四海,名垂史册,早就用不着写文章、开会和讲话了,为什么却要为研讨中国的制度改革而大张旗鼓呢?

  7月14日上午9点会议正式开罗。8点多一点,容纳100多人的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大课室早就座无虚席。大家三三两两相互问候致意,热烈交谈,科室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9点刚到,课室大门洞开,一架轮椅缓缓推入课室。霎时间,整个课室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向缓缓移动的轮椅和轮椅上微笑向大家问好的一代宗师,科室里顿时响起经久不息的照相机“咔嚓”声,闪光灯此落彼起。王宁博士和另一位中国学生一起将科斯教授乘坐的轮椅平稳地移动到讲台正中央。老人家慈祥地抬起头,始终微笑看着所有参会者,不时微微抬起手,似乎是向大家打招呼,又似乎是要请大家坐下,准备开会。大约过了10多分钟,与会者才心满意足地坐下来,课室始终非常安静,只有非常轻微的耳语和相互点头微笑示意,大家都为自己能亲自见到世界学术界的传奇人物而感到愉快和自豪。老人家拿出自己工工整整手写的讲稿,开始为会议致辞。与会者一边录音,一边不停地记着笔记,生怕漏掉科斯所讲的任何一个字。

  科斯的致辞说:举行“中国经济制度改革”研讨会,是我多年的夙愿,今天终于实现这个愿望,我非常高兴。感谢这么多中国朋友不辞辛劳、不远万里来参加会议,来分享你们的故事。中国过去三十年所发生的变革,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见过的奇迹。10多亿人口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摆脱贫困,解决温饱,迈上了小康和富裕之路,是一个真正伟大的奇迹。然而,中国以外的人们并不知道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多也只是一知半解。所以我想请中国朋友们到芝加哥来,给美国朋友们讲讲你们的故事、你们的传奇、你们的经验,以及你们的未来。中国的发展对人类经济学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举办“中国经济制度改革研讨会”的重要目的,就是要探讨中国制度变革对经济科学的贡献。老人家还说:尽管张五常经常向我讲中国的变化,王宁博士也时常向我介绍中国的情况,我对中国却是一无所知,希望你们教我。我是一个出生于1910年的老人,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和许多事情,深知中国前途远大,深知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中国的经验对全人类非常重要!

  “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我想,任何关心中国命运和人类命运的人,对老人家这句话的含义和分量都要思考再三!两年多来,这句话始终回荡在我的脑海。

  接下来的5天会议里,科斯和太太每天都要到会场听一两个小时,期间还两次与大家共进晚餐。茶歇期间,与会者争先恐后要和老人家合影。出于对大宗师的礼貌和尊敬,一位不懂英文的中国朋友让我替他表达要和大宗师合影的愿望。我俯下身子,小声对科斯说:“大家想和您合影可以吗?”老人家微微一笑:“这是最容易的事情了,我就坐在这里,你们想怎么照就怎么照,你们高兴我就高兴!”真是太可爱了!得到老人家的鼓励之后,大家就变得非常大胆,再也不问了,单独照、合影照、站着照、坐着照、拿着大师的着作照……所有人都心满意足才算罢休。科斯始终微笑配合。老人家大概知道,很多人(应该是所有人吧)就是要来瞻仰他,才跑到芝加哥来开会的啊。

  会议结束的那一刻,是所有人难以忘怀的记忆。与会议开幕一样,大家都热烈期待科斯再次为会议致辞。他用清新悦耳、缓慢悠扬、饱含深情的话语感谢大家为会议的成功所作出的贡献,他的讲话充满约翰逊博士式的幽默和风趣,大家时而开心大笑,时而点头微笑,时而陷入沉思。最后,老人家以非常缓慢的语调向大家告别:我今年98岁,垂垂老矣,不知道还能够活多久,随时都可能离你们而去。希望在你们,希望在中国。我相信你们是不会让我失望的!老人家讲话结束之后,依然用那慈祥的目光微笑注视着大家。那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许多人眼里满含着泪水!慢慢地,一个人站起来,两个人站起来,所有人都站起来,课室里响起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那掌声是为科斯祝福,为自己祝福,为中国祝福!

  2008年会议之后,或许所有与会者都认为,那应该是科斯教授最后一次主持如此大规模的国际会议了。快100岁的人,还能经得起多少次折腾?再说老人家也该安静休息了。想不到的是,2010年7月19—23日,科斯教授再次主持“新制度经济学研讨班”,主题还是中国的制度变革。老人家的开幕致辞写了满满五页稿纸,讲了足足四十分钟!意思却非常明确:经济学要回到真实世界,回到亚当斯密的分工学说,回到中国的现实经验。

  老人家再次对中国的经济学者提出殷切期望:“我相信经济增长的秘诀是分工,研究分工就必须考察真实世界。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我一直在呼吁我的同行们从黑板经济学回到真实世界。不过没有什么效果,我的同行们似乎不大愿意听我的劝告。中国有那么多优秀的年轻人,那么多优秀的经济学者,哪怕只有一少部分人却关心真实世界,去研究分工和生产的制度结构,就一定会改变经济学。我始终对中国寄予厚望!”

  一个从未踏上中国国土的百岁老者,却如此殷切地期待着中国学者去改变经济学!我们要怎样做,才能不辜负一代宗师的期望呢?

  衷心祝福科斯老人家生日快乐!健康长寿!返老还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010年7月19—23日,科斯教授再次主持“新制度经济学研讨班”,主题还是中国的制度变革。!意思却非常明确:经济学要回到真实世界,回到亚当斯密的分工学说,回到中国的现实经验。
      老人家再次对中国的经济学者提出殷切期望:“我相信经济增长的秘诀是分工,研究分工就必须考察真实世界。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我一直在呼吁我的同行们从黑板经济学回到真实世界。不过没有什么效果,我的同行们似乎不大愿意听我的劝告。中国有那么多优秀的年轻人,那么多优秀的经济学者,哪怕只有一少部分人却关心真实世界,去研究分工和生产的制度结构,就一定会改变经济学。我始终对中国寄予厚望!”
    2012/6/30 14:26:55
  • 楼下高论,甚为赞同,张五常一通之乎者也之後,出的必是一馊主意。
    2010/12/31 17:45:34
  • 苏俄、东欧、阿根廷等的“休克疗法”应该就是科斯的主义,证明这是毒药!难道还要进一步道明吗?
    至于所谓的香港经济学家张五丑的许多“学术”更是加了蜜的毒药,不要被迷惑了!果真如张五常所谓的“汇率放开”和那些所谓的对国有资产大势贱卖和挥霍式的改革,那么中国很快就会变成东欧第二,张先生就如愿地获得“诺贝尔奖”了。呵呵,只是苦了中国大众了。
    我看西方应该给科斯和张五常之流发个“诺贝尔奖和平奖”而不是什么经济学诺贝尔奖。如此可能会更加贴切些。
    2010/12/31 5:38:38
  • 向科斯致敬!
    2010/12/29 22:12:19
  • [9楼]xmkeke:
    向博主对西方经济学还是懂的,不仅懂,而且可以说精通。但问题在于,一个理论不是逻辑上完美就是正确的。比如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大师萨缪尔森都对它的逻辑之严密与完美赞叹佩服有加,然而,它在实践中的效果,大家不都看到了么?

    没有哲学与以数学为基础的自然科学的进步,就不会有“经济学”的进步。经济学说到底,是研究存在于自然当中的人类组织与自然的及其自身内部的物质能量交换规律的表层学问,【深层次来讲这仍然是自然科学】它的计算工具离不开正确表达与运算复杂混沌系统现象的数学与其它基础科学,然而到现在为止,这些基础科学并没有质的突破。那么可以想见,竖立于其上的所谓“经济学”的状况如何了。
    2010/12/29 16:33:29
  • 再议:
    某些动则以西方经济学术的大旗来压制国人、吓唬国人的伪学者,试问西方经济学你们到底懂得多少?我看知道皮毛而已。

    我看还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2010/12/29 7:35:02
  • 很难想象科斯与张五常之流还这么有市场。
    科斯那一套已经被证明是补药和毒药的结合。对与阳痿见效快但是致命哦!
    2010/12/29 5:46:41
  •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2010年,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专程跑来中国,打算跟中国所有的富豪称兄道弟,为了什么狗屁慈善事业(这哥俩09年初和洛克菲勒一干人躲到纽约附近的一个岛上开了个秘密会议,后来被披露出来也解释说商讨慈善事业)。向某人真应该再为这哥俩著书立传,歌功颂德一番。
    2010/12/28 22:43:42
  • 早期的经济学家是把企业当作一个黑箱,一个生产机器,或一个生产函数来处理的。不过,随着博主所推崇的科斯提出“交易成本学说”后,经济学界开始有一批人开始讨论企业内部的交易成本与博弈关系,于是形成了所谓的“新制度经济学学派”。

    新制度经济学打破了“黑箱”,发现企业内部其实是一个层层委托—代理的权力结构。委托者【所有人】与代理者【经营者】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经营者想欺骗所有人往往很容易】此外,还存在着一个“道德风险”的问题。【在信息不对称下引发的问题。也就是钻制度的空子,损坏所有者的权益以牟利,而损失由所有者承担】

    这样一来,企业的存在就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有机会便要损人利己“作恶”的经营者、雇佣者与下级工作人员【所谓经济理性人】使得企业运行的成本极高,【也就是交易成本极高】企业将迟早陷入解体。

    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完全如此,【运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店不是没有】这是为什么?有人提出了一个新的解释,那就是企业内部存在着相互的善意。为什么会出现善意呢?他们的解释是:因为在长期博弈的实践中,人们纷纷落入“囚徒困境”,【经济学的一个著名假设】因而不得不认识到合作与信任的重要性。可见,所谓善意,是在恶意的相互博弈中产生的,它照样是“理性经济人”假设的产物。

    然而,自发的博弈很难导致信任与合作,而有极大的可能造成相互欺诈的习惯。因此,善意,不是产生于自发的自利的博弈行为,而是产生于“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自我牺牲。这种牺牲,不是契约的产物,不是交易行为,而是对人心的感动。耶稣上十字架,就是因为他看见无数的凡人为了自身利益相互博弈,有可能导致“世界末日”——也就是全人类的“囚徒困境”的到来,因而劝人向善。

    真正卓越的领袖之所以能在周围吸引、凝聚越来越多的人才,做出一番大事业,就是因为他能常常主动的、无条件的考虑众人的利益。他的这种善意,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也使得组织内部的相互信任与合作不断增强。【内部交易成本降到最低】

    不过,这已经超出了“经济学家”的视野,超出“理性人”、“经济人”逻辑的解释范围。

    博主明白了这个道理,才能从对经济学理论的困惑【能发现却解决不了问题】中摆脱出来。

    所以说,不懂东方哲学与伦理学的“经济学家”,只是仅仅开发与使用了“左脑”的【擅长数理、逻辑】半脑“经济学家”。【也不是无脑。无脑就不可能发现问题】
    2010/12/28 22:28:44
  • 科斯在耄耋之年最后对中国经济的关照是否是在为“科斯经济学”寻找一条诠释之路呢?
    2010/12/28 20:52:41
  • 制度经济学在早期是为了对抗马克思经济学,为资本主义制度合理性辩护的理论,无非就是为了证明资本主义的无比合理性。现在资本主义已经走到末期了,还在鼓吹,是最大的脱离现实而不自知。世界现实早已证明市场失灵时需要有政府之手,中国也不可能在国际垄断金融下,仍然是按照科斯的理论作“合理的分工”。
    2010/12/28 13:04:39
  • 科斯教授已经老了,科斯的思想还停留在讨论“分工”此类十九世纪的论题,正象其得力门生张五常、向先生本人一样,还停留在中国是否走要市场经济道路、市场经济不“原教”的讨论中一样。如果博主真的是象科斯所提倡的关注现实,就应该彻底抛弃已被洗了脑的西方经济学那些框框,博主其实并不知自已的劣势恰恰是头脑中装的那些东东太多而走不出来。
    2010/12/28 12:56:1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自由经济学家,《环球财经》主编。早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先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欧元之父”、国际宏观经济学奠基人、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杰出校友,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的创始人之一。著作:《产权理论和企业制度》、《张五常经济学》、《不要玩弄汇率》、《对美国政府说不》,翻译出版六卷本《蒙代尔经济学文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