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子弹还要飞多久
2010-12-28
字号:

  从来没有一部片比《让子弹飞》让人看得如此酣畅淋漓,放在此时此刻,憋在心中许久,突然暴发,如那颗地雷,惊天地、泣鬼神。老天开眼,姜九筒竟然闯了过来,大声喊出来了“出发!”

  黄四郎可说过,“傻瓜,这叫做比喻,比喻,比喻”。

  鹅城,不就是我们的城?我们生活的这个鸟城;而原先是打算去哪的?康城啊!小康之城,富饶啊!为什么会来到鸟城,遇到土匪了啊!鸟城的屁民都衣不遮体,只剩下一条裤子,武举人打卖凉粉的时,看得兴高彩列,拍手相庆;动不动就下跪,高呼青天大老爷,新闻中不也有不少父母官是清官吗?可见,辛亥革命只是推翻了紫禁城的皇帝,屁民心中的皇帝还没有砍头,对于这样的人,开得了火车吗?还是只能骑马?张麻子在最后应该是深有体会。

  张麻子,麻匪也。通篇来看,姜九筒故意将大家往脸上有麻子来引导,而且还整一个满脸是疮的假麻子来佐证,而实际上麻匪不就是带着麻将面具的土匪吗?张麻子为什么戴九筒的面具?从传统民间文化来看,一筒也可以啊,而且以土匪的身份来看,可能更合适一些。要相信姜九筒的才情,还记得臭老九吗?他们也来自体制内,也曾经振臂高呼过,因为没有拼脑子,可是流过血的,而且失手了。庙堂上全国一盘棋,江湖中一桌麻将,打麻将的人做了土匪,自然就是麻匪了。张麻子想革命救国救民时,最后只能做土匪;做了土匪,想发财时却不小心救了鹅城的屁民,也应了曲成万物这一自然法则。鹅城的屁民本也生活得好好的,没有指望会有人来吧?有吗?记得看张麻子胸前的两个徽章啊,姜九筒可是有意无意地给了好多次的特写哟,特写算不上,应该是欲迎还拒吧;是不是很熟悉啊?还有马拉火车上的两面旗,似曾相识吧?

  马邦德,熟悉得不想说了,如果你还看不出来,就不用看这个片了。它是要表现这个国家的道德吗?还记得马师爷(如果没有遇到张麻子的话,应该是县长大人)写诗的要求了吗: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要有驴,会拼脑子的马师爷可不是随便说的啊,这可是六艺啊,大家都理解火锅就用来煮肉吃;驴子干活不说,还要够蠢才行,鹅城的屁民可是不二的选择啊;风行地上以观,观什么,观驴干活;雾里看花以遮丑,什么丑,美女已腻了,开始搞幼女了;

  为什么是黄四郎?皇帝啊,黄色不是皇帝御用的吗?四?不会数数啊?郎,虎狼也。姜九筒,是这样的吗?你搞得也太隐晦了吧。黄四狼是地方豪绅,在全球化的今天,金二那样的流氓政府不也是地方豪绅吗?这次张麻子可是开着三艘航母来了啊。

  胡万?通篇的麻将面具都是筒,要胡万啊?想都甭想!不是说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吗,也有人说是打麻将,要不怎么会通篇麻将的面具?在胡玩吧,胡完了吗?姜九筒,不知道了。

  花姐,打鼓打得那么使劲,那么投入,可是却画着日本艺妓的妆,艺妓?是的,听说日本艺妓可是卖艺不卖身的啊,可是花姐却身兼二职,不仅卖艺,还要卖身,因为她知道,她是别人买来的,别人要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表面和洋人一样,实质还是不一样。北洋的花姐可以在鸟城打鼓卖身,剿匪成功后和其它“筒子”去浦东,花姐总是有人需要的,因为她会打鼓啊,鼓吹得多带劲!最后摇身一变,也穿起了革命装,去上海了。

  武举人,会武哟,可得小心。会武的人用处大,害处也大啊,它可会九种方法弄死人。可怜的黄四郎,最后所有的人都出卖和背叛了你。碉楼被打破后,武举人也穿起了中山装,却依然像狗一样寻找新的主子投靠,通过剿灭旧主人来讨新主人的欢心。这样的人少吗?

  还记得黄四郎的替身吗?这样的替身真好啊!当我们诅骂油价太高时,矛头指向了中石油和中石化;当我们诅骂通讯费垄断时,中国电信和移动挡了机枪;当我们诅骂高速公司收费时,还是有替身出来……舍卒保帅,屡用屡成!四人帮不也是替身吗?有了利,是黄四郎的,有了害,是替身的,多么科学的方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中外一绝!

  牧师敲着木鱼,那个佛教的手势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呢?不是不想谷歌,是因为有围墙。

  卖凉粉的,你我皆是,你有勇气说出真相吗?你不怕被跨省吗?你注定的宿命就是驴,不需要时干活,需要时受气,再不就是替人顶罪抵命。你有得选择吗?你敢拿起枪吗?张小姐被割了喉,孙先生被活活打死了,因为他们不想卖凉粉,那可是冰冷的人生。既然注定一死,为什么不轰轰烈烈!

  片中,买官卖官,县长挣钱要跪着,地方势力黑吃黑,右手装土匪,左手装剿匪……是不是让人大开眼界?可是却会让人很熟悉,就像身边的事一样,慢慢体会吧。

  还记得鹅城中真假土匪伙拼的场景吗?为什么都带着四筒的面具,为什么是四筒,仅仅是巧合?还记得黄四郎对付县长的三步走策略吗?老三步,新三步,为什么是四,为什么是三?还记得教材上坚持四项什么原则吗?还记得上个世纪的三步走策略吗?还记得三块表吗?要相信姜九筒的才情!大家戴着四筒的面具,为所欲为。真的土匪尚存人性,假的土匪只有兽性!

  对片中的马有印象吗?拉火车的白马,收缴银子和枪支的黑马,多么强烈的对比!燃着瓦特蒸汽机的火车,却用十匹白马拉着。蒸汽机可是资产阶级革命的标志,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然而到了神州大地上,却必须要符合国情,却用来烧火锅,火车改用白马拉着跑,也算是一项新发明吧,多么和谐啊!火车是用马拉着跑吗?不是的吧,不是说“白马非马”吗?下岗可不是失业啊,你难道忘记了?

  片中两次提到刘邦和项羽,一次是片头,“大风起兮云飞扬”和“力拔山兮气盖世”,一次是鸿门宴,刘邦是赢了,可是在马县长(后来成了师爷)眼里“刘邦是个小人”。前段时间不是老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吗?屁民,你们把你们的心给了谁?这可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啊,屁民,你们选择对了吗?

  还记得那声疾呼吗?“不要往东啊,不要往东”,东边是什么?西边是什么?西方推行普世价值的民主路线,东边呢,是有特色的社会主义路线,继续往东吧,那颗惊天地的地雷在前面等着呢,继续往东去吧,那种叫辛亥的革命又爆发了!往山西去的师爷,你是可怜你的老婆孩子,还是想拉着满车的银子跑路?你刹得住车吗?马的屁股都没了,那“鸡的屁”呢?那堆积在一起的是银子吗?分明是累累白骨!

  高潮来了,张麻子终于烧掉了面具,也表示下定了“革命”的决心,这次可不仅是拼脑子了,还是要流血了。四人举着万民伞,就以为得了万民的民心和支持?鼓手们已转了风向,却依然画着艺妓的装,万一失败,也好回去啊。那庆典的声面,那欢乐的歌声,那灿烂的笑容,那红色的条幅,多么熟悉!可是“除了鹅,没有活物敢去拿本属于它们的银子”。好大一轮明月啊,万民伞倒了,晚上终于有活物偷偷摸摸地拿了,也要害怕地还给黄四郎,这样的屁民能争取到它们的权利吗?值得为它们争取权利吗?在银子和枪的不停刺激下,屁民变成了刁民,然而仍然是张麻子和黄四郎争斗的工具,姜九筒,你没有想到吧?张麻子本也不是为它们,是为六爷、二爷、师爷和夫人报仇。“枪在手”就会跟你走吗?张麻子想得未免太天真了,白马、白色的礼帽,东洋刀,一圈,一圈,又一圈,屁民不敢露头,蚁族也躲在破败的出租屋里,只有一群鹅,倒还是坚定地跟随了他们。并不是黄四郎利害,而是屁民心中怕啊,鹅城周围有水看似深不可测,实则一淌而过,碉楼的铁门也像是纸糊的,如同铁血十八星对着纸窗户盲目开机,貌似强大却没有目标,一切反动派就是纸老虎啊。然而屁民心中恐惧啊。进了碉楼的屁民好像是觉醒了,它们没有抢银子,为什么都搬椅子?它们是在找自己的位子吗?它们能找到自己的位子吗?黄四郎和县长的两把椅子最后还是被人拿走了,可是这个肥头大嘴的光头佬是谁?他分明穿着旧式马卦,显然不是光着上身的屁民。

  黄四郎临终前送了一顶帽子给张麻子,那究竟是一顶什么帽子呢?礼帽?肯定不会是“礼”,那又是什么“理”?姜九筒,对于在鸟城生活惯了的人,你真的就确信它们往西走就是安全的吗?而现实中的那个体面人会做体面事吗?如果它不体面,谁又能帮它体面?

  革命的“筒子”在胜利后,明明是推着自行车出发的,可是他们什么时候换上了火车,而且是马拉的火车,难道这就是鸟城人的宿命?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姜九筒,你的眼中,是孤独,还是疑惑?但幸运的是,你找到的新的目标。

  只有那只雄鹰,是自由的,是独立的。鹅,它们飞得起来吗?

  子弹还要飞多久?有子弹在飞吗?分明只有几只鹅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真好像若有其事似地。你满嘴的嘲讽,挖苦,而且剑有所指,我真想你一句:你想干吗?
    2011/2/28 18:24:27
  • 其实子弹飞多久并不重要~多久只是一个时间概念,对于无限的宇宙来讲地球的时间根本不值得一提,一瞬间她都不配~!曹先生我了解你的心情,你也是对这个世界方方面面不公平,不道德,和一些没有思想的P民在一起觉得很上火,不是P民不争气~是这个社会还没有到拿起武器斗争的临界状态呢?炮灰也好英雄也罢!思想武器是很强大的威力不亚于核武器这也是统治阶级最惧怕的一个元素,我们每个人都是TM的一颗子弹!子弹们关心的不是要飞多久!~而是:怎样飞?飞到哪?飞的是否有意义?  吕思勉说:“汉族之名,起于流邦称帝之后。”  逢汉人得天下天下就是这般模样? 我泱泱中华十几亿汉人之中没有一个能告诉:我该怎样去飞?   你能告诉我吗?曹先生?在我看你只会在草根世界里发泄,抱怨,说说心里的不悦罢了。
    2011/1/14 13:21:46
  • 为了我们伟大的祖国,为了我们的子孙,2011年,让疯狂把失去道德底线的一切推倒重来!
    2010/12/31 9:54:34
  •      给资产阶级看的电影,资产阶级老爷们能对号入座吗?
         抛开阶级斗争,想用文化给资产阶级一记耳光,意淫而已。只能说明,资产阶级文化是一朵不结果实的花。
    2010/12/30 10:38:30
  • 妈的,我还真以为我生活在北洋呢
    我真的很傻很天真
    两年前,小宝在汶川哭着回去,我以为...
    结果不到2年我被增加财产性收入60万
    还好小宝不是段芝泉,不只是知道哭
    这不,他一听说他说了不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于是圣诞节送给西方老大一个礼物
    然后房地产指数就暴跌
    我希望小宝明年让我的被注水的财产性收入被减少60万
    这样我睡觉更踏实一些
    2010/12/28 15:32:36
  • 分析得很透彻,但愿所有看过电影的人都能认真想一想,而不是简单的跟风。一部好的作品是需要有人去解读的。姜文讲了一个故事,看故事的人却还没明白。姜是想做一名启发民智的旗手呀
    2010/12/28 14:38:26
  • 知道是通篇隐喻,却远没看出这么多来,再看一遍。博主火眼。
    wamgzhh,好悟性
    2010/12/28 13:16:19
  • 傻小子,你现在生活的地方就是北洋!
    2010/12/28 10:30:00
  • 麻匪,毛匪也
    老大活着,他已经死了
    老二真的死了
    老三,浦东享福去了
    老四老五,会跟着去的
    老六,不是开胸验肺了吗,下面,真的没有了
    2010/12/28 8:43: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游民,常梦想云游天下终不成,偶翻旧书以度空闲,然又常感慨万千,位卑未敢忘忧国,身轻尚能点星火。
观积善之家,多有余庆;积不善之家之余殃,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辨之不早辨也。如今诸多不和谐,人皆怨政府,殊不知,秦汉以来的政府都是黎民百姓支持以建之,纵容以毁之,乐此不疲。和谐之路,漫漫修远,何处求之?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