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为什么要警惕“土地换户籍”
2010-12-13
字号:

  一直以来,有一种观点认为,阻碍中国农民城市化的主要障碍是城乡二元的户籍制度。如果取消目前基于身份基础上的户籍,中国的城市化速度将大为加快,城市化率将大幅提升。

  不仅学界在讨论,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土地换户籍”的实践。

  从一个方面来讲,若农民愿意退出自己的土地,国家或地方政府因此给农民以城市户籍及城市户籍所享受到的社会保障,这对农民来讲,显然是好事,因为这增加了农民的选择,也增加了农民进城的能力。

  但从宏观上讲,农民进城存在很多的陷阱。我们必须将农民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他们进城后的处境,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明白,用土地换来城市户籍后的城市化的前提。

  首先,“中国制造”决定了城市的低就业率。“中国制造”的重要特点是“低技术、高竞争”,既无法获得垄断利润,也无法实现高附加值,往往不能带动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其中的关键是“中国制造”无法承担起工人的高工资和社会保障,第二产业就业无法为第三产业提供消费能力。消费性的第三产业发展不起来,服务业的高就业就无法实现。城市就业机会因此不多,大量农民进城的结果可能就是大量失业。

  其次,“土地换户籍”抬高农民生活成本。当前在沿海外向型企业工作的劳动力,绝大多数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农民劳动力再生产的主要场所是农村,农村消费比较低,且有相当一部分自给自足经济。同时,外出务工已经无优势的中老年人,可以在家从事小农经营,种10亩地,一年有1万元收入并不难。年轻人外出务工,有多少收入都不要紧,收入多就可以积蓄下来办大事,收入少,有父母在家务农的收入,温饱问题也能很好解决。正是通过这种代际分工,一家两代人同时务农和务工,因此有两笔收入来源,农民家庭可以温饱有余,生活得体面。外出务工的年轻人结婚生子,孩子就寄养到农村父母家中,农村的生活费用低。支出少,两笔收入合起来却不少,每年年终,总是收入多于支出,每年都有节余,这样在经济上就不感到捉襟见肘。

  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不再年轻,在城市务工,工作越来越不好找,工作环境越来越恶劣,工资越来越低,开始年老的农民工就回到家乡。年龄越大,在外越是没有归宿感,思乡念土之情越重,农村的家乡是永恒的归属。正是因为有农村这个最终的归属,在城市努力劳动和节俭生活才显得有意义。

  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夸大农民的城市梦。当农民有足够收入时,他们当然可以做城市梦,但若他们没有足够的收入,又逐渐老去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做城市梦吗?城市梦碎,家乡难回,这才是进城农民的真正悲剧。无论如何,尤其是那些无法在城市体面生活的进城农民,家乡的农村不仅是他们生活上的归属,更是他们精神上的归属。

  正是农民可以在城乡之间流动,可以有城市和农村的两笔收入,可以为进城之后若不能获得足够在城市体面生活下去还可以返回家乡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安排也使进城农民工的劳动力可以继续廉价,可以为“中国制造”继续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以上两个问题才是讨论中国城市化的根本性前提,是最为关键的基础并决定中国未来发展大格局的问题。糟糕的是,当前学界及政策部门讨论城市化时,却将主要注意力投放到土地、房地产以及户籍制度改革等表面问题上去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警惕没有用,政府会强行执行的。扩大无产阶级队伍这个提法是根本性的。
    2010/12/15 17:28:16
  • 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 《THE INVNETION OF CAPITALISM》
    2010/12/14 12:01:12
  • 可能还说不到该不该收(即便可以不征,目前也还离想不征就能不征有距离,甚至说征这个许诺了很多包括税收透明化等),而是具体的样子是怎样的。起征点、举报机制、经济户口、和过去土地出让金重复以及产权年限、年限之后新的审批杠杠透明化、财务流明晰化报告、可方便查询等。具体的不想说的太多了,反正两个:一个是最基本的模式是要用钱,就得双向,一个方向的钱往出捞东西,另一个方向就得存有缓冲的池子钱以防被捞走干货,同时对等的也能往进捞东西。包括农民的利益(损失一些好的经验能手,如果推广了,就有很多人可能少了口粮,要留下能手)。这是模式,最基本的、比就业还基本的模式。另一个是最大的货币折腾恰恰在经理不反映内部人员的能力和经济包裹(生活保障),早就应该看出该要保障了,GDP、CPI等应该起码和一些国家一样,根据不同人群结合GNP有个统计,不提GNP,GNP就上不来是很自然的。实在软弱,没有协调能力,可以统计一个货币流的世界地图和国内地图,这些才应该上报告。反之,就好像两面派一样,这才是心灵的伪,这个造成的市场非正常波动和非正常打压才是最频繁永无止境。为公,应该是为公的人见不到多少公的储备实货(功夫在诗外),机构,这个不小心被造出的一个本身有机构利益的一个机器人,如果如同企业缺少企业实用文化一样缺少实用机构文化,正想捞,你相信他的,把公的实物储备一览无余地委托给他,后果怎样?机构的话语权有一种强势----因为如果没有独立观察人被设立,他正好和公益这个重合,因为他里面发出的,几次内向的、外向的会议决定的,恰恰以集体的名义和口实发布。如同这个社会上天生就要多一层矛盾。所谓的实事求是,和客观,指的就是你能到群众中去就一定要保证从群众中来。认识上的短就是非客观。下一次乡就上一次镜头不是不可以,你的时间不够,可以创造机制,如果你上镜头的恰不能代表十分广泛的真实,心理上应该十分难受,这种采样机制成本过高了,就像过去亩产上万的采样结果。报告会,即便不谈成绩其实也能做出来,有勇气实力的管理者可以做到。这么多人正好检验一下过去的采样周全不,发布成绩有的是机会。过去的国企,有的是机会,就是发展成为有特别能力的够得上“代表”这个能力和修为都够的企业,应该及时去研究如何加快效率和拓展生产资料,把分配环节上升为“事件(event)”的灵敏高度,就可以在那里存放协调余地和带取样的有机的数据(有机指多层次,分配和能力和表露、外向都融合),而如果过去的国企走的是解决就业(安置一下大家)的老路,就会渐渐失去机会。甚至为了留在国企和机构,巴不得和厂长结亲了。
    -
    不做到明,就没有下面的发明;不做到护源,就甭想左右逢源。
    先把源拽住,才能发展源。这才是唯物主义吸引人想象力的地方。和有敬畏也有些异曲同工。
    2010/12/14 11:27:19
  • 请大家搜这篇文章:《江西城建官员:土地财政没剥削谁 房产税如同剥群众皮》。作者是江西省赣州市城乡规划建设局党委书记刘宏长。
    该篇文章论述了土地财政的起源、必要性及可持续性,以及反对征收房地产税的理由。作者作为地方主管城乡建设的官员,最了解土地财政的内情。建议大家读读,会有收获。
    2010/12/14 11:02:27
  • 土地不仅是农民的根,也是中国的根。中国这么多人口,不稳住农业,到哪儿吃饭去?农业大国不等于贫穷落后。占领粮食生产大国这个制高点,比储存黄金不差。
    2010/12/14 9:43:13
  • 土地是个根,站在地上才稳妥呀!
    2010/12/13 21:30:16
  • lz太多虑了。现在还有什么单纯的自给自足经济。利益集团们会想办法拼命增加个体农民的耕作成本和社会成本,让他们捂着地就活不下去,问题自然就解决了。这些失地农民到了城市,才能壮大我们的无产阶级队伍嘛。
    2010/12/13 11:40:30
  • 赞同作者观点
    一体户籍固然好,但是不能以农民舍弃土地为代价。农民依附于土地养成了特定的生产生活模式,这种模式在城市不能延续。当前的物价、房价又决定农民无法在城里站稳脚跟,候鸟式的城乡之间的摇摆生活才是农民生活的真谛。土地换户籍大多是在城市的近郊,而这里的土地也是最值钱的,与其拿土地换一个可怜的城市户籍,不如把土地捂在手里等着升值。这是替农民打算。
       中国当前的城市化模式并没有留给农民的制度安排,统筹城乡并不一定是要提高城市化率,城市大了并不一定就好,因此还是要积极探索就地转化的新模式。
    2010/12/13 10:44:35
  • “种十亩地,年入一万…”这一段文字,作者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2010/12/13 10:07:1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荆门人,1968年生,现为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 主要从事乡村治理和乡村建设研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