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农产品涨价到底富了谁
2010-11-24
字号:

  各位都看到这样的消息,总理温家宝11月17日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四项政策措施,其中包括:确保供应,把握好储备粮油糖投放力度;完善补贴,对低收入人群发放价格临时补贴;增强调控,必要时对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实行价格临时干预;加强监管,整顿主要农产品收购秩序,抑制过度投机,打击恶意囤积、串通涨价。

  农产品到底涨成了什么样?拿糖来说,在云南的糖产区,一日几价。11月4日,500克袋装冰片糖零售价7块,第二天就涨到了8块。云南糖价可谓是逐月上涨,8月才4000块一吨,9月就5000一吨,10月6000,11月将近8000,短短几个月就实现了翻番。

  有人说了,下半年以来,农产品为主的生活必需品涨价是多重因素所致,天灾减产、成本上升、通胀预期、游资炒作、国际价格传导等等。可是我问你,怎么办呢?看看我们是怎么做的。比如云南,正在建设中央直属食糖储备库,要加大国家对食糖的收储规模。我告诉你,农业产业链整合和反垄断法才是重点。(下面我会给出我的建议)

  农产品涨价,一头连着消费者,一头连着农民。我们是既想要不明显增加消费者负担,又想要促进农民增收。你以为农产品价格上涨,好处就到了农民手里?我在新书《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里就已经呼吁,呼吁什么?呼吁政府开始抓人,逮捕。为什么逮捕?因为那些炒家干的这就叫垄断。下面的文章就摘自我的新书。

  为什么我们的蔬菜这么贵?为什么小菜贩子卖菜像玩股票?我跟各位谈两种不同类型的农产品是如何被操纵的。一种是可储藏的,一种是不可储藏的。

  先说可储藏的农产品如何操纵。来看看大蒜的建仓分成哪几步曲。(绿豆也一样)

  第一步曲:一定要控制上游。控制上游的花费并不大,从2008年11月21日到2010年5月25日的大蒜价格走势图可以看到,2008年大蒜价格大概最高是1块钱一公斤,2009年大蒜价格跌到了4毛钱一公斤,炒家迅速建仓。我们做个简单的计算,看看需要多少钱就能操纵整个市场。2009年山东金乡的库存是95万吨,如果在2009年2月到5月入仓的话,控制1/3就可以控制价格,30万吨乘上4毛钱一公斤,也就是说,你只要花1.2亿就可以了,可以说是非常便宜。最后翻了几番?4毛钱一公斤的大蒜,最后卖到了12块一公斤,比玩股票爽多了。所以我建议股民们以后别炒股了,都炒大蒜吧。

  第二步曲:控制中下游。建好上游之后,你也得控制住中下游,为什么呢?如果上游建好仓之后,准备抛售,万一抛售被下游接了,都给你买光了,那你怎么打压价格?如果你要全面收购呢?你收购之前,可能下游都先帮你收购了,这也不行。所以一定要让下游跟中游听上游的话。上游建仓完成之后马上进入第二步曲,控制中下游。怎么控制中下游?搞代理,一级经销商、二级经销商、三级经销商或者代理商。你对每一级经销商都收取非常贵的代理费、经销费,其实也就相当于保证金。你敢不听话吗?你不听话我就修理你,扣你的保证金。

  第三步曲:舆论造势。2009年9月,舆论造势,热炒甲流概念,拉抬价格。10月继续舆论造势,包括说大蒜是提高免疫力的天然药物;食用大蒜可以让感冒发生几率减少三分之二,所以建议每天生吃大蒜;2009年山东大蒜种植面积下降20%,等等,再度拉高价格。

  第四步曲:对敲。就像股市一样。怎么对敲?这些炒家拿出20%的货卖给自己人,就在2009年10月、11月期间来回对敲,把价格敲上去,说白了,就是火上浇油,自买自卖。最后在2010年的四五月间将大蒜拉抬到了猪肉的价格,立刻套现离场,让后来的资金接盘。

  那么,不可储藏的蔬菜的价格上涨又是怎么回事呢?

  2008年12月河南汝州的大白菜六分钱一公斤,甚至一车才卖10块钱,如果实在卖不完,就烂在市场里。但是2010年情况就大不同了。以上海市番茄批发价为例,2010年5月6日是一斤3块,7日涨到4块,13日又跌到2.5元,价格怎么变动这么快?福州市(亚峰)蔬菜批发市场的豆角价格,5月12日5块钱,5月14日7块,5月17日又降到5块,5月24日跌到3.4元,这个价格波动跟股价差不多了,为什么?因为基本上全部是操纵。

  我最近的研究发现,小菜贩子卖菜就像搞股票一样。其实这些菜贩子真的很可怜,拿出几万块钱进货,搞得自己每天心惊胆战的,他们总在不停地琢磨,进货价格高了卖不出去怎么办?可能今天价格涨了,明天就跌了,后天可能涨也可能跌。为什么价格波动得这么厉害呢?这是大中小批发商的博弈结果,这些批发商通过下面两步曲操纵了蔬菜的价格。

  第一步曲:降价。大批发商用这个方式打跑对手,控制上游。假设大中小三个批发商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两块钱进货,然后大批发商用1块5的价格在市场抛售,他们的目的是要把那些中小批发商全部挤走,这样他才能垄断。垄断以后他再回去控制菜源,怎么控制?他们跑去找种菜的农民,告诉他们说,农民同志,市场价格一斤只有一块半了,我给你2块钱收购你的菜好不好?农民一听非常激动,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农民自然很高兴地接受了。接着大批发商又说,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你的菜全部让我收购;第二,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我什么时候叫你去拔菜,你就拔菜,反正绿菜放在田里面多两三个礼拜也没问题。

  第二步曲:控制中下游,造成缺货现象。然后这些大批发商就告诉农民,不准他们现在拔菜,目的就是要造成市场缺货的现象,拉高菜价,套现离场。他们干的事情和炒绿豆、炒大蒜是不一样的,因为大蒜和绿豆是可储藏的,炒作的话要打持久战。但是绿色蔬菜这玩意儿就不一样了,它不能储藏,所以只能是个短期活,价格必须在几天之内大涨大跌。各位应该为中国的市场经济哭泣。为什么?因为我们中国是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市场经济的国家,却总是把什么事情都推给市场解决。我们过去的医改、教改、房改,政府自己扛不了了,就都不扛了,就把这些问题统统推给市场去解决,最后是什么结果?“医改之后看不起病,教改之后上不起学,房改之后住不起屋”。现在又把蔬菜价格推给市场,结果只能是被操纵。

  过去我们思维里有个误区,我们总认为这些批发商控制渠道是图利一下自己,谁做生意不是为了挣点利润呢,没有那么暴利的。拿上面例子来说,农民种的菜卖给批发商是1块钱1斤,然后因为批发商控制了渠道,它就可以以10块钱1斤的价格卖给我们广大消费者,我们没有办法不买,因为没有其他人卖给我们,渠道都被这些大批发商们垄断了,已经没有竞争了。这样的话,批发商就一下子赚了9块钱。再看看我们政府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政府仅仅是简单地提高收购价。就好比过去批发商收购价是1块钱,然后卖给我们10块钱,从中赚了9块钱。现在政府要求批发商把收购价提高到2块钱,透过这个方式,把批发商的利润压缩到8块钱。政府干的事叫什么?就叫做“下游不准涨价,提高农民的上游收购价”。我们的政府到现在还是在用这种古老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

  要知道,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你突然发现,这些批发商已经不是过去赚9块钱的那些人了。农民还是拿1块钱,农民被剥削了。而我们广大消费者呢?更惨了,过去10块钱的菜,现在卖给我们就90块、100块,甚至1000块都有可能,我们消费者也被剥削了。整个市场就被这些炒家给操纵了,他们不仅剥削了农民,也剥削了全体消费者。而且这些炒家很可恶,我在2009年下半年曾经批评过大蒜的操纵,于是这些炒家竟然找了一批人在网站上对郎咸平进行人身攻击,多么嚣张。

  各位可能要问我了,你认为我们政府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呢?首先我得说,过去1块钱给农民,9块钱给批发商,10块钱的零售价模式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的这些批发商已经不满足挣那么点小钱了,他们会把价格炒到90块,炒到100块,甚至1000块。所以我呼吁政府开始逮捕这些农产品炒家,因为他们操纵价格,形成了农产品的垄断。什么叫垄断?联合起来控制价格的行为就是垄断。我认为,反垄断法必须用在这些人身上。我呼吁政府立刻派出公安到农产品的集中产地,把那些大规模租用冷冻仓库的人全部抓起来,他们肯定都是炒家,不会错的,用反垄断法起诉他们,这些炒家就是我们农民和消费者的敌人。

  说说农业产业链。农业产业链出现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这种有别于传统农业生产的新产业结构,使得美国农业的经营机制就此进入现代管理体系中。之后,农业产业链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发展。我国农业产业化经营从20世纪90年代初兴起,经过近20年的发展,农业产业化正由局部探索转入全面推进,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注农业,来了一场新的“上山下乡”运动。那么,我们要如何构筑我们的农业产业链呢?

  我呼吁,学习美国的新奇士模式(新奇士模式是一种农业的产业链,包括种子、种苗、农药、化肥、科技指导、股东、收购包装、仓储运输、批发零售),整合整条农业产业链,也就是说,透过政府或者是中间批发商和农民做整合。怎么整合?

  第一步,给农民股权。农民的股权不是看他们实际出资多少,而是根据每个农民生产多少农产品来配给股权。如果农民A有5个橘子,农民B有3个橘子,农民C有2个橘子,那这三个农民的股权就是50%、30%和20%。

  第二步,聘请职业经理人贯穿经营整条产业链。整条产业链的利润分配必须公开、透明。每一个产业链环节必须赚合理的利润。也就是说,农民不应该只赚1块钱,他应该赚3块钱,最后的利润应该按照50%、30%、20%的股权比例来分配这3块钱。把中间环节压缩到2块钱,最后零售价就不是10块钱,而是5块钱了。

  我们把这种新的农业产业链整合和反垄断法结合起来,结果是农民得到了实惠,消费者也得到了实惠。你不要看这个事情小,能做到这一步的话,就做到了我一再呼吁的藏富于民的第一步。过去我们要花10块钱买的菜,现在5块钱就可以买到,消费者就可以省下5块钱。如果农民过去只能赚1块钱的话,现在就可以赚3块钱,农民也富裕了,这就是我所说的藏富于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真是无奈,如果能按照郎教授所说治理国家经济,人民的生活想必会不同。看郎教授文章总有一种大快人心之感。
    2011/2/24 11:15:56
  • 农产品价格,是农民在社会中的财富分配问题。现在农产品价格太低。
    种每亩地应当收入5000到20000元。
    2011/2/3 12:41:52
  • 为什么我们国家不多发点钱给人民呢!一来扩大内需二来拉近贫富差距再者可以为过剩产能买单,不用拿我们的辛苦劳动去给美帝搓屁。大家觉得好的话明天就实行,实名开户一人5佰亿得了,记得工行开户才行啊,说不行的给点说法,别抛砖啊
    2010/12/10 1:46:01
  • 屈指可数的具有国际视野和分析方法的经济学家!
    2010/12/6 13:19:37
  • 不要说别的,目前中国这样的状况,能够有多少个像郎教授那样更站出来说些公道话的。自私自利大有人在。特别是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就爱瞎子摸象,搞些不实际的数据,然后作为政府决策的参考,太可恶可恨!
    2010/12/6 11:47:57
  • 郎教授,博学多才,高瞻远瞩,行侠仗义,目前中国为数不多的有良心的经济学家。可惜官僚市场,怀才不遇。希望经常能够在广东卫视里看到他,还有牧笛等。
    2010/12/6 11:40:13
  • 对[21楼] 黑暗中前行说法赞同。品头论足真是人的一个大爱好。我来这儿也就是过过嘴瘾,从唇枪舌战中获得满足。就算是说错,但是也没有关系,自己能吸收多少就是多少。这种通过争辩、甚至吵架的实战学习,视野和思考方式都会得到提升。
    大家都在寻找真相,但是,会发现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相。专家、学者谈的都是有条件的理论。大家寻找真相的动机本来就是想与众不同。
    这里的观点大多是非主流,并且提供了很多视角,让人耳目一新。但是,仔细研究,新的观点,也有其新的问题。很多不同的声音,其实只是抓住了某些局部的细节矛盾。而整个大局的精髓是很多人容易忽略的。
    人类社会复杂的逻辑可能不比自然生态简单多少,哪里有说得清的一天。
    2010/11/30 23:00:40
  • 看了一些评论,其中不乏精彩、中肯的,也看到一些颠倒黑白、似驴非马的东西,挺有感慨,现在中国其实最缺的是一些人性中本该有的,譬如:诚实、守信、责任.......,但我们太缺乏啦!甚至还有的人像红楼梦里的迎春,错的自有人管,何必费心?道德、逻辑一片混乱,这些人从不认为社会有问题就要改,反而在等,你在等谁呢?好像又有点老庄思想,你真的能看破也就不会来这里评论了吧,也许这些人就是利益既得者,隐身于大众的身影里洋洋自得,怎么样,就是我正的“蒜你狠”、“姜你军”你能知道是我吗?你能拿我怎么办?还有的人竟然分不清“垄断”和赚取差价的区别,还自以为是,挺悲哀的!
    2010/11/30 14:33:36
  • 中国的老百姓就像一个还没有长大,还没有学会应对暴风雨的技能的“孩子”,却经历了一场一场的暴风雨,一切都措手不及,谁来保护这些“孩子”,这真是人间的悲剧,活的太艰难了,随来救赎?上帝吗?可悲啊!!
    2010/11/27 18:49:21
  • [16楼]  [17楼]  成功的人,无论你们怎么批评,他还是成功了。朗咸平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而且推广得很好。这样的人不光是智商高,而是得有坚持的信念加机遇。成功这东西,真是无法教会的。
    人的行为动机无非是利己或者利他,这两者同时推动人去作成事情。朗咸平做了他能做和他想做的事情,至于其他人是否接受或者实践他的理论那是其他人的事情。
    韩非子的理论在当时有几个人能接受?但是秦始皇不但全部接受,还杀了他。世人都会的东西没有价值,只有我会而别人都不会的东西才是宝贝。
    我们看到的、学到的所谓的经济学知识那都是没用的假相,真相怎么可能让你知道。
    朗咸平他们正是在做揭露真相的事情,只是这个真相太狡猾,她飘忽不定,若有若无,亦真亦假,变幻莫测。
    我看天天吹水的人是不会搞清楚的,搞清楚的人自己发家去了。

    突然发现这句诗太深刻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2010/11/26 23:14:48
  • [12楼]百姓有百姓的好处,狗官有狗官的难处。大家本身是一体,共同发挥其作用,共同存在相互影响。
    狮群中有个公狮子还有很多母狮子,母狮子不但要捕食、哺乳还得提防其他公狮子咬幼狮,也许人们都会觉得作公的好。但是我们知道作公作母,这没得选择。不去体会它们个体的感受,从整个狮群来看,它们的存在是很了不起的。
    人类社会也是这样。这样的社会虽然在内部没人能找到绝对的公平,但是从外部看我们是伟大的。
    2010/11/26 23:11:29
  • 没有绝对的富裕,只有相对的富裕。
    整个自然界是金字塔结构,人类社会也是如此。
    总有人要做垫底的,而且是大部分人去垫底。
    就算人类整体富裕了,但是这种相对贫穷的感受是永远存在的。
    回想一下过去,人类与其他生物竞争的时代,我们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才刚刚走到地球生物金字塔的顶端,这种胜利带给了我们多久的喜悦呢?我看时间不长,现在人类又处在了新的焦虑和恐惧之中。
    所以,大家不用劳神,该提高某些人的收入,降低哪些人的收入。
    那些处在金字塔顶的人正在为他们新的问题而焦虑和恐惧。
    2010/11/24 23:22: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