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2020年,我们吃什么?(自序)
2010-10-16
字号:

  ——中国粮食的困境

  自序

  2007年底,我因缘际会走进农业,并身体力行3年,激奋、心酸、欣喜、忧虑万般心情,时时环绕我心。

  这份心情,非我独有。每个伏地耕耘的农人,每个浸润于我们中华5000年农耕文明的人民,甚至每一片碧绿的田野,每一串金黄的稻穗,这960万平方公里上的每一条河流、沟渠,每一处丘陵和山谷,他们都有这种心情。

  这份心情,令我深深感受到:农人的苦和累,农业的危和弱,农村的贫和乱。这份心情如何记录,这份感受如何沉淀,这是多年记者生涯所带来的下意识。于是,开始思考,在错综复杂的“三农”问题上,应寻找怎样一个角度来切入——以便于数据资料的收集,便于用产业组织经济学进行分析推理,而又能宏大述事以发人深省。

  选择《2020年,我们吃什么?——中国粮食的困境》作为书名,来记录我投身于农业3年来所目睹之现象,来回溯我对于粮食现状堪忧背后的系列认知,来倾诉我对于更为可堪未来的探幽。

  这个看似有夺人眼球之嫌疑的书名,实为10后我们所必须直面之惨酷。这个书名看起来,在表达上有典型的中文歧义——既可理解为,2020年,我们生产的粮食足够裹腹吗?我们存在粮食供应危机吗?又可理解为,2020年,我们用什么样的粮食来裹腹?存在健康和安全的隐患吗?

  但不管你从哪个角度理解这句话,均需要你清晰我国粮食的现状,我们“安全”了吗?——耕地面积的减少正引发我国粮食进口的加速,其危险程度可能引发并超过任何金融危机;严重依赖宽松的食品安全监管发展的粮食及食品工业,已引发了2代人的健康问题;转基因品种的引进,虽解决了粮食需求的近忧,但远患令人忧心;全球金融战覆盖下的中国粮食市场,并没有给我们与产量和需求相匹配的定价权……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隐藏在沼泽之中的巨鳄,随时都可能将我们吞噬。

  200多年前马尔萨斯的“咒语”会否成真,我们尚未可知。但布朗这位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他在17年前《谁能养活中国》论着中的种种担忧,我们的现状却每每无意识地与之契合。

  “7%的土地养活22%的人口”曾令我们倍感自豪,但这份自豪今天已离我们远去——今天,我们不得不日益加大对粮食的进口,我们不得不面对“量质背离”所带来的食品安全难题,我们不得不尝试转基因粮的种植,我们不得不食用价格猛涨的粮食。

  面对这种种粮食困境,如果说今天我们还能勉强应付的话,那么,很难想象10后我们的境况——2020年,我们还能保有多少亩耕地?我们的粮食自给率能否安全?食品质量是改善,还是恶化?转基因粮之患是否已浮出水平?大米、面粉、青菜和猪肉将是多少钱一斤?

  正是这种面对未来风险的不确定性,我有必要用一则寓言来加深读者的印象。所以,在本书正文中,首先是以“2020,粮食寓言”开篇,通过“玉米、小麦、水稻、大豆”之间拟人化的对话,来阐述2020年我国粮食可能出现的境况。

  用这样一个寓言,将我们10年后可能面临的粮食危机,进行具象化描述,更易触及我们的灵魂深处。如果说,当下我们的粮食现状尚能勉强维持的话,那么任随这种境况漫延而不加以有效控制的话,那必将是中国乃至全人类的灾难。

  粮食危机的可怕在于——不是什么价位能买到粮食,而是根本“有市无粮”。这种情况如果出现,那将是为全人类敲响的丧钟,而不仅仅之于中国。那将是任何一个金融危机所能造成的经济停滞所不能比拟,无论是造成今日2008年金融危机,还是1929席卷全球且长达10年的大萧条。那将是在近现代史上,堪与两次世界大战相提并论的大动荡,因为同样是根源于最低生存者的竞争。而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它同样必须用大规模冲突来维护各自的生存权利,而这种冲突最终必然会来人类事实人口的大规模消减,直至让这个世界再一次回归平衡。

  日趋临近的粮食危机,是源自人类自身的贪性,还是我们政策制定对民众贪性的附和与助澜,亦或根本就是这两者所调出的鸡尾酒。而这色泽诱人而含毒的鸡尾酒,也将随着盛宴的席终,给我们带向万劫不复。

  难道马尔萨斯的“咒语”无解吗?还是我们根本无力抗拒眼前的欢乐。难道粮食阴谋家已完全控制了这个世界?还是“只有大冲突才能带来大治理”的思维定势,让利益集团坐待危机的临近,以便更易显露身手。难道在这无神的时代,已经没有了对土地虔诚的信仰者。

  结果料不会如此,我们还有希望。对死亡的恐惧,自会推动我们寻找危机的解药,而对利益贪婪的极点,自会令我们自动触熔良知的冰点。《2020年,我们吃什么?——中国粮食的困境》这本书,正是我对之的思考和探寻。而这种思考和探寻虽然粗浅,也许尚显偏彼,但权当之为引玉之砖,希望能引发更多的人对之关注、直面和深思——因为粮食危机不仅与农民、与粮商、与投机者、与政策制定者相关联,它更与我、与你、与他、与一切未曾谋面者息息相关。

  我们都要生活,并还将生活下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此事关系到国家安全,真正懂得有几人;现在农民土地不是强开发就是浪费,关键农民收入太少。假设每个农民种十亩土地且每亩产量2000斤,十亩20000斤粮食,也就20000元钱,除去开支等等每亩基本需要1600元,也就每亩能剩400元,十亩能剩4000元,切绝没保障。现在农民有十亩土地的极少;有十亩土地的未必亩产2000斤粮食。所以现在农民的土地成了鸡肋,谁也不拿土地太当事【开发的土地令一码事 】。农民的现实与现在的政策导致农业投入不足,土地浪费,长此以久中国的粮食问题???------我是农民
    2011/4/7 17:23:39
  • 再过10年,80/90后的我们都在上班,土地谁去种?
    2010/10/19 16:36:35
  • 回复10楼,
    我个人担心粮食被国外控制,要不给你便宜的转基因产品,
    或者像猪肉一样,大部分老百姓进场就人为的降价,降得你受不了,你不干了就狂涨价,而且外资占了主要的产地和销售渠道。
    又或者外资占了化肥、种子等主要生产资料,你涨多少,这些东西涨更多,东西涨再多你种了都是亏本,逼得老百姓不能种,只能买国外的转基因。
    感觉你是被市场经济的这套骗人理论给骗了,这理论在原始社会还好用,因为大家都单纯。到了国家、民族问题上的时候就偏离了,而且偏得很远很远。
    2010/10/19 11:48:13
  • 11楼0512:

    今后10年,人口结构会产生变化,目前的种地主力军也将逐渐老去,加之如果科技、能源支持不能跟上,农业必将成为脆弱的一个行业。

    强调:中国与美国农业不可相比。


    2010/10/17 21:57:22
  • 个人觉得没必要杞人忧天,市场经济体制下,市场的调控能力可以在粮食紧缺的情况下增大粮食生产,因为物以稀为贵,粮食少了,价格自然会提高,人们的注意力自然会转向粮食生产。只要国家加强对粮食买卖过程中的恶意抄粮行为,粮食的供应不会成为问题。
    2010/10/16 23:10:22
  • 我是农村人,我们这里种玉米,农民如果光种地是很悠闲的.春天机器打垄,播种,施一次性的懒汉肥<免追肥>,打除草剂,然后就等着唯一用人工的收割。在我们的农村,种地是副业,因为相对其它的职业赚钱少。有很多瓦匠粘瓷砖每天能赚1000块,现在没有人拿种地当回事,只要赚钱什么都干。很多人家的耕地都盖上鸡舍,猪圈,我们村很多地被卖给矿山开矿,一万一亩,好多家都卖了10多万,只要钱不要地,只要钱不要命,只要钱,不要良心。只要钱。现在不只农民,老师,医生,官员等等,只认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物质基础没有了,空气,水,耕地都毁了,让你塔玛的还要钱钱钱钱钱气
    2010/10/16 22:15:19
  • 严肃的问题,但政府无作为的现状,让每一个中国人担忧.
    只有法制和民主回归民众代表手中,中国才有希望。
    2010/10/16 17:18:59
  • 有最新的,就去把宝贵的均购买力的资本都支持了去,所谓要赶超了。但管理的主体是经济,不是赌科技会超前。既然主体是经济,如果你花投资去用新题材、新课题、新工具,管理的目标倒是很招风,管理者得好名声,且省劲了。反之,既然主要对象是经济,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实际水平、是国力、是消费能力和购买力,那么,我们不花很多投资去所谓最新,最新也不过是一些专利软件为代表的东西,能有人们的头脑理解力快吗?假如我们放它一马,相信这么多人,大家有头脑,他们的最新我们几个月就可以理解理论,他们要用回民生,这个时候我们研究他们的INPUT、OUTPUT和旧版本,一样可以的。用一点旧版本其实更能激发大脑的创造力,比如我现在的机器都落后十年了。也不过管理者多下点功夫。
    天天想什么呢??
    2010/10/16 12:18:45
  • 通货膨胀就是属于拥堵的一类,而不是思想闲置一类(过去的大锅饭,大部分都是公社的、国营企业集体企业的,但闲置过度就会在重要资源的某一类被设卡,卡脖难受,同时社会缺乏积极性和创新)。它已经严厉地告诉人们,它发生的基本数学解释就是即便外资企业开在了你国内,即便先富起来的都是伟大、开明的建设者们,但东西仍然是有主的,甚至长时间出现了生活方式的浸染,习惯了,比如拆迁出现的过激反制,不就是习惯了东西的物主属性和生活方式了吗?不就是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了吗?很多不该干重活、不该还扣扣巴巴的人还在干(比如当了爷爷奶奶了),这都不是因为富的慢吗?顾虑有了的还不够,不保险吗?要不是东西都是有主的,为什么有人拿着很多很多的钱,还要控制货源,抬高价格,菜价比过去的水果贵好多,很多人无法承受?怎么能说开在你国内的企业就是你的企业呢?有这个观点,还想着解决通货膨胀吗?还在掌控着重大的投资,花众多的税收。权利集中不光是政治权利,本身这用钱就已经非常集中了,而且由于归主归利集中到少数人那里,还在用这种人大调度小的方式,通胀如何解决?钱多的就是不用顾虑自己高价买,而是把钱用来抬高涨价(自己买才一份,而抬高了,别人买自己赚多份)。算一算这多年总的货币投放,如果能发挥调度为主的作用,均分散到个体,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够不上高物价,钱多,均分了,购买力和生活水平应该不降才对。
    2010/10/16 12:07:54
  • 产业链长期以来形成了我们就业之民大多数是打工的,那么,人家就有可能利用你的不同的被动而在你需要买进原料促就业时,抬高大宗商品的价格,只要显示国际货币的投资效果比较差就可以贬值实现(也同时证明其货币债可以什么也不是)。当你需要出口时,也可以容忍你的贸易汇率过度贬值加补贴。
    如果出现反抗,可能会在摩擦中采取制裁,这个时期,粮食必须有稳定的过程,农民就业阶层长期受真实的分配收入调节,到比如有可能被制裁的时期,起码不必对一些没有可靠性的转基因还无法离开。
    GDP主义就是不正视这样的现实,在人们面前充能手。
    不作为之下,也有充能手的,就是作秀。即便作秀的人按照逃脱不了的大趋势偶尔做了一点听话的动作,也实质仍然没有变化。见效快的东西很多,都去抢刚开门,谁是打工一级的,谁就要认一种代价:如果你去抢刚开门的效应,必须加倍耗费资源,可以分你一些红火,但必须拿出加倍的资源“利息”来。你还可以在实质主体待解决就业者打工状态下充大(夸大自己的个人为中心的调度能力,结果就是选择只有一个指标的评价体系,比如体重GDP)。
    2010/10/16 11:50:11
  • 按消费不是先在一个时间段上适用一种方法,而且人员缺少压力和竞争,按消费收税的方式,特点是先去打开各扇门,但门开了不会马上适合使用或者见大成效,而仅仅是去做开一下门的动作。所以,按消费收税还面临管理者用人制度上有流动性,也是一些人不很喜欢的。
    打个比方,你用一种浏览器,比如谷歌或火狐,可以开很多浏览窗口,而你点一个链接后,假如网络不是很快,你在等待吗?不必,可以在这个网址刷新完成的等待过程中去点另一个地址。点了后,同样是等待,这个时候,虽然你后点了B网址,但应当回到A网址,因为A网址很快就要刷新完成了。这个比喻就是说,有那么一种方式,是扩大了调度而缩小了个人。
    2010/10/16 11:45:34
  • 分配机制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
    就税收来说,有两种取向。一种是按收入,先占用(时间过程)后发现错误;一种是按消费。结果,经常是出现一种现象:管理者说,相信我们,我们选择按收入,一定能不转到危机上去,不会增加重复税收的。那样,我们岂不就就成了名不顺言不正了吗?
    听闻大城市要收取汽车拥堵费一类的税费了,比较诧异。这才二十多年。也听闻房产税等要后发制人了,也比价诧异,十几年。问题很明显,按消费收税,在民不富的前提下,税收会减少,而且意味着可以供养的公务员人数也要减少。于是,本着重大的自信,采取的还是按收入收税。但,起码不应该出现拥堵或者大脑(发明力)闲置,否则,重新收取拥堵费,交通上、通货膨胀上的,就是折向了按消费再收一次。这几乎属于重大失误级的(待经济学家们鉴定)。
    分配机制是税收机制总体上如何倾斜的长期结果。使用上至于怎么称呼不重要,有用在大企业名头上的,比如喜欢叫作建设;有用在个体上的,喜欢叫资本。但收取和消费总体上就是经济,和喜欢捉弄谁的利益角度无关,总体上,有收取有消费,越大越好。
    2010/10/16 11:38: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9年生,财经评论员,现兼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江苏苏商研究院宏观经济顾问,拥有多年财经媒体、企业管理经验,曾荣获华东综合经济新闻一等奖,《时代周报》、《新京报》、《东方早报》、《华夏时报》、《国际金融报》、央行《金融博览》等多家媒体专栏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