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钓鱼岛:中日应展开“互信机制”沟通
2010-09-16
字号:

  日本扣押中国渔船事件再次凸现中日钓鱼岛主权争议的敏感,由此也使人再次思考中日在主权争议背景下,未来如何在钓鱼岛海域保持平稳氛围的策略问题。

  钓鱼岛问题的激化和质变

  坦率讲,近年中日围绕钓鱼岛主权的争议不但有逐渐激化,同时更有发生质变的迹象。所谓激化,是指日本近年加强了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和警戒力度。所谓质变,是指过去若干年,虽然钓鱼岛争议始终含有战略博弈成分,但其性质基本上属于中日两国的主权争议;但近年,这一问题则逐渐演变成中国崛起背景下,中美日三国在东亚地区的战略博弈的一环。不然,人们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日本近年突然加强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和警戒,同时加快包括钓鱼岛在内的25个离岛的“国有化”,并考虑在钓鱼岛驻军和举行演习,模拟从敌国手中夺回具主权争议的岛屿。

  过去若干年,对中国国内民众的保钓情绪,中国官方大都进行谨慎的管理甚至限制。但与此同时的另一个事实则是:钓鱼岛问题并非静态不变的过程,而是正在不断激化和发生质变;中国国内民众情绪有时会推着政府在策略上做出某些日趋强硬的姿态。

  从长期来说,中日关系正在经历两个民族历史上第一次极其艰难而漫长的国家定位和民族心理的调适过程,需要一个基本氛围的稳定来推进和完成这一调适过程。而且客观看,包括钓鱼岛在内的中日关系一系列结构性问题的最终解决,将有待于中日关系态势的基本完成。因此,钓鱼岛问题的博弈从整体而言,必须服从于这一大局,而不能因钓鱼岛问题的博弈而影响乃至阻碍了中日国家定位和民族心理的调适过程。

  但同时也必须看到,钓鱼岛的问题正在发生微妙质变,已经成为在中国崛起背景下日本与中国展开博弈的一个重要筹码。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适度的强硬其实都是这一战略博弈过程的题中之义。只是强硬的程度与中日关系整体调适,其间尺度到底如何拿捏,是一个颇有艺术的问题。

  中日双方都必须看到,无论是中方对钓鱼岛的主权诉求,还是日方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都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日方不可能忽视中方的主权诉求以及中国民众本已高涨、并在新背景下可能继续上升的保钓声浪,不然中日关系大局就会因日方的单方面否认主权争议和强硬警戒措施而持续毒化。同时,中方也不可能完全忽视钓鱼岛目前由日方实际控制的事实。

  在这一背景下,提出中日钓鱼岛前沿“互信机制”,就不是一个痴人说梦的问题了。钓鱼岛前沿的“互信机制”并不以双方的主权共识为前提,也不以解决主权归属为目标,而是在迈向钓鱼岛问题最终解决的道路上,维持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的氛围及其游戏规则,或至少寻求一旦发生冲突后的危机处理机制。一旦这一机制相对确立,则双方在具体做法上都须在一定程度上退回到原来的主权争议的状态,而剥离步步紧逼、事实状态化等战略博弈动作。

  钓鱼岛“互信机制”的四大要素

  具体说来,中日双方应通过内部渠道,就以下问题展开私下沟通:

  一、日方不能忽视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诉求;中方也不能对目前日方实际控制钓鱼岛的事实视而不见。

  二、从中日关系大局出发,日方必须在钓鱼岛主权存在争议的客观背景下,对钓鱼岛周边的警戒采取一种中日双方均能认可并达成默契的新形态。

  三、中日就双方在钓鱼岛周边的互动方式达成一些双方认可并达成默契的游戏规则,并严格监管双方人员的有关行动。

  四、中日双方迅速建立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危机处理或管理机制,一旦发生冲突立即透过这一机制寻求解决途径。

  上述四个方面,需要中日双方在高层首肯下寻求沟通,客观上需要双方对各自现有立场都作出某些调整。其中技术上最难的是第二点和第三点,亦即日方须部分改变目前对钓鱼岛的警戒方式,而中方也部分控制其保钓船只和渔船的走向。其中包括:日方须认识到,中方对目前由日方实际控制的钓鱼岛宣示主权,是现阶段中日关系一个不可绕开的环节,日方从中日关系大局出发,必须在钓鱼岛最前沿容忍中方的主权宣示行为,不然形势必然向着更为恶化的方向发展;而中方则也须看到,钓鱼岛问题的解决需要长时间的过程,目前钓鱼岛确实由日方实际掌控,因此中方的主权宣示行动应以不在最前沿发生激烈冲突为原则。

  中日之间能否达成上述共识,取决于双方能否站在中日关系的战略高度,并对各自国民的情绪实施管理。必须承认,在这方面即便撇开日方有意将钓鱼岛作为与中国博弈的战略筹码,日方对其国民情绪的管理难度要高于中方。因此,决定钓鱼岛问题是否升级的球,现在是在日方这一边;而日方能否做到这一点,最终取决于日方对包括钓鱼岛问题在内的中日关系是否具有足够诚意。

  一旦确立这一“互信机制”,中方保钓船只和渔船是否进入钓鱼岛周围十二海里,是一个技术层面可以解决,而且也是中方从战略高度可以掌控的问题。事实上,过去若干年中方对保钓运动进行了用心良苦的管理。

  但若日方仍坚持现阶段否认钓鱼岛主权争议的顽固立场,并坚持对钓鱼岛周边实施高度警戒,则上述“互信机制”就根本无从谈起,那么钓鱼岛前沿的冲突将不断升级。而钓鱼岛前沿的持续冲突,势必累积中日民间的情绪对立,这显然也是日本方面不愿看到的。

  因此,虽然可能中日双方的认知程度和时机均未到,但提出钓鱼岛“互信机制”的倡议,却是时机已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凤凰卫视难道就找不到别的人吗?刘董你还是不要邱震海上班了,让他上什么节目嘛!让他回家抱小孩好了,我想邱震海就不是中国人!
    2011/6/16 9:31:13
  • 请教下赵老师,你对于中医中的“正气”的理解,是阳气?阴气?还是二者之合?
    2010/9/19 16:46:20
  • "当今世上,美国是想打谁就打谁,俄罗斯是谁骂我我打谁,中国则是谁打我我骂谁!"
    2010/9/19 16:37:23
  •      某日,武大郎卖完炊饼回屋,见潘金莲和西门庆在床上巫山云雨,大怒。  

        武大郎说:西门小儿,潘金莲是我老婆,我有结婚证书为凭!你上她干甚?

        西门庆回应:潘金莲是我老婆,否则她怎么会在床上被我上?

        武大郎抄起擀面棍:TMD,今我算遇上无赖了!

        西门庆抽出杀猪刀:我 操,大爷我今看上潘金莲了,你能奈我何?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

        武大郎整整衣着,讪讪说道:西门兄,我们不要为个女人争来争去了。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嘛。我有个提议,您看这样好不好:美女 是稀缺资源。对潘金莲这女人,今后我们就“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吧。

        西门庆说:就是就是,大郎兄你总算想明白了。老婆算什么?共用,共用。今后我们可以“两家亲善,世代友好”了。

        武大郎说:西门兄啊,我要强调一点,共用归共用,但对外面要说潘金莲的“所有权”和“主丅权”还是我的,请照顾一下俺的面子啦,呵呵 ,名义上,她还是我老婆,你只是参股,至于你用的多点都是无所谓的嘛。

        西门庆说:没问题,怎么说随你便。反正我要的是“使用权”和“开发权”。

        事件传开以后,武松和运哥儿这些愤青对协议强烈不满,王婆之流力劝武松等众愤青,说:尔等不知你大郎哥哥的高明,他是在下一盘很 大很大的棋... ..

    自从潘金莲被西门庆霸占后,武大郎站在战略的高度对西门大官人说:"对于潘金莲问题,我们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不要伤了武家与西门家的友好邻邦关系。",武大烧饼店的伙计不服,武大郎就高瞻远瞩地指出:"小潘这个问题我们这一代解决不了,留给下一代解决吧,我们要相信下一代的智慧。"于是乎,潘金莲一直供西门庆淫乐。 每当武家的人去探望潘金莲时,都被西门庆殴打、驱逐和扣押,武大郎肯定会言正词严地交涉:"潘金莲**从历史上一直都是武家的人,这点是不容置疑的!武家维护潘金莲**主权和完整的意志和决心是坚定不移的!"

        不过,武家的人被打了也就打了,武大郎总是会从维护武、西两家友好邻邦关系出发,息事宁人地把自己的人悄悄背回。如有那些武家的伙计不服气,还要群情激愤要闹事抗议,武大郎就教训一顿或关禁闭。武大郎觉得自己做没错,武家的伙计们不应该有什么意见,要是真有意见也谅他们不敢闹出什么事来,几个小蛐蛐儿还能翻天不成,更何况吃的还是我武家的饭,眼下更重要的是西门庆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估计再过几天开分铺的批文也下来了,为这事儿西门庆早已帮他在衙门打好了招呼了。

        这时,一束皎洁的月光从窗口撒了进来,刚才被黑云遮住的月亮又渐以明亮起来,静夜微凉,想到这,武大郎渐有些睡意了,迷糊中他依稀看见那明亮的月亮上浮现出妻子潘金莲那美丽的脸庞正对着他微笑。

    邱震海博士对于武大郞此番行为拍手称好,但邱震海博士觉得武大郞与西门庆做得还不够,邱震海博士认为武大郞与西门庆“应展开“互信机制”沟通”。邱震海博士不亏为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留过学的就是不一样。

    2010/9/19 10:42:17
  • 中国很想这样做,伸着张“热脸”,日本可不这样想,撅着个“冷屁股”。这就叫:一厢情愿。
    2010/9/18 17:04:19
  • 不奇怪,凤凰卫视是汉奸大本营!
    2010/9/18 15:53:20
  • 中华的领土为什么要和外人谈???!!!日本人值得信任吗???中国近代史最屈辱的一篇就是日本写的!!!处处绥靖只会丧权辱国!!!
    2010/9/17 13:58:02
  • 邱震海 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1984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在同济大学获硕士学位,留校任德语系讲师、外语广播电台副台长;1990-1997年留学德国,任上海和香港《文汇报》驻德特约记者、《德国之声》撰稿人;1997年任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香港创新发展集团推广总监、《德国之声》驻港特派员和澳门大学兼职讲师。现为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
    这个人傻了!
    2010/9/17 0:22:32
  • 看完后有一肚子的话想反驳,但实在是觉得对这种还在之乎者也的蠢货没必要多讲,就俩字:汉奸!
    2010/9/17 0:10:42
  • 从前一个评论可以指导日本人是不可能信的,在领土问题上,你居然在这里提钓鱼岛的“互信机制?,很怀疑你的人品!!!
    因此,也不期望你还能呼吁曹妃甸的事了!!!不过你可以告诉日本鬼子,中国人已经看到这个愚蠢的决定的危害了。
    2010/9/16 23:59:53
  • 请大家关注比钓鱼岛还要可怕的事件
    敬请博主借用你的力量好好调查并呼吁一下。
    大家可以用百度搜索一下:曹妃甸日本工业区————这几个关键字,然后去查查地图,看看在哪里??
    中国政府不知道又在演哪一出戏————是一出制中国于死地的戏。中国政府居然要和日本建工业园,选址在海南、大连和河北的曹妃甸。结果,日本哪里也不选,就选了曹妃甸。
    现在的中国还需要外资投入吗??那么多外汇都不知道怎么花。
    中国需要与日本建工业园吗??
    为何日本不选其他地方,只选曹妃甸呢??这里面的战略阴谋巨大:
    这里距离中国的首都只有200KM,高速路直达2小时可以直捣中南海。
    这里建立港口,日本的战争物资可以很方便的伪装进入工业园区。
    日本的特种部队很容易以工人的身份进入曹妃甸。
    天津还有高速的动车组30分钟达到北京。
    从曹妃甸到北京没有任何的军队驻守。
    中国在努力将防御向外岛延伸的同时,居然就在眼皮底下让日本人建立起这样的一个前沿阵地。
    一但中日开战,或者在战争之初,日本的特种部队将从高速在2小时内到达中南海,或者劫持动车组在1个半小时内到达。
    试问,我们做出这样的所谓的经济选择的领导人们想到过这样严重的军事问题没有??
    2010/9/16 23:55:27
  • 为什么我们事事被动,如果真要默认钓鱼岛成为日本事实的领地,那干脆派军舰在半路拦截,别让中国渔民因到人家的领地捕鱼被拘去吃苦。如果不是这样,料到鬼子会来这一手,就让军舰为渔船护航进行捕鱼作业,试探鬼子的行动,既打破鬼子自称的领海之说,又能试探对方的决心,还不会让舰长被鬼子劫去,最后还能捕点鱼回来吃吃,一举多得,只要事先有个计划就行了。为什么把渔民捕鱼就不当一回事呢?那里有就有领地之争的是否问题,现在,鬼子依其国法审判,就是进一步让你默认此岛是其领地的事实,你不承认也要成为事实的一部分。
    2010/9/16 23:00:4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现为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1984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在同济大学获硕士学位,留校任德语系讲师、外语广播电台副台长;1990-1997年留学德国,任上海和香港《文汇报》驻德特约记者、《德国之声》撰稿人;1997年任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香港创新发展集团推广总监、《德国之声》驻港特派员和澳门大学兼职讲师。

座右铭:宠辱不惊。若不能影响社会,至少应守住公正客观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