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世界第二”意味着什么?
2010-08-20
字号:

  听到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的消息时,我正在川西高原。一位曾是志愿者的随行朋友告诉我,就在离成都不远的金堂镇,学生依然交不起在我们眼里很小数目的学费

  日前有消息称,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对此,从官方、学界到民间都有这样的共识:GDP超越日本除了两国近年来发展速度差异之外,人民币汇率变化因素也占相当大原因;中国人均GDP仍然只有日本1/10,依然属于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发展中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也无法与日本比较。这三点共识总体上反映出,国人在GDP总量“荣升”世界第二时头脑依然清醒。

  如果从中国经济发展的“纬度”以及世界经济格局的“经度”看,对中国经济总量上升到世界第二的感觉,我倾向于用八个字概括: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所谓“喜”,如果了解近代史以来中国经济的表现,以及建国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曲折历程,我们其实还是有理由为“世界第二”而倍感欣喜的。

  国际范围内着名比较经济学家麦迪逊的研究表明,迟至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之前,中国经济总量在世界仍然排名第一,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仍然超过20%,而日本所占比重仅为3%左右。然而,此后的一百多年间,由于外敌入侵、内乱频繁,至1949年建国,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中国经济总量倒退到世界第13位,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仅1%!60年后的今天,中国经济总量攀升到世界第二,按麦迪逊本人的观点,中国经济更有望在2015年超过美国重回“世界第一”,在民族国家仍然是绝大多数本国公民利益载体的背景下,如果不是特别苛责,这当然是一件让我们高兴的事。

  执政党同样也有理由高兴。60年前的中国,的确是积贫积弱。身为国家领导人的毛泽东携着刚在内战中完胜对手的豪气告诉国人:一张白纸,可以画最好最美的图画。在陈云、董必武、李先念等的直接领导下,新政权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恢复了经济秩序,治理国民党时代延续了12年之久的恶性通货膨胀,到1956年,经济总量就超越了国民政府统治期间最黄金年份1936年的水平。这更让年轻的领导者们自信满满。周恩来总理说:“我们的对手认为共产党只会打仗,不会搞经济;帝国主义者还再三地认定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被看来是无法解决的经济难题所压倒,而不得不向他们求救。我们就要证明给他们看。”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至1978年,中国经济总量与发达国家的距离越拉越大,执政党形象与能力遭受了重创。在调整思路之后的最近30年间,中国经济终于又开始不断超越各主要经济体。就连一向对共产党意识形态持批评态度的西方媒体都认为,中国只用了30年,就完成了英国和美国在工业革命时期需要100年才能完成的使命,仅凭这一点,就要“给中国共产党打一个高分”。对于在和平时期以经济发展为合法性基础的执政党而言,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

  但正如中国人好讲“太极”,西方人喜讲“辩证法”,中国经济“荣升”世界第二的背后,也隐藏着大忧患。

  听到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的消息时,我正在川西高原。高原的美丽当然吸引着我。然而,百姓的贫困更让人揪心:一个衣衫脏破的女童在犹豫中收下我们递过的一块巧克力后,并没有放进嘴里,而是转身跑向远处更瘦小的弟弟;一位曾是志愿者的随行朋友告诉我,就在离成都不远的金堂镇,学生依然交不起在我们眼里很小数目的学费。

  我敢肯定,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这样在官员与学界引发广泛关注的“大事”,与这些生活在底层的百姓毫无关系。同样让我忧心的是,原生态美丽高原也正遭受因过度开发而环境被破坏的压力:生活垃圾在侵蚀一些景点,正在修盖过程中的一排排裸体别墅十分狰狞地耸立在原始植被被铲除后的石象湖边黄土飞扬的地块上。而我同样敢肯定的是:这些景象一定在为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做“贡献”。于是,我们也就不难理解这样的事:为什么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这样的“喜事”,在网络上反而导致一片“冷嘲热讽”。

  极直观的感受再度提醒我:中国经济的“世界第二”背后至少有两大忧患:一是经济增长成果没有被很好共享。在这种情况下,经济总量越大,贫富差距也越大;经济增长越快,不同阶层人群之间关系越紧张;二是经济增长的环境代价十分严重。在某种程度上,“世界第二”是以过度透支我们子孙后代的资源取得的,是“爷卖崽田不心痛”。这种情况下,经济总量增长越快,环境被破坏速度也越快;经济总量越大,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也越紧张。因经济增长导致的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紧张关系,也会增加外部世界对崛起中的中国的忧虑:因为世界害怕中国最终将因为内部因素制约不可持续,而转向侵害他国既得利益或挤占他国发展空间。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国际上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与“中国责任论”一时甚嚣尘上。

  喜也罢,忧也罢,最后还是归结到一个主流的结论:面对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甚至自我奚落,也不能沾沾自喜甚至自大浮躁。最要紧的仍然是尽快实现中国经济的成果共享型发展与环境友好型发展,让普通百姓从经济增长中获得更大实惠,让人与自然更加和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GDP不仅看量,而且还要看质。一个人的强壮与否,不是仅仅看这个人有多重,还要看这个人的骸骨是否坚实,肌肉是否发达。看看现在的中国,跟一个得软骨病的胖子有什么区别?猪再重也是猪,狮子再瘦也是狮子,猪始终被狮子吃。
    2010/9/18 16:42:20
  • 我的解读是,中国还不是第一。中国第一,才是我所希望的。而且现在的第二,仅是一个统计数字的第二,不仅要看数字,还要看数字后面体现的质量。不要被数字迷惑了眼,我们现在面临的局势是:内外交困。外有强敌,虎视眈眈,中国在国际上空前孤立、孤独(不要看中国有多少邦交国,那没有意义,真正与中国荣誉与共的可能只有朝鲜--也是被迫的)。国内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内部既有无限的活力与动力,也同时存在着前所未的破坏力,整个社会的伦理道德、法制、凝聚力、社会结构都需要重建。前几天,有一个国际竞争力排名,中国大陆排27,如果排除国家大的问题,应是符合事实的。什么时候中国能达到“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中国就是第一。
    2010/9/18 16:22:41
  • 有多少统计数据是真实的??
    2010/8/28 11:42:54
  • 区队长,偶是九班副,偶海龟了。注册信息里信箱是真实的。
    2010/8/23 12:01:34
  • 梦寐以求的“二”啊!
    2010/8/21 16:37:02
  • 至1978年,中国经济总量与发达国家的距离越拉越大?应该说,至1978年,中国越来越壮,之后,中国越来越肥!
    2010/8/20 21:14:07
  • 有些恭维话比杀人的刀还恶毒,看着满大街奔跑的丰田汽车,和烟尘四起的建筑工地。不禁在想:别国是靠向国外输出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产品来成就经济腾飞,而我们是靠钢筋水泥对百姓敲骨吸髓来成就经济腾飞,此腾飞非彼腾飞。可悲可叹!
    2010/8/20 20:59:44
  • 老百姓谁在乎第一还是第100,这个作为几天的谈资可以,然后一笑置之。就算是排名100,只要人民觉得幸福,那是最重要的。这种事,在世界之中,更要跳出世界之外。
    2010/8/20 17:11:49
  • 意味人均略有增加,但还排在相当后面。
    2010/8/20 14:45:43
  • 没有多少可以庆祝的,环境的代价太高,贫富差别太大,成了老二树大招风。穷兄弟伸手要钱的会多了。不给就仇富,说你是为富不仁。烦恼多着呢,好好对付着过吧。可是总不见得就不做老二。
    2010/8/20 13:52:12
  • 世界500强有多企业在中国建了区域性的公司?
    应该快全了吧?
    有这么多500强的企业在中国,中国的GDP没能成为第一,出去还真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2010/8/20 13:41:11
  • 世界经济可以说它一体化了,计价工具和便捷程度使得交易无处不发生。过去的稀缺了,短缺了,欠缺了,亏欠了,可能要赔比较多,如今稀缺就等于抄底(稀缺是活动少触及,如今很难找到触及不到的活动)。有做空,机制在保价性交易和自交易的过程中,因为没有了交易/估价的空白领地、没有了稀缺而会被囤积期货升值抄底,在这种情况下,机制中的交易和自交易形成了股市一样的交易价格,防止做多和做空抢走利润、成为最大的资金/庄家。
    交易价格是现价,现交换价格,还甚至不是交换价值,货币时代的一个特点。
    行业标准最难突破,它需要高超的实验构思、检验的速度和能力,在货币时代,微观的工具上的变革更多于宏观的标准上的推进。所以,2000年没有出现70年代设想的飞船满街飞,是因为标准无法突破,成本太高,社会消耗增大。而是出现了微观的计数器、比较器(计算机)的革新。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得到多高的文凭,一个修车的,手头的工具特顺手,改造了选择了,强过一个扎进论文堆里就为了评职称的博士。
    以为没有了稀缺的忧虑,就过分做多,代价会潜移默化积累的,做空的是谁?就是买了黄金(期货)的人们;就是驱赶人们吹起泡沫的操胜券者。当然最后变现成利润,变成主力之一。
    人类的科技领头羊还是以减少熵为标志的水漩力代表的科技,不是到处飞的科技,也不是到处堵坝、拦坝的科技,是思辨的科技,不是享受的科技。
    不循环的,不能成为长久性的标准类的经济,而一种标准体验一种享受,正因为标准推进的远远慢于微观上的估值技术的进步,所以,很多人的发展观,需要纠正一下子。
    2010/8/20 13:25: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生,安徽安庆人,经济学博士,任教于北京某大学,在《读书》、《书屋》、《天涯》、《经济学家茶座》等发表随笔与札记百余篇,出版多部经济学随笔集及专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