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印度阻挡不了中国制造
2010-07-01
字号:

  以前经常说美国人、欧洲人对“中国制造”戴有色眼镜,最近我发现印度人也开始说三道四了,而且还付诸行动,很严重。它对我们的制裁更多,已经排到对华制裁第一的国家了。我们把目光放 到印度身上,就会发现印度太有意思了,而且国人对于印度的了解太少,对印度的误解太多。

  “印度”体制下的高成本交易

  从去年底开始,印度国有电信运营商BSNL对华为三次毁约,价值总计近百亿美元的项目被收回。到了今年5月,华为和中兴参与印度北区和东区项目的竞标权也被剥夺了。印度甚至召集运营商开 会,号召大家不要采购中国的电信设备。

  印度对中国一直是很敌视的,理由很奇怪的。我说一个例子,6月7号的时候,西门子能源部门的一个在印度的负责人,叫迪克西,他跟《金融时报》说,印度以质量糟糕为理由来限制中国的电器 供应商。一般来说,中国制造就是价廉物美,大家都那么理解。还有更狠的理由,比如说可口可乐它也想进去,印度政府说,可口可乐你必须公开你的秘方,而且说可口可乐里面含有多种农药,所以 他们政府部门,叫什么印度科学和环境中心,发表报告说,你们这个农药什么什么都有多少。更有意思的是,他说安得拉邦的农民还拿可口可乐当农药,喷洒完之后做个结论,杀虫效果挺好。可口可 乐气得脸都绿了。这就是印度。

  中兴、华为的老总们感慨说,印度这个市场虽然很残酷,但是还要去做。为什么?中兴在印度的毛利率是它整个全球布局里最低的一个国家,但是它市场空间太大了,包括最近印度刚刚拍卖了3G 的牌照,它的市场空间可增长的点有很多,所以说不愿意放弃。不愿意放弃怎么办呢?你必须融入当地那么扭曲的一个社会,所以华为派驻印度的工作人员流行取印度名、着印度服装,华为的副总裁 叫姚卫民,取了一个印度名叫“拉杰夫”。

  你晓得这些企业家有什么毛病?我承认我们确实有问题。可是这些企业家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不学习。他们完全不知道,印度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环境。印度的人工成本比我们这边低得多得多,这是 真的。可是你要晓得,在这种多元化的腐败体系下,它所造成的交易成本之高是中国的10倍、100倍。因为印度政府根本就不想把事情做好。

  最近我们有了加薪事件,富士康加薪,肯德基也加薪。台湾的一个电机电子同业工会的理事长,叫焦佑钧,他宣称,内地的成本已经开始涨了,三五年内,台湾的电子厂一定会迁往印度、印尼等 地,叫“南进”。而且他们已经开始做了,包括鸿海、宏基都在印度设厂。我想,他们到印度之后,他们会怀念中国的!

  盲目畸形的“崇美文化”

  印度人口比我们少2亿,耕地面积比我们多40%,结果他们是最大的粮食进口国,他们养不起自己的老百姓,就是这么一个高度无效率的政府。热衷于投票的、热衷于“民主”的这帮民众们,现在 还挨饿呢。这叫什么,叫“拿着金饭碗讨饭”。这就是印度。

  印度人很奇怪,他们崇拜美国文化。海尔在那边宣传说,我是美国的海尔,印度人就买它的货了,如果是中国海尔,不买。他真的很畸形地去崇拜美国的东西。讲点实际的吧。除了中兴跟华为之 外,我们那么多的企业家,如果哪一天想去印度投资的话,到底要怎么混呢?那我可以告诉你,你在我们内地上EMBA所学的一切常识全部放掉,因为都是错的。在印度,比如说,我们教科书上讲,富 人区你搞一个旗舰店,中产阶级区你搞一个大卖场,这个是最符合经济效益的。那我告诉你,你这个话拿到印度去,全错。因为印度没有真正的中产阶级。而它的富有阶级人数非常少,它的消费力比 不上贫穷老百姓。印度的有钱人是10%,中间是30%,贫穷人口是60%。孟买附近的贫民窟,叫达拉维,是全世界最着名的贫民窟,它是1440个人共用一个厕所,大便都要排队的,很长的队,就像买《 阿凡达》的票一样,那么长的队。

  你晓不晓得一个很可怕的数据是什么?10%的有钱人跟60%的穷人,他们的消费比例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你可以针对这10%的有钱人,可是如果针对60%穷人的话,你的市场份额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有钱人他要开奔驰、宝马,他不会开我们的吉利。10%是有钱人,30%是所谓的“奋进族”,比那60%要稍好一点。所以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奋进族”跟这个穷苦人。印度有11亿人口,可是这么 大的市场,它的消费文化跟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举个例子,这么多人,都长头发对不对,你要不要买洗发水?要买。那我们中国也造洗发水,你去那边卖,你准备怎么卖呢?请你告诉我。那我可 以告诉你,印度人他们身份的象征是冰箱、汽车,所以他不会花钱去买洗发水。你包装非常精美的洗发水,他不会去买。为什么?他说花这个钱干嘛呢?我不如把钱存起来去买个冰箱,我还有点面子 。所以你要怎么做呢?你弄个洗发水,大概就麦克风这么大的一小袋,这个可以。为什么?因为印度人总有机会去参加宴会,在这个时候,他就想要洗头了,可是他会用什么?会用非常小瓶装的,像 麦克风这么大,这个可以,用非常少一点,价格便宜。所以在印度叫“派对洗发水”。

  所以到时候你发现,11亿人口,他买什么样的洗发水呢?买这种非常小瓶装的洗发水,大瓶装的都不好卖。这就是为什么宝洁会失败。那么我们要怎么进去呢?你就要整个思维改变过来,什么大 瓶装的成本单价低,这个不行的,就是要最小包,而且成本要绝对地低,因为他们对价格是非常地敏感,而且包装要好,所谓好是什么呢?特别耐放,就是瓶子盖起来的时候,可以拴紧,可以放上一 年。这个很重要。你不要开完之后挥发掉了,或者不好用了,那是不行的。因为他一年只洗几次。印度70%的消费都来自于最贫穷的人,和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们这边跟别的国家刚好相反,70%的消费 来自最有钱的人。因此你所有的消费和营销战略,都得为他们而重新设置一番。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欧洲的品牌,在印度几乎都是失败的。这也是为什么沃尔玛和家乐福在印度也扎不了根。印度入世 比中国早,但是这些国际的零售业巨头都进不来,现在印度还流行咱们中国80年代那种杂货店、小卖部。小卖店里面卖的洗发水就是更小的洗发水。我们发现只有一家企业卖洗发水是比较成功的,就 是印度本土企业斯坦利华,它卖的比较成功,联合利华进不去,斯坦利华可以,为什么?它就卖这么小瓶的,所以它成功了。包括很多服装企业,他们问我说,我在那边开店好不好?我说你别开,为 什么?你做的都是什么欧美风格,时尚、哈日、韩流,他们不要的。他们不讲时尚元素的,他们有自己的核心价值,你很难改变他们。除非是很年轻的那一代,他们可能受过美式教育,可能会改变, 老一代的都是那种长袍。

  印度应该学习中国制造业

  中国和印度最早的交往是由贸易商人开始的,不是由传经开始。正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很可笑的是,从贸易开始,到贸易刁难。现在印度是对中国做贸易刁难。

  去年中印贸易的印度赤字是189亿美金,2003年才9亿美金。189亿的贸易赤字,不晓得该怎么把它扭转回来?不晓得该向它买什么?因为那个国家,除了产人跟产矿之外,没别的,总不能买人吧 ?

  印度其实面临最大的问题还有人口问题。按照目前的速度,印度人口2030年左右超过中国。但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于印度老百姓认为,人口成为世界第一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所以他们多生孩子 。

  印度这么多人口,你应该向我们中国取经对不对?发展劳动密集的制造业。我们中国不就是这样成功了吗?你知道他们选择什么了吗?选了高智力、高投入,产业链极短、拉动力极弱的软件。怎 么做这个抉择呢?可以理解。因为你要像我们一样做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你得生产产品、你得运输、你得卖出去对不对?但是他们交通不行,没路,物流缺失,都是泥巴路,你怎么运出去?从新德 里运一货车东西到南部,要一个礼拜的时间。车子是不能够运易碎品和精密仪器的,你只能运芭比娃娃。就是因为这种完全不方便的交通,完全缺失的基础建设,因此根本就无法发展制造业。所以到 最后只能做那些不需要运输的东西,比如班加罗尔的IT产业。你就在小屋子里自己写软件就是了,但是这个东西,你无法拉动经济。而且这也是一个误读。咱们经常说印度的IT多么强,其实印度的IT 业占它的国内生产总值其实比例很低。印度的IT是承接欧美IT转移的一部分外包,不是核心的研发。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做了一个调查,全世界人种中,印度人最自恋。他不容许听到他们国家的不好,而且印度的这种自大、自负,包括自恋心态,是与中国扭结在一起的。我们经常说“龙象追梦” 、“龙象共舞”,他有一种酸酸的心态,比如说印度建地铁了,他们的民众说,哇,这么好的地铁,中国有吗?他们感慨这件事情,总是拿中国比。2000年的时候,孟买市长来中国访问,他说,我忧 心忡忡!我们印度人要努力起来了,否则20年之后就被中国人超过了。在他们心目中认为,亚洲第一强国是日本,第二就是印度。所以甘地有句名言,说“印度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但是是一个封闭的 心灵”。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40楼:2、您说的各政府办公大楼的问题也是整个社会的浮躁问题。领导们“合理”的使用国家资源,满足个人的目的,这再次说明了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按温总理的话“人民要活的幸福,要有尊严”,那么个人认为:只有当领导们不再需要看上级领导的脸色,需要看辖区内群众的脸色;领导们不再能对具体工作人员进行一言堂式的控制;征地也好拆迁也罢城管被曝光等等具体事件不再是由政府的领导们用政策解决,而是采用听证会或者法院判决等法制手段解决的时候,估计能达到温总理的目标。同样,在这种情况下单独某一个领导很难为自己个人谋财谋政绩,工作重点也会倾向于为辖区群众谋福利谋发展。
    3、至于您说的知识分子应该为良心为苍生这样苍白无力的口号已经不适应现在的社会状况,抛弃物质文明只谈精神文明永远只能是个无法实现的口号。个人觉得,知识分子、农民工、公务员、小商小贩……只要是个人首先都应该努力的为自己谋利——当然,前提是在社会及法制监管下的谋利。个人财产达到一定程度的状况下,利用媒体引导,利用制度控制,利用法律监管等手段还富于社会于他人,这恐怕才是物质与精神的正常发展。比方说外国的慈善抵税等等,难道不值得我们借鉴么?
    2010/9/7 11:22:48
  • 回40楼:1、拆迁问题。您只是片面看到拆迁后卖给开发商开发房地产的,难道开发商没有给拆迁户赔偿吗?而且,在承受能力之内的房产销售难道不是再对普通百姓生活质量的改善?至于房地产价格的不合理虚高,个人感觉是领导干部片面追求个人政绩,并且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管方法而造成的。也可以理解为整个社会的浮躁好大喜功,当然我也觉得您属于浮躁的那一类。您看到过为修路造福一方的吗?您知道曾经纯朴的百姓欢迎修路,主动拆迁,但现在知道有修路的计划为了获得更多的赔偿抢搭抢建的吗?修路基本都是政府行为,赔偿所使用的款项来自各地的财政收入,换句话说赔偿款来自当地所有的百姓,在您可笑的同情拆迁户的时候是否为财政无辜流失而痛心疾首?个人认为在妥善处理拆迁赔偿,行之有效的进行城市规建,正是改善群众生活条件的一个方面。
    2010/9/7 11:22:30
  • 印度的企业环境和企业家精神,不说学习,至少也应该值得很多中国企业和学者的借鉴,而不是像郎咸平那样出于无知,或者忽悠老百姓以自恃高明的嘲笑。

      知识分子应该为苍生说人话

      在郎咸平看来,印度的体制是低效的,他举的例子是“你看那个浦项制铁,它当年进印度的时候,那真是费了劲了,为什么?它要占用村中的林地,这些居民闹得李明博跟辛格谈判了好几次。”

      与此相比中国的体制,官员的决策实在是太高效了。

      这是郎咸平所推崇的集权带来的高效,在中国,一些地方官员,想拆哪片,就拆哪片,想拆谁家的房子,就拆谁家的房子,想征哪个村的地就征哪个村的地,转手卖给开发商,地方政府就可以赚大钱。谁不服,地方官员就压制,甚至可以把人抓起来。这种所谓“高效”而无视法律的权力机构,就是郎咸平所提倡的,在郎咸平看来是低效的,在我看却是对哪怕最弱势的公民权利的保障。

      在中国不少县,你都会看到政府门前宽阔无比但是格调低俗的大广场,看到八个车道的大马路在赤裸裸地炫耀权力的意志。这种郎咸平所提倡的高效有执行力的政府,常常让我感到惶恐,和为它的人民而痛心。不谈权力的运行机制,和权力来源的合法性,光讲集权和人治,是无知而无耻的。

      在我看来一个知识分子存在的价值,应该为苍生说人话,而不是为人治的强权唱赞歌。郎咸平和他的营销团队,包装他的口号是“良知”二字,虽然我认为学者首先要保证的是尊重事实和逻辑,为公众提供真实的判断,但如果一定要谈良知,从目前的言行来看,假如郎咸平身上真有被叫做良知的东西,还真的要思量思量。
    2010/8/22 0:07:29
  • 而让郎咸平判断印度不如中国的最主要例子是:“香港一个大集团的CEO,他带着香港的商会去印度投资,他回来抱怨说,在内地我做个生意,我可能会找内地官员和人脉,问题不大,成本并不是很高。但印度不行,我找了那个A部门还不行,B还要说话,B说完之后,C又出来说了,到最后我发现,我请了一堆人出来,没有人能办事。”

      这体现了他最根本的逻辑,在中国,郎咸平认为只要花钱就好办事,而在印度花钱也不见得好办事,就觉得中国比印度好。从此你就可以理解郎咸平所提倡的法治到底是什么货色,也能理解他的道义包装背后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说话。

      在中国大陆某些地方,商人到一个县投资,“成本不高”。而在印度权力有一个分权的制衡系统,不是搞定一个人就行的,这其实是说,在中国腐败成本比较低,腐败收益比较大,而在印度,腐败成本比较高,而腐败收益比较小。这样两个国家,听完郎咸平的介绍,读者如果自己用脑子想一想,会觉得哪些腐败更加可怕?郎咸平向中国读者宣称印度“这一种多元化的腐败体系,它所造成的交易成本之高,是中国的10倍、100倍”,我真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样的“学术研究”算出来的。

      这种腐败模式的差异,也造成了经济结构的差异,中国的经济巨头,更多钱权交易,明显的表现是比如中国的富豪榜上,几乎多数都是地产商,依靠从政府拿地赚钱,而印度排名在前的富豪,几乎没有地产商,而是以Infosys为代表的世界级软件巨头;甚至想收购宝钢的更加国际化的米塔尔钢铁;搞实业的汽车巨头塔塔……这些在国际舞台上的印度企业家,用周其仁教授的话来说,“一不靠出售自然资源,二不靠廉价劳动力优势,三不靠贩卖军火,四不靠政府补贴。靠什么呢?靠技术创新产品、管理、本土和非本土市场开发。”
    2010/8/22 0:07:06
  • 印度的腐败程度真的难以想象么?

      郎咸平先生告诉中国读者,“印度的腐败程度难以想象”,这非常让我吃惊。印度确实有很多的腐败,腐败确实有传统因素的影响,不是光靠民主就能解决的。可是,郎咸平这个一年到头在大陆捞钱的人,说他发现印度腐败“难以想象”,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根据“全球腐败指数”,印度和中国的腐败水平,基本是不相上下,同一水平的,大致都是在七十几名左右。印度是一个地方自治的分权制国家。所以腐败也各有特点。在我看来,印度的腐败更像是一种自下而上的草根分沾机制,而不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精英侵占机制。

      所以我也接触过一些在印度投资的商人,他们普遍反映越是在印度基层地区,越是腐败严重。在印度有些地方的政治家几乎是赤裸裸的腐败分子,报纸经常报道,大家也都知道,但是民众就是愿意选他,因为他在腐败中,也维护了地方利益,甚至腐败来的钱,很大一部分,也要为了选举的需要,给选民送礼。

      如果一个地方政治人物,光是腐败,而对他的选民不大方,下次别人就很难再选他。我听印度基层地区的朋友介绍,有的地方,竞选人会给一个家里送一台电视机,一台摩托车之类的贵重礼物。在印度很大程度上的腐败,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利益分配渠道。而在印度的政治高层,相对比较精英化,道德职业水准也较高,比如商务部一个处长就可以捞几千万的案例,在印度是比较罕见的。
    2010/8/22 0:06:45
  • 中国现在每年GDP增长10%比印度高,但有多少含量是靠透支资源,搞建设,搞拆迁,把一条路修了再挖,挖了再修搞出来的。而印度目前的经济增长速度8%,是靠软件业、服务业这些更有技术含量的领域,增长质量比中国要高,而且人家的增长是在一边唱歌跳舞的条件下达到的,中国如果还不感到危机感,反思自己的发展模式。像郎咸平这样嘲笑印度的民主,未来只会证明自己的可笑。

      郎咸平还说印度“人口比我们少2亿,耕地面积比我们多40%,结果他们是最大的粮食进口国,他们养不起自己的老百姓。”这说法和事实不符,印度的稻米和一些经济作物的出口,都远远领先中国。而就算印度进口很多粮食也不能得出“印度养不起自己的老百姓”的结论。印度不像中国用户籍制度把农民捆绑在土地上,而是放开劳动力流动,允许土地撂荒,他们的农业政策,没有搞“以粮为纲”,缺粮食,就到国际市场上进口,做更符合自己比较优势的事情,这未尝不值得我们参考。

      如果真是认真学了经济学的人,就应该知道阿马迪亚森的重要研究,中国和印度相比,中国因为当年的体制,一边已经遍地饥荒,一边还在向国外出口粮食,结果在风调雨顺的年景搞出个“三年自然灾害”,印度是真遇到了自然灾害,却因为政府能够反映民众的需求,通过进口粮食避免了饥荒的发生。郎咸平如果是一个尊重事实的严肃学者,他先应该回答,中国有这么温和适合耕作的气候条件,和全世界少有的勤劳人民,当年却搞出饥荒的惨剧,这和他呼吁的加强集权,有什么逻辑关系。
    2010/8/22 0:06:26
  • 再加上印度教有乐天知命的传统,甚至反对现代化,中国民族意识的崛起,伴随着学习“洋务”,兴办实业,而甘地领导的独立运动,他的政治理想,不是让印度发展经济,而是让印度回归反工业化的田园社会。甘地的理想也深远地影响了印度社会,在这种观念看来,要赚那么多钱干吗,活这么累干吗,知足就行了,经常唱唱歌跳跳舞不是蛮好的么。甘地自己就整天只裹一块破布,过绝对的低碳生活。

      这也是为什么印度的人均GDP不如中国,而按照盖乐普的统计分析,印度的国民幸福感却排名在中国之前。学过经济学的应该知道,幸福感水平是比GDP或者出口量更能衡量国民需求的满足程度。

      郎咸平先生也是知道这个事实的,他曾在一次演讲中做很有良知状说“中国人的收入全球最低,工作时间最长”,但为什么在他进行中印制度比较的时候,就忘记了这个重要变量差别呢。

      在我看来不能理解什么是幸福的人,很难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经济学。

      
    2010/8/22 0:05:30
  • 可郎咸平的比较逻辑也是这样,印度搞民主选举,中国不搞民主选举,中国GDP每年增长10%,印度每年增长8%,说明民主不管用,不搞民主,更有利于经济发展。

      真正了解中国与印度之后,会发现虽然看上去,中国和印度都是发展中的人口大国,但其资源秉赋特别是历史积累其实差别很大。

      印度不像中国,早在周天子的时代就形成了中华认同概念,秦始皇又建立了大一统,而印度,在漫长的历史中更像是一个地理概念而不是国家概念。直到今天,印度普遍国民的国家认同也远远没有中国人强烈,这使得印度很多问题上确实像是一盘散沙。要是干像中国那样动员全国的资源来搞奥运会的事情确实比较困难。

      印度大陆是平坦的,表面从数字上,印度的可耕地比中国多,但印度处在热带地区,全年分为两个季节,雨季和旱季。历史学家兰德斯的著作《国富国穷》从经济、文化、制度、自然资源、历史传统等方面对国家经济潜力进行比较,他的分析从产值和人均收入来看,温带到热带总体趋势是越热的地方国家越穷。而中国由于多山,虽然耕地面积相对不多,但是多处在暖温带和少部分亚热带,气候更加温和,有更好的条件发展农业和包括理论上的资本主义经济发育。

      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印度到了漫长的旱季,气温常常动辄接近50℃。这样的气候,不要说种庄稼很困难,劳动也是很大的痛苦。睡觉,减少身体消耗,是最明智的选择,所以释迦牟尼时代能够制定僧团组织过午不食的纪律,而在中国大多数地区,晚上不吃饱饭是抗不住的。这也是一种传统,在一年之中,印度人的工作时间要远少于中国人。

    2010/8/22 0:03:36
  • 郎咸平看待印度是否公允?作者:郭宇宽


    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批评郎咸平。批评他的观点:民主对中国没有任何好处,中国当前只有加强中央集权和严刑峻法才有出路。郎咸平的言论很有煽动性,加上郎还雇了公关公司来包装营销自己,在网上,任何批评郎咸平的言论,都会遭到很多谩骂。所以上次批评过郎咸平以后,我想,行了,我已经尽到提醒公众的责任了。而且从那以后,我观察郎咸平也有了很大转型,最近几年他很少再就国家政治体制问题发表他的所谓“学术见解”。也不再提他当年发表的“国有企业效率高”等观点。而是专心到各地演讲赚钱。

      要是能专心赚钱少搞些似是而非的见解,倒还真是一种进步。不过最近几天,有朋友发来郎最近的文章《印度的腐败,难以想象》,在文中,郎把印度描写成了一个非常不堪的国家,尤其是嘲笑印度的民主。在我看来涉及到一些常识性的判断,这种误导性的观点,在转型期的中国是非常有危害的,而这篇文章代表着郎几年前就让我警惕的价值观依然一以贯之。


      中印比较的逻辑基础

      很多学者都喜欢比较中印这两个亚洲人口大国,但是在我看来,这种比较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简单和粗糙,很多人又爱下大结论,诸如通过中印的GDP或者出口数据比较,就得出哪个社会制度更优越。这是非常不严谨的态度。

      如果一定要比较印度和中国,最基本的逻辑基础是多变量的综合分析。比如说你要评价炸鸡翅这种食品对人的健康好还是不好,你不能拿飞人博尔特来跟我比,博尔特喜欢吃炸鸡翅,他得了奥运冠军,我不喜欢吃炸鸡翅,跑得没博尔特快,所以多吃炸鸡翅的人跑得快。这算是学术研究吗?



     

    2010/8/22 0:00:05
  • 1 体制下的高交易成本
    2 好面子
    3 小包装
    4 开放的社会 封闭的心灵

    2010/8/15 19:10:33
  • 好一个印度,这下放心了
    2010/7/22 0:53:47
  • 27楼,对,对在那里啊,我们的实力在那里?做了点什么??中国人民的奴隶本性有没改变??“变相奴隶”“大样奴隶”,多么的可怕啊?为什么中国传统一直以来没有那么多人自杀,而现在会呢?因为现在比过去更加痛苦,内心的痛苦你知道不??你懂不???,,,

    2010/7/17 15:35: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