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领导“干部”才应该是扫黄的重点关照对象
2010-06-30
字号:

  农民工们到路边店耍耍是生理所需,有些农村留守妻子都能理解,还为此特批经费。官员们依靠权势如此做派则是在挖现政权的墙角,最终要共产党买单,要全国民众买单。相比起来,后者的危害要比前者大千万倍。打击前者有可能滋生性犯罪,影响社会和谐,打击后者管住官员们的裆部则是社会和谐的必要前提。扫黄乃百年大计,岂可将目标定错哉?

  我有一个朋友靠码字为生,快40岁了还没女朋友,蜗居在一个小房间里,每到所谓敏感时刻还会被人“关照”,最后搞得有点轻度抑郁症。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去看看他,陪他聊聊天。一次在他电脑上发现了不少A片,虽然有碍“扫黄”百年大计,但我却很能理解,一个中年男人不看A片才让人觉得不正常。不知道自从“扫黄”以来是否还能顺利下载到,希望不至于加重他的病情。

  前几天到第二外国语大学前面的棚户区去看望曾一起在大望路华贸中心打过工的朋友,闲谈中得知其中一位进洗头房被抓罚了5000元。他春节期间在家也就呆了不到十天,离开家人已经三四个月,又正值30多岁的壮年,出现点“生活作风”问题量来属于正常需要。他们天天在为这个城市奉献青春,但这个城市却不能提供起码的条件把家人也接过来,不得不像一个和尚那样生活,本身就不人道。5000元的罚款相当于他两个月的收入,我半开玩笑半安慰他说,“党和人民警察一定会‘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虽然有可能打点折扣”。如果大规模的扫黄主要打击这些人,我不赞成,至少也是值得商榷的。

  前段时间北京打下了“天上人间”,不久重庆希尔顿酒店被查出涉黄。据说前者陪侍小姐出台一次需要上万元,去消费一次“少则数万元,多则几十万”,北京不少大学的学生乃至硕士生都侧身其中。2005年天上人间的第一“花魁”梁海玲在家中遇害,警方发现名下财产高达千万元,传闻其首单生意竟进账400万。希尔顿酒店虽偏处重庆却更胜一筹,某知名女星竟也牵涉其中。

  虽然这些女孩子们挣钱的方式不那么光明正大,拿不上台面,但我仍然觉得有可理解之处。当前一方面是房价像坐火箭一样飞涨,另一方面却是大学毕业生们越来越难以找到与自身受教育水平相匹配的工作,卖猪肉的都想招个博士,掏大粪的想找硕士。另据“麦可思-中国2009届大学毕业生求职与工作能力调查”项目组从大约50万人的样本中得到的22万份有效问卷统计分析后表明:大学生所处的家庭阶层对其高等教育准入与结果均有着明显的影响。在“初次求职成功信息渠道”上,来自农民与农民工家庭的本科毕业生主要通过“参加大学组织的招聘会”,而其他家庭的2009届本科毕业生均为“通过朋友和亲戚得到招聘信息”。中国已成为某种程度上变相的世袭社会,底层家庭的子女通过读书走向上层社会的通道越来越被阻塞了。

  于是人们在谴责这些女孩子时就不再那么理直气壮了。在拜金享乐氛围的压力下,如果一个来自底层社会的女学生,凭借自身条件入选“天上人间”,靠姿色改善自身处境也不失为一个选择。她们同工人、农民一样是靠劳动吃饭,只是劳动的方式有所区别而已;她们没有像贪腐官员们那样靠民众赋予的公权力反去压榨、欺辱民众;她们也没有自立贞洁牌坊,不像贪腐官员们还要天天高喊“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勤劳致富的人们尽可以嘲笑她们,但这年头“勤劳致富正在变成一个传说”。我们可以不赞成她们的选择,但在当下社会里,我们却没有多少拿得出手的理由去谴责她们。

  需求创造供给,真正需要关注的是那些消费她们的富豪与官僚们。富豪就暂时放在一边吧,不管他们的钱是怎么来的,至少法律上他们是自己的钱,背着老婆到外面找小姐只能说是道德上的瑕疵。但对于那些官僚们就不同了,据说梁海玲就与多名外省高官有“生意往来”,想来这些官员们不会拿自家工资来消费,要知道这里的价格是用“百元钞票的厚度来计算的”,肯定有别人替他们结账,然后再用手中的权力“回报”人家。在这里,民众交给他们的公权力变成了自己获得十秒钟快感的工具。

  按说这些官员们不像离家的农民工那样经常处于荷尔蒙失调状态,他们两地分居的比例应该比农民工要小得多。对很多官员来说老婆不在身边恰恰便宜行事,他们早就做到了“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据说太平天国洪天王有老婆88,实在记不住名字只好用数字编号,但人家好歹也算是一国之君,今天很多地方诸侯们也想比一比。重庆前宣传部长张宗海被人耻笑为“三宝部长”,公文包里只有钞票、伟哥、避孕套三样东西。他就在这次出事的希尔顿酒店长期包房,选女人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生,二要漂亮,三要处女。福建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被称为“三光书记”,“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二十二名情妇的花名册叫做“群芳谱”,还每年一次将所有情妇召集到酒店联欢,名曰“群芳宴”。“五毒书记”张二江与一百零七名女人有染,加上老婆正好凑够“一百零八将”。这一纪录很快被江苏省前建设厅长徐其耀打破,他包养一百四十六名情妇,其中还有一对母女,故此经常在酒后当众夸耀自己“一箭双雕”。

  梁海玲的那几位高官顾客还未被曝光,我们不知道是否也像这几位这么糜烂,但想必有个把红颜知己是免不了的。农民工们到路边店耍耍是生理所需,有些农村留守妻子都能理解,还为此特批经费。官员们依靠权势如此做派则是在挖现政权的墙角,最终要共产党买单,要全国民众买单。相比起来,后者的危害要比前者大千万倍。打击前者有可能滋生性犯罪,影响社会和谐,打击后者管住官员们的裆部则是社会和谐的必要前提。扫黄乃百年大计,岂可将目标定错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毛时代,没有娼妓,没有色情场所,没有性病。官员们更是行为世范,一身正气。我就不多说了。
    现在,我也不多说了。大家都知道。
    然如楼主所言,只反贪官,就万事大吉了吗?老百姓都可以手持特批,理直气壮地去玩不幸的风尘女吗?
    要知道那些出入于天上人间之类的色情场所的主,不只是您所说的‘干部’,普通老百姓更没资格去,更多的是那些莫名其妙的一部分成功人士,一部分置劳动法于不顾,敲骨吸髓,肆意剥削,逼人开胸跳楼的周扒皮王扒皮们。
    我希望整个社会都关注广大弱势劳工的生存状况。
    不要逼良为娼。


    2010/7/6 19:19:19
  • 所谓治国,键在于治理干部。干部不治,民何治之?现今对干部管理的条条框框不少,但能做到位的却极少,全都是摆样子好看的,权力与责任可谓极不对称。据说在过去断案之官,假如判了冤假错案而被发现,比如错判他人多服刑三年,则此官将报以服刑三年之罚。此可谓严厉至极!到如今,贪腐官人上下充塞,私以为今上不拿非常魄力,无以治理今官场,否则不仅自身碌碌无为、空占宝座,实沦为祸国殃民之官员最大之保护伞,以至于严重贻误修复国殇之机。
    2010/7/3 21:54:53
  • 我们的PARTY真不知道怎么了,真心地希望中国能够走上伟大复兴之路!!
    2010/7/1 9:49:30
  •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第一卷,就讲到了德育才的问题。才胜德,为祸惨烈。那篇“臣光曰:......”,就真的没有几个人注意和看重?
    2010/6/30 19:31:25
  • 呵呵呵,楼主说的是。我就不爱看央视那些法律节目,镜头总是对准老百姓。都社会主义社会了,总不能还搞“刑不上大夫”之类的东东吧。
    2010/6/30 14:00:11
  • 的确如此,讲到了实质问题。
    2010/6/30 11:47:5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2001年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本科毕业,2002年进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农村版当编辑、记者,2004年从杂志社出来后仍然关注农村建设问题。“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中国古人对做学问的基本要求,按照现在的理解就应该是理论学习和实践活动的相互结合。可惜的是,现在我们每个人离这个要求都还太远,所以我们都说了很多空话,学了不少脱离中国现实的理论还沾沾自喜而不自知。知识分子应该了解、关注底层民众的生活状况和他们的现实要求,帮助他们或者创造条件让他们自己表达自己的要求,这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基本前提。
E-MAILzhengxianli2006@126.com  QQ:67631841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