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悲欣交集
2010-04-29
字号:

  ——谨以此文纪念先父沈启文先生

  弘一法师弥留之际遗“悲欣交集”于后世。笔者忖度,所悲者:从此阴阳相隔,世间人情百态与己再无任何关联。所欣者:自身的苦难、人世的苦难与己再无任何关联。

  父亲1923年10月4日生人,字达,号东明(启明星、文曲星),病逝于2010年4月25日。父亲出身于没落的书香门第之家,解放前中学毕业,善古典诗词(存2000首,发表100余首),祖父系诗人,教师。祖母系为淮军将领,与李鸿章家族渊源极深,祖父、祖母为姑表婚姻,如林黛玉与贾宝玉。

  父亲19岁在安徽巢县含山一带教公立小学。正值抗战,父亲带学生在日机轰炸下在稻田、麦田里上课。抗战结束内战开始,父亲和韩武敏先生(诗人,已仙逝)受学生家长委托带几个男生躲战乱,途中被抓壮丁,辗转半个中国,最后在福建解放,父亲带学生回乡。父亲曾经为了学校利益勇斗县参议员,不惜罢教。因为其教学、文名,得到当地士绅拥护,大获全胜。也曾经是一地方报的特约评论员,不遗余力揭露地方黑暗。

  解放后,在合肥肥东(后划为长丰)创办史圩小学,后又创办五十头小学。因为才气纵横,难免脾气耿直。于1959年遭人陷害,被通知回家生产。1979年,耀邦、小平主持纠正全国冤假错案,父亲得以平反昭雪(平反文件在1979年,拿到文件在1981年,结论是:“过去搞的都不是事实”。),恢复工作。

  因战乱耽搁,父亲到1953年才与一文盲女子(我母亲)结婚,育有四男三女,长成五人。成婚之初,父亲除了养活妻子以外,还要不时接济其父母之家。开除公职后,以手无缚鸡之力拉扯五个子女,难免遭抱怨。长兄思源(饮水思源)于小学五年级辍学回家劳动,养活弟妹,以羸弱之躯参与水利修建(重体力活),荒废了过目成诵之才。长兄长成之时,因为家贫致青梅竹马恋人分手而痛不欲生,服数十安眠药,所幸失效。于是父母安排兄长到安徽全椒自谋发展。

  父亲冤案后,在母亲娘家生产队牛屋暂时栖身。长姐自小聪明伶俐,不幸掉到生产队粪池而夭折,此日恰是父亲生日,父亲从此不过生日。次兄也因生下来,接生婆晚至,放在牛屋地上,破伤风而夭折。

  次姐因需要在家照顾弟妹,本无缘读书,校长挨家挨户找,得以读书。以小学四校五年级第一名的才华,因为常常担心父母被人打,初中毕业未能继续读书,成为父亲永远的遗憾。

  本人,自小愚钝,小学一、二年级语文、数学基本六十分,父亲未加见责。一次,我因为担心英语考不及格,没有交卷,成绩为零。父亲看后,喃喃自语,英语怎么会是零分呢?没有英语怎么行?我心内疚了很久。后来,我以高中二年级考取安徽师范大学数学系(当时普通中学只有二年级,志愿系父亲所填,父亲的主要考虑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不愿我以后荒废了知识与文化),成为本乡第二个学士,第一个硕士,第一个博士,也是父母永远的骄傲。

  弟弟、妹妹上学,家庭境况已经大为好转,但因为家庭性格已经养成,难免踯躅不前。害父母忧心,遭我一再训斥。目前,妹妹语言学硕士,大学老师。弟弟大专毕业,从事计算机方面工作,早已成家立业。

  以笔者愚见,天下90%的婚姻是不般配的婚姻,80%维持到了最后。父母就属于这80%,为了子女,母亲在父亲最困难的时候没有离开父亲。父亲也从来没有因为母亲的浅薄而怪罪于她。他们维持了57年艰难的婚姻与生活,只能用伟大来形容。

  小时候,家里每年只吃几斤猪肉。哥哥抓来黄鳝、泥鳅是我们难得的荤肴。大学四年我也仅仅用去家里千元之数。童年最为深刻的记忆是每逢下雨,夜里起来接屋漏。每逢刮风长兄起来压屋顶。长兄长大借居别人家,姐姐、妹妹去外婆家住。唐山地震后,我和长兄住了多年四面漏风的地震棚。母亲、姐姐晚上结网填补家庭超支。

  处在父母亲的境遇中,难免敏感,随时都觉得有人要整他,真如惊弓之鸟。这种性格也遗传给每个子女,性格塑造命运,子女生活的艰辛也必由此而来。我因为愚钝,受害也小一些,但与同学、同事相比,已算乖戾了。可以想见姐姐、妹妹、弟弟他们了。

  因为父亲长期属于被管制对象,怕连累别人,不敢和人来往。因为家贫也没钱和别人来往,我到现在不知道人情世故,从来没有给别人送过礼物,有负于多少良师益友。

  父亲早年做义务工(管制对象)的时候,有一个朋友龚云樵先生,也是命运坎坷的诗人,两人诗文唱和不绝,得到了不少慰藉。后来,老先生仙逝了,父亲从此不再写诗,身体不免就差下来了。

  去年夏天,父亲要来看看我的生活,小住两个月。我将自己写的文章,以及卢麒元的文章一道给父亲看,父亲说卢文太好了,真有汉书下酒的况味。我不服,说我的呢?父亲说,你的也好。我说,卢文是灵性,我的文章是理性。父亲说,还是要把两者结合起来好。哎!父亲啊!你不肯以一评偏私啊!

  据姐姐、妹妹说,父亲病重之时,常常以泪洗面。我想,那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对子女未来的牵挂呀!相信父亲没有达到弘一法师“悲欣交集”的境界。

  我本以为自己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可是我分明只有悲哀,没有任何欣喜。理智上,我们应该为父亲解脱痛苦而欣喜。情感上,我们因为再也见不到父亲而痛苦。可是我们是血肉之躯啊!

  父亲,从您的遗书中我带回了《辞源》,等我了却责任,我会学习理解您的诗,编辑成册,以慰您在天之灵。

  附录:沈启文先生《白雪》诗十首之一

      白雪

    沈启文

    飘飘风骨不羁身,伴我书帷亦可人。
    说法维摩花作雨,诵经鹦鹉玉为神。
    三生因果空如水,再世杨花未化萍。
    独向小炉催活火,热肠更与阿谁亲。

    附录:笔者习作一

    荒潭

    沈思玮

    仰苍山古穆兮,临江河浩荡。
    承日月光华兮,蕴天地玄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生和死都不值得庆祝,你快乐了,你身边的人也快乐就是非常对。
    2010/6/29 12:30:34
  • 父亲从此不过生日……
    2010/6/27 14:55:16
  • 感谢各位!
    文章的要义在于引起共鸣,引起人们对于特定情境的联想。本人为文在于引起人们真实、理性、道德的思考,而非引导人们情绪化。
    以小说作为说明,琼瑶阿姨的小说(在水一方)引起情感童话的联想,金庸大侠(笑傲江湖)引起人们侠义童话的联想,古龙大师(小李飞刀)引起人们真情真性的联想,黄易大师(大唐双龙)引起人们历史、战略的联想。从境界看,琼瑶阿姨有点天方夜谭,金庸是儒家的,古龙是道家的,黄易是墨家的。

    黄易的大唐双龙是战略方面永远不可企及的高峰。

    2010/5/6 12:19:15
  • 先生节哀,
    记得梁启超先生曾说过,中国民智未开,不宜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当今之世,虽在变革,人民是思想却没有很大的觉悟。
    老先生所做的,就是教化大众,为国家培育更多的人才,正是因为有老先生这样的人,我们的国家才不会亡,我们的文化才不会断。老先生会在天堂活的很好的,我们也应该用我们的行动,以慰老先生在天之灵。
    2010/5/5 10:13:28
  • 我的理解和KIPA兄差不多,也许正是由于坎坷的经历,让老人家对于后生有这么多的宽容。与此同时,老人家对于真理的执着对我影响也很大。
    2010/5/3 21:54:33
  • 24楼KIPA: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同是80后,韩寒前一阵子引的这句话我记忆最深刻。

    文中以及留言里我粗浅了解到老人家如此跌宕的经历,而老人家从未因此吝惜自己的对子女甚至陌生年轻人的爱与关心。“众善奉行”,对于世事,老人家选择了慈悲,选择了行善,但却能理解我辈执着于纠恶。无论我们是随性还是求理,老人家不劝不阻不偏不袒,只怕我辈浑噩。

    我们的追求,对错已不重要。只要执着的生活与思考下去,坚定的去改造这个世界,虽与老人家所选之路不同,但我想同样是对老人家在天之灵最大的尊重与祭慰。

    先生节哀。
    2010/5/3 20:32:31
  •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2010/4/30 21:43:09
  • 评论员中不乏高人,非常高兴,中国社会的变革在于人们的觉醒,从少数发展到多数。
    2010/4/30 21:12:39
  •     佛说的,灭度、灭度,几尺之有。观沈老先生之行,不禁谢感。我正是安徽含山人,小学四年的时候到肥东的大姨家上学一年,当年我们含山运漕发大洪水。
       在此之时,观此之爱,顺变节哀,心灵辞身,轮回难尽,多自善惜!
      
    2010/4/30 18:27:47
  • 写出来,我心里好过一些了。谢谢各位朋友关心。
    2010/4/30 16:15:14
  • 沈师珍重。
    2010/4/30 13:24:26
  • 妹:古人云:立德、立言、立功,立德我们自然是无法企及的。我的立意是透过一个家庭,写一个时代的悲哀,并不独指。我坚持现实主义的立场,讨论特定环境下的人生,而非不可企及的品德,不容易被人所理解的在我的笔下是需要淡化的。我写一般,而非特殊。就算有所轻慢,父亲应可理解。所以,我着重于对于事件的描述与简单概括,让事实自己说话,而不是由作者说。这是我理解王国维的“有我之境,无我之境”。因此,从感情的理解上,或者你是对的,也更深刻。而从历史、哲学、思想、文化上,我更有道理。
    妹:私人讨论,可去我的搜狐博客。
    2010/4/30 10:30: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上海交通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1967年11月生于安徽,1999年7月获得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
2003年,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开设国际财经栏目,经常担任点评佳宾;2004年,上海证券报设立国际财经版,经常接受约稿,撰写美国经济政策、人民币汇率改革、央行货币政策、国际资本市场、国际商品市场方面的文章。2004年以来在草根网、博客中国、天涯人物、强国论坛、搜狐经济学人等网络媒体写作博客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