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警惕对“按劳分配”的刻意曲解
2010-04-29
字号:

  按劳分配是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是为了适应当时还不十分发达的生产力水平而制定的分配原则,它的核心内容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一切社会劳动产品全部按照劳动的多少来进行分配,多劳多得,不劳不得,二是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于是也就自然地排出了其他要素参与分配,劳动是分配的唯一参考标准,其他要素不参与分配。

  按劳分配在实际实行过程中,有很多难以掌握的问题。于是实行改革,允许多要素参与分配,但同时又说什么“按劳分配为主”。但是,这时候的“按劳分配”就有点味道不对了。

  打个比方说,有100个人,相互合作,每人每天生产1个饼,但要吃饱吃好吃满足的话,每人每天需要2个饼。由于大家都不够吃,于是鼓励大家积极发明创造。突然有个人叫刘能的人琢磨出了一种机器,刘能本人每天可以生产10个饼。如果完全平均分配,这个社会每人每天就可以得到约1.1个并饼。这样的话,社会就不会有创新的动力。如果实行按劳分配,刘能本人8小时睡觉,8小时参加公共劳动,其他8小时加班搞科研,一天按16小时计算,他每天可以得到2个饼。其实,即使这样,刘能本人也不满意,刘能最多是改善了生活,达到了小康。我们应当重奖刘能,“允许他先暴富起来”,我们还要选他当什么代表之类的。我们可以给刘能每天4个饼,其中两个他自己消费掉,另两个出口换美元,让他发财。这样的安排我看应该是可以了,社会也不乏创新的动力。这也可以看作是多要素参与参与分配。

  问题在这里,刘能自己分到了4饼,还多余出来了6个饼,应当如何分配?如果刘能又投资造出了第二台机器,雇了一个人,雇的这个人也可以每天生产出10个饼,于是,全社会比以前多生产出了18个饼,刘能多拿了3个,剩余15饼,该如何分配?一种说法是按照“要素贡献”的大小参与分配,似乎是这15个饼应当全部归刘能,包括给刘能打工的那个人,也仍然是每天一个饼。这样的话,打工捞不到好处,还低三下四的,人家不来打工。于是刘能就会提高一点工资,每天给1个半的饼。这样一来,给刘能打工,可以迅速提高收入,于是大家争着抢着往刘能哪里跑,于是就出现了“民工潮”、“盲流”。

  刘能的机器越来越多,现在已经有10台机器了,10台机器每天产出100个饼,其他90个人按传统作业方式生产,每天生产90个饼,社会的GDP大幅提升,升到了每天190,比原来增长了90%,经济一片欣欣向荣。10台机器,刘能请9个人,每天100个饼,每天发工资13.5,刘能自己放开肚皮吃,每天吃两个,于是还剩余84.5个饼,全部用于出口。出口的时间一长、货物量一多,我们这边常年贸易盈余,外汇储备大涨,流动性过剩,而人家进口的那边贸易逆差,债台高筑,爆发了经济危机。人家说,我们不进口那么多东西了,这边却骂人家“贸易保护”什么的,闹得双方不欢而散。

  既然出口那么多,人家还不高兴,于是,这边帮刘能打工的人就提出加工资。这时候,刘能的代言人就站出来说:“以按劳分配为主。”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打工者的工资基本上还是按照没有机器的情况下劳动者的生产力水平(也就是所谓的劳动要素的贡献)来决定,“为主”的意思当然也包括给点实惠,但实惠不能太多,“实惠为辅”。这就是变了味的“按劳分配”,也是目前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强调“按劳分配”的险恶用心。“按劳分配”成了拿死工资的借口、不长工资的借口、低工资的借口。按劳分配成了收入不能增长的障碍。刘能一听加工资,背地里还骂道:“这些人想不劳而获。”刘能还威胁要关掉几台机器。很显然,刘能关掉机器以后,打工者的待遇会马上下降。所以,刘能牛的很!事实上,如果出口不畅,刘能真的要关机器,怎么办?

  生产力发展了,需要的劳动量越来越少了,工作机会越来越少了,无法做到人人就业,尤其是如果机器人技术获得突破,生产过程就不需要人的劳动了,怎么办?人可以不劳动,但人要求过上好日子的愿望是天经地义的,你不能指责他们妄图“不劳而获”。因为我们要求“不劳而获”的这部分产品,本来就不是劳动创造的,没有道义上的负担。而作为刘能,也有义务为社会多做贡献,这才是刘能的前途所在。

  可以用一个简单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也是大家熟悉的“按人发钱”。出口通道不畅了,就由政府印钞票,发给民众,把刘能的东西买下来。刘能数钱快乐,民众消费快乐,政府与民同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世界上有一种哲学,可以把白证明为黑、把黑证明为白。但黑与白真的变了吗?没有。此帖怎么让人感觉是:不知所云。
    2013/7/23 13:04:31
  • 楼主的思想很客观!“按劳分配”的确是为了当时激发生产力而提的。当时“消极怠工”吃大锅饭的现象应该非常严重的。不过随着“改、开、搞”和市场化不断深入的今天,这种提法是非常过时的,也可以说早已名存实亡。
    现在的分配其实更接近市场化最终结果,是“按效分配”。极端例子,效益高景气好的行业,喝茶打牌看报纸的闲人照发高工资高福利,效益低景气差的行业,即使流血流汗加班加点最终可能还是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现在谈“按劳分配”,洗脑的嫌疑更大。
    楼主的思想其实是对任何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最好的灵丹妙药。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目前为止对生产力提高最大的体制,也就是能最快程度将产品从紧缺转变成过剩的模式!过剩是好事也是坏事,一旦过剩后再过剩就是做“无用功效”空转资源。纯市场经济下,市场会做去库存纠正,企业倒闭,工人失业,这种纠正的代价是惨烈的,尤其对中低生活人群来说。楼主的思想同样是去库存,而且是最有效和最实在的一种方法。
    不过,在资本主义没有走下坡路的今天,这种思想还只能是种理想和概念!一旦哪天这种思想开始成为社会的主流共识,老马“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也就不远了。
    2010/5/1 10:24:02
  • 过河,商品价值是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怀绕供求关系上下波动,按劳分配原则,是多劳多很,少劳少得,从这看,按过程来分配,实际并非如此,中国建国初,工农之间、城乡之间的收入分配不同,效益好工厂,工人收入高,效益差的工厂,工人收入少,从这看,这何尝不是按结果分配!
    2010/4/30 14:15:26
  • AB落花流水:马克思的“按劳分配”应该是按过程分配。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就说明了问题:商品价值是由包含在其中的社会平均劳动时间决定的。劳动力的价值也是如此,马克思的工资理论不就是这样说的吗?
    2010/4/30 13:08:20
  • 要警惕的恰好是贼喊捉贼吧。楼主这种对按劳分配的解释还不够刻意?还不够曲解吗?楼主显然把按劳分配解释成了平均分配啦!哈哈哈 那种流浓的故事恐怕是三十年前摧毁按劳分配制度时候大讲特讲过的吧? 真是谬种流传,流毒天下。陈腐而又out,根本不懂或者刻意混淆按劳分配与平均主义根本区别,难道仅仅是因为前辈已经僵化老朽在了三十年前?真是可悲可叹。按劳分配的理由不是资源稀缺,那是平均分配的理由。按劳分配的依据是劳动者创造世界、创造资本,而不是资本或者资本家创造世界,因此国际歌才有这样铿锵的词句: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对按劳分配的一切攻击无非都是为无法明言的肮脏剥削鸣锣开道,因此永远是苍白无力和丑陋无耻的。
    2010/4/30 1:17:01
  • 现在有几亿的农民没田耕,也当不了农民工,他们怎么办,谁会为他们想?
    2010/4/29 18:52:27
  • 一个人没有鞋穿,心里很难过!当看到一个没有脚的人在地上爬,他心里好受了。当你嫌工资少的时候,你为何不想想,还有好多没工作的人!什么耕者有其田,请问中国农民人均多少田?可能吗?
    2010/4/29 18:47:09
  • 又是一个空想社会主义。
    2010/4/29 16:45:08
  • 按劳分配是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产物,社会(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财富分配呈现多元化,按捞分配的内涵和外延发生了巨变。政府通过税收和社会保障代国民分享企业的“剩余价值”,不论是否具有劳动能力,也不论功劳、苦劳、疲劳有多大,只要是公民均可分享“剩余价值”(社会财富)。
    税收和社保体现了社会公平和公民权利,企业是税收的主要来源。为此,营造有利于企业健康发展的环境,搞好税收和社会保障管理是各级地方政府义不容辞的正业。地方政府若不务正业的话,经济何以健康发展,社会何以和谐安定呢?
    2010/4/29 16:35:41
  • “按唠分配”。
    2010/4/29 16:15:54
  • 问题的根本是,其实饼一点也不多,刘家的孩子倒是很多,且大多还没吃饱,表面的饼太多了,其实是刘家老大给这些孩子的钱太少了,他们买不起饼,才显得饼相对过剩了,而饼即便是相对的过剩也不是因为机器的生产能力太强大了,而是刘家老大采取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掠夺式的生产方式得来的。
    2010/4/29 14:40:05
  • 公平不是平均主义。社会要责任,要道德,不要和稀泥的和谐。务其实、争虚名,何智何愚?
    2010/4/29 14:35: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Dammos、求心,1963年生,男。1981年武汉大学自动控制专业本科,2000年暨南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研究生。某企业负责人,广州求心经济研究所主任。主要代表作有:《过剩经济学》,2004年广东经济出版社;“论发展中国家的有效需求与就业”,中国权威经济论文库;“基于生产过剩的社会分红”,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美), 2011年 43: 216-229 ;《货币改革与社会分红》,企业管理出版社,2011年。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