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我们在伟大变革的前夜
2010-04-29
字号:

  中国人自以为性格含蓄内敛,而西方人则外向直白,其实未必。我看,中国人表达现状的时候非常直白:“我失业了,还没有找到新工作”。西方人则委婉得多:“I am between jobs”,直译为我正处于尚未找到新欢和已经摒弃旧爱之间的过渡时期,这种说法更鼓舞人心。老外还有一些较为含蓄的表述方式,比如:那些拒绝自我改变的人最终总是被改变。

  我一直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小平同志带领我们刚刚开始改革开放伟大事业的时候,那时全国人民都有一种蓬勃的力量,大家普遍感觉国家民族和自己本人都有着光明的前途。那时候的改革力度非常大,而阻力却很小,因为人民群众拥护这样的改革,小平同志也因此成为在世界范围内广受尊重和爱戴的领袖。

  1994年我参加工作时,虽然物价在普遍上涨,但是大家并不感到恐惧,反而很乐观,都觉得有机会,只要好好干,就一定有更美好光明的前途,眼前物价上涨只不过是前进路上闹心的小飞虫,阻挡不了我们的脚步。那时,中国经济比较看重外贸出口企业,只要能赚外汇,多花些代价,都是值得的,因为当时美元远比人民币值钱,即便按照不合理低价结算外汇,但是同时给以企业一个购买外汇的额度,可以抛出获得额外收益。

  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国家加大了开放力度,来了许多外资企业,后来又是科技革命,我也就是那个时候加入了外资企业当了一段时间的成本会计。我感觉那个时候社会上普遍有一种激励每个人的动机:80年代就是懵懂的乐观向上,90年代就是好好干事业,认真学技术,慢慢从公司初级分析师升上去当经理,这可能就是大多数拿工资生活的人的职业生涯的路线图了。这个时代里,如果有这样一个家庭,一定很受大家的羡慕:丈夫是外企的骨干,平时工作很忙,虽然也偶尔抱怨外国老板什么都不懂,事情都不会干,自己挑大梁但是收入还不到老外的几分之一,但内心还是满足的。妻子是另外一个外企的白领,两人抽空去国外旅行,孩子很聪明,很小就会说英语。夫妻俩买了房子,还在认真还贷款,平时利用公司出差培训或者开会的机会,常到国外走走,心里就很满足了。

  到了新世纪,世界突然变化很大。首先是各种资产价格上涨非常快,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工薪阶层要操心的各种事情越来越多了,而社会上最吃香的职业不再是外企白领,而是公务员和央企职工,价值体系中最受推崇的是从事房地产开发行业。最近10年里最受尊敬的典型家庭组合似乎是:丈夫是公务员,妻子是央企的部门负责人,两人分别从正常渠道分配到了两套房子之后,又利用银行青睐公务员的政策贷款各买了两套房子,平时各地孝敬和单位分配,使得他们生活成本很低,父母都很健康,一家过着低调的生活,孩子在国外学习,偶尔也奢侈一下。周末晚上,夫妻俩暗暗算来,差不多有将近千万的合法财产了。最开心时刻,是一个星期里面同时传来了两个好消息:丈夫收到了去党校学习的通知,而挂在孩子名下的房子所在的楼盘又涨了10%。

  市场经济的关键,是建立一种好的市场激励机制,让大家通过提高自身素质、服务水平和竞争能力来让其他人的生活水平提高或者生产成本降低,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回报。所以,增加弱势群体的收入,并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可以缓解一时的社会矛盾,但是这样救济的办法是保留了整个社会原有的激励机制,这个机制鼓励大家学生时代就入党,大学毕业去考公务员,任劳任怨地工作。虽然这样也没有什么错,但是我不得不提醒大家,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是创造财富的,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越来越庞大的结果,会使得与之相关的人群成为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并有可能阻止我们进一步推进改革事业。

  我认为,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众心目中最好的工作不是去创业冒险,不是去企业打工,不是去科研开发,而是去政府部门按部就班熬资历,那么,这样的激励机制将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有人说中国经济目前正面临全面过热的风险,有可能出现“失控的繁荣”局面,还有人说年底就有可能出现两位数以上的通货膨胀率。我以为这些都不是货币政策或者其他政策层面的问题,如果出现这样的局面,我更倾向于认为是市场经济本身的激励机制出了问题,导致那些积极进取,提高效率,科研开发等努力没有得到正面激励,而那些按部就班,捂住房产,无所事事的人反而收到了超额的回报。这样错误的激励机制到了非改不行的地步了。

  我乐意用一种积极的态度来面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挑战,我相信我们在伟大变革的前夜,这也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必然选择。

       来源:上海证券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在伟大变革的前夜,这是一个绝对准确的判断啊。1975年的时候有人假托毛泽东写一首词“诉衷肠”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其实许多同时代的人都不知道,在中华的监狱中还压着一个小女子叫林昭,写了一首寺,其中后四句“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 汗惭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沧桑。”
        今天观看邓小平理论的实用主义经济,持续多年,造成了中共官僚阶层捆绑美国商业精英的,一场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强大的官商勾结的局面。以及中美两国对峙于太平洋两岸的全球势态,这一场斗争将面临着很长久的时间,美国社会面临着这个共同的敌人,中国社会也面临着这个共同的敌人。
        中国社会终究从有其历史以来的“地主”价值体的文明中走出来,总有一天我们会不再赞赏“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因为中华的再新,必须要新的文明的尺度来衡量。
        
    2010/4/30 18:14:56
  • 过好日子没有错,我也想过好日子!但前题是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如果是,你的好日子也不会长,而且人类也会为你付出惨痛的代价,你我的后人都将在世代轮回的水火中挣扎。这是我们共同都不想看到的结果。这是人类的大悲!
    2010/4/30 18:02:16
  • 对于那些不早起也有虫吃的鸟们,现在是黑甜香回笼觉的最幸福时光。
    2010/4/30 12:31:12
  • [23楼] 评论人: vonrain  查看 vonrain评论专辑:那是一段比54运动更惨的历史,甚至比蒋介石的白色恐怖更加之!并秧鸡无数的平民。
    2010/4/30 8:36:27
  • 1988年物价改革阻力极大,紫阳等受西方指导强行“闯关”,结果酿成第二年的全国性政局动荡,反映了国民的不信任情绪。

    不知鼎鼎从何处得到的资料? 紫阳等受西方指导强行“闯关”?那些当年随同紫阳一起囚禁的历史不知何年能公布于世呢,当年他在广场对话学生的流泪的一幕永远让人铭记。。。希望在天之灵保佑中华。国家的囚徒-如果你有机会的话,请一定拜读,会让你了解一段不同的历史。
    2010/4/30 5:21:07
  • those crying for job American ? I doubt how many of them you know? 不要总是以年青人的长辈自居,如果没有年青人的激情和勇气,靠一些老气横秋的长者,估计中国的大变革也是没有指望的。但更可悲的是80-90的年青人,又真的具备思索和行动的远见了吗?我个人感觉从恢复高考到95-96年这个阶段的进入大学学习的人,对我们的社会现实认识是比较深刻的,这个阶层的人年龄跨度从60多-30多都有,但是经历个人崇拜-体制改革-思想风潮-改革开放-社会转型的各个阶段,这其中对人们思想和行为的转变要求是可想而知的。可惜的是我们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政治改革的机会了,历史往往就是因为一个小的事件而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了。如果当年没有5-4运动北大学生的振臂一呼,恐怕中国早也成了几个国家了。为什么中国会有2000年的封建社会历史,而相对欧洲国家却早早进入了资本-民主的时代?因为中庸之道已经抹杀了正义与丑恶之间的界限,我们身边的人,大家都在声讨腐败,然而当有机会接近或接受腐败机会的时候,却个个立即变成了制度的拥护者。天天在和谐的歌声中捞取些个人的利益和好处,这样的日子足矣!可怕的是大家都在这种生活中浑然不觉。。。可能这就是中国人的处世高明之处吧 !
    2010/4/30 5:08:52
  • 回20楼,不知道你查的什么公开资料,反正我对楼主提到的在两个不同时代老百姓最尊敬的家庭组合的看法还是有相同的地方,不过我不是最尊敬,有时候只是一种屈服于当前形势的那种被动的羡慕,谈尊敬,那是另外一回事。这至少反映了不少民众的想法吧,80年代经商、90年代外企、10年代做官,哈哈,确实是这样!
    2010/4/30 3:55:22
  • 据晚辈查看的公开资料似乎跟楼主说的情况似乎正相反。1988年物价改革阻力极大,紫阳等受西方指导强行“闯关”,结果酿成第二年的全国性政局动荡,反映了国民的不信任情绪。而1994年情况似乎更加严重,以至于朱镕基总理几年后提到1994通货膨胀的势头,说如果不是急刹车的话,要饿死人的,后果不堪设想。楼主不过是享受了短暂的、局部的自由竞争市场经济时期的快感罢了。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是,迅速消除自由竞争而进入垄断竞争时期,前辈的那种快感只能停留在追忆中了。美化甚至神化市场经济是我国主流精英的通病,而且是精神病。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社会弊端都是拜市场经济所赐,而且是市场经济内在的、固有的,市场自身不可克服的。如果非要解释成暂时的、可调整甚至可消除的,幻想一个完美的市场经济,是一厢情愿的自我安慰而已。
    2010/4/30 1:45:31
  • [18楼] 评论人: onedream
    你好!不知道身在国内和国外的炎黄子孙,对问题的看法为何常常相反?
    2010/4/29 22:19:55
  • we are expericing great changes, there is called "beijing consens" with this great achieve, we are living better and better, this is contribution of our stable government.

    Be patient, young man, you are much better than those crying for job American,
    2010/4/29 22:07:07
  • 精兵减政为什么不敢?是我们的刁民太多不好管吗?大家都会说不是,只是些个别现象!可为什么不敢?是他们深知,他们走的是血腥的资本主义道路。他们懂的毛泽东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的道理!为了防犯于未然,收缴了武器于刀具。把权利下放到土黄帝,让腐败烂掉党内仅存不多的正气!于是高枕无忧,在官府歌舞升平,安享和谐盛世。
    2010/4/29 20:19:50
  • 庞大的公务员机制,是为了维护‘和谐’的大军。没有它专制的大厦将在风雨中飘摇。根本不是什么激励机制!现在国家的赤字就是在极力维系这个体系,绝不敢有半点的官不聊生。
    60年国庆是谁在普天同庆?吏治让政府爱官如子。反腐不力就不难理解了!
    2010/4/29 20:02: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后研究员。国泰君安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并购部副总经理,上海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私募基金合伙人。主要著作有《中级金融工程学》《金融工程学》《资产定价学》《经济学家是我的敌人》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