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高等教育去行政化,国退民进?
2010-03-24
字号:

  教育部关于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的草案已经挂出来许多日子了。这次与以往教育部的文件不同,之所以引起全社会这么大的关注,关键在于该规划纲要突出了要对教育体制进行深刻改革。以 一些内部人士的话讲“要触动一些硬问题。”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去行政化”。

  去行政化,顾名思义就是当官的好好去当官,教书的好好去教书,各自管好自己的事情,不要没事儿掺和在一块儿。这要是真能实施得好,确实是解决了高等教育发展的一项重大的问题。

  教育部本身是行政部门,本来就不应当担当了过多的责任。对于各个专业教育的具体工作也不可能指导得面面俱到。过去,凡事要教育部发文才能推动的教育改革模式,显然在客观上给各个国立高校 提供了不作为的借口。等到教育出事了,全社会都开始谴责教育部门时,教育部自然就首当其冲地成为了大家矛盾的中心。正所谓吃力不讨好,就在于此。所以,这次把“去行政化”抛出来,国退民 进,向天下说清楚教育问题上的分工。官归官,校归校。教育部给你学校充分的自由,再教不好书不要怪政府。过去总说体制不好,现在给你充分自由了,看看大家还有什么话要讲?

  理想地看,教育部的定位应当在关于教育的宏观问题上把把关,利用政府的权力进行教育资源的充分性保证和相当部门之间起到协调作用。在给下面学校做好支持和服务的同时,再对下属学校进行必 要的监管。而各个学校,应当充分发挥自己的特点,进行多元化人才的培养与探索。在核心价值观和民族文化传承等问题上接受教育部的监管。而实际教学水平应当由第三方独立的机构根据用人单位 、长期毕业生等学校所服务的对象的评价为主要依据进行教学能力的评估,以重大科学发现或者具有生命力的产品和服务为主要依据进行科研能力的评估。如果这些目标都能实现,当然是天下太平。 然而,笔者担心的是从我们现在的状况看,能不能依靠“去行政化”的体制改革,就顺利地过渡到理想的状况?在这过程中,我们还可能会遇到哪些挑战?

  挑战一:国退,如何退?

  去行政化,不是教育部下个文就万事大吉的。我们国家搞政企分开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是搞得不彻底,弄得大家意见仍然很大。教育部门同样是如此。笔者认为高校人事关系链、高校办学和科研经费 利益链不跟教育部彻底砍断,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做得到。只要高校校长还是司部级干部,还具有行政职务,那就在行政上仍然由上级领导部门来审查和批准,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就不会断。只要学校 的经费主要来源,不管是教学经费还是科研经费仍然由教育部审批,上下利益链不就会断。这两条主要的链条不断,高校就不可能真正去行政化,也就不可能得到充分自由。更何况还有许多存在的隐 性利益链和传统保守思想在作怪。

  挑战二:民进,如何进?

  国退了之后留出的真空谁来填充?国退的目的是给民以充分的自由,但是要是民已经病得连爬都爬不起来,那又怎么办?最初的动力来自哪里?

  民进的关键在于用人,尤其是领导层,校长的选拔机制。过去在行政化用人制度下不以才为先。那么去了行政化,就一定能以才能为选拔依据了吗?我看不一定。还是要对人才选拔制度进行长期摸索 。

  更何况,对于现代大学领导人的素质与能力,既不能以过去行政能力为依据,也不能以教书或科研能力为依据。换句话讲,教授可以制校,但不一定会治校。对专业知识的水平,不能想当然地就转化 为一个大学校长的领导水平。现代大学校长需要是一个教育家、思想家,同时还要是一个管理学家或企业家。更鉴于目前改革所需,他/她还须是个能够把握全局的改革家。

  此外,在过去行政化体制下诞生的高校官僚机构里还有一大群行政人员怎么办?不让他们当官,他们愿意转变角色吗?如果不愿意,谁又来接他们的班?作为目前高校内的既得利益团体,如果没有他 们的支持,改革根本就不可能进行下去。过去,我们一旦在改革中遇到既得利益团体的阻挠,就祭出一项法宝,称“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说白了,就是保证既得利益者的好处,减少改革的阻 力。然而,在这几年城市化进程和严峻的经济形势下,大批的年青学生和学者纷纷选择了弃学从政的道路。在几乎全是新人的形势下,如何实施老人老办法呢?难道我们也学重庆公安系统一样,统统 趴下重来过?

  挑战三:国退民进后,国与民的关系如何处?

  国退与民进后,教育部与高校之间的关系如何处?接口在哪里?是部门对部门,还是部门对个人?这实质上决定是去行政化是否能够真正彻底的原因。过去教育部对高校,是上下级关系,那么现在会 不会演变成两个机构之间的关系呢?重新回到问题一,一旦校长不由教育部委任和批准,那么其合法地位由谁决定,是否由高校单方面决定?如果是那样,就是两个机构之间的关系。即使教育部看某 位校长极为不爽,只要该学校认可,也无法让他下台。只有这样,不仅校长才能放开手去做事情,更关键的是学校与教育部之间已经是两个机构之间的平等制约关系。只有这样的平等关系形成,许多 制度解决不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才会有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

  挑战四:会不会反复?会不会倒退?

  我们老说官本位怎么怎么样,事实上这已经是我们文化和思想中的一个顽疾。造成的后果是当个人有利益时只管自己不想国家,还嫌政府碍事,嚷着要民主要自由。当个人有困难时却又怨声载道怪政 府不管自己,又惦记起社会主义的好来了。只有孩子才会向父母亲如此撒娇,但这却是在社会生活中处处可见的普遍心态和现象。这种拿政府当父母官的想法在国民心中根深地固,直接造成全体国民 缺乏对长远目标坚持的毅力,在眼前利益的诱惑和困难的挑战面前往往会发生动摇,最终使得教育改革产生许多不确定性。

  教育去行政化,会不会在轰轰烈烈中开始,但坚持不了几天,就由于大量利益关系未理顺,导致了比现在还要糟糕的情况呢?笔者担心的是,到时候,社会舆论会不会又倒向怀念起过去的“美好时光 ”,又惦记着重新回到“父母”的温暖怀抱的方向呢?到时候,又有人跳出来以专家的口吻说,根据“实践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看,教育去行政化是错误滴!看来西方的教育模式在中国是走不通 滴,勇敢的中国人民要走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与行政相结合的道路…等等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面对社会整体价值观的坠落,老师再大谈道德,估计也没几个学生会听。”这正是现实社会的症结所在。我正在写一篇这方面的文章,但最近太忙,没有多少时间花在写文上。
    2010/4/9 20:09:25
  • 欢迎杨先生到访!感谢您所提的建议。先生所提的思想道德层面的教育确实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在目前阶段还缺乏普遍的社会价值观的认同。单单靠教育部门一方面来努力是不够的,而且也是苍白无力的。面对社会整体价值观的坠落,老师再大谈道德,估计也没几个学生会听。但是,先生说的不错,不能因为效果不好就放弃德育教育。但是也不能仅靠口号里头的“加强”二字来实现。我们现在把德育方面的教育是与意识形态的教育绑得过死,应当松绑。不管采取什么意识形态的社会制度,做人的道德都是相通的。这里面的含义,与我在另一篇博文中倡导的应当以哲学教育代替马克思主义教育的初衷是一致的。另外,道德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认可,必然有其整体利益最大与个人利益平衡的条件与环境。古人说大乱之后方能大治,可能说的也是只有大家都吃了苦头才会理解遵守公共道德的重要性。事实上,个人遵守道德,不仅仅对集体有利,对个人的长期发展同样也是有利的。只不过,这种利益关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显现,一般大众不愿意坚持到那一天。这方面,我的思考不够深入,也一直苦于如何在教育中引入德育的内容。目前,我只能告诉学生要坚守职业道德,做一名受人尊敬的知识份子。
    2010/4/6 8:34:25
  • 其实不管什么样的形式上的改革都无关紧要,我们现在最应该引起重视的,是公民的道德素养的严重滑坡的问题。怎样唤起民众的责任意识、忧患意识、甚至包括廉耻意识,才是根本上应该解决的问题,教育应该以此为重点。去不去行政化,只是一种形式上的话题,我们的制度不断地改革,却是贪污腐败越来越严重,道德素养越来越缺失,为什么?就是根本上的问题没有能够解决。制度不能挽救一切,再好的制度,都会有机可乘。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要救人,而不是要制人。
    2010/4/5 15:11:25
  • 去看看郎教授,,,哎。。不是去不去行政化的问题。,,,是未来2个亿的大学生怎么办的问题。关乎民族的问题
    2010/3/25 23:06:58
  • 不少人没有多少精力去正视诸如“为什么对于人一定要有很多很多不能的地方和走向悲观、悲哀一类的事呢?”,因而还要问:所有的比较大的经验,一定要到中年以后才能每个人知晓一遍吗?各地没有已经存在的看法之类的学问吗?如今讲的是完美的吗?显然不是最最完美的(与时俱进)。那么,为什么老师避而不谈?把这些都当成规矩类的讲?
    如果当成规矩类的讲,因该说,明面上的知识也不至于有的反藏起来,不至于它们会退步,可后果是,农民变教师、变白领的杠杆机会会少很多。而如果老是有新鲜东西,可能现任教师校长有一大批不合格。这里说的就是给这个格局的改变没有多少好处。如果,不利的操作,比如“堵”之类的积累几次,门槛和无形门槛多了,那么,对有些经常讲规矩的人,会有很多不是真靠吃饭本事而唾手可得的好处,搂,谁不会?而即便再发展快的其他地方,人们有多搂的机会也要多搂,这就意味着,对很多弱势群体,仅维持相对富裕程度都比较难。
    如今,官轮着做,有一些意识了。其实对于他们,不是夺取了什么,而是,他们有一些机会,继续做原来的知识、文化的传递工作,只不过,按贡献和能力,当下这个特别舒服的位置不再舒服,他们可以继续做的前提是有更多的(有可能他们过去排挤过的)“只要不是规矩特别准许的都至少不是禁止的”这种地方,广阔天地,有机会的。很多人惯性地觉得还在原地的话,该怎么安排他们呢?你愁他愁。再说到一些问题:假如你把门口拓宽、理平、理齐了、干净了一遍,它算是堵还是疏呢?估计很难说,看你发现被弄得有点脏的时候,是以服务的态度再次清洁一遍,还是去立块牌子,限制步行和非机动车进入。
    2010/3/24 18:22:42
  • 不知道我们知道的现象和理解的受刺激角度能不能算以偏概全。很多人没事也许向我这样发点帖子,过说话瘾。试想,是否有更深层次的大问题,我们平时都很少去想?比如,今天下午看了任志强的关于疏导重于围堵的论文。我们平时决策的颗粒度过于大,以为达到目的就是压最大的,比如,大问题没功夫去回答(甚至是学生提出来的)赶紧集中一切力量先维持住饭碗?
    这种方式,个人看出来它还是属于堵。有几个人平时多花点时间去想一想该敬畏和默想这抡动星宙,把无穷当作家常便饭的更大的常识的来源地呢?如果把疏导也作为(表面上暂时得到的少)一种利器和方法而常用之,不是很好?!古人的智慧观点结晶我们自己重新结合(点缀上)政治经济学现象,重新说一遍,有多难?也许难在要求人人少说空话和装聋作哑。古人说的过于含蓄深奥的,把它提交到更高的平台去,不是很好?
    2010/3/24 18:21:28
  • 我们小民也不懂什么去这个化那个化,我们只知道让我们的孩子第一上学少花钱,第二学到做人的道理,第三学到真知识真本领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
    2010/3/24 12:49:10
  • 先去行政化,再谈下一步改革。
    任何改革都不是一步到位的,何况教育积重难返,既得利益阶层掌握着教育的主制权。所以,教育改革将是无比艰难的,阻力比天大!
    2010/3/24 11:52: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6年生于浙江湖州,北京化工大学教授,中国系统仿真学会科普与教育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自动化学会故障诊断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为石油化工工业的安全技术,关注工程教育领域和本土科技创新问题。常自称奋青,意为愤怒之余还要务实奋斗。相信只有科教才能兴国,喜欢行动胜于言论。对于科研的态度是应当把技术转化为产品放在第一位,市场实际占有率比获奖和文章更有说服力。正直、勇敢和务实是我们必须要传递给下一代学生的精神。非常喜欢草根网,希望借这块宝地,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
所著博文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商业用途,请与我联系:zhangbk@mail.buct.edu.cn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