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未来数年世界经济主题词将是通货膨胀
2010-03-15
字号:

  还记得去年的“牛市”吗?没错,事实证明那只是一次熊市反弹,过去的好日子并没有重现,那确实已经是过去式了。股票市场未来三年还会徘徊在熊市之中,因为政策制定者已经开始逐步退出去年的经济刺激政策,这就像是患上了一场总也不见好转的感冒,其实还不如干脆高烧几天,然后恢复正常。但是,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害怕这种高烧,担心高烧会危及我们所有人的生命。正因为如此,这次的金融危机,才会演变成久治不愈的经济顽疾。

  2010,股市的表现将会象澳门赌场的老虎机,有时你能赢钱,有时你会输钱,只不过任何时候你都会很忙。还记得半导体行业是怎么吸引投资的吗?半导体制造是一个资本密集、产品生命周期短的产业,经济上来讲就是属于无利可图的类型。但是这个产业还是设法做到了巨大的产业规模,这对消费者是一件好事,但是对投资者却不然。它在吸引投资方面的成功之处在于产业的发展活力。在行业处于上升期的时候,股价会在很短时间内翻番。企业往往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募集资金,投资者的加入则是希望获得快速回报。但是,也像澳门赌场的老虎机一样,如果你玩的时间足够长,你会把一切输得精光。

  股票市场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这是因为资本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在未来几年内会进一步收缩。在西方社会失业率高居两位数的背景之下,这听起来有点危言耸听。可即便是失业率居高不下,劳动者在劳资谈判中的地位却在上升。过去二十年的全球化进程对资本家们非常有利。数以亿计的劳动者从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中走出来,涌入了全球经济系统。资本可以在世界范围内自由转移,以达到套利目的。这剥夺了西方劳动者的谈判筹码,因为工厂可以迁走。这让劳动者彻底绝望,工会的影响力日渐式微。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关注一下发展中国家的通货膨胀水平就会明白:通货膨胀加上货币升值,使其工资水平的上升速度超过了生产力水平的上升。而西方劳动者在劳资谈判中的地位也正在回升。

  最为重要的是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变化。目前蓝领工人短缺的局面有多方面的原因:高等教育的扩张,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网络游戏的吸引,吃苦耐劳意愿的下降等等。这对世界经济的意义是巨大的。中国蓝领工人的工资水平在未来三到四年内有望提高一倍。对这一点,经济学家可以做出量化分析,看看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和在全球商品消费中所占的份额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举例来讲,2009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占美国GDP的2%。所以,如果这部分商品价格翻倍,美国的通货膨胀水平就要上升两个百分点。但中国是全球价格水平的制定者,当中国出口商品价格上升时,全世界其它国家的商品也会涨价。2009年,美国进口商品总量占GDP的13%。另外。美国的制造业占GDP的15%。这样你就可以明白贸易价格的波动对美国经济具有多么深远的影响了。

  大多数分析师认为中国企业不具有提高出口产品价格的能力。因为中国的厂商太多,而世界范围内的买家却很少。没错,个别企业确实没有定价权。但是中国作为一个整体是有定价权的。现在,这一权力正在以用工荒的形式表现出来。出口商必须提高工资水平才能继续生存。沃尔玛、家得宝,或者是其它大企业也只能接受现实。单纯依靠压榨供货商获利的方式,以后不会再行得通了。

  全球经济受贸易和制造业影响的程度更甚于美国经济。以前在世界范围内,通货紧缩是常有的事儿,十年前我就可以靠写这类评论谋生。未来十年中通货膨胀又会成为家常便饭,多数的政策制定者和分析师都在“向后看”,到现在还在谈什么通货紧缩。政策思路与现实情况的冲突可能会导致新的灾难。十年之前,美联储的专家们没有意识到中国对美国通货膨胀的影响,他们的政策过度宽松,导致了几次经济泡沫。现在他们还是不明白,不过这次等待他们的将不是泡沫,而是高通胀。

  问句题外话,这些人怎么还没下台呢?他们以前已经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了。怎么会还留在原来的位置上,有机会再制造一次混乱呢?不幸的是,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就是信奉这样一条准则:无能者无罪!华尔街的恶棍被保释出狱,付钱的是无辜的纳税人。坏人出狱后依然可以拿到数以百万计的奖金,依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商品价格的膨胀会让西方工会主义势力进一步抬头。看看雅典街头的情景吧!这还将会蔓延到法兰克福、曼彻斯特和芝加哥。劳动者势力回潮的时代终于到来了。现在发生这么大规模的劳资冲突,首先是因为西方的工人无法举债来渡过难关。

  在西方资本家努力减少用工成本的年代,通过消费品价格下降的方式,节省下来的钱也让消费者得到了部分好处。较低的通胀水平使得中央银行有理由保持低利率,这造成了资产泡沫。虽然实际工资水平在下降,但是西方的劳动者阶层可以通过举债来维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拿价格被高估了的资产作为抵押。

  从需求一方来看,资产价格泡沫使得西方消费者保持了远远高于工资水平的消费水平。比如说,在马萨诸塞州生产一双运动鞋成本要50美元,零售价100美元。然后,工厂搬迁到了中国,现在生产一双运动鞋的成本只有10美元。零售价80美元,同一位消费者买了两双。这样,在成本下降和销售上升两个环节上都发生了资本的增值。

  以往皆大欢喜的全球资本市场正在走入恶性循环。企业部门还是会到资本市场来寻找运营所需的资金。但是,在熊市背景下怎样才能成功融资呢?其实简单,每年有那么几次反弹就行了。市场一有向好的迹象,银行家们就会摩拳擦掌准备出击。确实,你可能会在头几天,甚至头几个星期里赚到钱。但是当你以月为单位来计算投资收益的时候,你会发现也没赚到什么钱。

  债券市场可能会更糟。希腊现在发生的事情都不能算是严重的:也许希腊政府会要求债券持有人接受减低收益40%的计划。如果通货膨胀率持续上升的势头延续多年的话,你手里的债券可能会落得更惨。美联储是在提高利率,我想它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把折现率提高到3%。但到那时候,通货膨胀率肯定会更高。美联储的反应迟钝是有意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打算让实际利率保持在负值,以此帮助负债者。在欧洲,也许欧洲央行有能力化解希腊的债务危机。但是,如果本地区更大规模的经济体出现问题。它能有办法应对吗?再看日本,政府一直在敦促日本央行增发货币,却一直不肯节减政府的大量浪费性的开支。通过降低币值的方式,发达国家正在享用他们“最后的晚餐”。

  《华尔街2:金钱永不沉睡》,作为《华尔街》的续集即将推出。1987年,电影《华尔街》上映之后,有那么多最优秀最有才华的人被它打动,决心投身华尔街的金融事业。那部影片的主演是迈克尔·道格拉斯和查理·希恩。迈克尔·道格拉斯在片中饰演一个大反派,专靠幕后交易捞钱。但是他把坏人演得光彩照人。“贪婪的是美好的”,也许是本片中最为知名的一句对白,很大程度上预言了二十年后会出现的局面。也许这个信息被当时的一些电影观众铭记于心,而这些观众后来又成了华尔街的交易商。也许我们不应该怪罪格林斯潘,要怪就怪迈克尔·道格拉斯,是他招致了金融危机。衷心希望,这个续集不会起到同样的效果。

  在未来几年中,你的主要心态应该是恐惧,而不是贪婪。记住:股市就是一台老虎机。它时不时会发出一些悦耳的声音。但是慢慢的,不可阻挡的,你的钱会消失在里面。

  在目前的混乱局面下,唯一可靠的结论就是通货膨胀。如果未来十年美国的年平均通胀率超过5%,我不会感到吃惊,而中国的通胀率会比美国更高出一些。也就是说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应该是7%,是现行收益率的两倍。

  中国的通货膨胀将表现为实际升值。固定资产本来应该是理想的通胀对冲工具,但是,中国的房价已经是高出正常价位至少100%了。现在以投资房产来对冲通胀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认为能源和贵金属是好的通胀对冲工具。但是价格也已经不再低廉。现在进入任何形式的资产都应该特别小心。全球经济的困局对石油价格造成了巨大压力。短期内可能不会给你带来收益,明年情况有可能会好一些。黄金也有不小的升值空间。尽管利率上升和美元走强都对金价上升形成了压力。但是只要实际利率依然为负,金价还会在现有基础上大幅升值。黄金的牛市可能会在2011年下半年美联储把利率调高到4%以上的时候结束。

  祝大家虎年好运,在这个骑虎难下的时候。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博主的脑子里有个惯性思维,我说出来不知对不对。
    就是博主有一个对冲的逻辑概念,或者说是一个能量守恒定律。所以就有了:【我认为能源和贵金属是好的通胀对冲工具】因为流动性多了,因为印钞多了,就一直在到处寻找钞票的影子。不过能量有时是会消失的。
    2010/3/15 22:04:09
  • 中国人还是自己锻炼内功吧!指望人家是不行的.给全中国老百姓加工资,把所有国企,央企,分成股份,发给全中国老百姓.
    2010/3/15 12:55:49
  • 楼主的观点需要时间的印证!
    2010/3/15 11:58:22
  • 得反着看。楼主说通货膨胀,那我们就看通货紧缩。
    2010/3/15 9:28: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财经》特约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1960年出生于上海,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同年加入世界银行,担任经济分析员。在世行的五年时间,谢国忠所参与的项目涉及拉美、南亚及东亚地区,并负责处理该银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1995年,加入新加坡的Macquarie Bank,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任亚太区经济学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