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不许脱裤子
2010-03-09
字号:

  都是成年人了,还是那样天真。

  别人说你屁股上有颗庑子,你就非要脱裤子证明一下你没有吗?

  中国的军费关它国鸟事?少吃两个馒头,多买一把菜刀,难道不行吗?为什麽要一五一十交代清楚呢?一百五十年了,谁向中国人交代过呢?

  这到底是什麽问题呢?见了百姓就成了家长,见了洋人就像个学生。

  请回想一下历史。自从西方崛起以来,曾经有过负责任的大国吗?西方的大国历史,就是一部赤裸裸的殖民史。他们不是贩卖黑奴,就是贩卖鸦片,要不就是贩卖次级按揭债券。他们向谁负过责任呢?

  请观照一下现实。自从鸦片战争以来,有哪一个侵略者向中国展示过他们的军事透明度呢?人家军费超过了我们的GDP,我们可以去查帐吗?人家卖给台湾武器,让我们先过目吗?讲“韬光养晦”的人才需要透明度!

  请审视一下我们的逻辑。外交关系的基础到底是什麽?是强大的综合实力!其中,核心就是强大的军事实力。弱国无外交,这是真理。在丛林世界里,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意味着死亡。至于周边小国的所谓忧虑,根本不足为凭。如果,中国真的失去了军事透明度,他们马上就会来搞好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我们实在是已经太透明了。透明的连裤子都脱了。

  已经不是少先队员了,不需要永远去装乖孩子了。

  “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句话有严重的逻辑问题。

  朱元璋同志说的好: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他没有说不称霸,他更不会说永远不称霸。

  责任永远是相对的。每一种责任背后都有牺牲。你要对一些人负责,必然对一些人不负责。你一定要对外国人负责,你可能对中国人就不负责。每一个向外国人负责任的举动,都需要国民付出牺牲。我们已经付出了太多的牺牲了。可不可以让外国人对中国人负起一点责任呢?比如归还一点当年的战争赔款。哪怕是归还抢走的文物呢?他们为什麽就不肯承担一点点儿责任呢?他们为甚麽连慰安妇的钱都要赖账呢?

  笔者以为,这是一个经典的逻辑陷阱。

  如果中国真的是一个大国,中国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那就应该由中国人来定义大国的行为准则。如果中国按照别人的逻辑“被”定义为大国,而且是被定义为“负责任”的大国,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大国。个子大一点儿就算是大人了吗?

  一个总是希望班主任表扬的孩子,毕竟还是一个孩子。

  人类的文明史从来就不是文明的。大国崛起的唯一标志就是征服。

  请注意,是征服。而绝对不是透明,更不是负责任。不要担心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要征服,就少不了威胁,就必须学会去威胁。懂得威胁才算是懂得了外交。威胁,那是必须的;威胁,那是需要水平的。遗憾的是,我们未必具备威胁别人的能力。

  中国的老百姓太善良了。为了国家好,他们什麽都肯牺牲。男人出苦力,女人出那个。

  然而,人类历史上可曾有过靠苦力和那个崛起的大国呢?

  我热爱毛泽东。毛泽东绝对不会说出类似的话语。毛泽东不说这种话语,是因为他敢于去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他知道该对谁负责,也知道不需要向谁负责。在这一点上,连蒋介石都还有那末一点儿骨气。

  笔者不能不教训一下那些办外交的先生们。枪杆子里面才能出外交。中国的国际地位,不是你们用三寸不烂之舌就能讲出来的。那是中国人民几代人血水、泪水、汗水的结晶。请你们尊重一下人民,也请你们学会自重。

  笔者知道,你们不会像陈毅元帅一样豪迈,你们也不会像乔冠华一样潇洒。

  可是,办外交是要有底线的。

  请牢牢记住了:不许脱裤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不称霸。不能这么去批判的。因为我们自然而然在当时成了第三世界的领袖了。他们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
    2017/7/11 10:04:01
  • 其实中国的官们不是不会说,也不是个小孩子,他们比谁都懂事,也知道其中的利害。为什么他们还这样说呢?因为利益所在,当然不是国家利益,我感觉更多的是阶级和个人利益。实在没招才想出个:我们是个负责任的大国!胡弄百姓而已!
    2013/5/13 23:38:24
  • [63楼] 评论人: 支持戴旭 查看评论专辑  
    能当官的大部分是太子党、马屁精、笑面虎等,真正考核进去的几粒沙子不能左右决策。
    2010/5/5 9:04:17
    2013/3/28 14:49:46
  • 还不许脱裤子,都已经和人家上床亲嘴了。
    2013/3/20 16:16:39
  • 裤子终究是要脱滴,不脱怎么进行利益交换嘛,没有利益交换,那个“狗的屁”怎么上去呢,“狗的屁”上不去,老子就什么都没有了......
    2013/3/20 16:03:43
  • 透明永远是相对的,而且某种程度上透明也是一种威摄,比如在过去,我们实力弱小时,当然不可能去透明,因为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你一透明,岂不是丢丑,而当你实力强大时,你反而会选择透明,比如亮亮肌肉,人家一看,我的妈呀,这家伙好强壮啊!咱可惹不起啊!这个时候如果你还是选择不透明,那么别人可能会对你的实力产生误判,就可能因为对你的实力低估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比如本来是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现在可能要打一仗,别人才知道你的历害,从战略角度讲,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是最高境界,所以有选择的亮亮肌肉,也无不可,不能象楼主一样一概而论,并明显的夹带一些极端主义的私货。
    2013/3/20 13:47:53
  • 朱元璋同志说的好: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他没有说不称霸,他更不会说永远不称霸。
    2013/3/20 12:59:17
  • 接上:

    写此文后刚一天,就见二十一日《申报》登载南京专电云:“考试院部员张以宽,盛传前日为学生架去重伤。兹据张自述,当时因车夫误会,为群众引至中大,旋出校回寓,并无受伤之事。至行政院某秘书被拉到中大,亦当时出来,更无失踪之事。”而“教育消息”栏内,又记本埠一小部分学校赴京请愿学生死伤的确数,则云:“中公死二人,伤三十人,复旦伤二人,复旦附中伤十人,东亚失踪一人(系女性),上中失踪一人,伤三人,文生氏死一人,伤五人……”可见学生并未如国府通电所说,将“社会秩序,破坏无余”,而国府则不但依然能够镇压,而且依然能够诬陷,杀戮。“友邦人士”,从此可以不必“惊诧莫名”,只请放心来瓜分就是了。
    2013/3/19 23:11:28
  • 接上:

    好个国民党政府的“友邦人士”!是些什么东西!即使所举的罪状是真的罢,但这些事情,是无论那一个“友邦”也都有的,他们的维持他们的“秩序”的监狱,就撕掉了他们的“文明”的面具。摆什么“惊诧”的臭脸孔呢?
    可是“友邦人士”一惊诧,我们的国府就怕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好像失了东三省,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谁也不响,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只有几个学生上几篇“呈文”,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可以博得“友邦人士”的夸奖,永远“国”下去一样。
    几句电文,说得明白极了:怎样的党国,怎样的“友邦”。“友邦”要我们人民身受宰割,寂然无声,略有“越轨”,便加屠戮;党国是要我们遵从这“友邦人士”的希望,否则,他就要“通电各地军政当局”,“即予紧急处置,不得于事后借口无法劝阻,敷衍塞责”了!
    因为“友邦人士”是知道的:日兵“无法劝阻”,学生们怎会“无法劝阻”?每月一千八百万的军费,四百万的政费,作什么用的呀,“军政当局”呀?
    2013/3/19 23:10:40
  • 友邦惊诧论

    鲁迅

    只要略有知觉的人就都知道:这回学生的请愿,是因为日本占据了辽吉,南京政府束手无策,单会去哀求国联,而国联却正和日本是一伙。读书呀,读书呀,不错,学生是应该读书的,但一面也要大人老爷们不至于葬送土地,这才能够安心读书。报上不是说过,东北大学逃散,冯庸大学逃散,日本兵看见学生模样的就枪毙吗?放下书包来请愿,真是已经可怜之至。不道国民党政府却在十二月十八日通电各地军政当局文里,又加上他们“捣毁机关,阻断交通,殴伤中委,拦劫汽车,横击路人及公务人员,私逮刑讯,社会秩序,悉被破坏”的罪名,而且指出结果,说是“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
    好个“友邦人士”!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炮轰机关,他们不惊诧;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他们不惊诧。中国国民党治下的连年内战,空前水灾,卖儿救穷,砍头示众,秘密杀戮,电刑逼供,他们也不惊诧。在学生的请愿中有一点纷扰,他们就惊诧了!
    2013/3/19 23:10:18
  • 转近平同志、克强同志阅!

    这篇文章应该发表在人民日报头条!
    2013/3/19 23:09:54
  •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现在正好相反吧
    2012/8/23 8:08:5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卢欣,字麒元。祖籍四川,生于山西,就读于东北,工作于北京。现居香港。

本博客内容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任何个人以及网站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署名原创作者名及文章来源或与本人联系!联系方式:evenluxin@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