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农民负担旧话新说
2010-02-25
字号:

  最近几年农民负担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两个方面:其一是因农田水利等农村(准)公共品私人化供给引发的生产性负担;其二是因青年男女婚姻花销过大引发的生活性负担。生产和生活性负担的居高不下成为新时期考验农民家庭经济承受能力的新难题。

  2010年元旦过后,我们在稻作区湖北某县调查时发现,当地农民的家庭经济负担在税费改革后的几年内出现了快速攀升的趋势,农民不堪重负的现象仍然存在,只是农民负担的表现形式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变。如果说农民在先前的负担重压之下还可以诉诸于政府的力量来求解的话,他们在当下的负担压力之下却丧失了显性的求助力量。

  税费改革前的农民负担在乡村社会引发了一轮日益严重的治理性危机,那时的危机是由于分税制改革以后,县乡政府面临着极大的入不敷出的财政压力,迫使地方政府不得不通过逐步加大农业税赋的提取力度,以致乱收费、乱集资等加重农民负担的办法层出不穷。

  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起,中央开始连续下发诸多的旨在减轻农民负担的红头文件。到世纪之交时,税费改革政策出台,并伴随着精兵简政式的乡村体制改革。

  税费改革后的农民负担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以我们在湖北等地的农村调查经验来看,近几年农民负担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因农田水利等农村(准)公共品私人化供给引发的生产性负担;二是因青年男女婚姻花销过大引发的生活性负担。生产和生活性负担的居高不下成为新时期考验农民家庭经济承受能力的新难题。

  在我们调查的湖北某县,从1964年开始直到税费改革前后,稻田的灌溉主要依赖于1958年开始建立的大型水利灌溉系统。税费改革前,“干、支、斗、毛”渠的日常维护都是由乡、村、组三级组织统筹以农民在冬季农闲的时候出义务工和积累工的形式展开的,水费也是以村组统筹的形式以共同生产费的名义向农民征收的。税费改革后,村民小组长取消了,村组合并变大了,而共同生产费和两“工”制度取消了,当地的稻田灌溉出现了“户户有机井,家家有堰塘”的局面。打一口机井需要数千元,修缮和维护堰塘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何况家家户户打机井必然造成机井越打越深,早前打的浅水井很快不能用,不得不再打深度机井的恶性循环状态。再加上亩均数十元的电费成本,农民的生产支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此外,在目前中国的婚姻市场上,已经初步形成了因年轻女性从“农村向城市,落后地区向发达地区”流动的发展格局。农村男性青年要想娶上一个媳妇必然需要满足对方家庭“狮子大开口”提出的条件,特别是娶本地媳妇。在我们的调查地,现在农村的男性青年要想顺利娶上媳妇,除了数万元不等的彩礼、嫁妆钱,男方家庭还必须在县、市级城镇购买住房,花费不菲。

  如此一来,小农家庭如何迎接“旧话新说”的农民负担难题的挑战,以及新挑战将给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小农家庭的生产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就成为一个值得探讨的新问题。

  观点集萃

  “其实算一下,我们在农业中的物质成本,就农产品中大田作物,大概就是40%左右,这么高的利润,别的行业很难找得到。包括在国外的大种业公司都讲,种业你要搞好了,只有贩毒,可以和它比利润,别的都比不了的,所以农业的投资机会非常大。”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农办主任陈锡文

  “近些年来我们的农民工政策是在不断地完善之中,有很多进展,也有很多制度创新,但从整体上来说,农民工的服务管理还没有彻底摆脱城乡二元体制的影响,现在的体制还没有为他们成为城市人创造很好的机会和条件。农民工的问题依旧是相当突出。工资偏低,劳动权益得不到很好的保障,职业病频发,劳动安全危害性突出,有社会保障的比较少,80%左右的农民工没有养老保险,医疗、居住问题比较大等等。户籍制度及附加其上的不公平制度仍旧成为阻碍他们享受应有的权益待遇和市民化的最大障碍,这和他们的要求及城市化的要求相差很远,需要解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崔传义

  “中国只是全球产业链的一个环节。如果我们是其中那最弱的一环,那么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中国就是最大的受害者。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产业链竞争时代,我们面前的正是我所说的‘新帝国主义’,那种单纯在劳动成本上面下工夫的中国制造已经走到了尽头。”

  ———经济学家郎咸平

  “所谓土地短缺造成房价上升是虚假命题。房价上升是需求出了问题,是投机需求过于强势,奢侈性需求得不到调节。政府应该从这里入手解决问题。”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党国英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农民是中国稳定的主体,农业是中国稳定的基础,农村是中国发展的潜力。这是大的战略问题,稳字为要,高层应该看得更清楚。
    2010/2/26 13:15:20
  • 同意郎咸平的说法!政府主导房地产投机,房价能不涨吗?土地招拍挂,房价不涨能行吗?中国房地产业的整个利益链条上,政府是最大受益者!政府-银行-开发商都是受益者.
    2010/2/26 12:41:40
  • 【农田水利等农村(准)公共品私人化供给引发的生产性负担】

        “私人化”了,还谈什么“供给”?

        这已经不是什么“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个体行为,而是国家性质的变性。
    2010/2/25 12:25:14
  • 沿海剥削内地,城市剥削农村。当年陈云就十分反对搞“开发区”的政策,一针见血的指出:那是对外输血!输了三十多年,输的农村,内地严重缺血,营养不良。
    2010/2/25 11:27:16
  • 总体看,来自政府的负担是明显减轻了。中央的一系列惠农政策,让农民还是得到了很大的实惠。当然,新问题会随之出现。
    2010/2/25 10:20: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村社会研究中心研究人员,社会学博士,人文学院讲师。近年来曾在全国十余省市开展农村调查工作,并在河南、广州、湖北和陕西等省市从事乡村建设试验工作。主要研究方向:农村社会学与政治社会学。联系地址:陕西*杨凌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 邮政编码:712100
E-MAIL:zxf18111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