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摩罗的局限性
2010-02-05
字号:

  摩罗先生写了一本书《中国站起来》。

  摩罗先生对五四先贤们的反思进行了再反思。摩罗先生的再反思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然而,摩罗们的反思存在着哲学上的局限性。

  这仍然是一种形式逻辑的机械式轮回。五四运动之后,当年高涨的反帝反封建浪潮,不断出现历史性的回潮。先是帝国主义(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的回潮;而后就是封建主义(所谓的传统文化)的回潮。本质上没有多少新意。

  摩罗先生的言说属于后一种回潮。摩罗从鲁迅退回到了康有为。

  回潮不能算是深刻的思考。

  一个大体上放弃了哲学根性的民族很难进行深刻的思考。

  摩罗们是在玩荡秋千的游戏。鲁迅们打倒了孔家店,摩罗们打算重建孔家店。很有趣吧,中国正在全世界建设孔子学院。中国也正在掀起新一轮的孔子热。然而,即便是重新抬出孔子,能解决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吗?

  中国现代化过程中,始终存在两种思路。第一种思路,就是完善旧体制,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走的就是这条路;第二种思路,就是推倒重建,从辛亥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走的就是这条路。第一条路,由于封建势力阻挠,终于失败;第二条路,由于帝国主义阻挠,并不成功。事实上,我们没有走好其中任何一条道路。中国人仍然在苦苦思考着发展道路问题。

  我们必须承认,五四先贤们有历史的局限性。五四先贤们走的是第二条道路。他们在“推倒”的时候,是如此的激进和猛烈;他们在“重建”的时候,是如此的盲目和仓促。他们甚至只能完成两个最简单的动作:“打倒”和“拿来”。中国缺少欧美现代化过程中深刻的思辨。德国思想家们为了发展模式问题,曾经与奥地利人进行了百年论战。中国的思想家们哪里能够从容论战!中国的思想家们始终面临着严酷的生存危机。民族的生存危机和个人的生存危机长期交织在一起。五四先贤们已经是倾尽全力了。他们历史性地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开荒者,他们却无法完成中国现代化的系统性建设。

  笔者认为,改良或者革命都是不错的选择,以中为体或者以西为体也算不上是原则问题。最根本的问题是,谁来主导?借用禅宗的话头:念佛是谁?如果是中国人自主自觉地选择,两样都不会有问题。那麽,真正念佛的到底是谁呢?

  现代中国人已经丧失了思想的主体性了。形式上,好像是中国人在选择,其实不是。所以选择什麽变得不重要了。失去了灵魂,一具华丽的躯壳有什麽意义?这是一个100年来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的老问题。

  念佛是谁?100年了,中国的领袖好像走马灯一般,中国的理论如同换春联一样。然而,这不过是热闹的表象。在表象之下,有着惊人的真相。细细观察可以发现,我们并没有领袖,我们也并没有理论。真正主宰这个世界的另有其人。并且,100年来没有任何改变。这个主宰不在中国。中国的现代化,只不过是一个登上世界舞台的过程。我们终于成为全球大戏中的一个角色。编剧和导演不在我们中间。再进一步观察,中国现代以来的制度和政策安排,存在着某种与外部世界微妙的配合。有时候,配合的差一点;有时候,配合得好一点。然而,配合的本质从未没有改变过。我们一直是在扮演跑龙套的角色。

  老实说,与演员讨论哲学问题是没有意义的。

  摩罗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他的问题与五四先贤的问题如出一辙。打倒孔家店或完善孔家店都不是实质性问题。用筷子或用叉子根本就不是实质性问题。实质问题是,谁来主宰!

  五四先贤们轻率地否定了中国文化,所以在接受西方文化的时候就必然一样的轻率。今天的年轻人轻率地肯定了中国文化,所以在继承中国文化的时候也必然一样的轻率。

  实事求是地说,现代中国人既没有把握住中国文化的精华,也没有把握住西方文化的精华。中国人貌似在赶时髦,实际上不过是在模仿。即无根性,也无自性。就算说的是《论语》,听上去仍然是《圣经》。如果,中国人能够真正把握好任何一种文化,都足以傲视全球。如果,中国人能将二者精华熔冶于一炉,不断推陈出新,则必然可以期待另一个千年辉煌。

  关于形式逻辑的讨论是必要的。但是,不要停留在形式逻辑上。一定要继续前行,必须完成对于形式逻辑的超越。

  中国要尽快完成主体意识的启蒙和觉醒。中国需要在主体性之上完成历史观和世界观的重建。由此,产生出主导中国乃至世界的思想理论体系。

  至于这个思想理论体系是源于中国文化或西方文化根本就不重要。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定是一个同时具备中西文明特征的崭新的思想理论体系。

  中国站起来!这是一个多麽好的命题啊!不过,站起来的的含义,不是要扶起一个已经到下的躯壳,而是要复苏一个曾经伟大的灵魂。不要去纠缠所谓的民族性问题。失去灵魂主宰的形式逻辑特征没有实质性意义。

  文学的摩罗需要哲学。

  科学的中国需要灵魂。

  借用佛祖的话结束全文: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是呵,不要总是在激进派与保皇派之间荡秋千。我们与激进派与保皇派都要保持距离。
    2010/3/26 17:11:19
  • 你对孔子了解多少,是依据那无数的汗牛充栋的“学术论文”呢,还是亲自阅读过古代圣贤的经典呢?恐怕你是非常自信地对一件自己不太了解的事物做“居高临下”的“批判”呢,呵呵
    2010/3/13 17:43:05
  • “然而,即便是重新抬出孔子,能解决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吗?”

    “中国现代化过程中,始终存在两种思路。第一种思路,就是完善旧体制,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走的就是这条路;第二种思路,就是推倒重建,从辛亥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走的就是这条路。第一条路,由于封建势力阻挠,终于失败;第二条路,由于帝国主义阻挠,并不成功。事实上,我们没有走好其中任何一条道路。”
    2010/3/9 14:27:07
  • 至于这个思想理论体系是源于中国文化或西方文化根本就不重要。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定是一个同时具备中西文明特征的崭新的思想理论体系。
    2010/2/9 16:15:12
  • 卢麒元你是一个大元宝?在认识汉字的人里面,你是俺正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挺有些水平呀!哎!可惜你不是国家主席/屈才呀、
    2010/2/7 1:53:05
  • 中国的主体意识早已扎根在民间
    此释道儒非彼释道儒
    西方是杀杀杀杀到同归于尽,始回头已是百年身
    中国是和和和和到忍无可忍,才抬头不失千秋梦。
    2010/2/6 23:58:17
  • 渐进的改革应该先从局部开始,比如先改组人大,赋权于人大立法,至于党权未来再说,保留立宪权,草民也就不争了。现在是国务部门都可以立法,人大只是个橡皮图章而已,乱象如此,恶法泛滥,只有部门和小集团利益了,连古罗马和希腊的贵族民主都不如了。
    2010/2/6 21:23:15
  • “中国现代化过程中,始终存在两种思路。第一种思路,就是完善旧体制,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走的就是这条路;第二种思路,就是推倒重建,从辛亥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走的就是这条路。第一条路,由于封建势力阻挠,终于失败;第二条路,由于帝国主义阻挠,并不成功。事实上,我们没有走好其中任何一条道路。”
    ………………………………
    卢先生看得明白。这才是大历史观。帝国主义是不会让中国走通第二条路的!
    2010/2/6 7:48:54
  • 中华文化只有转基因,才能避免退化。
    2010/2/5 22:24:19
  • 历史在一次证明,资本主义是腐朽没落的帝国罪恶根源,唯有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道路,才是人间正道.这也正是共产党的信念,新中国精神实质,民族的最强音,人类的共同愿望!然而我们迷失了!去迷恋资本家小姐的性感,追求物欲强化占有,尽显贪婪的丑恶习惯,与人的善本越走越远.将把民族引向?灰太狼先生!
    2010/2/5 18:46:11
  • 当西方文明,刚从马克思哪里,为资主义找到一线希望时,中国这个棒捶,着实地给了他们当头一棒,一线希望片刻消失的无影无踵.在回到一头污水的危机之中!
    2010/2/5 18:23:35
  • 中国的真正敌人不是美国,是跨国公司帝国,美国只是一个躯壳,自从美国垄断金融资本控制美国之后,美国就丧失了灵魂,美国就已经鬼上身,他已经被"公司"这个幽灵控制,并且幽灵已经控制世界上的很多国家,中国是幽灵要控制的最后一个大国,中国要想战胜自己的敌人,惟有捉鬼,找准幽灵的气门,攥住其睾丸方成!若以美国为敌,即便重创美国,幽灵未必受伤,他会从美国转移到法国、德国、俄国、日本、巴西、印度......中国以一己之力对抗全球,绝无胜机!君不见,幽灵附体威尼斯,造就威尼斯商人,附体荷兰、附体西班牙、附体拿破仑、附体英国造就日不落帝国,但还是落了,附体日本战胜大清,附体美国,成就霸主,幽灵以民主为名肢解各个民族,挑起战争,从中牟利,从而控制人类。
    2010/2/5 16:16:4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卢欣,字麒元。祖籍四川,生于山西,就读于东北,工作于北京。现居香港。

本博客内容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任何个人以及网站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署名原创作者名及文章来源或与本人联系!联系方式:evenluxin@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