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要保护的东西很多也很重要
2010-02-04
字号:

  看到了我这个题目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保护什么”?很多人会认为,要保护的首先是民族产业。这种判断没有错,因为当今世界的贸易保护确实比较流行也比较有效。实际上,我的意思并不仅在于此。

  1、学习语文是需要保护的。

  学习语文是需要保护的,因为语文不学不行。很多的政协委员对一些高校招生不考语文的作法予以猛烈的痛斥,这是这些年来对西方语言学习被强调过于离谱的恶果,这背后的最重要的是,中华文化的传承问题。我近日看CCTV-2,感觉到这台被西化的不轻。也许我的思想还没有解放到某种程度,正像家宝总理跟参事们说的,社会等领域里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学习先进的步伐还不够大,我也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

  我的看法是,和政协委员们的看法一样,孩子们包括已经上高中的孩子们,语文学习要加强,这既关系到说话能力的问题,也关系到文化得到延续的问题。

  2、保护好民族产业。

  保护好民族产业,现在会遇到一些国内势力的反对,但当国内的势力与海外的势力主张过于一致,包括张维迎的“民营化”的说法,我借用司马迁的一句话,“此不可不察也”。国内的民族汽车产业受洋品牌的冲击可谓是大的,何以出现这种情况?原因是与近年来国人对外语,尤其是英语的看重不无关系。日化产业是利润非常高的领域,为什么我们传统的日化品牌被放那么久而不用?原因是我们把市场门槛放得太低,让一些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外国企业进来,用市场广告的宣传办法占据了我们的市场。服装产业也类似。

  我的看法是,尽管我们的民族产业生产能力是强的,甚至被一部分人解读为产能过剩,但让洋品牌回家后的日化产能是能够满足国人消费的,这可能有点狭隘。

  3、让能源产业健康发展。

  让能源产业健康发展,具有战略意义。能源委的成立,包括能源委的构成,抓住了关键。能源保证的是,国家经济的安全,人民生活的保障。现在的能源发展是持续健康的,但也需要谈保护,因为一些有说不清背景的投行对这一块比较感兴趣,对一些能源企业有比较大的诱惑,应该防患于未然。也许我这里说的有点杞人忧天,强调能源保护,特别是防止投行过多的参与能源产业,也是“不可不察的”。

  我的看法是,能源产业的安全虽然目前有保障,但希拉里的露骨说法有点让人烦,要防止国内能源定价权旁落。

  4、资源向农村倾斜。

  要素向农村倾斜,这是中央一号文件的关键词儿。农村的稳定比什么都重要,包括用立法的办法保护“耕者有其田”,是中国社会持续稳定发展的基础所在。我曾经说过,土地制度变革不在农村耕地,而在于城市土地制度的变革。由于工业生产率高,尽管工信问答不了“中国搞工业需要多少人”的问题,工业人口数量应该大大低于农业人口数量。实际上,一号文件中的“城镇化”也是需要特别重视的。

  我的看法是,切实解决“三低”的问题,是今年“三农”政策的突出特点,尽管我们手上的资源是有限的,向农村集中就好,不要受任何干扰才对。

  我们要保护好的东西很多,这里仅说这些,其他要保护的东西需要大家共同来提醒。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今社会,人类战争业已转型,表现形式更加多样,实体产业间的竞争,虚拟产业间的竞争,都是今日之战争形式。实际上,这种战争的杀伤力并不比传统战争小,一场可以造成较大失业率的战争,会让一大批人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也足以引发一个国家的政治动乱。所有这些,也是需要我们用大视角来看待,并加以保护。
    2010/2/17 9:42:02
  • 切实解决“三低”的问题,是今年“三农”政策的突出特点,尽管我们手上的资源是有限的,向农村集中就好,不要受任何干扰才对。
    这里的“三低”,大体是指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低、文化建设投入低、社会保障投入低。是吗?
    2010/2/17 9:37:23
  • 欠保护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必须认真加以解决。
    2010/2/6 16:59:51
  • 博主这篇文章要说的有很多,包括实体经济如何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也包括中华文化的延续问题。
    2010/2/4 22:21:43

  •      【我近日看CCTV-2,感觉到这台被西化的不轻。】

        然。接回来的很多鬼都在这里牛牛地神侃:中国啥都不懂,一加一等于二是必须的。

        那家伙,多开放啊。
    2010/2/4 15:07:24
  • 民族产业,和制造业,到现在都在挣扎!体制问题.
    2010/2/4 13:02: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安徽人,上世纪60年代出生,80年代中期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80年代中后期在安徽机电学院(现安徽工程科技学院)任教,其后至2001年,在省经济体制改革部门工作十余年。2001年至今,从事大型企业、国资监管政策研究、财务监督和政策法规等工作。期间,2002年初赴德国学习MPA及MBA主干课程。平时多思考,见微知著,小处着手看问题;勤写心得,随心而书,多为短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