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三种无上逻辑与中国的三种国运
2010-01-14
字号:

  欲明晰未来中国的前途,必先明晰当今中国的基本逻辑。

  当今中国各种社会舆论的纷争前所未有地错综复杂,令人眼花耳乱,莫衷一是,由此更孽生出各种烦躁、焦虑和不安。如果任由这种局面继续,又会反过来令国人被恶性情绪牵引,盲目躁动而激化冲突,最后演绎囚徒互困互毁的悲剧。

  中国人要想跳出这一团乱麻,寻找到自由幸福的彼岸;中国国运要想摆脱混沌难测之迷局,寻找到复兴的磅礴大气。就是要从舆论乱麻中找出根本立场逻辑冲突,或者说是社会基本矛盾。

  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当下中国是三种无上逻辑之争,也是三种基本价值观之争,三种基本社会力量之争。它们在激烈地争夺着这个国家至高无上的核心价值观,即争夺中国社会思想的无上主导地位。

  这三个竞争者分别是:一、资本自由意志的逻辑;二,既得权力利益的逻辑;三,社会公平正义的逻辑。那么,当今中国人如何来选择它们呢?先不妨让我们先用它们各自的逻辑推演出的中国未来国运吧。

  资本自由意志逻辑

  资本自由意志一贯以“自由”为名开路。

  当自由逻辑成为一个国家的无上逻辑后,各种社会生产力要素进行自由博弈,因资本可以收买其它的一切要素,因此资本一定成为最后的赢家。自由至上的本质是资本自由意志至上,而且是最强势资本自由意志至上。最有力的证明是,美国千方百计要求中国对美开放资本自由,但美国边防对中国劳工严防死守,对中国商品挑三拣四,对中国购买矿产屡次拒绝。

  当资本,即资本自由意志成为一个社会的统治意志,它会千方百计瓦解一切能够跟它抗衡的东西。

  首先是生命的尊贵和灵魂的自由,再如两个高贵自由男女的爱情,这是资本所买不到的。因此,它将重奖人的贪婪欲望而打倒精神,鼓动纵欲狂欢,令斯文扫地,要让任何男人屈膝,而令任何女人脱衣,甚至不惜纵容酒精、毒品、同性恋迷幻世人;

  如果对手是人民民主,它就收买自私精英成为代理,操纵舆论美化代理人,瓦解人民团结,愚弄社会公众,使民主沦为摆设,最终沦为自私精英的“伪民主”,即无论谁当选总统,无论三权四权分立,它们统统都臣服于“钱”。资本自由意志的至高无上,它反映到国际社会结构中,美联储成为资本自由意志的核心代表,它不接受任何监督,包括美国总统和国会、法院。

  如果资本自由意志成为中国未来的无上意志,那么,一切限制资本无上权力的力量都会被消除,而越有利于资本自由流动和自由操纵的举措都会被优先安排:人民币汇率自由化是越快越好;政府绝不应该干预任何市场行为;应该推出任何有利于资本无条件控制股市涨跌的制度;二次分配进行社会保障是不必要的,完全可以忽略;应当实现中央银行的自由意志,不受任何其它外部力量制衡和监管;政权和军队也应该服从资本自由意志,由资本的代理人主掌,使国家机器服从服务于资本的自由意志。

  然而,资本自由意志的必然结果是,贫富分化必定日益严重,乃至极端。极少数人不仅掌控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财富享乐,它们还会摧毁社会公众的任何精神尊严和自信,即一切有形的物质享乐均收入资本的巨大手掌中,一切无形的精神幸福必须加以践踏摧毁。

  在同一个世界中,无上的资本自由意志只有一个,小国弱国的自由意志必然服从于大国强国的资本自由意志,边缘国资本意志必然从属于国际核心资本自由意志。如果中国走上了资本自由意志的道路,必然将长久彻底被锁定在西方资本附庸国地位,中国大众将长期无条件地为资本苦役。

  既便如此,这也只能让国际自由资本意志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因为当资本自由意志发展到极致,它最后完全没有对手后,就会毁灭自己。其路径是将社会大众逼到山穷水尽,成为自己的掘墓人。就像《西方的没落》一书所预言:能够推翻金钱统治的只有血与火。

  既得权力意志的逻辑

  既得权力者的基本逻辑,在三个逻辑中最简单,即既然权力在手,“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它必然不断扩权,获得更多的利益,获得更多的审批权,获得更多的代理权,不管它的理由是多么的堂而皇之,其基本特点是,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将别人的权益夺走,把别人的合理利益拿走;它对自己越来越大方,房要越住越大越多,车要越来越豪华,公楼要越搬越气派。与此同时,对社会公众利益是越来越苛刻,税费要越收越多,房价要越来越高,社保保障越来越少,各种限制标准越来越多。而他们扩张既得利益的理由却往往打着为社会公众谋福利的旗号。

  按照既得权力的逻辑,中国社会的未来就会像这样一个人:他的肚子——官僚机构会越来越庞大,而四肢——经济和社会越来越孱弱,终于有一天四肢无力支撑,这个大肚子会倒在地上,最终被自己肚子里的蛀虫吃掉。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即某种新既得权力者摇身一变,以极左的面目出现,在清算旧既得利益的同时,再次将权力集中在自己的手中。

  在现实中,既得权力逻辑的合法性往往是以攻击资本过度贪婪而自证,即自身造成的问题委过于资本自由意志;与此同时,资本自由意志的现实合法性也是以攻讦既得权力的贪婪而自证。事实上,既得权力自由寻租和资本自由贿赂才是两者间一般性的真实关系,他们的共同利益是通过双重手段最大化剥夺公众的合理权益,因为两者的共同点均是为了个人和少数人利益最大化的自私精英主导,此种关系即权贵资本主义。

  不过,资本自由意志和既得权力意志还是会争夺最后的主导权——既得权力意志希望在寻租之后,随时可以收回寻租权,而不给或少给资本补偿;资本自由意志希望在寻租后,能够将既得权力代理人转变为自己的代理人,并最终以资本自由意志控制既得权力意志,成为无上意志。

  社会公正意志的逻辑

  社会公正意志所表现的一个社会至高无上的价值追求,是这个社会所有人的幸福最大化,它的唯一可能是实现社会公正,正如《道德经》有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

  资本自由意志和既得权力意志会异口同声地污蔑——”公正“就是平均主义。其实,真正的社会的公平正义,它的目标是社会幸福最大化;它的原则是”己不所欲,勿施于人“;它的法则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它的保障是社会精英自上而下的监管和社会民主自下而上的监督;它的实现路径是”小我“物质幸福和”大我“精神幸福的良性循环。

  在社会公众至高无上的原则之下,社会公正意志承认个人能力的不同,它承认不同生产力要素的各自独特贡献,它能宽容个人合理物质享受和合法私权;但是,它禁止个人、小集团或某种生产力要素过度贪婪,侵夺他人合理利益;它更鼓励人道主义的精神尊严和道德情操,推崇物质竞争胜者转变为社会精神圣者,帮助大众生活富足,提携公众精神成长。

  社会公正的实现路径要靠社会精英的道德示范和精神升级,靠信仰社会公正、追求公众幸福最大化的社会精英发自内心的追求——即”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同时,它与人民大众对公正公平的强烈要求、社会民主监督结合而形成巨大力量,赢得国家社会的主导地位,进而实现公正统一原则之下,民主法制保障下的长治久安。

  其实现须要两大动力。一是在外部压力,社会公众对自身合理权力的自卫保障能力日益增强,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压力,迫使自私精英剥夺他人合理利益以贪婪享乐的成本日高;二是,社会精英要善于对自私精英进行帮助教化,助其自觉转变为社会精英。

  只知道追逐物欲的自私精英的悲剧在于,当人生过半,身体衰老,人的肉体对物质享乐的感受力逐次下降,即呈现金钱享受”边际递减效应“。如果仍然一味末日狂欢至死方休,只能透支道德变态精神,越接近死亡精神越孤独恐惧,灵魂最终无所皈依。

  二千多年的东方哲学实践已证明,与人的”小我“快感需要物质满足不同,人的”大我幸福“恰恰与物欲放纵相悖反。一个精英的理想生命应当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向外竞争获得物质奖励,实现财务自由而实现”小我“外向感官体验的释放;二是通过向内以”无人无我“降服小我,获得内在的精神大自在而实现”大我“式内向精神自由和灵魂幸福,即获得精神的真正大自由。

  前者以获取外部世界的物质占有,通过竞争赢取社会财富来实现”小我“,后者以既得财富反哺社会,帮助和扶持他人”小我“成功来升级”大我“;”小我“实现的是物质享受自由,”大我“实现的是精神高贵和心灵自由;”小我“者是一个社会物质文明进步的发动机,”大我“者是一个社会精神文明的掌舵者;”小我“者以”大我“者为精神家园,”大我“者对”小我“者进行精神约束。

  如此一来,对社会整体而言,小我的物质满足和大我的精神幸福可以各得其所,形成”小我“和”大我“间的良性动态循环。如果中国能够探索并走通这条道路,我们有可能在人类文明史上开创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公正“社会,并为世界其它文明示范先引。笔者以为,这也是人类在未来20年内避免自我毁灭性危机的唯一出路。

  当今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机会先行实现这个社会理想的国家。原因有二:一,我们有着以”大我无私“意志立党的中国共产党执政,这个社会上仍然具有为社会公众幸福顽强奋斗的社会精英;二,我们有着世界上最为觉醒独立的社会公众。而这两者正在表现出日益明显的汇流大势。

  三条道路摆在当今中国人面前,每一种选择各有一个结果。究其根本,我们到底想选择个人短暂欲乐还是选择精神自由;是选择物欲放纵还是灵魂幸福。

  不同的选择将决定你的命运,你的国家命运,你的人类命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希望体制能改革得均衡一点,社会公正能尽快趋向合理一点……
    2010/1/26 23:26:43

  • "当今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机会先行实现这个社会理想的国家。原因有二:一,我们有着以”大我无私“意志立党的中国共产党执政,这个社会上仍然具有为社会公众幸福顽强奋斗的社会精英;二,我们有着世界上最为觉醒独立的社会公众。而这两者正在表现出日益明显的汇流大势。"
    ----

    说的真好呀。

    就凭有这样的思维逻辑的人,中国还愁有办不成的事情?
    2010/1/20 8:49:18
  • 估计在中国都会发生,但是四十年后我们就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相信我,但我不能说的太多
    2010/1/18 21:25:13
  • “既得权力自由寻租和资本自由贿赂才是两者间一般性的真实关系,他们的共同利益是通过双重手段最大化剥夺公众的合理权益,因为两者的共同点均是为了个人和少数人利益最大化的自私精英主导,此种关系即权贵资本主义。”
    2010/1/17 18:10:28
  • 所谓三种逻辑,换言之是三种社会关系的现实反映:风光无限的资本主义;为所欲为的官僚主义;和节节败退的社会主义。
    对现实的描绘的固然差不多,但解决之道但却是画饼,正如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除了具有欺骗性,我看不到任何逻辑的合理性。资本与权力固然可以同体,并不必然存在必然的对抗,但和社会公平正义肯定存在对抗。财务自由的小我与大我精神可能博主最接近公平正义的理解是一批具有道德的先富和权贵摇身一变成为大我精英,引领中国社会走向大同。只是博主忘记了资本和无限权力的贪婪是不可能使之成为大我精英,成为大同世界的领头人的。
    2010/1/16 19:21:47
  • 如果在你35岁的时候,有人告诉你一个新的价值观、世界观,告诉你以前的想法都是错的。我想那需要很大的说服能力和成本。
    现在的韩流依然很凶猛,为什么大棒子能那么快刮起妖风?
    我认为他们的目标定义很准确--少年。
    我们的少年现在都在怎么下成长?如果复杂的理论能够变成通俗易懂的让亲少年去思考
    我想那才会有用
    播下了种子,在以后的成长中去思考,那明天才能有用`他们是明天的我们
    2010/1/15 23:45:07
  • 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和社会主义道路,已经让人类文明,上生到一个认识高度!可是如何才能把这一认识,转化成人们的潜意识思想?都积极主动地捍卫它并使之升华.而不是干喊口号,一味的挂羊头卖鼠肉!
    拯救人类我们不是没有办法,而是有办法不去做,甚至阻碍别人做.其原因就是唯物主义的枯槽无味,缺乏型而上的认识.辨证法逐步被人们淡忘,唯心论又缺乏认识.而又没有相应的中雍之道.这就是人类面临的最大困惑!
    2010/1/15 20:19:37
  • 目前社会各阶层不但缺少公平,而且也缺乏信任感。不良的行为明目张胆,有着过街老鼠象老虎的气势。善良的愿望变得寸步难行,象个缩头乌龟。
    好的社会氛围怎样才能形成?不能靠铺天盖地的空口号,也不能靠行政命令的作秀。我想当下是否可以通过广泛的慈善活动为切入点,重建我们的精神家园。
    2010/1/15 11:02:40

  • 【我们要用制度上的变革代替对个人道德预期】
    【您现在讲的这些仍然是在期待道德完人发挥作用,靠不住的】

        任何制度都是建立在相应的思想道德基础上的,比如封建制度、资本主义制度。

    2010/1/15 8:26:22


  • 【一个精英的理想生命应当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向外竞争获得物质奖励,实现财务自由而实现“小我”外向感官体验的释放;二是通过向内以“无人无我”降服小我,获得内在的精神大自在而实现“大我”式内向精神自由和灵魂幸福,即获得精神的真正大自由。】


        所有的“精英”都可以打着“大我”的旗号去无休止地实现“小我”,因为“实现财务自由”本就是无稽之谈。------我看不到这第三种选择和前面两个选择有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一层虚伪。



    2010/1/15 8:05:12
  • 第三条论是人类的必由之路。但博主“当今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机会先行实现这个社会理想的国家”的论断是一厢情愿。实际上中国人在这个方向已经落后了,不能认识到这一点,将来必然还要望别人相背。
    2010/1/15 4:38:17
  • 三种无上逻辑实质上说的是现存的三种价值观。主导中国发展的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价值观。自从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以来,确实给中国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中国的未来发展不能对“马克思主义”顶礼膜拜,尽管中国的传统文化曾遭到过否定,然而,越来越多是国际问题,诸如气候问题,反恐问题等并不是仅仅依靠金钱和权力能解决的,它们更多的需要国际上国与国之间的沟通与合作,在此,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和文化”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笔者认为,未来领导世界的并不是欧美的文化,相反,是我国久经历练、繁荣昌盛的传统文化。
    2010/1/14 20:10: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