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从《实践论》说到唱红打黑
2010-01-13
字号:

  毛泽东主席在其着作《实践论》中这样说道:“有理性没感性,是否认了理性来自于感性的基础问题,是真正的唯心论者。”

  这句话,显然告诉人们,我们不能完全地靠理性,我们需要一点感性,也就是我们从看到客观事物表面,需要以自己的认识立场做出感性的判断。此段的引用,笔者是想对后文将说到的重庆反黑唱红,它的正面性一些同志以猜测的动机,比如“薄是毛泽东主义者”,当然也对其反面性,“也或者薄是为了争权力所为”,此类猜测做一个肯定。没有感性判断也就失去了人们对是非立场的辨别能力,此类人也是不存在的,人总会以自己的阶级立场,道德认识作出“对”或者“错”,也或者“可能” 或“不可能性”一种低层次的反应,或者思考。

  《实践论》接着说道:“有感性认识可靠,而理性认识是靠不住的,这便是重复了历史上的‘经验论’的错误。”

  该段接着上一段的延伸,也就是单靠理性不行,要有点感性。但单靠感性也不行,因为人们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或者书本接受的知识,也或者亲身经历,也未必可靠。我们认识的世界它是动态的,笔者曾经听到过一个有趣的例子,大致说道,“该户人家养了一只猫,这是一只比较调皮的猫,它喜欢从桌子上跳到旁边洗衣机上玩耍,并又从洗衣机的盖子上跳回桌子上,常常重复地做这样的动作。有一天该家洗衣服,突然地把洗衣机的盖子打开,这只猫按照着它以往的经验与习惯从桌子上跳了过去,结果它落进了洗衣机内。”

  从以上的例子中,我们就得到了一个启示:其实,人们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或者书本接受的知识,也或者亲身经历,也未必一定就靠得住。当然,笔者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可以靠得住的,比如这只猫,跳了很长时间,但失脚的只有一次,下一次,它只要总结经验教训也就可避免再次失足。所以笔者认为理性在大多数的情况下还是靠的住的。但需要注意到,没有感性也就没有了进步可言,遏止了人们向上进级的可能性,并且我们要认识到,感性是一切进步事物革命的基础,理性它是来自于对感性的实践。其实这也是《实践论》中想要一个揭示的规律之一。

  《实践论》接着说道:“理性认识依赖于感性认识,感性认识有待于发展到理性认识,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

  下面笔者就要谈一谈对重庆唱红打黑的认识,目前我们听到的是二种说法:一种认为,打黑唱红是宏扬毛泽东思想,并且对人民群众是有益的好事。另一种认为,这是官僚资产阶级权贵统治集团自己内部权力的争夺,是以借毛泽东名号作为钟馗去打鬼。

  对以上所有评判,笔者数次向两种不同意见的同志们征求要证据,但两种意见的同志都无法提供出确实的可靠的证据。那么我们可以得出以上两种判断都是猜测,都是一种感性认识。无论他是来自于阶级立场,也或者经验判断,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无法论证出“是”或者“不是”,则都停留在一种基本感性判断的基础上。

  显然,如果确失了证据,或者很少的证据,不足够以支撑我们的判断认识,以至我们无法从历史经验或书本知识,也或者亲身经历去找到判断的砝码,则我们也根本无法理性起来。那就是说,我们是一头的扁担,无法做到“理性认识依赖于感性认识,感性认识有待于发展到理性认识”,感性与理性的平衡,而做到相互促进作用。

  那么怎么办呢?我们只有把距离拉开去。细小的事物有对立两面,同时也存在着同一性,我们需要把距离拉开到同一性的高度上才能作出稍微也许接近的答案。显然,拉开这段距离后,我们就看到了以下五点:

  一,打黑当然是正面的,对此无论背后推测他动机是争权嫌疑也好,还是真心打黑也好,但这对我们无产阶级立场这个高度上,也或者整体高度上,从全中国来看,并无太大意义,它无法改变全国是由官僚资产阶级权贵统治的模式。则其中意义与深度已经大大地降低。说绝一点,打黑,就是当初国民党也打过黑。一个政权自身风雨飘摇,采取清理自身的动作,也是非常地合理,充其量是维持住这个社会的平衡,而不至于反动阶级自身迅速走向崩溃与灭亡。单个看事物的本身,则我们看不到全部。既然无法解决理性与感性的平衡,那就只能超出一个高度去看待该事物。目前的矛盾,对我们的信仰与追求来说,还是纠集在社会主义革命与官僚资产阶级权贵统治集团的矛盾。打黑唱红还是在官僚资产阶级内部的范围里,无论是他们政策还是法律范围,都在这个框架下,没有超出该阶级之外(如果动员人民群众反黑,则笔者可能在感性判断上会进一步靠近正面一些)。打黑能够清理该阶级延续该政权生存时间,同时打黑也能改善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生存环境,不过是事物矛盾两面的同一性被契合在一起。再跳到一个高度上看,这矛盾仍旧是矛盾,其中性质并没有被改变过。当然以后可以促量到质变,则又是一个感性的判断,且还是以后的话题。

  二,同时,唱红歌也不足以证明他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当然也是好事。我们很讨厌CCTV,也知道它的性质,长期为改开走资作为喉舌,但同样唱红,同样宣传毛泽东。这本身就是他们的手段之一,由走资文化到资本文化的量积,排挤掉社会主义文化,由量到质变的手段。如果公开赤裸地反毛,则无论是他们的继承合法性的问题,以及人民群众的感受,将无法维持官僚资产阶级权贵集团能够顺利促进由量到质变的平稳过渡,只能导致矛盾的激化,自然他们不可能顺利地完成全面复辟官僚资产阶级权贵统治的目的。

  三,我们支持打黑,也支持唱红,但这些论据不足够以证明他是我们的同志。前面已经提示,我们站在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立场。可以肯定地说,我们要的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政权,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我们的追求是消灭私有制,人剥削人的制度,而不是某一个城市的打黑清官,或者我们能够接受打黑就是我们的理念,这层次太低。但这样并不妨碍我们支持打黑唱红,因为毕竟还是好事,是这个官僚资产阶级权贵集团统治下已经不多的好事,那么为何不支持呢?要支持的。

  四,好事坏事一分为二,我们支持打黑唱红,但就为了如此低层次的一个“追求”也谈不上的“要求”。而漠视我们同志被抓吗?不能。这个是阶级立场的问题,既然我们在一定高度上已经看到了他们没有脱离该阶级本身,则我们最直接的阶级兄弟的利益,更进一步的是作为左派直接的切身利益,这是无论是感性还是理性认识都非常一目了然的取舍。说难听一点,如果这样也可以,那么下次他们镇压到你,则你就别来跟我们罗嗦,狠一点说一句,你活该!

  我们看到30多名马列毛主义的同志就在打黑唱红的同时在该地被抓捕。有人说,那是上面派人搞的,与薄无关。那么好,假设如果这个猜测成立,则猜测他们是为了争权力打击异己也可成立。因为都是猜测,为何一方不成立,而另一方成立呢?这里的偏向,立场,以及主观判断的失去立场与公正的错误立即就出来了。这是何原因?所以说,一些同志对革命的态度以及意志并不是很坚决的。

  五,我们既然欢迎打黑,又反对他们抓捕我们的同志,其实单就态度上处理这类事情非常地简单,如果两者同时发生,我们当然可以一面宣扬他们唱红打黑对无产阶级劳动人民这一边存在的正面性,同时一边也可以大加批判他们抓捕我们同志的反革命行为。如果后者批判不能做,被压制,则我们完全也可以对前面的打黑唱红漠视之。所有的一切都不能以猜测定性质,我们的态度来自于对客观事实的判断,从而作出反应,而不是根据看不懂的天书,靠猜测。

  如果当一边大施宣扬打黑唱红的“英雄事迹”、“正面事物”,而另一边却对镇压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统治的左派漠视,则本身立场就产生了问题。对其中某“左派”网站的做法,这种偏向,本人非常地不认同,你不能一边做着这种宣扬他们正面的事情,而另一边对他们迫害同志而无动于衷,如果你能做到对好事的宣扬而对坏事的批判,客观公正也就摆了,而事实你对坏事一个字也没说,如果你觉得对此批判不安全,则你完全可以把那些个赞美到肉麻的文章给撤下来,这也是一种抗议,无声的抗议,还算是公平的做法,但你没有做,这就让人感到了失望,失去了公正,是没有客观,也就没有正义可言的。

  最后,除出我想对同志们说出自己的看法外,也想对官僚资产阶级权贵统治集团里面的进步力量,左翼群体,提一个小小的要求,你们可以表达对抓捕我们同志的看法,以此让我们能够区分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让我们见到黑暗中的一丝光明,如果不能,则我们也无法判断,你们也或是同志,也或是朋友,也或就是敌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人说是太子党内的派系斗争。胡扯。内斗怎能唱红?
    2010/3/12 14:19:09
  • 我们从小爱看,黑猫警长,黑猫打黑,有预见,有创意。
    2010/1/18 19:01:44
  • 人民导师教导人民群众:路线要正确;要务实和实事求是;奋斗应有策略性;奋斗应有灵活性。
    2010/1/15 11:45:26
  • 作者分析得有理有据,重庆打黑是好事情,但好到甚么程度要以事实为依据做出合理的判断,那种头脑一发热就山呼万岁的做法并不明智。
    2010/1/14 15:50:15
  • 重庆打黑是政治!
    2010/1/13 16:08: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信仰,只有信仰能给予我力量,只有信仰能给予我光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