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2010,全球“消费冰河”的开始
2010-01-07
字号:

  2010年将是一个世界经济转折的年份。当美元体系设计中致命缺陷的“人祸”,与欧美“婴儿潮”老龄化之“天灾”不谋而合时,不仅经济危机爆发成为必然,而且,在庞大的债务“堰塞湖”之 下,幻想美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消费出现强劲复苏,只能是天方夜谭!这对于所有以欧美市场为主要出口对象的、生产能力严重过剩的新兴国家,将会是一场经济生态环境的巨变

  38年——货币的“人治”危机

  在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的38年里,世界中央银行家们的自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正如格林斯潘吹嘘的那样,他们自认为已经获得了必要的知识去让纸币变成黄金,他们认为这样就能够欺骗 自然规律,无中生有地“创造”财富,消除商业周期,确保全民就业和永远繁荣。如果说金本位下黄金对货币发行的刚性制约好比“法治”,那么当代中央银行家们的所作所为就是彻头彻尾的“人治 ”。

  最近震动美国的纪录片《巴菲特报告》中指出,中央银行家的权力甚至高于美国总统,他们成为了国家经济命运最后的主宰者。当格林斯潘面对主持人质疑时也不得不承认,在中央银行家们控制货币 发行的情况下,不存在所谓的纯粹自由市场经济,经济实质上处在被货币“管制”的状态之下。

  在当今的世界经济运作构架中,存在着两大相互作用而又相互独立的系统,即货币系统和实体经济系统,而货币系统对实体经济系统形成了显而易见的控制力。人们始终困惑于经济危机周期性发作究 竟是什么力量导致的,问题的症结就在于货币系统的设计存在着根本性缺陷,正是货币内生性的周期危机导致了社会整体反复出现经济危机。

  40年后——帝国不堪承受债负之重

  货币系统的根本缺陷就在于“利滚利”制度。爱因斯坦曾说过,利滚利是人类发明的第八大奇迹,这一制度使得货币系统存在自我膨胀的天然趋势。它作为一种纯粹的数学体系,完全独立于实体经济 发展的轨道之外。在债权关系确定后,放贷人永远不会怜悯借贷人,无论天灾人祸还是生老病死,借债还钱与杀人偿命处于社会关系的核心部分。当利滚利的债务成本膨胀速度持续超过借贷方赚钱的 速度时,违约必然发生。

  如果我们把一个国家看作一家公司,当整个社会的平均融资成本持续超过盈利增长速度时,在利滚利的作用下,债务堆积将会以骇人听闻的速度增加,飞速扩大的债务本息压力势必会压垮增长速度有 限的现金流,导致违约集中爆发,从而产生金融危机。债务的摧毁同时消灭了依附于债务的货币,急剧萎缩的货币供应迫使实体经济出现大规模破产,从而引发经济危机。最终,坏账被处理和清除, 货币系统进行洗牌,降低债务规模,游戏重新再来一遍。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危机会周期性爆发的根本原因。

  当一个社会的平均借贷利息不可逆地高于经济发展速度时,危机的爆发将毫无悬念地成为逻辑上的必然。

  发端于美国的这场全球金融危机,根本原因就是美国堆积如山的庞大债务,而产生这些债务的源头就是美元体系的内生性缺陷,这就是主权信用货币作为世界贸易和储备货币,必然导致美国债务规模 持续增加。因为美国必须出口货币供不断扩大的世界贸易交易之用,同时进口他国商品,并形成贸易逆差,逆差的最终归宿就是美国的债务。如果美国债务及其成本增加速度不可逆地超过美国经济增 长速度后,美元作为世界储备与结算货币的地位必然崩溃,惟一的悬念就是时间问题。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美国的债务不仅仅局限在国债,而是整个美国的政府、企业和私人对银行系统的总负债。2008年美国总负债规模已高达57万亿美元,这还不包括104万亿美元的医疗、社会安全等 隐性政府负债。而在2006年,这个数字仅为48万亿。也就是在这短短两年间,美国GDP从13.1万亿增加到14.2万亿美元,债务却增加了9万亿,债务增长速度是GDP的8倍!

  美国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被公认为3%,但社会平均债务成本在6%以上,以这样的速度推算,40年后美国总债务将高达586万亿,而届时GDP仅为33万亿美元,每年债务利息支付就将高达35万亿,超 过GDP 总量。换句话说,美国人一年不吃不喝不消费所创造的财富,也无法偿还债务利息。

  债务将如同癌细胞一般疯狂生长,与正常的经济细胞争夺养分,并将最终攫取大部分营养,从而使经济细胞饿死。

  目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仅仅是这一最终命运的一次预演。

  80年前——“大萧条”昔日重现

  在这一过程中,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不会坐视国家破产,如果把美国看作一家公司的话,其资产负债表中的负债增长过快,而资产增长有限,为避免资不抵债的噩梦成为现实,惟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实 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加速印钞,推高资产价格,以图刺激消费;同时大规模推行财政赤字,向未来借钱,用政府投资将衰退的经济拉出泥沼。

  问题在于,以印钞票的货币政策和打鸡血的财政刺激试图启动经济引擎的努力不一定能成功。

  从目前经济基本趋势看,金融危机的恐慌情绪似乎暂时平息,经济复苏的希望之光仿佛就在眼前。2009年以来全球股票市场闪现了出人意料的反弹,这究竟是新一波牛市开始,还是可怕的熊市反弹? 世界经济真的即将开始在沉重负债下的新一轮繁荣了吗?

  80年前的一幕可资借鉴。1929年美国股票市场的暴跌仅仅是拉开了大萧条的序幕,1930年美国股市出现了一波非常近似的熊市大反弹,也令人们燃起同等强烈的希望。但是,随之而来的是1931年更 大规模的金融风暴,彻底打垮了金融市场的信心,并引发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

  1929年与2009年最大的共同之处,就在于负债与GDP的比例有着惊人的相似性。1929年,美国总负债占GDP的300%,整个国民经济在沉重的债务压力下崩盘;而2009年,美国的总债务已近GDP的400% ,这是美利坚合众国“80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这样庞大的债务堰塞湖之下,幻想美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消费出现强劲复苏,只能是天方夜谭!没有强大的最终消费增长,一切短暂的经济利好数据都 将是一种幻觉。

  事实上,有很多人已经看出未来世界经济前景其实并不乐观,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离今天也不算遥远。但更多的人们宁愿一厢情愿地揣着美好愿望,认为当今世界已经与过去历史发生了说不清 道不明的本质变化,人类似乎登上了一个永久繁荣的高原,所有衰退都是短暂的,每次复苏都是迅速的。中央银行家们好像已经找到了避免大萧条的灵丹妙药,货币政策可以无中生有地创造财富,制 止一切危机的蔓延;政府笃信财政政策能够必然挽狂澜于既倒,随心所欲地实现永久繁荣。

  当人们渡过了2008年的激流险滩后,欢欣鼓舞地来到了一片宽阔的湖面,一切似乎已经平静下来。这时,只有站在高处的人才会猛然发现,就在顺流而下不远的前方,横在湖面之下的是一道令人胆寒 的悬崖瀑布。

  这就是美国7700万“婴儿潮”“消费冰河期”时代的来临。

  47年——“消费瀑布”拐点

  美国的“婴儿潮”世代指的是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4664”现象:从1946年至1964年,这18年间美国出生的人口高达7700万人,占美国人口的1/4,这群人是当今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随着“婴 儿潮”人口的成长,美国的经济步入了令人眩目的繁荣期。20世纪60~70年代,美国的“婴儿潮”人口带动了玩具、卡通、流行音乐的成长;20世纪70~80年代,步入结婚活跃期的“婴儿潮”人口带 动了房地产、汽车业的成长;20世纪80~90年代,步入消费黄金期的“婴儿潮”人口又带动了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成长。在这期间,“婴儿潮”人口创造了历史上最大的股市涨幅、房价上涨、国际航 空、个人计算机、电脑网络和运动休闲工具的需求。

  从图中可以看出,“婴儿潮”世代出生的最高峰时间段的最后拐点是1962年,考虑到美国是一个巨大的移民国家,这一人口曲线已经经过了移民人口的调整。注意:请记住1962年这个数字。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数字,美国人一生的消费最高峰是在47岁,此时的人生正当壮年,年富力强,收入达到鼎盛时期。过了47岁,人们开始考虑退休和养老,身体也日渐衰老,不得不准备看病吃药 ,从这时开始,人们对未来收入的预期下降,消费开始逐步滑落,生活日渐节俭。随着年龄增加,各种欲望也同步开始走下坡路。

  美国的“婴儿潮”世代从来没有储蓄习惯,他们人生前半段正好赶上美国成为主宰世界的霸权帝国,他们的心态中普遍存在着对未来超级乐观的情绪,铺张和挥霍成为生活的常态,肆意和放纵是他们 的世代特征。他们没有父辈灰暗的大萧条记忆,也没有你死我活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残酷洗礼,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那么辉煌。

  当1962年出生的“婴儿潮”下滑拐点时刻的孩子们,经过了47年的奢侈生活,来到了美国国运转折年份——2009年,世界突然变得暗淡,经济繁荣突然消失,金融海啸惊涛拍岸,失业狂潮席卷而来。 此时,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投在股票市场的退休金竟然损失近半,而银行账户的存款由于常年大手大脚,从来就是“薄如蝉翼”;同时,放纵的生活习惯和肆意的超前消费,使得他们早已负债累累。在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消费将从正常衰老的消费曲线上陡然下滑,加快勒紧裤腰带的速度和力度,以应对未来残酷的经济寒流。

  2010——世界经济转折年!

  2010年将是一个世界经济转折的年份,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出道琼斯股票指数与人口消费年龄曲线令人惊异的高度一致性。道理很明显,股票市场反应了上市公司业绩预期,而公司业绩取决于产品 销售,销售自然来源于人们的消费,消费在美国拉动了GDP的72%。

  从历史上看,从1966年到1982年,美国股市出现了近16年的股票市场大熊市(经通货膨胀调整),这一熊市周期与上一波人口老化周期曲线完美地重合在一起。进入80年代后,60年代初的“婴儿潮 ”高峰期人口大学毕业陆续进入劳动力市场,这一大批年轻人朝气蓬勃,勇于冒险,敢于创业,大胆消费,刺激了美国经济,极大地拉动了消费,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时代,股票市场紧跟 着出现了一个近20年的大牛市。

  而2009年正好处在人口消费曲线所代表的悬崖边缘,再往前一步就是“消费瀑布”的拐点。当1962年出生的最后一批“婴儿潮”世代滑过2009年之47岁的消费最高峰年龄,接下去就是一个剧烈下滑 的消费周期,其持续时间直抵2024年。这将是一个长达14年的消费下滑周期,在高度负债的情况下,美国消费市场将陷入一个堪与20世纪30年代相比的漫长冰河期!

  请注意,无论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对于一个衰老的世代都不会发生明显的作用,毕竟这些政策无法使人返老还童。鼓励老年人去大胆借钱消费并不十分现实,消费的逐年萎缩将使目前看起来鲜亮 的经济复苏“绿芽”失去肥沃的信贷土壤。毕竟消费拉动着美国72%的经济增长!

  日本曾在1994年达到了人口消费的顶峰期,随之而来的就是十几年经济不景气,日本政府将利率一路降到零,财政刺激所导致的国债总量高达日本GDP 的200%,仍然无法启动经济。这与政府无法强 迫老人们去大量借贷进行只有年轻人才有兴趣的消费有着密切关系。接近零成本的信贷无法进入实体经济,从而使货币政策失灵;政府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在一个老龄化社会里,难以产生足够的人流 、物流、资金流,无法带动民间投资跟进,从而形成了至今仍困扰日本银行系统的大规模坏账问题。

  更为严重的是,欧洲的人口周期与美国一致,欧美两大经济板块将同时陷入长期消费冰河期。这对于所有以欧美市场为主要出口对象、生产能力严重过剩的新兴国家,都将是一场经济生态环境的巨变 。不能适应这次“灾难级”巨变的国家将被淘汰出局,未来世界经济复苏之路将会异常艰难。

  如果说“婴儿潮”老龄化的到来是一场难以避免的“天灾”,那么美元体系设计中的致命缺陷则是地道的“人祸”。美国经济终将重新恢复活力,但那需要经过漫长的等待。如果世界不从现在开始治 理美元制度的“人祸”,则危机必将重演。

  很少有人意识到,美元被废之日,绝无可能被其他主权货币所取代,当主权货币充当世界储备与结算货币的根本缺陷被彻底暴露出来之后,人们终将意识到,任何取代美元的其他主权货币必将重蹈美 元的覆辙!

  最终,一种稳定的、超主权的货币体系取代美元的地位将是难以避免的趋势,问题的关键是,谁将主导这一进程?

  原载《环球财经》杂志2010年一月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宋先生的评论总是言简意赅,一语中的。问好。
    2010/4/26 14:52:23
  • 如果经济学家的本质是发现和揭示规律,那么宋老师,是我所敬仰的两位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另一位是马克思。
    2010/2/7 19:48:46
  • 《巴菲特报告》目前中文网络里下载文件被译为《债务美国》,英文名:I.O.U.S.A.狗狗搜索就可以下载了,我这里给出一个连接,迅雷直接下载:
    ftp://vip.66ys.cc:3345/债务美国DVD中字[66YS.CC原创].rmvb

    那个叫什么shalaco的,你这种一出场就被人认出来的网络汉奸最好还是回家修炼一下提高自己的伪装能力好不,别那么赤裸裸地出来走场,屁股上——“美国汉奸”的纹身那么显眼。呵呵
    2010/2/7 15:05:38
  • 宋老师的《货币战争》2年前拜读的,给了我很大震撼!当时完全相信书中所有观点,今天回过头来想,好像还是有一点问题的!除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太超过我的想象力以外,对书中另一观点,就是关于黄金的地位问题也有点疑问!如果现在全世界货币都搞成金本位,能够发行多少货币呢?中国也就1000多吨黄金储备,相应可以发行多少人民币呢?这点 货币总量能够支持中国现在的经济规模吗?如果不够怎么办?特别是去年,突然增加的4万亿,而黄金储备并未增加,如何处理呢?另外,据说100年前4两黄金 可以买北京的一个宅子,现在呢?黄金真能保值吗?个人认为,靠某一实物,不论是黄金还是房地产,恐怕都跑不过通胀的!不可能做到以不变应万变 !应该是无着胜有招!即通过积极参与经济活动,包括房地产买卖,股票买卖,黄金买卖,跳槽等等一切手段,提高收入,才能够真正跑赢通胀!
    2010/2/7 14:59:03
  • 刚刚看了本10年前出的小册子,作者叫吉川元忠,书名叫《金融战败》,不到200页,讲的是日本人如何吃美国人的亏的事;中国人,特别是中国政府和中国经济学家应该好好研究研究!今日之中国与十几年前的日本何其相似啊!我们已经犯了和日本同样的经济错误,但是时至今日,情况已经有所不同,一是爆发 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二是人民币还不是可自由兑换 货币,三是中国政治情况和政治诉求与日本有所不同。唯愿我们别像日本的下场!更别说还不如日本!
    2010/2/7 14:40:24
  • 完全同意宋先生的这一主题分析。让人痛苦的是,中国在未来二十年内也将进入这样的冰河期,而且由于财富的分配不均和挪用,这种状况将产生更加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已经错过了二十年的拨乱反正时期,如果还是继续这样,情况将变得更糟糕。但某些人对计划生育的指责,却绝对不是解决此症的良药,相反还是毒药。
    2010/1/21 21:03:17
  • 因为在所谓作家、评论员以及官员眼里,国人为y民;而在国人眼里,自己其实为p民。
    2010/1/19 11:10:59
  • ---
    最近震动美国的纪录片《巴菲特报告》中指出,中央银行家的权力甚至高于美国总统,他们成为了国家经济命运最后的主宰者。当格林斯潘面对主持人质疑时也不得不承认,在中央银行家们控制货币发行的情况下,不存在所谓的纯粹自由市场经济,经济实质上处在被货币“管制”的状态之下。
    -----

    您说得这个“纪录片”是电视纪录片吧?电影院里没有放映,在美国也没有你说的“振动”。

    至于说到the FED's Chairman 不受制于白宫的决定的事实(金融行业里都应该知道的一个常识), 你在美国待过,还当过“高级金融顾问”,怎么会这么大惊小怪?

    你是真不懂,还是想迷惑大众?
    2010/1/14 9:46:31

  • to [47 楼]bai 先生:(4)

    --
    "The Fed, unlike most government agencies, funds itself from its own operations and returns its profits to the Treasury"
    ---

    这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今天(2010年1月12日)头版里的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话。文章的标题“ In crisis, Fed made a record profit".

    上面那段话的大意是:"与大部分政府(联邦政府)部门不同, 美联储是自我维持自身的运作,并将利润交给国库(U.S. Treasury)"。


    大部分的政府部门是联邦政府统一拨款来维持每年的操作。这些部门的开销都是算在每年的政府预算里的。

    华盛顿邮报,在美国是个有声望的报纸(有些中间偏左)。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就是这家报纸的两个记者揭露出来的。

    你是不是觉得“美联储”的归属问题可以有个结论了呢?

    还是有了另一个结论呢。
    2010/1/13 1:46:05

  • to [47 楼]bai 先生:(3)

    美联储为了刺激银行贷款出去,把利息降到“0”。要是私人银行,行么?银行的钱也是借来的。中央银行跟谁借?

    知道“0”利率的好处么? 银行可以从美联储那里借来钱(没有利息),再去买国债(带利息)。没有任何风险,稳稳地赚钱。让人不禁感慨:“We are in a wrong business".

    都知道利率低对经济发展有好处(起码近期,远期,通货膨胀的危险不说)。如果美联储受白宫操作,那还不是每一个白宫的主人,年年都把利息定在现在的“0”利率?

    您说呢,bai先生?宋先生也就是写了热门的书。怎么就觉得他说的句句真理?

    也难为宋先生了。 一本书后,还要过段时间就出来“预测”一下,给芸芸众生指点迷津。久了,吃的消么?没有了,就硬挤。看着都累。但没有办法,大家都等着呢。说吧。县城的小劳模变成家喻户晓的“全国劳模”,成绩就得“越说越大么(做没做不重要)”。忘了“次贷危机”怎么形成的了?

    最近又说出什么“15年的消费冰冻期”。“15年”怎么来的?

    一个国家靠借贷过日子,只能是越欠越多。 工作全流到外国去了,没有工作,拿什么消费?没有工作,没有人交税,国家欠的债,永远也换不清。

    喜儿变成了白毛女。怎么15年后就“突然翻了身”?“大春哥”没说15年后要回来接她么。

    bai先生,有机会,你问问这个“宋先生”。自己不要鹦鹉学舌,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要知道如何问“为什么”。

    (教育人民,真难呀!在遇上个姓宋的从中搅和,那就真是比刘晓庆说的“当个漂亮出色独立成功的女人”还难!)
    2010/1/12 10:22:10

  • to [47 楼]bai 先生:(2)

    美联储的事情,也是这样的。白宫对经济的行为与倾向,除了经济问题外,还有政治倾向,选民的情绪要照顾, 就如目前中美的互相“掐"的贸易战火。都知道打贸易战不好,但为了照顾自己的选民(工会)只有出此下策了,这,就是政治带来的对经济政策的影响。

    但金融问题,应该是“中立”的问题。所以要尽量避免政治因素的影响。这,就要形成一个环境: 让决策人在一个尽可能不受外界政治倾向影响的“真空”环境中做出决定。这样,决定做对的可能性才高。这,就是美联储主席不受制于白宫的(或任何人,政客也好,选民也罢)的目的了。

    美国总统的权力很大。 自称是“全世界最有权力的人”。但,这个问题上,他的权力不及。

    他唯一可以用的权力,是提名与否来延续或更换美联储的主席--撤职的权力都没有。

    最近的情况可以看出,在金融问题上,政治的影响比较小。奥巴马提名了当前的主席连任。他,是布什提名的。

    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你明白了么?还是更模糊了?

    你的“美联储”是私人机构的概念,一定是从“宋先生”那里知道的。这个概念没有错,但没有全对。准确地说,美联储是一个“半官方,半私营”的机构。

    其官方部分,才使得国会会有权把其“主席”找去,要么赞扬一番,给自己的选民看:我与格林斯潘是哥们,经济好全靠他了; 要么把现在的主席叫去质问甚至训斥一顿,给自己的选民看:瞧,经济不好,你们日子不好过,他有责任,这不,我给你们出气了。---这就是政客演出的政治戏的一个片断。

    最近,银行对民间贷款兴趣雀雀。奥巴马急得团团转,大声“呼吁”银行贷款给民间。这,其实就是个“政治决定”。没有贷款,消费就没有,经济就不能复苏,自己的党就有可能再次变成少数党(今年中期选举)。但银行不贷款出去,从金融的角度说,是对的:经济环境不好,贷款出去风险太大,收不回来怎么办?所以,银行对白宫的态度是:你喊你的,我做(不做)我的。叫我去白宫开茶话会给你自己脸上贴金--做给大众看,总统在努力解决问题,我也配合这场戏。但回到家,贷款的标准不回降低。

    急得白宫恨不能问:要不, 咱开个酒会?

    要是白宫对银行说了算,那还不是与中国一样,给多少亿都可以给你贷出去。还会举办个个'贷款比赛”,看谁贷出去的快,多(好坏不操心)。就如当时看谁亩产数字报的高,卫星放的大一样。

    2010/1/12 7:53:47

  • to [47 楼]bai 先生:(1)

    (1)美联储(The FED)下面有些分支机构归其管辖。这些分支机构带有民间(私人)的成分。但美联储本身(总部)是国家。它是对“国会”负责。其首领(乃至成员,待查)都要是总统提名,参议院通过。 工资拿的是纳税人的钱。

    美联储用的钱,也是纳税人的钱吧。 要不,它当时与财政部联手拯救那些岌岌可危的金融机构,但活过来的倒给自己发高额”奖金“时(去年年初的事情)引发那么大的”民愤“?

    (2)按先生的意思,但凡不是”民选,不对选民负责“的机构,就不是国家机关了。

    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就职,走的程序,与美联储主席走的是一样的程序。 你说最高法院是不是国家机关?

    再好好想想.为什么这两个机构都是”独立“与白宫的机构。

    无论是经济,还是法律,都不应该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经济,是按一定的理论在行为(对错另说,但起码有些大家公认的定论,或被大多数人认可的理论)。而宪法,则是已经白字黑字了,除非改了。只能照章行事。

    美国政府(白宫也好,国会也罢)都可能被告上法庭(最后可以走到最高法院)而输掉官司。你的意思是:法官们比总统大?其实,实质是:没有谁比谁打,只有法(宪法)比人大。大法官们是解释宪法的。

    为了消除“人为”的影响,大法官一旦就位,就是终身制(除非自己不干了,或者违法乱纪被参议院弹劾)。这,就是为了消除“选民'的意志,仅仅依法来断案子。

    经济(金融)有其特点。 所以,对其管理,要遵循其特点。这就是为什么美联储主席的决定不应该受到白宫的影响而是要仅仅按“理论”行事。

    但,这都是理想状态。现实里,一定会有偏差。因为涉及到人。人对事情的理解,认识不同,就形成了不同的派别。每个派别对社会如何管理有着不同的观点,各有道理。所以,在民主的体制下,才有自己个子的选民。 其在位时的决定,也多是按自己的想法来管理社会的。

    即便是在上面说的法律的问题上,在人的社会里,也会带有了人为的标志。所以,一旦一党当选了总统,另一方最顾虑的事情之一,就是大法官的提名。不同的最高法院的法官的在位,会对此国家政治,经济的产生久远的影响。

    大多告到最高法院的案子,在断案前,对大多数(8个)大法官的意见都基本明了。其实,辩论的目的,是为了争取到仅存的那个中间大法官的态度。其断案的态度是“忽左忽右”。最后,他偏向哪一边,那一边就以5:4赢了。

    就是说:即便是在美国,自诩依法治国的国度里,在“依法断案”的过程中,都有政治掺入其中“搅和”。因为,同样是宪法里的一条,不同的认识,就可以给出不同的“解释”。如果你的“解释”引起国会中一派政客不满,就会说你在“制定法律,而不是在解释法律”。制定法律,不是大法官的事情(他/她没权制定法律)。

    瞧,就连"宪法"都可以有不同的“解释”,怎么还可以“吹嘘”自己得政治制度好的呢?

    其实,这些问题,在建国之初,那些制定国策的人们都想到了--这是人为的因素,无法避免。从而,他们设计(选择)了一个政治结构与操作程序,以便把人为造成的“缺陷”消除到最小。

    不是“有与没有”的问题,是“多与少”的区别。

    这是在人的社会里,能想到的最好的“过滤人为因素”的法子了--漏网的,也只有认了。 要不,你给想个“更好”的主意。

    2010/1/12 5:20:5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20世纪90年代初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近年来,作者曾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高级咨询顾问,主要从事房地产贷款自动审核系统设计,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MBS(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方面的工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