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客观民主真民主
2009-09-27
字号:

  虽然“民主”经常是个最热门的话题,但定义“民主”其实极其不易,因为人类一直未能真正认识,本源的“民主”,其实既不是主观层面上的好东西、也不是坏东西,既不是谁想要的东西、也不是谁不想要的东西,所有停留在主观层面的争论,都是秦腔的老调对吼,多少都有点争着声大的嫌疑,但是,“民主”真的不是主观上价值如何的问题,也不是声大声小的问题。

  在新历史观的观察中,“民主”的真正根基,其实根本就是客观世界的客观存在,民主的客观性非常有趣,你看,凡民主发生之时,大致上都是在人类由北向南冲击之时,而且大致上都是在主动和优势一方,比如,古希腊的向南优势、古罗马的向南优势、古代中国北方草原的向南优势以及现代西方的向南优势等等,而且,所有的民主其实都没有完全的民主,古代的例子,是以少数族群的民主奴役多数奴隶,现代的例子,是以少数国家的民主在经济上奴役多数国家,而在这些优势方内部,似乎都存在着非常明显的:

  个体与全体利益(含行为和意志等)的高度一致性

  在这其中,一方面,“个体与全体”就是居民之于地域、族人之于族群、国民之于国家等;另一方面,人类需要社会生活就有“个体与全体”的关系,而客观上的“一致性”,就是某种完全自然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汗往一处流”,或者再加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等。

  从逻辑上说,没有客观的“一致性”就没有民主,这道理应该没有问题,客观的“一致性”是民主的关键,凡只有机械的硬性要求“一致性”的就不算民主;凡客观上还没出现“一致性”却高叫民主,非常值得怀疑;而当客观上出现了多数人的“一致性”时,特别是“高度一致性”时,民主则会是水到渠成的畅通。

  “一致性”的社会形态其实是非常真实的存在,而且我们也并不陌生,只是我们没有用这样的角度去分类思考过,当人类因为某种客观因素驱使,所涉个体只有依赖全体才能生存的时候,就会出现“一致性”的社会形态,人类出现这种“一致性”时,像极了草原上野牛等动物迁徙时的那种“一致狂卷”。

  野牛为什么要“一致狂卷”?因为气候变化草场要挪动了,一般个体只有跟上“一致狂卷”才有生存机会,同样道理,人类也有必须跟上“一致狂卷”才能生存的时候,我们以前以为只有到阶级社会之后,人类才开始大规模的冲突,但这其实完全不对,因为人类从迁徙初期起,只要遇到气候变化(主要是骤冷),就可能在北非以北的欧亚大陆,引发全体人类最严重的“一致狂卷”,而这个规模,绝对大于一般参差发生的阶级矛盾。

  结果,就有了中国古代匈奴和元朝、清朝等的“一致狂卷”,这就是他们南下冲击中原之时,有的甚至还冲到了欧洲。

  西方的古希腊、古罗马也是这种“一致狂卷”,古希腊是北部多利亚人南下“一致狂卷”,奴役希腊原住民及后来再往南掠夺,罗马也是拼命的“一致狂卷”南下掠夺。

  西方后来的大航海其实也是“一致狂卷”, 不要以为当时的西方社会有多么先进,有多么惬意,西方在大航海前后几乎是极端黑暗,极端困难,以至于他们必须拼命寻找出路,他们从南下非洲到全球进击和移民,在历经长期战争和政制争拗的曲折之后,才最终选定了“一致狂卷”的民主制度,因为这时的西方人心底已经明了,如果不以“一致性”赢得全球争夺,任何个人都可能没有出路。

  美国国民“一致性”的根基与西方是同样的理由,美国作为西方直接移民的国家,一开始就具备了高踞全球之上的优势,而且因为资源更强,甚至比传统的西方站位更高,所以美国的国民很早就获得了上下的“一致性”,在这里做一个预言,随着全世界上工业化的普遍发展,当美国完全的丧失了对外优势之后,社会矛盾应该还会回归于内部,回归于非“一致性”。

  西方民主过去之所以延续的原因,跟地域细碎冲突时缺乏退路有很大关系,西方古代的冲突基本上不是完胜就是完败,完败的一方历史被完全打断,完胜的也不需政制的升级,不同于中国中原对抗草原时,因地域广大只能不断融合的情况,西方社会形态主要是同质移续,不断保留比较初级的东西,所以古希腊的原点得以延续,而中国必须不断升级,所以中国很早就进入到非常完备的大国体制。

  欧洲的细碎地形比较像现代的单元楼,每个单元之间存在着硬性的阻隔,只要有三几个贼人破窗而入,就可能对某个或者某些单元造成完全性的损害,而每次完全性损害,就是制造了一段历史的空白,前面的历史积蓄完全清除,后面的只需从低位开始。

  相比之下,中国古代的历史很像人头涌用的宗族大杂院,外面的人进来,不管是爬墙、爬窗还是闯进大门,人数总是相对很少,即使你的冲击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即使你能篡夺皇帝的高位,但冲击过后,你除了融入大院别无出路,大院的历史实际是永续的,所有的历史都可能得到沉积和升华,所以中国对抗外部冲击之后必然快速升级,自由制不行就超越自由制,民主制不行就超越民主制,一直到能够得以生存。

  中国人始终不懂,中国古代几千年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北方草原,草原的问题不是人种问题、民族问题,因为说到底“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而且,其实是“夷狄入中华则中华之,中华入夷狄则夷狄之”,旧唯物史观将“贪心”、“贪婪”作为社会科学的基点,但现在我们去到草原,感受到的都只是“敦厚”、“朴实”等,草原人群过去的南下抢掠,现在已逐渐定论是为气候变冷所迫,而气候变冷,这百分之百纯属客观原因。

  据现在一些研究的资料介绍,中国在文明史开始之前,曾经有过一段很长的温暖时期,也即是黄河流域普遍种有竹林的时期,汉字中“竹”字偏旁的丰富也可作佐证,其它还有很多佐证,在这段漫长的温暖时期,中国北方草原的人类走得太远、繁衍太多非常自然,但等到气候变冷以后,草原人类对中原就构成了极大的压力,这个压力一直持续到1911年之后,前后作用了至少2000年。

  无论草原还是中原,当生活没大问题的时候,多数人的生活其实都是自由态,人类生存从根本上讲就是自由态,每个人都需要去打理自己的庄家、牛羊或者其它,这就是一盘散沙,问题是当草原由自由态转入“一致狂卷”的时候,他不来通知,甚至说通知也没用,因为原始冲击都是逐层冲击,最开始只冲击黄河流域一线,长江、淮河、珠江流域乃至全国其它地方,并不承受被冲击的悲惨,所以哭倒齐长城的孟姜女一直要哭,谁也无法达至“一致性”。

  应该说,中国人并不是不爱自由,也不是不能接受“一致性”,只不过如果不尽快将自己升级到足以应付草原的冲击,只能被“一致狂卷”所“一致狂扫”,而如果这些人还没被完全灭绝,现在应该是逃落在比较南方的地方,逃跑非常不易,中国人不忌吃狗肉的习俗可能就跟长途逃跑有关,逃跑之时顾不上自家的狗狗,逃跑的路上则有时得靠打狗棍找食,广东人和鲜卑人跑得最远,吃狗肉也最顺口,这方面西方人完全不同,他们如果输了,人狗都不保,如果赢了,则人狗都有食,基本不存在需要吃狗的时候。

  其实,当中原惨遭“一致狂扫”的人们开始形成难民潮时,可能也会亡羊补牢的进入到“一致狂卷”的民主态,因为这时的人们突然又获得了“高度的一致性”,依靠了这种“一致性”,才有了对付更南方人群自由态的相对优势,曾在网络上看过福州地方志的介绍,说唐代(后唐?)唐兵到达福建时,用武力将所有原住民男人赶下河和赶上山,然后将所有女人用布袋遮盖着平分,老、少、美、丑一律民主。

  中国近代革命的民主,可能先是在鸦片战争后的长久国难中获得了“一致性”,后来又是在抗日战争中获得了“一致性”,“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就是最直接的写照,这种“一致性”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前后,这时的中国,不仅对外的基础已经开始牢靠,而且对外的问题已经开始淡忘,“一致性”的问题才重又显现。

  蒋氏集团过去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民主的光环?这可能主要也是跟“一致性”有关,因为蒋氏集团一直是放不开私利的,私利就是少数人有利,多数人没利,而且是私利越来越大,公利越来越小,后来连民族资本的多数都没了活路,最后聚成了五星红旗的一颗小星,蒋氏集团始终都没有跟中国人民有过利益上及各方面的“一致性”,从来也没可能达至民主,历史在这方面是公正的。

  中国现在社会的“一致性”,其实是在建国后不久就已经开始出现问题,在中国建国60年的整个时间段里,其实是民主的呼声与“一致性”在不断的背向远离的过程,这是一个可怕的剪刀差,有能力喊的人很多,但即不代表多数人,也不会去关注“一致性”和做好“一致性”的实事,因为没人认识民主其实就是“一致性”。

  说着民主,不得不又说到四小龙,四小龙经济起飞之前,没有一个是民主制,这在现在有了解释,因为在经济发展之前,社会内部矛盾是最重要的矛盾,而内部矛盾肯定没有“一致性”,所以没有可能实行民主制,但在经济起飞成功之后就完全的不同了,这时的主要矛盾转到外部,所以四小龙突然间不约而同的都在快步迈近民主制,这种前后的变化也是跟“一致性”的思考相吻合的。

  说到四小龙,突然又想到了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是什么阶级过去没有听说,但现在肯定不能小视,中产阶级的名声鹊起似乎跟四小龙有关,也跟四小龙的民主有关,为什么有关?其实也是“一致性”的问题,一个国家如果中产阶级成了很重要的阶级,说明这个社会内部的最底层一定是不成比例的缩小了,被缩减的最大块的底层实际是被甩到了国外,是把外国的穷人当作了衬底,美国产联、劳联为什么总是跟落后国家的工人说不到一起?因为美国人收入即使低到每月1000美元,在落后国家仍是绝对的中产阶级。

  古希腊在9万人的民主制中,统治着36万原住民奴隶,这是几千年前就已经铸成了的民主社会范式,古罗马不能例外,古代的中国不能例外,西方国家不能例外,美国不能例外,从古希腊的自由民与奴隶,到美国的白人与黑人,都是在民主制下还有不为民主眷顾的更底层,但现代的中国没有办法不得不例外。

  随着中国在全球的经济地位的快速提高,“一致性”的现实不断快速的走近我们,但由于中国现在有13亿人,即使中国的经济发展到多么发达,中国都没有办法建立数亿人的中产阶级,使之达到能够成为中国社会中坚的地步,因为全世界没有那么多人口来做数亿中产阶级的衬底,而且,现在全世界都在普遍走向工业社会,所有的人类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层次,而不是相反的一齐走向最底层。

  中国必须走另外的民主模式,中国的民主化模式,就是努力追求内部的“一致性”,就是努力追求“个人与全体的一致性”的民主制,而不是追求中产阶级的民主制,中国全社会的关注重点,应该放在为“一致性”做实事,而不是过于偏重中产阶级或其它更小的人群,这不是喜欢怎么做,或者不喜欢怎么做的问题,除非你能证明,中国今天仍能走通任意奴役世界的老路。

  本文纯属初步探讨,但有些要点也许很值得思索:

  民主并非普世价值,民主是一种特定的社会形态;

  民主并不对等可用,民主是优势方的民主;

  民主说不上好东西,以往的民主要靠对内或对外的奴役;

  民主并非西方专利,民主是出现“一致性”时的社会形态;

  民主并不具先进性,民主是古代比较原始时就有的社会形态;

  ……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白居易啊,
    牧首就是大胡子放养娃,
    你怎么也跟我装起糊涂来了?
    2009/9/29 10:43:29
  • 致白居易先生:
    为什么不给他们讲讲牧首的故事?
    2009/9/28 9:11:41
  • 18楼KIPA:
    然而中国和日本近代以来,并没有登上最高点。但是即便是中国,也可以得到相当大的一致性,让这个效用的临界点变化,简单的来说就是逼到份上的时候。但是,这不是民主推进的,而是要有更本质层次的变化,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

    本文最核心的,就是把民主看作一致性的一种体现方式,而一致性要靠外界大潮流和自身整体的演变,这种宏观且历史的眼光,非常值得学习。
    2009/9/28 8:10:32
  • 17楼KIPA:
    同意11楼,可以描述为当平均个体智商超过某一个值时,其对国力的边际贡献是递减的,尤其是还要加上过多的人数这个大条件。所以站上制高点的国家,不一定是最聪明的国家。

    相反,如果真是聪明的中国人(或者日本人)坐上了世界制高点,回过头来再看美国在制高点上的所作所为,又会是什么评价?
    2009/9/28 8:00:58
  • To 11楼:
    "美国人是世界上最傻的人,整天自以为是" - 一群世界上最傻的人建立起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看来变得“最傻”也不错啊。

    “这个精英阶层是由血统继承,而不是凭本事的人所组成,普通人进不去” - 傻子群里选傻子? 白兄,真服了你的观察力。
    2009/9/28 2:13:03
  • 没有绝对的民主,民主是受制度制约的,所以只有民主制
    2009/9/27 22:26:21

  • 继续TO:6楼。社会科学不是解释有没人会偷会抢的问题,而是希望认识社会的一些必然规律,可能你想得岔开了,过去工业的优势在西方和美国手里,他们利用这种优势聚敛了财富,以后不可能继续这么下去了,中国人现在也能把握工业能力,就没有以前那么悲惨了,再以后各落后国家都发展了,相对来讲财富就不会只偏向原先的人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些都不是凭头脑中的主观能够抛弃或者不抛弃的问题。
    2009/9/27 16:29:34
  • 民主自然是好的,但要搞清楚怎么去民主?无政府主义肯定是不行的!
    那就出现一个问题:是少数服从多数叫民主呢还是小鬼乱当家叫民主呢?决策自然不用兼全,有赞称就有反对,厨师难调众人之口,合我意者叫民主,不合我意者就不民主,再好的皇帝后面都有人在骂朝廷,比如象台湾省那样永远都民主不了!
    2009/9/27 16:28:16
  • 回七楼:每个人都能有手表,每个人都能有电话,每个人都能有电视,每个中国人都能吃饱,在一百年前有人相信吗?今天我们基本做到了。每个中国人都享受便利的交通也不会是太远的事。如果靠抢靠骗可以过得舒服,愿意以此为生的人自然大有人在,这没有什么奇怪。但这并不能导出只能人抢人而不能是人类社会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奴役别的东西。熊猫曾经是吃肉的,没肉吃了不是也吃竹为生吗?自然的生存之道并非唯一,人作为一种智慧自尊的生物,难道只会走自相残害这一条路?不应该吧?
    2009/9/27 14:03:52

  • TO:6楼。不知你有没想过,当全人类都到达工业社会后,是每个人都能拥有奔驰,还是全部人都会失去奔驰?如果仅仅生产就能解决问题,英法等老牌国家当年就不用千辛万苦的跑出来,他们应该在家里不停的生产就行了,有些逻辑不是没有,而是你不一定知道。
    2009/9/27 12:57:51
  • "即使中国的经济发展到多么发达,中国都没有办法建立数亿人的中产阶级"? - 博主的中产阶级定义是什么?让十三亿人都丰衣足食,都有接受文化教育的机会,都有公正的生存环境,我没有看出现在有任何科学逻辑要求一定要靠剥削更多的人才能实现,因为科技文明的进步已经让机器代替了奴隶。将一个古代的经验照搬到现在并不能自动成立。其实当今中国政权领域的不民主要求,更多的是来自于国民头脑中落后的思维和少数人私利的使然,并非出自于什么科学原理。我们从公务员财产制度的博弈过程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学者们不要习惯地为传统文化辩护,要仔细地研究一下那部分传统文化是不是已经不合时宜,是不是已经危害民族的利益。如果是就要毫不犹豫地抛弃,用更加有利于民族和人类整体利益的新文化代替才是正道。
    2009/9/27 12:32:05
  • 你们蒙蔽的双眼还是没有看清西方文明的本质,民主是相对共处的学说,这个世界失去统治阶级的统治只是我们单一的美好愿望罢了,事实上时不可能的幻想,好比海市蜃楼的景象吧?
    实践证明一切,民主是要适合统治阶级利益的事情,如果妨碍了统治阶级的统治利益的时候,民主只是维持在统治阶级生存的状态下表面形象罢了。
    2009/9/27 11:29: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