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攸关民生的资源不应放开产权
2009-09-16
字号:

  中国正在以高价格抑制国内旺盛的能源与资源需求,这场改革以能源价格市场化为基调展开,其重要程度不亚于政府目前正在推进的产业结构调整。

  作为资源价格的管理部门,8月3日上午,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出“近期能源资源产品价格改革进展”,指出今年上半年,水、电力、成品油等重要能源资源价格改革都已经取得了积极成效。在水价改革方面,截至2008年底,36个大中城市居民生活用水和工业用水的终端平均水价(包含自来水价格、污水处理费、水资源费等)分别为每吨2.35元和3.19元,比2005年分别提高12.4%和17.2%。电价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发电、售电价格将由市场竞争形成,而输电、配电价格则由政府制定。对于石油价格,将与国际油价挂钩,最终实现市场定价。尽管民间争议极多,各个城市的水价听证会全都顺利通过涨价决定,听证会成为“听涨会”。从发改委的描述不难看出,资源与能源价格处于上涨通道,定价或者与国际价格挂钩,或者在价格改革过程中加入了供需双方的博弈机制。

  资源价格改革要达成三个目标,一是建立起节能型社会;二是建立起资源、能源的定价体制,三是兼顾民生。价格调控是建立节能社会的重要办法,但不是建立节能社会的万能药,一会抬高生活和生产成本,如果定价体制不完善,存在与民争利之嫌,由于公款消费与地方保护,存在不恰当的补贴,导致劫贫济富。在这方面,公车消费无视油价就是典型案例。

  这一轮资源价格改革的方向似曾相识,即公共产品实行特许经营、市场定价,对于饱受教育、医疗高收费困扰的普通民众而言,所谓公共产品市场定价很可能意味着政府放弃守夜人的责任,任由民众被披着特许经营外衣的垄断企业鱼肉。

  要协调公共产品的民生保障性质与节能社会的双重目标,基本的前提是,不放开资源品产权,彻底放开经营权。不放开产权,可以保持公共产品的基本性质不变,放开经营权,可以通过竞争向居民提供价廉物美的公共产品。举个例子,水资源不应出售,以免“水霸”借水谋无穷之利,而水厂经营、水网建设等应该向市场开放,使经营过程市场化,经营成本降至最低。

  目前许多地方反其道而行之,放开产权而回收经营权,导致资源领域跑马圈地,经营领域垄断加剧。

  由于政府公共建设资金不足,各地方政府出售产权以聚集经费,甩掉地方财政的包袱。政府投入的基础设施资金急剧减少。据《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07年)数据显示,1981年,中央财政拨款占全国市政基础设施总投资的比重为26%,1991年是5%,到2001年下降到4%,到2007年下降到0.8%。建设部2006年全国城市市政设施固定资产投资来源统计显示,全国投资总额为5505亿元,中央财政投入仅为62亿,仅占1%多一点;而地方财政投入也只有1052亿元,不到总额的20%。其余的投资为国内贷款与自筹资金。2001年12月,建设部发布《关于加快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提出建立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制度,开放市政公用事业投资、建设、运营、作业等市场。地方政府的绝招是引入外资或者民资,将经营与资源一起出售。据一项统计,安徽城市公交40%的产权,城市供水50%的产权,城市燃气80%的产权,已经转让给民营企业或外国资本。

  政府出售市政企业股权或者出售特许经营权,在甩掉市政公司包袱的同时,还甩掉的还有政府对公共产品价格的控制能力。为了获得长期收益,地方政府与入股的民资或者外资签订的合同中,对水量输出和水价逐步提升,这也就导致了水价必然节节攀升,供水脱离了公共服务系统,转而成为地方政府与特许经营企业的创收之源。

  公共产品经营领域的垄断企业同样是公共产品定价机制的束缚。如果在中国的煤炭、石油资源控制在一到两家企业手中,进口权控制在特许企业手中,进行市场定价就是放任垄断利润有同义词。在垄断的情况下,由政府平衡各方利益进行定价,是惟一可行的选择。

  要建立节能社会,资源税费改革必须跟上,那些大手大脚使用资源者理当以更多的税费作出补偿。在一个寻租泛滥的社会,对于圈定的企业提供优惠电价、水价等,实行价格双轨制,不是好办法。理由很简单,优质企业能够克服成本上升的压力,而无法克服的企业本身就不具备竞争力。

  这一轮资源价格改革考验中国政府的能力,一是考验以收支平衡原则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二是考验建立市场定价机制打破垄断的能力。只有走出教育市场化、医疗市场化的怪圈,只有让市场充分发挥对能源价格的调节能力,才能向上亿恐慌的民众传递信息:他们的基本生活保障,不会在市场的名义下遭受剥夺;而那些本该由市场决定的价格,不会由垄断企业把持。

  注:一篇旧文,我是市场派,却反对在权贵市场,把民生攸关的资源全部由财团圈走。

  资源是硬通货,在征得同意之前,不应放开产权给私人财团或者某个集团,隶属公共产品,管理成本与其他成本收益公开。

  否则,公众很快就要花大钱买所有的水、煤、气、电、新鲜空气等所有生存必备资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价格是一时,价值是不可沽的。掌握了人生存的基本资源就掌握了最有价值的东西。在一定的时间内价值必将有价格体现出来。说白了,现在价格是可以接受的,也是比较便宜的,但是在垄断以后(不管国营还是民营),我们的人民不得不接受高价格的资源和公共产品,我们的生活成本将增大,如果加上医疗,养老和上学的成本没有降低,我们的人民怎么过!
    博主观点很是赞同。
    2009/9/18 9:13:39
  • 支持
    2009/9/17 20:44:58
  • 垄断行业特许经营谁在控制?定价机制谁在控制?“任由民众被披着特许经营外衣的垄断企业鱼肉”,就是政府有关部门不作为,欺上瞒下,违背中央,在他们眼里民众就是鱼肉!多少中字头的企业拿着国家高额的补贴还喊着亏损,而其收入是其他行业的多少倍!比如成品油的定价机制是怎么出台的?喊着要与国际接轨,怎么接?国外的油价真的比国内贵吗?别再愚民了!
    2009/9/17 17:08:52
  • “公共产品经营领域的垄断企业同样是公共产品定价机制的束缚。如果在中国的煤炭、石油资源控制在一到两家企业手中,进口权控制在特许企业手中,进行市场定价就是放任垄断利润有同义词。在垄断的情况下,由政府平衡各方利益进行定价,是惟一可行的选择。”

    事实说明政府平衡不了,没有平衡魄力和能力!
    2009/9/16 18:30:18
  • “政府出售市政企业股权或者出售特许经营权,在甩掉市政公司包袱的同时,还甩掉的还有政府对公共产品价格的控制能力。为了获得长期收益,地方政府与入股的民资或者外资签订的合同中,对水量输出和水价逐步提升,这也就导致了水价必然节节攀升,供水脱离了公共服务系统,转而成为地方政府与特许经营企业的创收之源。”

    言之有理!
    2009/9/16 18:28:13
  • “要协调公共产品的民生保障性质与节能社会的双重目标,基本的前提是,不放开资源品产权,彻底放开经营权。不放开产权,可以保持公共产品的基本性质不变,放开经营权,可以通过竞争向居民提供价廉物美的公共产品。举个例子,水资源不应出售,以免“水霸”借水谋无穷之利,而水厂经营、水网建设等应该向市场开放,使经营过程市场化,经营成本降至最低。”

    支持!!
    2009/9/16 18:26:36
  • 涉及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宜实施国家垄断经营。事实证明,,“厂网分开 打破垄断”的电力体制改革同医药、教育改革一样,是荒唐愚蠢的行为。不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行为,必付出高昂的代价。
    2009/9/16 17:42:36
  • 乱世出英雄,社会某个发展时期是需要乱下才能促进发展,现在就看戏了!
    2009/9/16 12:00:59
  • "我是市场派"
    应该是无极派.
    无极=无*乘以n的平方
    2009/9/16 10:34:49
  • 政府大手笔投入造成的财政赤字,尤其是地方政府的赤字估计小不了,怎么办?
    天上又一次掉馅饼了,资本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等待新的产权盛宴开吃了。
    肥羊已经待杀,到时候,找几个学者专家鼓噪一番产权改革、市场规律、改革开放、发展经济云云,给政府官员一个梯子,于是,拍卖开始。
    至于民生嘛,说说的,谁叫你当真?
    2009/9/16 9:52: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历史博士,财经论者。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以我手写我心,用事例与逻辑说话,对事不无小补,对己无愧于心,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失去原意,于愿足矣。邮箱yetan@vip.sohu.com

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期间并无轩轾,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转型期的人面向不可知的未来,或许彷徨,但好在并未象但丁一样,对未来失去信心与感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