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评真话不全说
2009-08-01
字号:

  一直没有动笔。希望季羡林先生的灵魂能够安息。

  季羡林先生最后的十年,应该是非常凄凉的。如果说,文革十年是身体的卷曲;那末,最后的十年,应该是灵魂的卷曲。在季先生最后的文字中,可以感受到一个智者的悲苦。

  真正的大师,是不屑于做花瓶的。被弟子们用来撑门面已经是十分的不妥。被政客和明星用来当摆设更是十分的不当。

  季羡林先生曾经在德国留学。季先生是最有机会用康德和黑格尔阐释中国哲学的。遗憾的是,季先生与哲学擦肩而过,留下了无法弥补的历史遗憾。这种遗憾最终深植于季先生的学问与生活当中。老实说,季先生欠缺的恰恰是哲学的深度。

  季先生是传统的。因为传统,所以“动人”。去问一问,有几个人真正了解先生的学问呢?又有多少人是因为季先生的学问而折服呢?季先生的传统变成了一种符号。在谦谦君子之后,我们先前看到的是孺子牛;而后来,看到的是竖子牛。虽然很牛,但那也不过是牛的牛。

  季先生的传统颠覆了他们那代人的传统。他们那代人的传统就是“五四”精神。“五四”运动,是解构封建思想,是建立民主理念,是一场大破大立的思想解放运动。打倒孔家店,并非简单的思想逆反,这是解构封建思想的必要过程。遗憾的是,“五四”先贤们在尽情燃烧之后,过早的陨落了。破和立的工作,终于未能完成。更为蹊跷的是,在八十年后,中国出现了历史的反动。封建思想猛烈地回潮了。孔子热,论语热,季羡林热。热在那里?一个忠字,一个顺字。以中国之大,并非举国皆国学白痴。我们要问,那个仁字呢?那个义字呢?

  真话不全说。只这一句话,尽显儒者风范?这是为尊者讳!如果,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全部学会了为尊者讳,中国的老百姓还有什麽希望?“五四”那一代人,曾经经历无数风浪,就算是身体卷曲,生命卷曲,精神从不卷曲,灵魂决不卷曲。真正的大儒,如梁漱溟先生,敢于同伟大领袖当堂抗辩。虽千万人,吾往矣!当生命可以苟全,真理和正义就会暗淡。有道是智者不义。不义者,不足以称君子。远离人民,亲近权利,虽然闻达,儒者何益?

  对于中国思想界的现状,笔者想用一卦作比:地火明夷。季羡林先生或许是了知天命的人。所以,他韬光养晦。然而,人人尽皆养晦,光明和希望在哪里?晦暗不明之处,鬼魅必然横行无忌。

  中国需要执火者。他们前行,他们站在高处,他们前仆后继。无论如何,他们都固持着火炬。这火炬就是良知。这些执火者,不仅仅率先,而且垂范。这,才是我们需要的大师。这,才是我们心中的儒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自己有利的事只做不说,对自己不利的事只说不做”、“明哲保身”、“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等,均为中华文化的“精粹”,被日益“发扬光大”。
    2009/8/16 8:10:51
  • 今天的中国,最需要的是拍案而起,而不是浅吟低唱或是顾左右而言他。
    2009/8/6 18:01:36
  •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易放眼量。
    2009/8/5 14:00:30
  • 在八十年后,中国出现了历史的反动。封建思想猛烈地回潮了。孔子热,论语热,季羡林热。热在那里?一个忠字,一个顺字。以中国之大,并非举国皆国学白痴。我们要问,那个仁字呢?那个义字呢?
    太喜欢这句话了!!!他解决了我的困惑,有一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觉。很有思想力度!!!
    2009/8/3 10:00:01
  • "真正的大师,是不屑于做花瓶的。被弟子们用来撑门面已经是十分的不妥。被政客和明星用来当摆设更是十分的不当。"有思想!
    2009/8/2 20:20:46
  • [2]楼所言极是,后生赞同。
    2009/8/2 9:26:24
  • “唤醒民众”需要执火者、需要勇士、需要死士,不仅要做思想的启蒙和先导,更要做行动的示范和先锋。
    2009/8/2 0:19:35
  • 修以致用是硬道理。不见踪影响,未听得声响,何以影响?
    用世俗的眼光看,应该会有儒有何用的疑问,算是正常。
    2009/8/1 23:18:03
  • 应以学术成就的大小与多寡作为大师的评价标准,而非知识的多寡。否则,与以GDP衡量经济实力一样荒谬。
    2009/8/1 20:24:44
  • 中国需要执火者。他们前行,他们站在高处,他们前仆后继。无论如何,他们都固持着火炬。这火炬就是良知。这些执火者,不仅仅率先,而且垂范。这,才是我们需要的大师。这,才是我们心中的儒者。
    2009/8/1 15:25:33
  •     各门学问都需要季羡林。他们可以不问政事,潜心学问。季羡林这样的大学问家,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一批季羡林这样的大学问家、科技大师能出自那样的动荡年代,难能可贵。解放后培养出多少?
        然而季羡林这样的大学问家只能丰富一个时代,而不能开创一个时代。他们是怡人的浪花,却不能推动潮流。中国早就被抛入了波涛汹涌的大洋。中国珍惜季羡林这样的大师,但在学术思想界更需要成批的持剑勇士。公交车上三两毛贼嚣张,一车男人瘪茄子。就这等精神状态还想在全球虎视下崛起?
    2009/8/1 10:46:56
  • 看的一肚子感慨,能理解卢先生的想法,先生何尝不在举火炬。但却也能理解季老先生,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生死又如何?可是要知道有了亲朋的牵挂,就难以免俗。

    学生一直有个想法:“人人如果都能坚定的追求渺小的生,便毋须有人跳出来实践伟大的死”。每个人只要稍稍能关心些国家大事,稍稍忧国忧民,即便对真理抱着“随缘惜缘不攀缘”的态度,即便这一点点不比萤火虫的光远不及火炬,却同样能照亮一片路途,让人不至迷失。然而这微弱的光亮如何得以启蒙,还真要执火者的引领,我真心的崇敬和渴望执火者,但无法强求何时何地由谁来执火。
    2009/8/1 9:44: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卢欣,字麒元。祖籍四川,生于山西,就读于东北,工作于北京。现居香港。

本博客内容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任何个人以及网站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署名原创作者名及文章来源或与本人联系!联系方式:evenluxin@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