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谋杀中国经济的文化魔咒
2009-06-08
字号:

  这是我的新书郎咸平说——《谁在谋杀中国经济:附身中国人的文化魔咒》的序言,该书将在6月初由东方出版社出版。

  谋杀中国经济的文化魔咒(一)

  1.文化魔咒扼杀中国经济

  不管你盖了多少高楼大厦,也不管你登了多少世界高峰,可是在老百姓看来,你的心灵就是高不过一座坟头!你说这是不是中国企业家的悲哀?但这还不算是真正让人悲哀的。你想想,多少中国人流了多少血汗,污染了多少环境,才生产出来的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就这样不但动辄被贸易制裁,还永远得不到人家的尊重。更悲哀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这么大的内需市场在这30年来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几个企业,不要说没有几个真正让世界尊敬的,就连让我们中国人自己心服口服的也没几个。最悲哀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中国人和中国企业家很少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这是为什么呢?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悲哀有多少是我们中华文化的魔咒呢?

  这几年来,我奔赴大江南北,为政府官员和企业家讲授行业发展战略和企业战略案例。听过我演讲的政府官员和企业家何止成千上万!我期望透过国际成功企业的案例,来改变国内企业家朋友们的浮躁和投机取巧的心态和僵化的思维模式,期望我们的企业家们能够回到企业经营的基本面来。可是几年下来,我非常失望!在互动中,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朋友提出的问题,几乎完全一样!而且很多人听过我的演讲不下十次。看来我的案例演讲也很难能够改变我们企业家朋友僵化的思维方式。这不得不经常让我静下来思考其背后的文化因素。当然也有为数不少的企业家朋友,受我演讲的影响,改变了浮躁和投机取巧的心态,企业发展取得了斐然的成就。

  我感觉,似乎有一种“文化魔咒”附身在我们的每个国人身上。就像魔咒一样,去掉也不是,不去掉也不是。之所以称为“文化魔咒”,是因为我们的文化,一面表象为“大爱”,另一面又表象为“浮躁、投机取巧的心态和僵化的思维方式”,这是我们文化固有的劣根性。这是“一体两面”的魔咒,左右着国人的思维和行为。最令人有魔咒感的是,我们的“大爱”文化,是“潜藏”的,我们的国人从来不懂也不会表达我们的“大爱”文化,所谓有“文化”的张艺谋们都是如此,把奥运会的开幕式搞得那么没有“大爱”的文化,更何况普通的百姓们!我们的大爱文化,只有在民族遇到大灾大难时才会迸发出来,四川汶川大地震就是明显的案例。我们的大爱文化能够随时随地表现之时,就是中华民族真正腾飞之日!

  我认为,我们大爱文化的潜藏性和我们文化固有的劣根性,正是谋杀我们经济的幕后黑手!这不是危言冲听,这是附身在每个国人身上的魔咒!我们必须打破这个魔咒,让我们的大爱不在潜藏,让我们文化的劣根性不在成为我们思维的习惯,我们的经济才有救,国家才有希望。这就是我,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准确地说,作为金融学家的思考!我希望通过本书,用老百姓都能听懂的语言,把这些思考展现给各位读者,让我们的读者跳出文化魔咒,不再茫然!

  2.文化魔咒根深蒂固

  这些植入每个中国人文化层面的劣根性包括三种:浮躁、投机取巧和思维僵化。而这些劣根性导致了中国企业的盲目做大做强,其手法就是投机取巧的收购兼并,但是由于思想僵化的结果,我们会发现这些被文化诅咒的劣根性百年来还是没有太大长进。本书的第一部分就是带领大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华文化的劣根性对于我国企业甚至高科技发展的冲击。

  在本书的第二部分,我会与大家一起分析中华文化的四个茫然表现:第一就是中国人就知道茫然地赚钱,为了赚钱可以没有任何社会责任感和道德感;第二就是我们这个文化茫然的自闭,对外面的世界缺少真正的理解,好不容易有所了解也只是浮躁地停留在表面;这样就导致第三个茫然,即我们也很少明白别人如何来看我们,我们通常只是茫然地关注其看法,而不去思考这些看法背后的根源在哪里;第四,更可悲的是,与别人对我们的了解相比,我们对自己的缺点是茫然的,缺乏深刻的认知和反省。

  既然说是中华文化的诅咒,那么这三种劣根性及四种茫然就不是只有今天的中国人才有的。事实上,正是因为我们缺少对自己缺点的深刻批判和反省,才使得今天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对中国古代商帮有一种普遍的错觉——晋商是金融楷模,徽商是内贸模范,浙商和粤商是外贸鼻祖。更普遍的错觉就是对胡雪岩的崇拜,事实上大家了解的或许只有他早期的一时煊赫,却并不知道他后期因为中华文化的投机取巧而导致彻底的失败。因此,本书第三部分会带领大家以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所累积的批判眼光,重新审视四大商帮的兴衰故事,挖掘附身中国企业文化魔咒的根源。

  你如今的所做所想,有多少是来自你已经默然接受的中华文化?我们说具体一点,想想你心目中的诸葛亮,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觉得诸葛亮足智多谋呢?”或者我换个问法:“你是不是也觉得诸葛亮是一个非常值得学习的好榜样?”

  只要你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你的答案肯定都是:“是,当然是,诸葛亮又是草船借箭的,又是借东风,又是空城计简直聪明极了!”然而你可能并没意识到,这恰恰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个致命伤——投机取巧。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东风没有借到,东吴数万将士的生命将置于何处?你想一想,这是什么事件呢,标准的小概率事件!一场生死攸关的决定性战役却系成败于小概率事件,请问这是什么心态?同样,诸葛亮在空城计里是不是也心怀这种以小搏大的小概率心态?这种小概率事件具体的表现,就是我们经常谈论的“四两拨千斤”、“杀鸡焉用牛刀”这种投机取巧的心态。请读者想一想,中华文化为什么不崇拜“千斤拨四两”这样拥有必胜把握的心态呢?

  这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要命的、也是最悲哀的,就是浮躁!中国人崇拜悲剧英雄,例如岳飞、屈原等等,就是浮躁的表现。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崇拜悲剧英雄就只是看他们表面的悲壮,正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但是我们的文化却不去深究这些悲剧英雄失败的真正原因,其结果就是造成我们只看表面现象,不研究真正的本质原因的恶质文化传承。例如我们经常说的“失败乃成功之母”,就是这种心态的表现,我们会盲目地相信表面上的失败加失败加失败竟然会等于成功,而不去研究每一次失败的本质原因。你平时有这种心理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可是你知道不知道,浮躁这种心态如果放在企业家身上会导致什么?就是喜欢盲目地做大做强。我经常说,我们的企业家只要做到一定的规模,就会产生进入世界500强的病态心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采取的方法就是投机取巧,例如TCL收购汤姆逊,联想收购IBM的全球PC业务,就是这两种病态心理的体现!由此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摧毁股东价值,并且这样的事例不是偶尔发生一次两次,而是反复重演。我们的企业家乐此不疲,投机到底。这种病态心理就是在你崇拜悲剧英雄和相信空城计的一刹那进入你的灵魂的;就是在你欣赏诸葛亮借东风火烧赤壁的那一刻,成为你永远也跳不出来的僵化思维的一部分的,这些细节我在本书第一章里会详细解说。

  3.中国高科技的文化魔咒

  类似的文化问题也严重影响着我国高科技的发展。以联想为例,联想在2004年之前浮躁地想要进入世界500强,而其手法就是投机取巧地搞IT服务、手机、互联网;到了2004年,这些战略几乎全都一败涂地,于是联想又开始收购IBM的全球PC业务;而到了2009年1月6日再次陷入困境。我觉得最有趣的就是,联想在这种困境之下又在押宝!2008年柳传志说要搞服务器,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什么真正的起色,2009年又押宝中小企业市场、押宝超级计算机、押宝服务器、押宝1500家体验店、押宝时尚计算机、押宝上网本。任谁都会发现,这家企业的战略怎么这么混乱啊!

  其实这些混乱的战略充分显示出,中国高科技企业特别好大喜功。举例而言,联想在2005年就非常高调地宣布将制造出世界最快的超级计算机,目标就是比IBM还快10倍!这背后是什么东西在作祟?就是我们的文化崇尚的精神目标,如“追求第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而这种心态就是我前面所讲的浮躁,因而使得我们相信奇迹,而且崇拜奇迹。由于受到这种浮躁文化的影响,我国许多企业在高新技术产品开发过程中追求高目标,喊出“世界最快超级计算机”的口号,甚至把追求“国内首创”、“填补国内空白”、“填补世界空白”作为产品的研发目标。至于如何达到这个目标,竟然是以“愚公移山”和“铁杵磨成针”这样非科学的僵化理念作为座右铭。

  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高科技理念,我们以甲骨文公司的成功为例,谈谈如何打破中华文化的魔咒。

  第一,在西方理念中,所谓科研就是积累和传递。中国科研的特性正好相反,我们基本上都在低水平上浪费时间了,而且缺乏积累和传递。例如我们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就可怜巴巴地背九九乘法表,这就是低水平的浪费。这种低水平的浪费还包括了我们消耗了学生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学习数学和物理等学科的解题技巧,还有特重视以解题为主的奥林匹克数学、物理等等的竞赛。此外,还有一句各位学生和家长最熟悉的低水平浪费的话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是绝对的胡说八道,而且绝对是低水平的浪费时间。

  第二,在西方理念中,所谓科研就要遵守规律。我们不同,我们不尊重规律,而希望破坏规律,我们甚至以破坏规则规律为荣。举例而言,我和很多国人一样,都以破坏规则为荣。我在2008年10月初应邀到广西梧州演讲,由于没有飞机到达那里,而开车过去需要5个小时,为了赶时间,演讲主办方派了一部警车来接我。我坐上警车后,警笛一路鸣响,又闯红灯,又不交过路费,我心里觉得很畅快。我在破坏交通规则之余,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

  第三,在西方理念中,所谓科研就是加强对错误的测试和验证。在我们中国人的潜意识里,什么叫水平呢?就是做出来的事没有错误,对工作的要求也是这样的。我们为什么有这种追求完美的思维呢?我想可能与我们从小到大每次考试都追求100分的心态有着直接关系。甚至孩子考了98分,爸妈还不一定满意,因为没拿到100分,因为只有100分才完美。在这种意识的支配下,加强对错误的测试与验证过程就被视为一种资源浪费,因为既然没错误,就不要测试与验证了吧。而在西方理念中,完成的工作必定有错误,而且,高科技含量越大,错误也就越多,这不是有无水平的问题。所以,他们认为,加强错误的测试与验证是成功的必然保证。他们为什么有这种接受错误的思维呢?我想很可能与西方的考试制度不同有关,基本上西方是以曲线打分,只要你在全班位于前30%,你就是A,虽然你考试犯了很多错误,但你相对上仍然是最好的。因此西方人勇于接受错误的思维远远高于我们,这种思维表现在科研上就形成了西方重视测试改正错误,而中国人不重视测试。

  第四,在西方理念中,失败就是控制和管理的失误。这种心态在我们的企业里是不可想象的。“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由于我们有这种思维,因此失败可以不被追究责任;而在西方理念中,就不这么看,失败必然是控制或管理失误,是要负责任的。

  这些就是本书第二章要细谈的中国企业在科技研发上的错误思维,本质上就是中华文化劣根性的一种放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任何事情、观点除考虑基本因素以外,如附加“时间空间”因素后,任何事情没有错与对之分,只有适合与不适合之异。
    2009/6/16 7:59:00
  • 朗教授的确是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他太超前了。强行地为中国经济戴上“文化魔咒”的帽子,中国经济现状归根到底是社会制度、法律逐步完善过程的必经阶段,西方国家也有经历过,只是每个国家在这个阶段经历周期的长短不同。在不尊重历史、背景因素的前提下,去比较“文化优劣”即是没有根基上的对比,毫无意义。版主可能是利用“文化”异议来激起书的销量,因文化实在有太多对对错错的观点可争议,可达到“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果。
    2009/6/16 7:52:54
  • 朗教授是离我们渐行渐远了,虽然有些说法不错,但论点的最后是不对的,看了这个序,已经吸引不起我读这本书的欲望了,正如42楼所说,空城计借东风借箭这些本身都是非常合适的,问题在于中国人为什么总是要借这借那力有不足,为什么总是符合大多人期望的东西总是难以成为主流,既然朗教授刻意回避这些东西,那么你的解决之道失效化也就可以预见了.
    2009/6/14 20:32:51
  • 将谓侵早起 更有夜行人您好!
        愚以为:阁下【郎教授在博文中却是完全无视中国历史,在在把矛头指向中国传统文化(郎教授很聪明啊,文章中完全不直接提‘中国传统文化’,但是所有的言辞却无不暗示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造成的之一切。】之论一语中的。
    2009/6/13 15:51:14
  • [42楼] 评论人: 康沃您好!
         愚以为:阁下所言极是。尤其是【一个没有英雄崇拜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要我们的子孙后代都崇拜林肯华盛顿是荒谬的, 也是不可能的。】更是气贯长虹、皓洁如月!
    2009/6/13 15:40:27
  • 郎教授,虽然一直很欣赏您在经济金融方面的见解和功力, 拜读这篇大作后,还是忍不住想给您提一个建议:要批评企业文化就批评企业文化好了,要大家向西方学习管理思维也是对的。批判中国传统文化大概不是您的专长。当然,我们每个人当然都可以有自己的见解,但是把它当做理论基础未免有点班门弄斧和不懂装懂的感觉。这是最不符合西方的PROFESSIONALISM的。比如说诸葛亮的几件被您大加批判的“蠢行”,您何必如此激进地跟自己的老祖宗过不去呢? 首先不能要求两千年前的古人向您一样懂概率会数学用电脑建模型。其次,您的说法犯了常识性的错误:借东风是小概率事件么? 如果您读书认真一点,或者读得懂三国演义,就会知道诸葛亮是深谙天文气象的。 他恰恰是算准了当天有东风才故弄玄虚地演了一场大戏。这哪里是小概率时间? 恰恰相反,这正是是您所说的有必胜把握的表现。再者,空城计确实是冒险了一点,但是以当时的力量对比和形势,弃城逃跑被抓住的概率更大。诸葛亮恰恰是根据自己对司马懿深刻的了解和判断, 才做出了空城弹琴的决策。而且这个决策实施时需要自若的勇气和顽强的意志才能够不被看破。弹琴听琴是意志的搏斗和较量,胜利者是大智大勇, 哪里有什么悲情?我为自己有诸葛亮这样的人物来崇拜而骄傲。从军事角度来讲,要想以弱胜强, 有时候就必须冒险一搏以取得局部优势。 千斤拨四两,杀鸡用牛刀,我们都知道好, 可是这个世界上能做到的只有美国。能指望诸葛亮用战略轰炸的方式来对付魏国么? 最后,我们需要学习西方先进文化, 但不需要文化虚无主义。一个没有英雄崇拜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要我们的子孙后代都崇拜林肯华盛顿是荒谬的, 也是不可能的。 还是那句话,搞好您自己的专业吧,多读点中文书, 不要被洋墨水冲昏了头脑, 那样说话才让人信服。  

    2009/6/13 14:15:28
  • “迷信主义”桂冠戴在口口声声地宗教、基督、上帝之类的词汇的[40楼] 评论人Jasonu 小脑袋瓜上就非常不合适才是怪事情。

    秦川人虽然非常企图戴上“迷信主义”桂冠;只是秦川人不知道该迷信什么。敬请[40楼] 评论人Jasonu 指点迷津。
    2009/6/13 10:46:17
  • 楼下的秦川人 先生:
    依我看,将您老亲手缝制的“迷信主义”桂冠戴在您老小脑袋瓜上就非常合适嘛
    2009/6/13 10:32:14
  • 【虚心地向同宗文化的日本学习,学习它是如何将西方文化与本国文化加以有机结合,将民族文化发扬光大。】——阁下看看戴季陶的《日本论》吧。戴季陶是曾经学习过马列主义但又不迷信之的学者。戴季陶与毛泽东的文化底蕴近似。抗战胜利后他所提出的战略思想与毛泽东的战略思想近似。《日本论》里的观点比Jasonu 的迷信主义观点高明多了。。
    2009/6/13 10:25:36
  • 我们要学会运用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哲学原理,一分为二地认识中华文化和改造中华文化。既不能一味地肯定,也不应一概地否定,极端的认识违背了平衡法则,是不足取的。历史证明,是文化与信仰在左右人类历史的发展和民族(国家)的命运。如果说中华文化是优秀灿烂的,也就意味着中国五千余年封建统治是先进合理的,这显然是荒谬的。至于一概否定和抵制西方文化(明)那就更加愚蠢了。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既然能顽强存活五千余年,自有其合理性的一面。中华文化既有糟粕也有精华,我们应理性地看待中华文化,应“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此,我们应放下面子,虚心地向同宗文化的日本学习,学习它是如何将西方文化与本国文化加以有机结合,将民族文化发扬光大。在世界经济和文化日益走向一体化的今天,如果没有兼收并蓄、开放包容的心胸和智慧,抵触中西文化(明)的融合,中华民族要想跳出自我折腾的怪圈将会遥遥无期。
    2009/6/13 6:47:59
  • 还要再加上一句:还有改革开放以来,西化知识分子对传统文化的全面打击,是比所谓的‘西学东渐’对于传统的更有力的打击。
    2009/6/13 3:40:09
  • 必须承认我对经济行为本质(不是经济理论、概念。经济行为的本质是什么?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一切以利益为旨归。古人有句诗:商人重利轻离别,就是对经济行为的根本写照)的领悟是来自于作者的文章。但是我对作者本人的思想和内心真正的看法始终有种看不清楚的感觉。
    可是今天看了这个文章我终于明白郎教授是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郎教授是个全盘西化的主张者!!
    看了你对所谓‘中华文化的三种劣根性和四个茫然表现’的分析,我只有一句话说:这是十足的胡扯!
    问题再清楚不过了,中国人之所以会表现出这几个所谓的劣根性和茫然的根本原因完全是因为百年来西方列强携其武力强势把西方人的丛林法则强加给中国人,一至于中国固有的社会架构、文化架构、道德观念、价值核心统统被打破,但是在这一切被打破后我们又无力建造一个新的价值核心。这才是郎教授所谓劣根性和茫然的根本原因。
    然而郎教授在博文中却是完全无视中国历史,在在把矛头指向中国传统文化(郎教授很聪明啊,文章中完全不直接提‘中国传统文化’,但是所有的言辞却无不暗示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造成的之一切。
    2009/6/13 3:36: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