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西线调水”:违背发展规律的错误构想
2009-05-28
字号:

  最近有一滚滚热浪和呼声,呼吁所谓“西线调水”的荒唐战略,还听说进入了什么10年战略规划,进入论证阶段。对这种敢想敢做但不计后果的蛮干思维和人定胜天思想,着实感到担忧。一旦大错铸成,则损失的不止是上万亿的钱财,更是不可恢复的宝贵的自然生态平衡,严重损害子孙的利益,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这样不顾发展规律的胡乱忽悠,危害极大。几十年来,国内外类似的收益不成、反成累赘的例子还少吗?!

  如果我们的西北所谓干旱地区在工业和农业节水上真正重视起来,重视技术,提高效率,消除水源污染,根本不用这些所谓的调水。源头的水调走了,长江下游环境如何变化?有哪些方面的巨大影响?仔细想过当前和今后的后果吗?而事实上,如果真正让西北农业劳动者和全国所有相关地区的农业劳动者得到实惠,彻底明确当地的林权、产权和收益,发动亿万民众,严厉惩罚掠夺农业劳动者拥有的林地林产的行为发生,让他们放心绿化,种树种草,同时节约工农业用水,中国所谓的水源危机并不如此急迫,长远看生态利益、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能够统筹协调发展。当地民众不愿种树,关键还是产权不明确、收益得不到保障的问题,比如许多地方看见民众承包的荒山收益了,就强行没收了,民众血本无归,怎不寒心?

  君不见,木草涵养水源的能力不可限量,美化自然、绿化环境的能力不可限量。凡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凡是森林茂密的地方,水源充足,汩汩不断;一旦森林砍完了,变成了荒山秃岭的地方,就马上一片风沙荒芜,哪里有一点点水源和生机?日本那么少的国土,却拥有68%的森林绿化率,日用木材全部进口(包括一次性木筷),甚至大量陶瓷制作用土和石料全部进口,国家立法保护不准挖山。而我们一些地方是如何做的呢?拍个电影都要杀伐大量树木制作道具呢。如果借助自然的力量,借助亿万民众的力量,仅水源这个问题就很容易解决。用最少最少的投资,获取最大的投资效益,为什么放着好的办法不用,却一再采用劳民伤财的所谓大工程改造、堵疏大自然呢?这一所谓宏伟的计划更不符合中央可持续发展观的落实本意。

  南水北调已经导致许多历史遗产不可修复的损失,生态影响未知数同样存在,更可能的是,这些动辄引水举动已经大大加深了北方对调水的依赖心理,导致许多地方和单位根本不从战略高度重视节约用水和杜绝污染、处理污水等等重要环节。如此下去,十个长江也抵不上浪费和污染。如果仅仅为一些地区的投资驱动或政绩意识,再上一个西部大调水,实在是损害千秋万代的祸害工程和想法。这一点希望国家引起高度重视,保持清醒头脑。

  而进一步从大处分析,中国的资源的确是相对贫乏,尤其是人均资源和能源量更是少的可怜。但相比日本和以色列,我们的人口密度不比他们大,也不必一些欧洲国家大,中国的资源无论从总量还是人均都不算贫乏,我们西北的水资源比以色列要丰富的多。但我们的水源、资源和能源利用效率却低的可怜,要达到日本和以色列的水平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里边还不仅是发展速度和时间的问题,还有个国民素质提高与国民性格进一步优化的问题。要善于学习其他民族和国家的长处和优点,当然,中华民族也有许多长处可供国外学习和借鉴,要在相互交流和学习中提高自己,发展自己,取长补短。美国、德国、日本、以色列等等国家,以及印度等国家,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长处和经验。

  就资源和能源而言,我们更缺乏的是节约意识,开源固然非常重要,但节流更加重要和必要。要提高节俭意识,更要提高节约资源和能源的意识。尤其要大力提高杜绝污染和保护环境的意识,大城市以及首都的市民更有义务和责任感身体力行,对水、气、电等进行节约。动辄从外地或其他省市调动资源和能源保障供应,可保一时,但难保长久,何况这种调动是在一定程度上牺牲其他地区的能源与资源供应优势为代价的。这是不可取的。东线的南水北调尚可考虑,中线的花费以及对生态历史文化的影响可就大了,而从西线所谓爆破喜马拉雅山引水北调的设想和计划简直是荒唐的天方夜谭,其投资浩繁不必说,但生态破坏就何其巨大,得不偿失是必然的。

  而与此同时,全国许多地方浪费水资源、土地资源和能源的现象比比皆是,我们的资源和能源使用效率是人家的10分之一!西部大调水,是多么可怕的设想和计划啊。内部挖潜比外部调运更加重要和长久。最终我们要靠科技,靠提高意识,靠精心筹划和广开言路、集思广益。主观臆测要不得,武断决策更要不得。

  还有,从外地调动能源资源确保一地就如同不断地把农村的大树源源不断地挖出运到城市绿化,绿了城市,死亡了一批古树和大树,而更多造成广大农村的生态灾难和光秃秃的山顶。大城市周边省区往往存在百万贫困人口就是这一经济和生态现象的活生生的现实。这是另一种投资和收效不能统筹平等兼顾的粗放浪费。这种模式是需要摒弃的,至少是需要好好反思和改进的。

  中国最有潜力和收效的投资,是投资教育和科技,提高民生质量,提高民生自我创造潜能.投资全民的科技教育水平,提高国民的素养,免费义务教育争取扩大到高等教育,勒紧裤腰带也要提高国民整体素质,实在是国家的幸运和深谋远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国家无长远教育科技规划,只注重短期的投资收效,必然失去后劲。国外的类似事例不胜枚举。一些地方为了GDP而相互攀比的投资和无序竞争,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中央已经提出坚决彻底贯彻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和节约型社会,大力提高国民素质,这是高屋建瓴的战略决策,是发展模式的深刻变革,希望全社会同心协力,以制度体制和机制创新,坚决落实贯彻。使中国宏观上是世界大国,泱泱气度;微观上厉行节俭,丝毫不浪费。这样,中华民族才可以长久发展,复兴可待。

  2006-08

  附件:以色列的农业高科技也十分发达

  以色列在发展农业优良品 种培养和高产田建设方面在世界上已处于领先地位。这是由于以色 列农业生产者和研究人员密切配合,相互合作,在各个农业领域开 发和应用尖端科学方法的结果。以色列农业具备高度集约化的生产 体系,是以色列农业的显著特点。它克服了水资源和耕地资源极度 缺乏的缺陷,通过研究人员、推广服务员、农业经营者和与农业相 关的产业部门的紧密合作,使以色列农业持续稳定增长,最终使以 色列这个一半以上国土被沙漠覆盖的国家发展了现代农业。 以色 列充分利用自身有限的水资源和可耕地,生产的粮食自给有余。以 还非常注意培育优良植物动物品种,高超的生物技术帮助以色列创 造了世界最先进的育种技术,生物品种大量出口世界各地;干旱的 土地每年产出价值4.5亿美元的水果,每年出口水果55000吨,2 亿美元鲜花、2亿美元柑橘。出口农产品繁多,其中长颈玫瑰、小 枝麝香石竹、甜瓜、猕猴桃、草莓、西红柿、黄瓜、胡椒以及鳄梨 等在欧美市场寒冬季节最为走俏。以色列本国设计和制造的农业机 械和电子设备广泛应用于各种农业生产活动之中。

  高超的节水技术种类繁多。以色列的淡水资源平均每年为20 亿立方米,现在几乎已到达开发极限,而人口却在不断增多,这就 需要大规模节水和充分利用废水、污水、咸水和海水。以色列水利 委员会建立了由梅科罗特公司经营的沙夫丹工厂。这是一项规模宏 大的工程,土污水加工生产净化水。以色列每年通过一个名叫“第 三条内格夫管道”的单独管道向干旱的内格夫西部输送大约1亿 立方米的净化水,用于灌溉。由于处理过的水质非常纯净,因此可 以将其用于各种作物而无损于健康。另外一些污水净化厂已经在运 转或在建造或计划之中。预期大多数调拨给农业的用水最终会是经 过净化的废水。因此优质淡水最后将从农业用水转变为家庭用水。 位于内格夫地区本地的一些小规模污水净化厂为废水来源附近的农 田提供了经过处理的水,用于灌溉,污水处理的要求最低,它仅用 于棉花等类作物,这些小工程非常合算。有两种水可以脱盐,咸水 (咸的泉水和地下咸水)和海水。自60年代以来,以色列已经研 究出了几种方法使咸水脱盐。在这几种方法中,逆向渗透法较为有 效,花费也较少。埃拉特是一个人口达37000人的城市,30年来, 该市一直依赖脱盐的水。这些水来自一些大的、净化稍带咸味水的 工厂和一个逆向渗透工厂。后者利用80%来自红海的海水和20% 来自邻近一个工厂的盐水,将两者混合后一起进行加工,每天可以 供应约27000立方米水(每年约1千万立方米)。除了保证能获得 其它净水水源外,研制有效的脱盐方法有助于扭转当前会使地下淡 水层盐化的危险倾向。目前已在有限使用未经处理的咸水灌溉作 物,研究表明某些作物如棉花、西红柿和瓜可以轻易地接受咸水灌 溉。自1960年以来,以色列利用飞机和地面发生器,在以北部采 用人工降雨,平均使雨量增加了15%。

  先进的灌溉方式。高效用水离不开先进的灌溉技术,这在旱作农业中尤其突出。50多年以前,以色列主要采用表面灌溉(即大水漫灌或沟灌),但水源在灌溉过程中大量流失,浪费严重。后来开发出来的压力喷灌,为农业现代化和提高用水效率作出了贡 献,但滴灌的开发真正称得上是一场革命。滴灌由以色列发明,并 于30多年前应用到以色列农业,此后,滴灌已成功推广到全世界。滴灌相比之下有许多优点:1、即使在陡峭地带,沿侧管线(装有 滴头的管线)上的出水量也均匀一致,压力补偿滴头的发明,使坡 度更陡、距离更长的侧管线上出水量一致。2。可以把肥料混入水中,经滴头施到植物上去,水和肥料是 直接到达根系,而不是施 到整个大田,大大节约了 水肥。3、抑制杂草生长。4、可以利用 低质量的水(微咸水或净化污水)。5、根据不同作物,一定滴水速 度(升/小时)的滴头可以按要求进行随意组装。如果操作正确, 高质量滴灌设备的使用寿命可以达到15-20年。6、用水使用率极 高,采用滴灌方式用水使用率达95%,相比而言,漫灌只有45%, 喷灌只有75%。就农业灌溉而言,所有灌溉方式都可以采用计算 机控制。计算机化操作可以完成实时控制,也可以执行一系列的操 作程序,完成监视工作,精密、可靠而节省人力。在灌溉过程中,如果系统记录下水肥使用量与要求相比有一定偏差,系统会自动关 闭灌溉装置,计算机系统还允许操作者预先设定程序,有间隔地进 行灌溉。这些系统中有可以帮助决定所需的灌溉间隔的传感器,还包括埋在地下的湿度传感器,它可以传回有关土壤湿度的信息。还有一种传感器,它通过检测植物的茎和果实的直径变化,来决定对植物的灌溉间隔,这种传感器直接和计算机相连,当需要灌溉时,它会自动打开灌溉系统进行操作。以色列还开发了一系列计算机硬 件和软件,以实现温室中的供水、施肥和气候系统的自动化控制。以色列也不放过简单的节水措施,如为收集有限的雨水,以开发了一种工具,能在地上开出小凹洞。下雨时雨水不至于流失,仅此一 项,可使每公顷小麦产量提高500公斤。

  以色列重视农业研究与开发。以色列70-75%的农业研究是 由凡卡尼中心(Volcani Centre)负责,它是农业部下属的农业研究 机构,由7个研究所组成。学术机构也进行农业研究,如耶路撒冷 的希伯来大学农学系、魏茨曼科学院、以色列工程技术学院和农业 工程研究所以及位于内格夫地区的本?古里安大学应用研究所。 其它一些应用研究活动由地区性研究开发中心完成。研究经费主要 来源有:政府以及其它公共研究机构,他们每年向凡尼卡中心和首 席科学家提供约4900万美元的经费;国际基金,由美国、荷兰以 及欧盟联合提供,每年提供研发经费1300万美元;农业经营者每 年以交纳销售税的方式提供大约800万经费;私人商业机构根据需 要提供约600万美元等。重视农业技术推广工作,体系严密完善。 以色列还把农业国际合作放在十分重要的地位,在本国和海外举办 了一系列培训课程,而且在几个国家建立了示范农场,如中国北京的永乐店示范农场。

        杨鸿玺2001年写于北京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们现在搞教育分不清主次,存在方向上的严重错误。何出此言?学校教学只重职业、科技,而几乎全部丢弃了德育的教育,真可谓是“缺德教育”!在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高举以gdp为中心的大旗之下,从小学到大学,再到硕士博士院,其教学教育皆不以道德教育为根本,把全部人力物力花都在为gdp而gdp的枝枝叶叶上,最终造就的所谓人才,也当然都是“缺德人才”。当时光流过一二代之后,遍而及之,整个社会必将面临道德沦丧殆尽之境,国家民族随之也将毫无疑问地死亡在这一点上!诸位看看今日社会之现状,就足以不言自明了。这就是当今中国教育最大的悲哀!(某看新闻而得知,在此转达各位草民,前教育部长又加官进爵了!......真行啊,牛!)
    2010/7/10 17:12:05
  • 向沙漠地区运水,要修多条高质量的输水管道。要象修地铁一样修。要修很多条。
    2009/6/22 6:41:01
  • 改变的了吗?隔靴搔痒!
    2009/5/31 9:51:46
  •       支持杨先生观点!
        看来“西线调水”决策者的想法过于简单了。同时也暴露出政府决策机制的问题。大型工程匆忙上马,是无德的表现!
    2009/5/30 7:34:47
  • 19楼hf-c:
    大家之言.
    2009/5/30 7:30:44
  • 中国的教育关键不是把义务教育扩大到高等教育,而是怎样第一步把儿童、少年培养成合格的现代公民。我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在学校学的什么东西?搞得吃饭、上厕所、睡觉都没时间,象坐牢一样。
    2009/5/29 22:01:23
  • 杨鸿玺先生的文章值得收藏
    2009/5/29 16:38:51
  • 支持此文观点。道法自然是真理。
    2009/5/29 16:09:42
  • 我觉得引汉济渭就没错.
    2009/5/29 15:31:49
  • 深圳当年在开发前自然生态不错,国家倾力打造,现在污染遍地,是不是也要恢复原貌?
    2009/5/29 15:29:14
  • 以偏概全,让人好笑.
    2009/5/29 15:24:02
  • 12楼KIPA:
    尊重和掠夺自然一定都会得到回报的。
    2009/5/29 13:28: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美国研究系博士,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复旦大学中国外交研究中心、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中国友联会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云南省东南亚南亚研究院特邀研究员,牛津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亚非学会理事、中国中东学会理事,《半月谈》特约记者、中国评论通讯社特约评论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