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华尔街是怎样变成“挖耳街”
2009-05-04
字号:

  《美国不差钱》第一章第二节

  为了让大家更进一步了解这场游戏的本质,我将再用一个比喻来揭露华尔街这场自掘坟墓的“金融魔法秀”。

  从前,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有一条“挖耳街”,这条街上住着一群“挖耳者”。这些“挖耳者”一生最大的嗜好有两个:一个是挖掉别人的耳朵以显示自己的聪明,一个是骗取别人的黄金以增加自己的财富。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只能在法律和职业道德的框架下,在得到他人授权下才能去挖别人的耳朵,以换取跟自己劳动相匹配的黄金财富。

  但有一天,其中的一个“挖耳者”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许多有钱人家的女子喜欢在耳朵上戴着黄金耳环。这个最有智慧的“挖耳者”费尽心思,想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愿意忍受非同寻常的痛苦,而让自己违背自然的本性去带上一个其实也并不怎样的“黄金耳环”。

  在研究的过程中,这个最有智慧的“挖耳者”发现,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居于以下两点:

  第一是黄金的特殊属性:黄金在自然界可以以单质形态存在,而其他金属往往以化合物的形态存在。黄金在阳光照耀下可发出高贵的灿烂的黄色光泽,黄金在拉丁文的意思是“曙光”,在古埃及文字中的意思是“可以触摸的太阳”。黄金因为极其稀有而十分珍贵,黄金开采成本非常高、诸多物理特性非常好,具有极好的稳定性便于长期保存,这些特点使得黄金得到了人类社会的格外青睐,黄金已经成为人类社会复杂机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由于黄金具有的这些特殊自然属性,被人类赋予了社会属性,也就是流通货币功能。黄金成为人类的物质财富,成为人类储藏财富的重要手段。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写道:“货币天然不是金银,但金银天然就是货币”。

  第二是人有爱慕虚荣的本性:人本来应该是生而平等的。从自然属性来看,人本来应该都属于有鼻子有眼睛、能吃饭能唱歌、能哭能笑、能思考能行走的高级哺乳动物。人有别于一般动物的最大特征就是能思考。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因为思考就意味着人有了战胜低级趣味的武器,有了走出蛮荒拥抱文明的能力。但大多数人最大的悲哀来源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昆德拉说:“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因为人每次思考都想的是如何给自己增加更多的不满足,而不是从自己身上发现更多的幸福与恩赐。人本来是生而平等的,但人一直希望向世界证明相比于其他人自己有更高的智商、更大的权力、更多的财富。于是,每个人在骨子里面都会做着看起来多少有些荒诞不羁的“帝王贵族”梦。而黄金正好是能够让这些心存幻想的人多少有种自欺欺人的满足感。

  因为在人类历史过去的几千年里,黄金基本上属于帝王贵族才能拥有的财富,拥有黄金意味着权势的象征,是黄金使得古埃及及古罗马的文明显得异样的辉煌,在世界上的几大古代文明中,黄金都在当时的社会中有着极高的地位;黄金除了为帝王贵族所拥有外,还被人类社会普遍认为是神灵才能拥有的神物,人们将黄金进献给崇拜的神灵,黄金成为供奉器具和修饰保护神灵形象的特殊材料。

  这个最聪明的“挖耳者”想明白了这点,马上想到了一个精妙绝伦的主意。如果能够所以想戴黄金耳环的人,把自己的耳朵都挖掉,然后给他们换一个由纯粹的黄金做成的“黄金耳”,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得向这些客户收取一定比例的黄金作为服务费了。

  但如果要批量打造这样的一批“黄金耳”,对黄金总量的要求远远超过自身的储备,于是这个聪明的“挖耳者”找到了另外几个专门负责黄金储备的“挖耳者”,准备把大家储存在他们手里的“黄金”套出来,做出一些样品。

  最开始的时候,其他“挖耳者”对于这个想法不是特别感兴趣,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应该不需要用额外的方式来赚取黄金。但当这个聪明的“挖耳者”告诉了他的同伙,赚到的黄金可以按照一定比例给他们分成的时候,他们终于心动了。

  这个聪明的“挖耳者”得到了足够的黄金,马上找到了当地最有名的金匠,让这个金匠用这些黄金打造出了历史上第一个最豪华的“黄金耳”。可是,“黄金耳”打造出来了以后,却发现没有人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者。因为谁都不清楚,这个“黄金耳”真要装到人体上,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这个困难一度让这个聪明的“挖耳者”陷入绝望,直到有一天他从其他“挖耳者”那里得到了一个信息,说某一个科学家开发出了一套仿真软件,可以用来模拟人体结构发生各种变化对人体机能产生的各种影响。

  于是,这个聪明的“挖耳者”马上找到了这个科学家,让这个科学家在仿真人身上安上这个“黄金耳”看会产生怎样的反应。科学家在收取了佣金之后,开始按照这个聪明的“挖耳者”的指示对这种情景做了一个仿真实验。实验结果很理想,人安上了这个“黄金耳”之后,的确对声音的敏感性有了大大的增强,能够听到过去从来听不到的声音。

  这个聪明的“挖耳者”得到了这个完美的实验结果之后马上喜出望外,立刻找到了当地最有钱的名媛,向她兜售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名媛最初对这种设想不感冒,但禁不住这个聪明的“挖耳者”百般蛊惑,再加上自己的小情人因为收了“挖耳者”的贿赂,一个劲在背后扇风点火。于是,挖掉了自己的耳朵,安上了这个“黄金耳”。

  刚开始的时候,名媛的确感觉很舒服。因为,安上这双“黄金耳”之后,由于黄金在导热和导声方面的良好属性,名媛对外部的冷热和静噪变得尤其敏感起来。名媛经常能够从外界听到一些从前听不到的故事和音乐,名媛开始在自己的交际圈夸夸其谈得讲述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许多绯闻趣事,并因此而在自己的交际圈内得到了相当大的尊崇。再加上“黄金耳”本身的装饰效果,名媛很快就在自己的交际圈内成为红的不能再红的超级明星。

  名媛的成功带动了自己红粉知己的仿效,从此以后把肉耳挖掉,装上“黄金耳”成为了当地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并且这个风俗不仅仅在富裕家庭中扩散了开来,而且由于这个聪明的“挖耳者”想到了利用一些衍生工具让一些穷人通过合伙打包的方式来安装“黄金耳”。很快这个“挖耳者”成为了当地最有智慧者和最有财富者的代表。

  但好景不长的是,名媛很快发现由于“黄金耳”的出现,自己越来越难于在晚上睡一个安稳觉了。因为听觉太灵感的缘故,名媛经常会半夜三更被莫名其妙的声音惊醒,而且自从安上“黄金耳”之后,名媛也越来越容易察觉到自己的老公和情人在旁人背后是如何诋毁自己愚蠢,又是如何恬不知耻得背着自己在外面鬼混。

  名媛禁不住这种痛苦,找到了这个聪明的“挖耳者”,而这之前已经有好几百人向后者反应这种情况了。聪明的“挖耳者”害怕自己很快会因为身败名裂,立刻承诺名媛说,只要名媛能够找到更多的人来安装“黄金耳”自己也给名媛足够比例的黄金作为提成。

  名媛接受了这种利诱,开始成为了“挖耳者”的利益同盟者。于是,一场发端于“挖耳街”的怪诞风俗开始向全世界蔓延。直到有一天,全世界的人发现有肉耳和有黄金的人越来越少,“挖耳者”内部也出现了严重的分化,于是一场全世界的恐慌迅速蔓延。所有人开始都为自己失去了耳朵而痛苦,更为自己竟然会相信这样一个连傻瓜都可以识破的谎言而感到震惊。并且,由于许多人在诱迫自己周围人加入“挖耳族”时所使用的卑劣与狡诈感到一种令人发指般的后怕。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整蛊专家”游戏又开始上演了。

  而这就是对这场百年难遇的金融海啸的另外一个更直白的比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不是所有人都有把黄金看得那么重。它只不过是一种稀有金属。黄金不一定买来其它物质。
    黄金不可能等于其它物质。黄金也不一定换来其它物质。黄金能吃吗?黄金能喝吗?
    2009/5/5 9:26:41
  • 对一楼深有同感,有识国人要保持警惕,人间有太多比金钱和权利更重要的东西。中国的环境污染是一方面,金钱和权利的污染恐怕同等严重。
    2009/5/4 22:42:00
  •         金融货币,是经济活动的加速器,从作为经济活动的最初交换手段开始,逐渐衍变为经济活动的疯狂诱惑。这是多么奇怪的事情!人们不用再积极地创造物质财富,只要全力追逐黄金、纸币、电子货币、数字。。。。有了这些数字,一切物质的东西就都具备了。是的,数字换来了无穷的物质财富。那些过着奢靡生活的人们,成功地将他们疯狂追逐的数字变成了汽车、洋房、飞机、高科技。。。。数字,融入了人类伟大的创造力中,在数字的漩涡中,人类正将地球上的一切资源调集、整合,变为神奇的创造,使世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包括人类自己和自己的价值观。
           但我有一种担心,在全民皆商、金钱至上的中国大地上,人们正在失去某种精神的创造力,正逐渐沦为虚拟货币的奴隶。是的,人们正开始迷恋金钱能够换来的那些东西:权力、地位、物质财富、奢侈生活。。。。人们正在失去金钱所无法企及的东西:智慧、创造、真爱、伟大、遥远的目标。。。。。与金钱结伴而来的是:平庸、世俗。纵观历史,那些覆灭了的辉煌的世俗社会,何尝不是伴随着欲望、贪婪和庸俗的苦恼?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你的理想在哪里?
    2009/5/4 20:53: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网博主、特约评论员。作为一名非科班出身的草根经济学爱好者、极富创新精神的80后思想家,他力主“经济合为时而研,金融合为事而作”的实证论观点,他首次提出斯密“自由市场理论”与凯恩斯“国家干预经济学说”只是一个硬币两面的整体经济学新构想,他首次提议用“理性文明与感性文明的融合”代替“西方文明与东方文明的冲突”来构建未来的全球大格局。在预计09年面世的新书《美国不差钱》中,他第一次用文学的雄辩揭露被癌化民主束缚的美国经济必定走向消亡。他最大的理想就是保持一生的志向清白,为此他痛并快乐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