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1美元年薪的花旗CEO:维克莱姆·潘迪特
2009-04-26
字号:

  在别人眼里,他不是个善于经营人脉的银行家

  他自喻进入花旗如“置身糖果店的小孩”

  他承诺在花旗实现盈利前,只领取1美元年薪,1:21000000。

  如果没有具体说明,人们可能会将这个比例习惯性地与地图上的比例尺联系起来。一张小小的地图可以承载人们对于世界之大的所有想象。

  如果在这两个数字后面加上一个货币单位“美元”,这个比例就变成了1美元:21000000美元;再直观一点,即1美元:2100万美元。这同样可以是一种想象,想象1美元和2100万美元之间的距离。

  接下来,如果在这个比例后面加上两个关键词:花旗银行和维克莱姆·潘迪特,那么这个比例呈现给人们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现实,或者说是当下这场金融危机的一个缩影。

  2009年2月11日,华尔街的银行高管们接受美国国会质询,他们被要求回答1760亿美元救助资金如何使用,为何千疮百孔的经济仍未见明显改善。花旗银行CEO潘迪特也在其中。他在接受质询时表示,在公司重新实现盈利之前,他将只领取1美元的年薪。而其2007年的薪资约为2100万美元。

  一时间,关于潘迪特1美元年薪的新闻铺天盖地。如果我们仅仅从道义层面、乃至平息公众不满的角度理解潘迪特的这一承诺显然过于肤浅。对于一个16岁从印度来到美国,从26岁就开始在华尔街打拼的华尔街追梦人而言,那些根植在骨子里的财富理念,原始且复杂。

  2月11日,潘迪特面对美国国会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弗兰克关于“你们已经有丰厚的薪水,为什么还要额外获得奖金?”的质问,坦诚地回答“这为我们解决难题提供了特殊的动力。”

  或许,这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中国那句老话“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临危受命:勇夫的选择

  潘迪特与花旗的缘分始于“花旗8亿只求一将”。2007年7月,花旗集团斥资8亿美元买下了潘迪特创建的Old Lane Partners对冲基金公司(后来这只基金因糟糕的业绩被花旗关闭)。当时的花旗集团董事长普林斯直言:事实上,我们并购这家公司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潘迪特。事后,就连那些见多识广的著名媒体也无不瞠目结舌。在华尔街,团队挖角并不少见,然而像花旗这样,只为争取一个人就把整个公司买下来,仍让华尔街人士吃惊不小。

  加入花旗集团后,潘迪特用“有如置身在糖果店内的小孩”生动形象地形容自己对于花旗的感受,暗合了他对外所强调的这家大型机构将有助于他的团队为投资者“创造报酬”的期待和跃跃欲试的冲动。以8亿美元身价高调走进花旗的潘迪特处事却极其低调、求实。

  低调的潘迪特在花旗扶摇直上,平步青云。他最初担任的是花旗集团另类投资部门的主管,3个月后即被提升,负责管理所有交易和投资银行部门。仅仅5个月的磨合期后,2007年底,潘迪特即众望之下勇挑重担,出任步履蹒跚的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

  此举不可谓不勇。众所周知,那时正是次级贷款风暴袭来,纵然身为百年金融航母,美国花旗集团也未能幸免。其2007年以来的股价已重挫40%,成为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成分股中表现最差的一个。

  2007年12月11日,面对高达100多亿美元次级债相关资产损失,时任董事长兼CEO的查尔斯·普林斯不得不黯然离开,留下一顶“他是个世界级人才”的高帽戴在继任潘迪特的头上。高帽不止于此。媒体搜罗了几乎所有的溢美之词编织了一顶更加华丽的帽子扣在潘迪特头上:“他比我认识的任何华尔街人士都更为心智健全”(潘迪特的一位朋友说);“他聪明绝顶,比任何人都理解风险,知道所有金融工具的复杂性,虽然他不是个善于经营人脉的银行家,但他从未犯过错(摩根士丹利一位潘迪特的前同事说)。”

  “比任何人都理解风险”的潘迪特使出了全身解数,企图力挽狂澜:包括挽救遭遇次贷危机重创的投资业务,带领花旗走出信贷市场风暴。

  “我将对所有业务进行客观而理性、单独和综合的评估,以确保未来我们处于适宜的境地。”。当被问及花旗是否会削减业务时,上任伊始的潘迪特仅称预计将在即将进行的审查活动中给出答案,并表示将精简公司组织架构,专心经营快速成长市场,并提高产能。

  作为全球最大的结构性投资管理机构,2008年初,花旗集团首先向旗下7个陷入困境的结构性投资载体收购价值数百亿美元的证券,并将这部分证券放入花旗集团的资产负债表。这一决策,当时被普遍认为将有利于遭受次贷危机重大损失后的花旗结构性投资载体融得资金来偿还债务,是挽救花旗集团及结构性投资载体危机的最好选择。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由于次贷危机终向金融危机演变,市场的系列连锁反应如同化学反应般猝不及防:裁员、业务出售、接受救助、股价急跌、亏损……花旗的命运时时考验并挑战着潘迪特对风险的理解及其“聪明”和“从未犯过错”的职业经验。人们,更确切地说是投资者,期待潘迪特能够真的像他履新时面对外界质疑时那样坦然:“对于一个人来说,不应该看他过去做过什么,而应该看他是否有能力完成现在的工作。我对于董事会作出这一决定感到满意,他们认为我是完成这一工作的合适人选。”

  接受现实:恭敬不如从命

  对于花旗投资者来说,噩梦终结的那一天到底会是哪一天?

  倘若用“惨淡”形容2008年潘迪特的业绩恐不为过。自从2007年12月他就任首席执行官后,花旗股价在2008年大跌了77%;进入2009年寥寥数个交易日,花旗股价又猛跌超过了30%。历经一年多任上的努力后,潘迪特仍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连续5个季度亏损,其中2008年第四季度净亏损83亿美元。

  自此轮金融危机以来,花旗先后接受了美国政府450亿美元的救助,政府还向花旗提供总额为3060亿美元的资产担保。此间令公众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此危局之下,花旗居然会在2008年底仍计划购买一架公司专用飞机,只是后来迫于政府的压力而被迫取消。这件事情令花旗招惹了诸多质疑和批评。

  2009年1月14日是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维克拉姆·潘迪特的52岁生日。没有人能体会他这一天的心情。就在前一天,2009年1月13日,花旗正式宣布将旗下开展投行、证券业务的所罗门美邦公司与摩根士丹利的经纪业务合并,被称为“史上最大券商”的摩根士丹利美邦(Morgan Stanley Smith Barney)公司由此降生。这一变化为两周前刚刚完成美国银行对美林证券并购的华尔街再添变数。

  尽管这次交易中,花旗有27亿美元的现金收入囊中,但是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普遍将此次合并与“仅仅几个月前,潘迪特还信誓旦旦地向投资者保证,不会出售所罗门美邦公司”的承诺相提并论。舆论对潘迪特言谈话语的份量已经大打折扣,不信任感可见一斑。这与其履新之时的褒扬之声形成了极大反差。

  信心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至此,人们不得不承认,企业信息的披露在很多时候不过都是为现实的需求所左右,投投资者所好罢了,其可信度已无从衡量,更何况在充满变数的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不知经历过这一场金融危机的人们是否会明白这一点,今后对信息的态度是否会有所改变。

  作为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的潘迪特对此表示,合资企业将为花旗集团带来显著的协同和规模效应,明显减少开支,并使花旗保有一家即将成为行业领袖且具有切实增长机会的公司的大量股份。“花旗高端客户多,但缺钱;摩根士丹利钱多,但缺客户”。由此说来,摩根士丹利美邦的诞生堪比一场闪电恋爱后的婚事,婚是结了,看上去双方也还算般配,但是证婚人心里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欲说还休,不说也罢。

  2009年1月16日,花旗发布的财报显示其已连续第五个季度巨额亏损。为避免“倒旗”厄运,花旗同日宣布,计划把集团拆分为两家公司。花旗由此告别曾以为傲的“金融超市”型运营模式,依照“好银行、坏银行”发展战略上路。

  2月27日,花旗集团发表声明称已与政府就股权转换事宜达成协议,美国政府将其持有的部分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花旗表示,公司同意将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优先股股东持有的275亿美元的优先股以每股3.25美元的价格转换为普通股。优先股是类似债券的一种股权形式。与债权人相似,优先股股东可以获取固定收益,但偿还顺序排在债权人之后。美国政府当天发表声明说,根据政府新设立的资本购买计划,政府将把最多250亿美元的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此外,美国政府还将其持有的剩余优先股转换为年收益率为8%的股权。美国政府此前共持有450亿美元优先股,其收益率为年率5%。

  媒体分析说,如果股权转换协议完成,美国政府持有花旗普通股的数量将达到76.92亿股,占花旗全部普通股的36%,成为花旗事实上的第一大股东,这无疑将有助于改善花旗的资产状况。此前,花旗最大的普通股第一大股东为美国道富银行,持有4.5%的花旗普通股。

  根据协议,花旗集团除保留现任首席执行官维克拉姆·潘迪特的职务外,将对其管理层进行改组。协议对花旗管理层的约定,或可被认为体现了美国政府对花旗管理层的控制权,这实际上等于是对花旗实施了国有化。

  从金融超市到国有化银行,到底是金融危机还是潘迪特执掌了花旗的航向?

  顺势而为:危机中的自我改变

  The Citi Never Sleeps.

  花旗日夜不眠。

  所有对金融航母充满信赖、充满向往的人无不稔知这句广告词。曾几何时,航母拥有超过两万亿资产与两亿客户,无数华尔街精英渴望与航母同舟共济,共享荣华富贵。如今,这艘航母倚靠美国政府才在金融危机中得以不沉。然而,不沉的航母欲再扬帆乘风破浪,还需天时地利人和。市场上风声鹤唳,观望气氛不散。2008年底,评级机构惠誉(Fitch Ratings)下调了花旗发行人违约评级,从AA-降至A+。分析人士认为对美国政府对花旗新的救援规模使得美国国债增加1万亿美元,这令金融体系所能获得的救助即将达到极限。

  作为临危受命的CEO,潘迪特当然有理由将花旗的困境归咎于整个美国金融系统的信心危机,也可以强调美国政府的救助方案将形成一个更为强大的花旗,但事实上,他本人要面临的信任危机并不亚于危机中的花旗。以敏捷的思维、冷静有学者气的行为方式、出众的风险管理能力而闻名华尔街的潘迪特,尽管其履新之后加大花旗内部重组,将决策权下放到基层,要求各业务部门实现独立核算与绩效考核,以及压缩成本,强调节流,其接连不断的动作如放在和平年代不可谓不大刀阔斧,怎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壶沸水难融坚冰。

  2008年5月9日在与投资者见面时,潘迪特还说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减持大约4000亿美元的资产,这将作为他使花旗这个美国最大的银行恢复盈利能力的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他承诺将在一定时间内将衡量银行重新投资收益能力的股本回报率提到18%到20%,在这三年时间里会将花旗银行打造成美国最大的银行。但现实中花旗股价令人震惊的下跌,平添了外界对潘迪特个性和管理哲学的关注,人们开始质疑他那种有条有理、技术官僚式的风格是否是花旗生存所需要的。对于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者而言,他们认为,潘迪特敏捷的思维和对高强度分析的热情(往往独自完成,只有电子表格相伴)阻碍了他作为首席执行官的发展。潘迪特现在的一些同事甚至也表示,潘迪特在少数人面前所展示出的魅力和清晰的思维,在面对诸多雇员或客户时就消失了。媒体爆料说在花旗竞购地方银行瓦乔维亚(Wachovia)失败后的一次员工会议上,潘迪特的表现有点激动,还不时显得有点暴躁。

  而潘迪特已经在努力消除这种印象。过去这一年多的动荡使得他感到有必要重新考虑自己的工作方法和思维模式。

  “分析只有在市场理性运作的时候才有效,但在当今这些市场上,你需要快速做决定,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直觉。”

  “不可否认的是,我有一部分印度教育一直影响着我。在人生之路上,我有很明显的因果报应意识,即潮会涨也会退,而你必须做的主要事情就是影响自己在大潮上所处的位置。”

  人们从媒体上越来越多地看到潘迪特不那么官方的口吻,人们愿意相信他正在学着不那么执意低调和守口如瓶。实际上,这些不那么官方口吻的心里话带来的结果是舆论的宽容,“留给潘迪特的时间太短”这样的语言足以表达对巨大压力下的潘迪特的理解。

  努力的回报:股价提升

  或许是天道酬勤,或许是老天开眼。笃信因果报应的潘迪特终于迎来他花旗生涯中为时不多的开心一刻。

  2009年3月10日晚,潘迪特在向员工发送的备忘录中表示,花旗集团今年前两个月实现了盈利,第一季度迄今表现堪称自2007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好业绩。受此影响,10日花旗集团的股价暴涨38%。就在前一周,花旗股价有史以来首次跌破1美元。潘伟迪在内部备忘录中称,他认为花旗目前的股价并非其实力的真正反映,他和其他投资者一样,对花旗目前股价感到不满意。

  众所周知,在过去一年中,花旗集团股价已经大幅下跌了95%,市值因此缩水至58亿美元左右。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30只成分股中,花旗集团的市值已经下滑到了最后一名,同时其股票表现也是最差的。媒体披露,潘迪特曾经告诉朋友,他对自己任内发生的股东价值受损感到沮丧,常常还会觉得愤怒,但他仍决心履行自己的使命—清理花旗的资产负债表,让花旗重新振作。现在可以说,这一天正在到来。

  据说,在潘迪特的办公室里有两件意义特别的宝贝。第一件宝贝是放在玻璃盒内的九个金制小像,印度教中驱走障碍的保护神甘奈施。第二件宝贝是一幅大幅油画,浩瀚的大海上有两艘航行中的帆船(这是1812年花旗经营的邮轮,据称当时邮轮不管货满与否都定点发船)。经过一年多金融危机的历练,人们完全可以重新认识这两件物品对于潘迪特的意义。

  出生于印度那格浦尔商人家庭、在孟买长大的潘迪特,1973年16岁时来到美国,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电气工程学士、硕士学位和金融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执教印第安纳大学;1983年26岁时进入摩根士丹利,开始了华尔街金融职业生涯;22年后的2005年创建属于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而今,受家乡文化庇佑、正与花旗同甘苦共患难的潘迪特,像极了1812年花旗经营的那艘不管是否装满货物都必须按时发船的邮轮上的船长,不管花旗眼下正在经历什么,他都必须全力以赴,发出切合时宜的指令和声音,哪怕日夜不眠。

  人们应该能回想起潘迪特父亲尚卡尔的一段评价。在潘迪特接任花旗集团CEO之初,面对那些对儿子或支持或批评的声音,这位85岁的前制药公司高管对印度媒体称,他的儿子向来不负所望,他是个聪明孩子。上学时,他在班里总是第一,他是个心地非常质朴的人。他从生命里的简单事物中获取快乐,而不是玩高尔夫之类的东西。

  所以,当潘迪特公开承诺“在花旗实现盈利前,只领取1美元年薪”时,人们终于看到贪婪的华尔街上出现了他们期待的身影:一个心地质朴的华尔街人,一个从生命里的简单事物中获取快乐的人。

  来源:《资本市场》杂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物介绍,对了解潘迪特还是有点帮助
    2009/5/1 8:30:09
  •   
    言者,当有立意。看不出这篇文章是为潘迪特正视听,还是能给我们以什么启示?
    恕在下愚钝,还请点拨—
      
    2009/4/28 9:27: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世界的人民币》作者,知名经济学者,高级经济师,客座教授,获中国期货执业资格。于全球第二大市值的上市银行,拥有5年投资银行、23年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经验,主要从事:融资、并购、金融安全与货币政策等方面研究和实务。出版《世界的人民币》、《次贷危机》、《越南“危机”》、《国家破产》、《走向世界的银行家》和《碳金融交易》等著作图书。联系邮箱:sundi2011@sina.cn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