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刺激农村消费需理性
2009-04-25
字号:

  “刺激农村消费,拉动内需”,“家电下乡”,正当这种建议和做法成为主流时,一位三农学者却发出了不同声音,他就是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贺雪峰。

  10多年来,贺雪峰每年都有2个多月时间住在农户家中调研,他对农村问题的看法,往往会与主流意见有所差异。针对力度越来越大的家电下乡等惠农政策,他提出应理性刺激农村市场,引导农民适度消费。近日,贺雪峰接受本报专访,深入地探讨这一观点。

  《第一财经日报》:我们注意到各级政府和学者都在主张刺激农村消费,而您的观点似乎与此不同,您是怎么看待目前各种商品“下乡”?

  贺雪峰:目前主张刺激农村消费的意见,从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需要来说,也许是对的,但是从中国大部分农村和农民的实际来说,却有待商榷。我一向主张消费应该理性,不要过度。目前学界主流认为应该通过政府补贴刺激农民消费的理由是:金融危机导致外需不足,因此急需扩大内需。中国是一个农民占多数的国家,没有农民的消费,就不可能真正拉动内需,也就不太可能保持中国经济高增长率。为了刺激农民消费,国家启动新一轮“家电下乡”活动。农民购买彩电、冰箱、洗衣机和手机,可以获得13%的政府补贴。而第二轮包括电脑、摩托车、热水器、空调在内的新家电下乡也正在研议中。

  由政府给农民补贴,对于农民来说,当然应该是好事。不过,政府所以补贴农民,不仅是甚至主要不是为了满足农民需求,还是要为中国目前家电行业过剩产能找出路,也因此,我们不可以将诸如“家电下乡”一类活动道德化,而应仔细清理其中的逻辑。

  《第一财经日报》:那么,如何才能消化目前诸如家电等行业的过剩产能?

  贺雪峰:当前中国产生的巨大过剩产能,是在所谓比较优势战略下,以中国劳动力廉价优势发展低端制造业的结果。中国低端制造业又是高竞争低利润的产业,是从国外进口装备,从国外进口原材料,又销往国际市场,从而留下微薄利润、税收和工资的产业。这种两头在外的低端制造业虽然留给中国的是高污染、高能耗及低工资、低税收,但毕竟因为两头在外,而使中国可能以牺牲环境和农民工为代价来获得微薄的加工利润。

  现在的问题是,因为金融危机导致的国际市场萎缩和外需不足,并未改变中国低端加工制造业既依赖国外进口装备,又依靠国外进口原材料的现状,这个时候扩大内需,就变成一头在外,一头在内,以中国目前的产业水平,通过刺激消费来维持一个高消费的生活,必然是不可持续的,其结果可能是暂时的繁荣,却造成对中国经济基础发展潜力的长久损害。

  换句话说,目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应该是进行产业结构升级,而不是维持目前落后的产能局面。借这一次金融危机的机会淘汰落后产业进行产业结构升级,才是政府应该首先着力的事情。国家财政补贴的方面应在升级产业结构上,而不是补贴在消费上从而维持低端过剩产能上。

  《第一财经日报》:问题是,您说的低端过剩产能也是容纳农民工就业的机会。产业结构升级需要由一个过程,而目前家电等行业的关停,也就意味意味着更大农民工失业返乡,是否会导致雪上加霜么?

  贺雪峰:没有那么严重。根据我们的调查,恰好是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和土地制度,使中国具有强大的应对金融危机的能力。本次金融危机主要是影响了沿海低端制造业,而沿海以外销为主的低端制造业的关停,首先影响的是农民工的就业,据陈锡文的说法,目前已有2000万农民工的就业受到影响。

  其实,2000万农民工甚至更多的农民找不到工作,在中国并非什么大事。返回农村,他们仍然有地可种,有房可住,有农业收入,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具有强大的消化返乡农民工的能力。

  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因为有年龄优势,并不存在找不到工作的问题。这次危机首先淘汰的是年龄较大的外出务工的农民工。不过,这些年龄较大的农民工,他们十分清楚迟早要回农村,他们早在打算何时,是今年还是再过两年回去。既然现在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就早点回去了。要注意的是,农民工返乡,对农民本身而言,也并非只是坏事。他们回去有田可种。且父母已经年老,子女尚未成年,他们回去后可以侍奉父母、教育子女,最重要的是,他们因此可以过上完整的家庭生活——这对于已经外出务工多年甚至十多年的农民工,是十分重要的。

  这个意义上,农民工返乡是一个正常的事情,及时因为金融危机使得农民工提前两年返乡。我们也因此没有理由陷入金融危机导致农民工失业,从而带来社会不稳定的恐慌。

  《第一财经日报》:那您主张理性刺激消费是否也在于担心农民工返乡,没有收入来源,却将打工的积蓄很快花光了?

  贺雪峰:确实如此,农民的收入积攒很慢,而且往往是几代人的积蓄,且要分配几代人使用。即便是年轻一代人通过务工得来的收入,也是要完成庞大的人生任务,他们要为子女婚嫁提供基础条件,要养老,要为自己将来年老准备保障,要防止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他们要精打细算,要用年轻时的收入来安排自己的一生。

  就一个一般农户的正常消费而言,他的人生中有两笔重要的消费支出,一是建房,一是彩礼。这两大消费都与子女结婚有关,正是子女顺利的婚嫁,才使农民可以完成家庭结构的再生产。在农村建一栋象样的房子,要七、八上十万元;彩礼一般2万元左右,彩礼变成嫁妆,嫁妆大多是彩电、冰箱、洗衣机、摩托车之类。对于农民而言,上述两大支出,既是必须的,又并非合理的。必须是说,若没有建一栋象样的房子,没有一笔彩礼,娶媳妇是很困难的事情。不合理是,农民事实上并没有从这两笔支出中获得最佳的收益。举例来说,农民修建的楼房,往往是除了高大以外,别无所长,甚至不如之前的平房住的舒服。由彩礼而来的嫁妆就更加不理性。当前农村的嫁妆,彩电、冰箱、洗衣机和摩托车几乎都是必备品,但是,这些电器加上为结婚而布置的新房,虽然花了他们数年乃至10多年心血积累,他们却可能无法享受其好处:农村新婚夫妻大多都会在新婚后不久即外出打工,他们虽然将新房装修得很好,里面摆满电器,他们却不得不外出打工以赚钱还结婚所欠债务。几年以后,这些很少用过的电器早已被淘汰,不值钱了,而他们可能才刚刚还清为买这些电器所欠债务。

  《第一财经日报》:我们也注意到没有报道说农民购买了并不必要的商品,成为“鸡肋”,所以您的结论就在于?

  贺雪峰:我们在农村见过太多农民购买冰箱却从来没有用过,因为电费太高,并且也用不着的例子。问为什么要买冰箱,他们回答是摆在哪里好看,是别人家买了,自己也不得不买。又问为什么不嫌冰箱摆在哪里占地方,农民答不上来。

  农民赚钱不容易,但是今天的消费主义太厉害,他们所赚的钱本来要解决自己长期的人生任务,却往往因为不理想消费而捉襟见肘。通过政府补贴刺激农民消费,可能进一步扩大农民的不理性消费,从而导致陷入更加贫困局促的境地。我认为,应该理性扩大农村消费,引导农民适度消费。

  如果我们能引导农民的消费,不片面地提倡刺激消费,我们就可能让农民的生活更为幸福,人生更加体面而有尊严。

  此外,金融危机带来农民工返乡,从家庭生活上讲,返乡农民工回家,可以过上完整的家庭生活,这对他们尤其是他们的父母和子女来说,并非坏事。但是,他们返乡后,以前这个家庭收入有两份,一份是年轻夫妻外出务工的收入,一份是年老父母继续务工的收入。现在没有务工收入了,农户家庭收入减少。我们却通过政府补贴来刺激农民消费,这就可能给农民造成经济上的更大困难。

  此外,在中国目前的资源条件下面,中国有能力保持一个高消费的经济结构吗?金融危机总要过去,但是消费习惯一旦形成就难以改变。在政府补贴下形成的高消费习惯一旦形成,而农民并没有因此有更多收入、更好就业,农民生活中就会更加经常地处在收支不平衡的困境中。

  且,消费并不等于福利。从农民的角度看,农民真正需要的的他们的主体性,是他们生活的意义,而不是有广告所阐发“我消费、我存在”的意义。农民是这个社会中收入最少、消费能力最弱的群体,若非得以消费能力来定义人生意义,农民的人生意义就得打折扣。问题是,几千年来,无论是农民还是其他人,都不是以消费来定义人生价值的,农民这样一个消费能力最弱的群体,他们为什么要按这对他们最不利的标准来设定自己的人生价值?!

  第一财经时报 田享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就凭你每年入乡我就支持你,老贺,啥时候来我们村的,我们是典型的城乡结合地带,问题很多,欢迎来驻扎,来的时候通知我,管吃管喝,啥都有 支持调查,村里都是我们一家子,我的邮箱 ding1223@gmail.com
    2009/6/13 11:22:04
  • 有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大家一定认同:行业之间,由于不同的利润率,使得不同的行业所能承受的工资水平不同。如此,同样是一个工作机会,对个人带来了收入的不同,也就决定了消费水平的差别。无论经济如何发展,这个差别是永远存在的。

    农业,同样可以看成是一种“工业”呀---产业,至少是。因为其产品的利润率低,使得这个行业所能支付给“工人”的工资水平比其他行业明显的低很多。这是由来已久,而且还会永远继续下去。中国,不幸正好有很多这样的工作人员, 他们的人数多但没有消费能力。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挖掘,刺激”的了。由此也就限定了中国的消费水平与其人口数的联系没有那么大的关系, 同时,从事农业行业的“工人”们的消费水平是不可能有很大的提高的,除非,人们愿意看到粮价飞涨,让这行业变成跟淘金那么热,到时候,就人人争当农民了。在此之前,不要想从农民那里赚到钱,因为,他们没有钱。
    2009/5/2 5:29:08
  • 引用一句草根人的话“基尼系数扩大的时候没有想到农民?城乡消费落后没有想到农民?在没有猪肉吃了,家电消不掉却想到了农民。”——事实这就是中国二元体制下农民的悲哀,在正常状况下被社会遗忘的悲哀!
    2009/4/26 22:50:44
  • 这才是真正的教授。
    要消费,钱呢,那里来?
    2009/4/25 23:21:24
  •     民生中的“三低”问题,即低收入、低保障、低消费,相互联系十分紧密,是一个大系统,远非一刺激就能起来的。
        送“?”下乡,政策造成了不公平,甚至会误农村消费,这个办法不好。建议考虑向农村10岁以下、60岁以上人群一次性发放生活补贴的办法。
    2009/4/25 22:16:47
  • 出口转内销嘛,将就一下下噜。
    有没有面对农民消费的家电之类的产品哟。
    打工的成年不在家,在家的又不需要,难怪自然资源不足呀,政府在鼓励农民买面子产品。
    要想扩大内需就得用西方的说法,真正的把消费者当上帝(爱念西方经济学经典的精英们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
    那些想出口转内销的精英们,什么时候能把农民当上帝了,内需也就真的扩大了,忽悠得了一时忽悠不了一世呀,积怨太深的金融风暴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
    2009/4/25 18:04:06
  • 道理很简单,民众的消费不是刺激就可以活跃起来的,而是需要他们收入的提升,并保障体系完善的基础上。
    2009/4/25 16:43:49
  • 刺激与理性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立的,“理性刺激”有点用词不当。打自华尔街爆发了金融危机,我国各级政府就心急火燎地爱上了“刺激”。经济运行自有内在的规律,切莫胡乱刺激,当心虚火过旺、浴火烧身、矫枉过正、事与愿违。
    2009/4/25 12:25:12
  • 金融危机对农民的影响是有的但并非严重,他们本来收入低消费也低,那艰苦的日子也习以为常,再紧一下腰带也能挺过去。只要国家大局无碍他们也就心安理得了。
    2009/4/25 11:31:00
  • 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换取微薄的收入------------可叹可叹
    等到春雨贵如油,秋山皆荒秃时,碧水青山绿树就是人人想消费而不能的奢侈品了吧.
    当下是政府的舆论主导一切,百姓是被动的洗脑进而主动的参加--------
    2009/4/25 10:24:23
  • 凭中国目前的社会道德水准、科技研发能力、劳动力素质、政府管理水平、企业生产效率以及能源利用率。不是危言耸听,粮食价格与世界接轨,看似农民受惠了,实则是一件可怕的事,物价会高涨、矛盾会激化、出口会下降、外资会撤离、经济会低迷......
    知道企业活着最痛苦的是什么吗?——“机器还在,竞争力没了!”
    2009/4/25 10:08:29
  • 中国被西方经济学的十香软骨撒摄取了文化魂魄——所有的西方经济理论无一例外地在尽力回答怎样以最小量资源代价生产出最大量家用电器并怎样让消费者以最大代价购买生产出来的全部家用电器,从而实现生产和消售利润最大化的问题。至于购买这些家用电器的消费者的使用效率——人力再生产的成本,无论是对于现实的政治家、企业家还是热衷于雕琢“象牙塔”理论的经济学大家们来说,都是无关其痛痒和不值一提的问题。资产阶级的一句话: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2009/4/25 8:01:0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荆门人,1968年生,现为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 主要从事乡村治理和乡村建设研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