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口号没用,民富要紧
2009-04-17
字号:

  一季度的宏观数据正陆续出来。我们现在所见,一季度的用电量是负增长的,出口增长从之前正的20%多到现在负的20%多。这些数据所反映的情况,不用说,大家也都可以知道是怎么样一个局面:2009年一季度,中国宏观经济仍在硬着陆。

  上月初,我在广东东莞调研时,看到一些企业的状况现在还是很困难的。此前工厂已经关了不少,活下来的工厂现在不关了,但它们的增长仍然是负的。民企的运行环境如此,我见到的很多老板都表示不想干了。他们想去搞金融投资。都不干活,都不做实体经济了,谁来创造就业呢?

  在这样的局面下如果出台新的经济刺激计划,可能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稳住,一个是增长不要断续。现在如果不刺激一下,下一步的增长就跟不上了。但是现在看,这两个出发点可能都不太合适。

  我们面临的根本问题,实际上是要改变经济增长模式,经济增长模式需要转型。目前重要的是改革而不是刺激经济。仅仅再去刺激经济,只能起到一个稳定、"止疼"的作用,就像短期内吃片止疼药,不要让病情过于恶化。至于靠新的经济刺激计划形成新的一轮经济增长,可能未必能达到目的。振兴工业行业,并不是工业需要帮忙,而是工业没有需求。最终我们要做的,只能是改变增长模式,创造需求。

  如果希望现在吃一片止疼药,等世界经济回暖,火爆了,我们就跟上了,然后恢复过去的增长模式,这个想法我觉得风险很大。世界经济现在遇到的困难,暂时恢复不回来,几年内也难以恢复。

  钱要花在刀口上面,花在改革、改变增长模式上面。如果单靠刺激经济,但经济增长模式没有改变,就只能维持。中国还是有牌可以打的。可是如果把钱花在老模式上,一旦钱花完了,就没牌了。到那时,再回头找其他出路,会很被动,很困难。

  改革的具体内容,一个是要把中国推向世界,扩大开放;第二个是"藏富于民",创造国内的消费需求;第三是城市化建设。应把资金主要用在国内,不要大量借给外汇储备。

  目前中国出口下跌造成的影响暂时还无法弥补,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内需不足的问题。而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老百姓手里没钱。因此,"藏富于民"将是未来必须也是首先要做的。包括我建议的把国企股票分给老百姓,就可以创造5000亿元的消费需求。

  财政部部长谢旭人说政策应不仅是公共投资方面,还包括减免税收。减税也是一个办法,可以降低老百姓的生活负担,增加老百姓的购买力。我们的问题最终还是老百姓的财富和收入不足。

  很多人把股市看得很重,可是民生问题不是把股票炒高就能解决的。如果股市吹起来就好,那全世界还会有穷人吗?

  其他的新增长点,比如"新能源"等等,都是些小玩意儿。靠这些不可能改变增长模式,这是喊口号,喊口号的话和实际情况是有区别的。要看这个行业到底有多大分量,和我们30万亿人民币的经济规模相比,能起到多少有意义的作用呢?

  宏观经济硬着陆,出口和房地产下滑,下一步经济要发展,仅靠投资"刺激"是难以拉动的,最终是要在一个正确健康的发展模式下,让企业有钱赚,老百姓有收入和财富,让中国经济出现内需增长,刺激整体经济恢复发展。这才是真正的出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在外需型经济主导下,劳动者价值被低估,国家财政二次分配有失公允,导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加上腐败使民怨沸腾,反过来影响社会稳定。现在需削富填贫。降利率与美国一样低,一方面不给美元热钱买单,一方面有钱人不能食利,推出国债[存款利率低,国债利率也低,国家财政负担就低]加印币,大力发给“穷人”,生活的适当改善有利于人口素质的提高,有利于社会的发展[有必要适度消费],当然,不可避免地拉高基本消费品的价格,但这是好事,可以使生产要素向这个方向流动,这样来推动经济结构向内需增加,减少外需生产能力,国内基本消费品一下子供不上,可进口以适当平物价,顺带用掉一些美元,等国内生产力上来了就停止进口。外需也要,挣美元同步换资源,因资源是无法生产的,中国必需。在逐步稳定的基础上,抓法治反腐败聚人气,提高创造财富和保卫财富的能力,实现民富国强。
    2009/4/19 17:49:16
  • 谢国忠的一番赤诚之心,苍天可鉴!一位99足金的“海贵”民族精英,被人贬为今天的川岛芳子,实属是对当今现实的无知悲哀。就如当初宋鸿兵的“货币战争”一样,金融“阴谋论”没有市场,“金融防火墙”根本没有必要,但事实如何?今天血淋淋的金融风暴把无知的我们彻底刮醒了!今天的股市究竟有没有“泡沫”,这种问题还用质问吗?!
    2009/4/19 16:01:22
  • 川岛芳子--谢国忠 ,岂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漫骂他人的人是否应该检点一下自己对金融知识的无知呢?
    一个深知华尔街,能够解读华尔街的金融精英,用他那拳拳赤子之心警示人们金融的风险,怎么竟成了川岛芳子了呢?
    盼望中国不仅有一个谢国忠,还会有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谢国忠。那天华尔街得改名叫上海街。
    2009/4/19 15:01:38
  • 有些人现在叫得欢,就是因为眼看中国即将实现国企管理权和所有权分离的制度,那样一来国家财政实力必将大增。社会主义优势一旦体现出来,资本的弊端必将暴露无遗
    腐败不是不能改,特别是在中国这样几千年买官卖官的文化氛围下,连民主选举的台湾都被陈水扁狠狠的骗了一把,在大陆,我们更需要时间
    2009/4/19 11:38:44
  • 回8楼yzs_007 :中国国家大,人多,起步晚,建国时还受世界打压,建国前还有大量财富流失,留着国民党在大陆你就认为会比今天好吗?
    国企同样可以实施良好的监管,西方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已经完全实现了企业所有权和管理权的分离,并且效率并不低,也不腐败。一旦实现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那么国企利润进入国家财政系统,用于建设廉租房、普及医疗养老等民生开支、搞科学研究,难道不比私企好吗?
    2009/4/19 11:34:45
  • 从中长期的角度来讲,促动内需、增加民间富裕程度是绝对没有错的,是推进经济增长模式改革的理性选择。
    问题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从短期阵痛中损失和受害最大的还是穷苦的老百姓。要改变目前的这种政策,中央政府目前推行的“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政策都是实实在在滴,在提高农村老百姓福利水平的同时也着实推动了国内的需求。
    我的观点是:这种短期止痛的方法和长期治根本的方法需要同行;实际上这两种方式在效果和目的上都是不矛盾的,可以并行不悖。
    2009/4/18 23:04:32
  • 共党领导最擅长的就是喊口号,除此之外还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别的本事,藏富于民更是不可能,国企股票分给老百姓那就相当于挖那些贪官的祖坟,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让风暴来的更猛烈些吧。
    2009/4/18 11:42:05
  • 还在坚持他的分股论和股市泡沫论,难道他从来没看过别人对他的评议吗?难道谢国忠不能从众人反对的理由中找一些来反驳?却一再坚持,看来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本来还觉得他有点水平,这下真是个川岛芳子了
    2009/4/18 2:07:50
  • 藏富于民首先需要政治体制改革,改变社会不公。
    2009/4/18 0:16:43
  • "藏富于民"不难,只要政策推动就行,难就难在“民能藏富”,中国目前的财富积累,还没到能够“折腾”的地步。
    2009/4/17 19:09:53
  •       减税不是好政策,减税受益最大的是富人,富人有再多的钱也不会增加多少国内的消费,他们消费的是国外的高档消费品,到国外旅游,到国外购物,到国外置产。
          税收是公共产品,是转移支付的来源,税收收入应该通过财政投入,还富于民,如实行12年制义务教育,扩大医疗保险覆盖面,提高医疗保险报销比例,提高退休人员收入,大力发展保障性住房等。
    2009/4/17 16:48:13
  •     一个清楚的事实是,我们继续走“高生产低消费”发展道路是不行的,无法持续。当紧要做的事情是两件:
        一是彻底改变实体经济发展环境不如虚拟经济发展环境的问题。我们之所以还在增长,其根本的一条在于实体经济的实惠上。我曾经说过,中国的希望在实体经济规模越来越大上,这是社会生产力。
        二是引导投资人和企业家做出正确的集体选择。近十几年来,投资人和企业家的集团选择是压低职工收入,走进了“产能越来越过剩、国内消费水平相对越来越低”的怪圈中,造成了求着别国“多发货币、扩大消费”来“救我”的极其被动局面。提高职工收入,实现投资人、企业家、职工的共同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共同发展,让发展能够创造更多的成果,让更多的成果为人民共享。这是当前投资人和企业家正确的集体选择。
        我们有强大的政府,这是我们的体制优势,有能力持续改进实体经济的发展环境,有能力持续引导投资人和企业家做正确的集体选择。
        详细内容请参见浪子胆大的博文。
    2009/4/17 11:08: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财经》特约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1960年出生于上海,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同年加入世界银行,担任经济分析员。在世行的五年时间,谢国忠所参与的项目涉及拉美、南亚及东亚地区,并负责处理该银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1995年,加入新加坡的Macquarie Bank,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任亚太区经济学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