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知识难民”的选择
2009-04-13
字号:

  知识难民的真正解困之道,只能靠自己本身。“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知识难民之脱难排难之法,有赖于与实际的结合、与市场的结合、与社会需要结合。知识只有运用于实践,才能活起来,成为真知识。知识为实践,实践出真知。同时,实际与知识的结合才能在有效的单位时间内创造出更大的物质力量。

  毛泽东的伟大,在于他一刻也没有忘记“实践出真知”的伟大真理。

  ——作者题记

  “时势造英雄”,可是时势也造就狗熊。事物的两面性是不置可否的。人们无法否定现代化,也无法拒绝现代化。虽然现代化究其最终对大自然的破坏,人们应该将其拒之门外。可是观今天之地球,世界各个民族国家还是无一例外的选择了现代化,而且大都是机关算尽、争先恐后地而为之。人类是现实的、功利的。不食人间烟火者,根本无法立足于世。一切虚无的理想主义者,终其结果,只能成为空想主义者。由此可以想象,一个没有工作、得不到任何救济的人,等待他(她)的只能是自我消失。

  实践已经证明而且还将永续地证明着这样的一个道理:离开现实,去探究任何的所谓理想或主义;广而推之,离开当今中国30年经济发展成果、离开建立强大的物质经济基础,去谈造航母、保卫祖国的海疆,去谈统一,去谈中华民族的复兴崛起大业,只能是奢谈、空谈!如果人类本身离开了大自然所能提供的其自身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那么,等待人类的只能是如诸多稀有动物般地消失。

  辩证唯物论说,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是矛盾的统一体。现代化为人类带来了难以数计的便利。然而,现代化对大自然的破坏又是残酷无情的。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反复强调,在发展现代化的同时,要注意保护环境,保持自然生态的平衡。可是,人们还是无一例外地强调了要用现代化的技术手段去治理环境。

  而就人类自身发展的历史长河观之,战争与和平始终相依为伴。战争推动发展,战争创造和平;同时和平又酝酿着战争,和平是战争的结果。所谓和平,只不过是单方与多方力量达致势均力敌时的暂时妥协。而究其人类战争的成因,大多表现为为利益的驱使与争夺。这种利益主要表现为经济利益的分配与占有。其形式表现为能源、人口、市场、土地、海域的实际占有等等。

  现实社会中的所谓理想、主义的争持,乃争持者本身代表不同的利益阶级发言辩驳而已。其中不乏所谓理想、主义的争持者自己在社会的变革中经济利益分配多寡的行为表现。受惠者或获利多者,就会极力维护现实的社会政体及意识形态;一无所获或获寡利者,则因不满而试图改变或推翻现实的社会架构。人类社会就是这样的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地进行着自身的变革。此乃马克思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学说之实际内涵的反映。从这个意义上讲,胡锦涛主席的“不折腾说”有其历史与现实的理论思想根据并受到相当广泛的支持。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灿烂文明文化在世界各民族当中是极其优秀的、是唯一没有断层的并将永远照耀着中华民族自身与世界人民发展与前行的道路。然而,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允许、也不能、更不应该夜郎自大,坐井观天,闭门造车式地否定一切的外来文化与科学技术成果。单单近代史本身,从我们民族的悲剧中,就要求我们对这种倾向说不。要知晓明了中华民族文明文化所代表的外延与内涵之本质所在。那种藐视历史、或对历史的根本无知或一知半解或脱离历史或只重眼前不懂历史或只重眼前脱离历史,从而大肆否定一切以抬高自己哗众取宠,甚至大肆叫嚣打碎现实的一切重塑再造一切者,其实是历史虚无主义、极端的自由主义、极端的民族主义、极端的唯心主义、极端自我中心主义、空想主义、脱离现实主义者之综合产物。这一产物对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世界的危害是极大的。历史与实践经已反复证明了其荒谬与危害,不管其言词如何华丽与诡秘,但人们最终一定会认清其本来面目。其实,持有这种思维定势者本身,古今中外不乏其人,而且早已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鲁迅先生在其《拿来主义》一文中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尼采就自诩过他是太阳,光热无穷,只是给与,不想取得。然而尼采究竟不是太阳,他发了疯。中国也不是,虽然有人说,掘起地下的煤来,就足够全世界几百年之用,但是,几百年之后呢?几百年之后,我们当然是化为魂灵,或上天堂,或落了地狱,但我们的子孙是在的,所以还应该给他们留下一点礼品”。在这里鲁迅先生所言及的尼采(Fnietzsche,1844—1900),为德国哲学家,唯意志论和“超人”哲学的鼓吹者及宣传者。曾发表上帝死了之所谓惊世骇俗的名言。鲁迅年轻时曾是尼采的粉丝,后来发现尼采哲学在中国碰钉子,才感到批判吸收之必要。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亮出你自己前,要看一下自身的实际情况:倘若是一头虎,显示自己的强大就是一件好事,但若是一头猪,夸耀自己的肥大就不是好兆头了。

  从唯物发展史观而论,中华民族总结了历史经验教训,决不走完全否定一切与完全肯定一切的道路。在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于1976年9月与世长辞之后,中国便及时适时地于1978、1979连续两年召开了一系列的中央与地方的经济改革与发展会议,反复强调把一切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经济发展的轨道上来。强调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移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正是这一主要矛盾的及时把握与转移,30年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战略,中国的经济才得以长足的发展。今日中国的世界地位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那么,今天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不是已经发生了改变?发生了什么改变呢?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去把握呢?这是我们全民族都应该迫切关注、必须关注、不得不关注的问题。

  30年的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也产生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有的还比较严重。如“一部分先富起来”的政策使得社会财富较为集中,并从而衍生了这样或那样的社会矛盾。然而,这个世界的任何社会制度与任何国度所采取的社会体制所制定的政策绝没有完好无缺、十全十美的。目前中国也决不能再走“打土豪、分田地”的道路,决不能也不允许产生任何的“暴力革命”。亦即中国再也没有“折腾”的资格与社会基础。

  今天我们的诸多所谓理论家、思想家与社会改良者,抑或经济金融专家,如果不走出去,如果不参加任何的社会实践,坐在斗室里试图改革这个、改变那个、甚至堂而皇之提出诸多推翻打碎的诸多原因,只能与一切的不合实际的空想主义挂钩,可能“称雄”于一时,但终究不能也不会主导“市场”,只能成为昙花一现的“乌托邦”并因此而被束之高阁成为荒弃的陈年旧帐。

  记得在笔者仍在国内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有海内外所谓的学者发表过中国将要被开除地球籍的呼吁并且很有市场。可是今日之中国不仅没被开除地球籍,而且还更加傲然屹立于世!试问,在今天的中国,如果中国共产党下台,谁能做得比胡锦涛、温家宝更为出色?!

  西方社会当中的一些所谓精英学者无时无刻不在丑化与抹黑中国,而我们自己的一些所谓精英不是在海外而是在中华大地上不由自主地帮助了那些人的忙,而且是大忙!

  我们的一些经济金融学者,没有参加过任何或足够的经济金融实际工作,便连篇累牍地发表这样或那样的有关经济金融“力作”;我们的一些所谓社会理论学者,连最起码的相关社会实践都不曾涉及便成天高谈阔论,更不停地自诩标榜傲视一切主义思想的理论哲学大家。而究其行文的根本只不过是一些脱离实际迎合人们现实心理的妄自菲薄无病呻吟的另类“疯话雪夜”而已!我们中的一些人,或连国门也未曾跨出,或根本与实际脱离,便大谈西方民主之优劣,他们或呼吁中国政府当局应紧锁关闭国门,不予理性地呼吁排斥或吸收一切的外来品……

  请问,如果人类不需要一切的理性、排斥一切的理性、杜绝一切的理性,那么,何谓人类?人类存在与发展的基石是什么?“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也!

  毛泽东的伟大,在于他一刻也没有忘记“实践出真知”的伟大真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井冈山的斗争》、《中国各阶级的分析》、《论持久战》等等一篇篇力作,皆为其深入实际得出的结论,他的着作并因为与实际的密切结合而成为不朽!

  据史料记载,1927年1月4日到2月5日,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回到当时农民运动发展最为迅猛的湖南考察农民运动。在32天里,毛泽东步行700多公里,实地考察了湘乡、湘潭、衡山、醴陵、长沙五县的农民运动情况。在乡下和县城,毛泽东广泛地接触和访问广大群众,召集农民和农民运动干部,召开各种类型的调查会,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1927年2月5日毛泽东结束考察回到长沙后,在湖南区委几次作关于农民问题的报告。1927年2月12日,毛泽东回到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驻地武昌,在武昌都府堤41号住所的卧室内,撰写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篇重要的马列主义文献。1927年4月,汉口长江书店以《湖南农民革命(一)》为书名,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以单行本出版发行。瞿秋白在为该书所作的序言中说:“中国革命家都要代表三万万九千万农民说话做事,到战线去奋斗,毛泽东不过开始罢了。中国的革命者个个都应当读一读毛泽东这本书。” 1927年5月27日和6月12日,共产国际执委会机关杂志俄文版和英文版的《共产国际》先后以《湖南的农民运动(报告)》为题,转载了《向导》刊载的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是毛泽东第一篇被介绍到国外的文章。英文版的编者按说:“在迄今为止的介绍中国农村状况的英文版刊物中,这篇报道最为清晰。”当时的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布哈林在执委会第八次全会扩大会上谈到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时说:“我想有些同志大概已经读过我们的一位鼓动员记述在湖南省内旅行的报告了。”并称赞这篇报告“文字精练,耐人寻味”。

  由此可见,没有32天的实地考察,《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将无从诞生并闻名于世。

  中国是一个大国,她不同于澳大利亚,不同于世界上的任何国家。治理这样大的一个国家谈何容易!我们不能够脱离实际地指手画脚,失去理性甚至批判理性、否定理性地凭空想象试图超然于世地打碎或破坏一切。实际上否定理性者之所以深恶痛疾理性,是因为他已利令智昏妄自尊大般地失去了理性。二者并行不悖。

  我们要客观理性地对待继承与发展的问题。中国绝不可走完全否定一切与完全肯定一切的旧路。正因为如此,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还提到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客观地评价是为了更好地去继承。在今天(2009年4月12日星期日)于悉尼的一家中英文学院(笔者被聘为该校副校长)与来自祖国的实习大学生座谈时,我就提到,我们决不能因出国而忘记自己的祖国,完全否定自己的祖国,把外国的一切都看成是好的。我们的民族是值得骄傲与自豪的民族。我们的天人合一的理念、我们以一贯之的合和思想精髓、我们改革开放30年的伟大成就、我们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我们勇敢勤劳智慧的人民、我们今时今日继承与发展的理性辩证处理等等,注定了21世纪乃中华民族的伟大世纪的根本!

  诚然,今日中国有那么多的大学生难以找到工作。但是工作机会却永远属于那些专业对口、适合市场需求、有自主创新能力的毕业生。海归之所以变为海待,是因为海外所学不适合国内所需,或本身并无真才实学。澳大利亚归国的许多留学生,回国之后成功者不乏其人。施正荣先生就是一例。他把在澳大利亚所学的太阳能光学技术专长,带回国内而一举成为成功的企业家。他将中国光伏产业与世界水平的差距缩短了15年,并且因之而创造了中国“福布斯”的神话。

  上个月有一位来自于深圳的朋友到我家做客。闲谈中他提到了毛泽东当年有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指示。这位朋友对毛泽东的这一指示予以肯定。

  他的意思是说,如果知识青年当年不派放到农村去锻炼,也可能形成今天众多青年学生滞留大中小城市而形成就业压力的局面,应该认识到毛泽东的远见卓识。姑且不论,该位朋友的言论之正确与否。

  是的,历史一而再三地告诫人们:要一分为二地看待任何问题。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并非文化大革命的产物、并非始自文化大革命。据史料记载:1953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组织高小毕业生参加农业生产劳动》的社论,成为日后上山下乡运动的源头。1955年9月毛泽东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按语中指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此语日后成为上山下乡运动的最着名口号。同年,共青团开始组织青年垦荒运动。1960年9月下乡女知青邢燕子事迹发表,引起青年热烈反响。1962年在全国范围有组织地开展知青上山下乡活动首次提出。当时中国的工业并非如今天这么发达,中国的工厂企业并没有因为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而严重缺乏劳动力;反而会形成一定的就业压力,倒应该成为当时的事实。

  中国为一个农业大国,要较为全面地了解中国国情必须了解广大的农村。今日支撑共和国脊梁大厦的诸多精英领导中的许多,当年都曾走过“上山下乡” 的道路。而今天鼓励大学生到农村去创业、去充实基层领导,又再一次说明了什么呢?

  时下又诞生了一新的词汇,叫“知识难民”。中国的大学生,在中国本土、在海外,找工作就业并非一帆风顺,形成了一股所谓的“知识难民”潮。在此,“难民”之“难”并非一般意义的难民,他是一支特殊意义的难民。如果这些人没有获取过学士学位,硕士学位,甚至博士学位,也许比较简单。然而,不同的是,这些获取过一定学位的人,如果他们之所学不能被所用,他们又不肯如没有获取过较高学位的技术工人那样对工作不挑肥拣瘦,也许还好办一些,或较容易找到就业机会。然而,令人担心的是,他们放不下架子,自以为是地鄙视那些市场应急的工作机会,难就难在这里;更有甚者,市场也根本不需要他们,这就更难或雪上加霜了!“知识难民”难就难在于此。

  当然,还有一些“大”知识分子,在中国改革开放经济飞跃式发展的大潮中,没有分到他们认为应有的“一杯羹”,因此而牢骚满腹,“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笔者由于出国,当属没有分到“一杯羹”的行列,然“知足而不足,有为而不为”却时刻铭记于怀,不敢有丝毫奢望。

  诚然,我们不能否认在中国社会大转型的过程当中所导引的社会不良风气的衍生甚至民族道德风尚的局部沦落,我们也无法否认一些人发家致富的不正当性,但我们也不能不认可一些富有者之所以富有乃其勤劳与智慧所致。

  知识难民的真正解困之道,只能靠自己本身。“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知识难民之脱难排难之法,有赖于与实际的结合、与市场的结合、与社会的需要结合。知识只有运用于实践,才能活起来,成为真知识。知识为实践,实践出真知。同时,实际与知识的结合才能在有效的单位时间内创造出更大的物质力量。

  最后,还是让我们一起重温毛泽东有关知识分子的论述:

  “我们尊重知识分子是完全应该的,没有革命知识分子,革命就不会胜利(毛泽东,《整顿党的作风》,1942年2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815页)”。“我们有许多同志不善于团结知识分子,用生硬的态度对待他们,不尊重他们的劳动,在科学文化工作中不适当地去干预那些不应当干预的事务。所有这些缺点必须加以克服(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225页)”。“知识分子不跟工人、农民结合,就不会有巨大的力量,是干不成大事业的;同样,在革命队伍里要是没有知识分子,那也是干不成大事业的(毛泽东,《一二九运动的伟大意义》,1939年12月9日,《毛泽东文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第256页)”。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不管哪类难民,只要政府多向国内的难民倾斜就不会动乱,日子就该咋过咋过,危机也就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因为中华民族从来就不是喜欢透支和闹事的民族。
    2009/4/14 0:28:13
  • 知识本身不是难民。难民是指遭灾受害的人,由于知识而沦为难民只能有三种状况——视知识为反动的社会;所受教育脱离实际;学以致用是一种能力。
    2009/4/13 18:54:54
  • 【还有一些“大”知识分子在中国改革开放经济飞跃式发展的大潮中,没有分到他们认为应有的“一杯羹”,因此而牢骚满腹,“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究竟是那些“大”知识分子不愿与官僚资本狼狈为奸的害民而拒绝同流合污,还是真的为没有分到“一杯羹”而哀转久绝?鄙人坚信:真才实学首先是能够独立做到“五斗米”在厨,其次是关心大众疾苦并为之鼓与呼。知识难民只有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才能创造出自己的蓝天——就好像《红旗谱》里的贾老师一样。现代洋八股式的高等教育把一代中国人教育成为巫身难保的时代的“范进”和“孔乙己”——焉能不是可怜巴巴的泥菩萨式的知识难民?
    2009/4/13 17:20:08
  • 俗话说欲速不达,我们走得太快了!为什么一定要以GDP去衡量?为什么要保八?为什么要出口导向?执政党的合法地位不需要经济的快速发展去保证。只要真正执政为民,那怕发展缓慢甚至停滞,民众也是理解和支持政府的。相反,那怕快到全世界最大经济体,民众也不会领情。因为那只是政绩工程,结果不外是国进民退,权贵富豪们的盛宴罢了;两极分化的极致不是革命是什么?为什么三句不离美利坚?中国的崛起没有美国佬就不行了?它的所谓先进最终不外是为了其金融霸权,美元霸权,石油霸权,军事霸权直至世界霸权。这些年来的所谓换技术,换来了多少?恰恰是那个行业搞这一套,就几乎全军覆没;而立足于自力更生的走出了自己的新路。比如研发一种新药动则十几年数十亿元的投入,加上临床试验等甚至更久;日本人来换我们的神七技术,能换否?现在村霸又向全世界公开赖债,谁敢去抢回来?现在我们也学着人家的大房子,大汽车,大贷特贷,那是重蹈覆辙。

    城市化,出口导向,比较优势等等作为阶段性的方法和策略是没有问题并且是应当的,但如果上升至国家发展战略的层面,则是错误的并且后果严重。目前,就业问题再用扩招等方法就等于是掩耳盗铃;而坚持目前的经济政策只会越织越大。能够解决就业问题的中心思想应当是“大颈瓶大策略”:缺乏资源则鼓励投资经商移民澳洲,非洲和远东地区;水土危机则兴起大规模的水土整治工程;广大农村缺医少教则大规模培训大学生上山下乡去从医从教,并大幅提高其待遇。大幅提高农产品补贴,大幅提高城市居民补贴。大做就业舆论导向;实行半强制性就业政策。再过大约15年80后的这种得过且过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政府不能让他们继续“啃老”指望房产而挑三拣四;因为养老同样等不起。
    2009/4/13 14:38:35
  • 中国在二十一世纪是否能够真正崛起,未来的二三十年是关键。正因为中国版图大人口最多,区域差异也很大,所以更经不起折腾。试错是为了尽量减少错误带来的损失,在争论时大可以百花齐放,但实施之时必须慎之又慎。这些年兴起的一些思潮,总体上以西方模式为基础。先不谈意识形态或者是否误导的问题,西方模式的形成是建立在当地当时的基础之上。以欧洲目前大约中国一半左右的人口,生活在比中国还大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地域上;再加上区域气候比较接近等因素。现代化,城市化等是没有问题的,但放在中国就需要变通。如果说农业文明是自行车赶路,那么工业文明就是小汽车赶路,坐惯了小汽车估计没有几个人再愿意骑车。但小汽车需要大量的土地修路和停车,需要喝大量的汽油并排出废气;当小汽车成为中国家庭的必需品的时候不是进步而是灾难。寄望于技术的进步去解决由于技术的发展而导致的问题,无异于刻舟求剑。污染一池塘清水只需要一节作废的电池,但清理的代价就不是几节电池和多少时间,特别是当人们等着饮用那些水源的时候。所以,有限有序的发展才是生存之道。
    2009/4/13 14:38:10
  • 任先生,您好。

    拜读文章,支持并谢谢。

    “知识难民”之所以难就业,在学生看来主要有四点:一,很多人仍然没有走出“精英”陷阱,大学教育已经普及,但他们的观念还没有普及。二,近年教育产业化的急功近利,扩招的低门槛导致了大学生毕业人数剧增;当然,扩招的本身就包含了减轻就业压力,还有目前的读研。三,正如上文提到,大学生所学大多是书本上的知识,还停留在“知道”的层面;当下竞争激烈,用人单位无疑会优先录用可以马上进入角色的有经验的员工。四,“知识难民”以80后为主,他们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就算无业他们也只是干焦急,没有切身生存压力;亦即他们还有时间可以挑三拣四,天有父母顶着。就学生了解的一些本地人,他们的父辈至少有两套房子,拿一套出租就可以不用他急着就业。一些家境很困难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就很少挑三拣四;因为读书的钱还是东拼西凑。

    2009/4/13 14:37:36
  •       支持“知识为实践,实践出真知。”的论断,觉得还需厘清过去的历史实践和当下的实际实践的关系,避免产生误解。

         无论国家政策还是个人生活,脱离了实践最终都要挨板子的,泡沫要破,在半空中要掉到地下的。历史的成就都已成了过去,而最关切的是如何活在当下。

         不破不立,不立不破。如何继续前行,还是建立在正确认清过去的基础上。全盘否定的做法从哲思的角度就已经是错误的。共和国经过了六十年的践行,迤逦走到了今天,实属不易。如何批判过去失误的做法,继承正确的思想,达成新时代的中华民族共识,尤为重要。

         学生觉得重拾毛泽东思想的立足于民的实践武器,利用改革三十年用妥协或是韬晦积攒的本钱,走向新的发展道路,所谓是阳而阴,阴极而阳,左极而右,右极而左,围绕着中间两边摆的中庸之道,是民族发展的节奏。而两岸分久必合,亦是中华民族的呼声,全球华人的心愿。
    2009/4/13 12:47:59
  •     赞同深入中国的实情中去。各方的理论可用,可不用,可选着用。实事求是乃共产党第一法宝。不折腾,当然,十三亿人如何经得起折腾。但在局部要敢于实践,敢于尝试,敢于创新。没有特区试点,哪来改革开放。待看清了正确的新方向,也要敢于撒开来奔。
        没听说有人要“打土豪、分田地”,但要保存和发扬中国的社会主义火种。社会主义之本松动,势必为西方垄断资本吞没。西方垄断资本在被现时危机批判之时,即便中国能形成本土私有垄断资本,那也不是我们的方向吧?
        “知识难民”乃全民尚学带来的知识财富。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不止因为我们穷,实践方向得当,也有文化基础的功劳。教不会你的工人人家不会来你这办厂。
        社会是思想的沃土,要允许而不是打击各路知识精英或“知识难民”广开思路,哪怕奇思妙想。实践者陷于实务,思维不受限于眼前与局部不可能。社会的各个角落都可能有花开放,哪怕是奇株野草。大家随便去想,放开来说,上层的精神需要均衡而全面的营养。
    2009/4/13 11:18:59
  • 知识反哺农村也到了时候。长期以来,农村成长起来的一批知识分子留在了城里,每每回到故乡都会感到家乡变化慢,但就是没有认真地考虑这是什么原因,智力的净流出没有改变。这也许是解决当前“知识青年”就业难、“知识老年”供余热的思路。
    2009/4/13 10:48:49
  • 农民要往城市挤,因为他们知道城市比农村好,跟他们有没有高文化无关
    社会展现的是物质利益的氛围,知识分子无疑也是这个利益氛围的推动者,并且可能是这个利益氛围的营造者
    既然有了知识分子的标签,谁又肯扯掉这个标签呢
    竹林7贤,陶先生毕竟已是古人了
    2009/4/13 10:39: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太平绅士(J.P.)、教授、博士。生于大连,祖籍山东。国内现任职吉林大学文学院暨新闻传播学院广播电视艺术学教授。澳洲“悉尼科技大学”(UTS)国际研究学院社会人文学博士,澳洲“麦克里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国际传媒学(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硕士,江苏师范大学英国语言文学学士。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传媒与跨国文化传播、移民与多元文化、国际政治经济学、国际问题研究、公共外交、英美语言文学等。出国前从事过国营外贸进出口公司英文翻译、国际贸易业务执行官及大学英语教学工作。海外任职“澳洲中文广播电台”国语节目主播,澳洲《新市场报》总编辑,“澳华电视传媒”(AUS-CHINA TV MEDIA)创办人(董事长)。与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4)等国际知名媒体与世界媒体协会有着直接的业务合作。澳大利亚“澳华科学技术协会”(ASTS)副会长(兼任支持中国北方科技教育发展事务分会会长)、常务理事及终身会员。在海外,除从事电台主持与报纸编辑工作外,先后在澳洲著名金融信贷公司做过利率分析与市场开拓工作。主持过海内外诸多大型文艺活动(如悉尼歌剧院、中国国内省级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在海外广泛参与支持组织中国和平统一协会、孔子研究协会、华文作家协会、文化艺术发展协会、海外华人社团联会、支持中国奥运事业等组织机构并担任重要职务。本人欢迎文明的争论与讨论,任何人身攻击性的言论敬请自律。在此发表的所有文章皆系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可擅自转载及引用。转载及引用须经本人同意,并点明作者姓名与出处。本人联系邮箱:jamescgren8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