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对伦敦G20峰会不能期望太高
2009-04-01
字号:

  4月2日,G20峰会将在伦敦举行。去年11月15日,G20峰会首次在华盛顿举行,各国除了表达共同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之愿望和各自特殊之关切外,没有取得多少具体成果。首次峰会结束至今5个月来,全球金融危机丝毫没有显露出缓解之迹象,美国金融依然动荡,欧盟内部自顾不暇,东欧诸国全面告急,日本衰退再创记录,全球所有国家皆深刻感受到危机之冲击和衰退之痛苦,全球知名研究机构频频调低世界范围之经济增长预期。

  尤其令世人忧心忡忡的是: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之浪潮波涛汹涌,美国高唱“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欧洲各国之经济刺激计划“自扫门前雪”,强烈要求保护本国劳工之罢工此伏彼起;国际汇率体系象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数之不尽的货币汇率巨幅贬值,引发其他国家之深切关注乃至极度不满。以中国为例,自去年7月以来来,依照贸易加权计算,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幅度就超过10%,相对欧元升值23%,相对周边货币升值超过30%,如此巨幅升值,毫无疑问是导致中国出口持续急剧下滑之重要原因。权威部门数据表明:2005年人民币升值以来,我国出口产品在发达国家(美、欧、日)市场之占有率明显下降,而中国之竞争者(譬如印度、巴西、墨西哥、马来西亚,等等)之市场占有率则明显上升,难怪最近国内要求人民币贬值之呼声愈发高涨,引起世界各国高度关注,担心人民币贬值会触发新一轮竞争性贬值浪潮和恶化全球危机。我国为了尽力挽救出口急剧下滑趋势,频繁提高出口退税率,却照样引发许多国家的指责之声,说中国以“出口补贴”方式搞贸易保护主义。

  尽管各国相继出台五花八门的经济刺激方案,尽管世界主要中央银行(美联储、欧洲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日本中央银行)早就开始启用规模空前的“零利率货币政策”,美联储甚至宣布实施所谓“定量宽松政策”,直接入市大举购买国债、住宅抵押债券和房贷机构债券,且数量超过万亿美元,然而,“债券—通缩”负循环之阴影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恰似“黑云压城”一般,深深笼罩着人类经济。如何迅速摆脱“债务—通缩”负循环,成为各国最头痛的问题之一。

  不仅如此,随着东欧诸国和其他许多国家债务违约风险急剧上升,究竟谁来担当“救世主”的角色,似乎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一个“无解”的难题。IMF捉襟见肘,目前只剩下区区数百亿美元,无法承担“救世”重任。美国财长盖特勒喊破嗓子,呼吁各国出钱支持IMF牵头的“救世计划”。然而,过去数十年, IMF之“救世记录”颇为令人不快甚至恼怒,美国坚持IMF的一票否决权,让世界许多实在提不起劲儿为IMF“抬轿子”。

  如此众多头绪纷繁之事项,皆是G20伦敦峰会将要讨论之课题。然而,假若世界人民对伦敦峰会抱有过高期望,他们大失所望之可能性极大。究其原因,略有五端:其一、各国对金融危机之根源各执一词,相互争吵,远为达成共识,美国政要刻意缺席年初之“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即为明证,至今亦未有达成任何共识之迹象。没有基本共识,如何可以达成共同的解决方案?其二、欧洲、美国其实早就各打各的算盘了。美国执意要求其他国家支持IMF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而对IMF如何改革却闪烁其词;欧洲高调要求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却没有任何切实可行的方案。其三、尽管许多有识之士倡议主要大国签署协议以稳定汇率,乃至回归固定汇率制度(譬如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特里谢就多次声明主张回归),然而,至今没有哪个大国明确拿出具体方案。其四、保护主义风起云涌,相互谩骂之声不绝于耳,难以奢望伦敦峰会能够驱散保护主义之阴霾。其五、许多人说G20要有所作为,主要取决于 “G2”(中国和美国)之合作。然则,两国元首第一次相聚,能否建立良好工作关系并有实质性成果,尚在未定之天。

  走笔至此,笔者突然想到1933年6月12日。那是1930年代世界大萧条最黑暗的日子,西方主要大国领袖也是跑到伦敦召开“世界货币和经济会议”(London Monetary and Economic Conference),希望找到摆脱大萧条之出路。不幸的是:美国和欧洲(主要是美国、英国和法国)之间围绕汇率问题激烈争吵,会议没有取得任何结果,不欢而散。随后几年,各国“以邻为壑”之竞争性汇率贬值和“相互报复”之保护主义政策变本加厉,成为大萧条长期持续恶化之根本原因。

  衷心希望2009年4月2日之G20峰会不会重蹈1933年6月12日“伦敦世界货币和经济会议”之覆辙!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冰狐小姐:
    第一,请您将论战双方(主要是吴辉先生的)观点仔细看全了再来发言不迟。
    第二,偶尔的大驾光临,蜻蜓点水的评论,可以,那是您的自由。但是,请您注意:
    (一)、“爱国”“公正”的称号,不是谁可以自封的。
    (二)、您有评论别人的评论的自由,那么别人就有评论您的评论的自由。如果您想学汪兆铭先生“曲线救国”来发表“曲线评论”,并“曲线剥夺”别人对您的评论发表评论的权利,那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呗。草根网“酷热”的很,冰小姐中暑了别人概不负责哟。
    2009/4/16 22:59:04
  • O(∩_∩)O哈哈~某人善于无病呻吟外加此地无银三百两。
    2009/4/16 20:12:04
  • 向先生好!

    好久没读过您的文章,倒是读了驳斥您文章的文章!

    您的文章引起如此大的反响,也不应该算坏事!

    就吴辉先生的“蒙代尔只配来中国提夜壶”的说话方式而言,要么就是“文化流氓”(因为一个做学问的人,如此有失水准的语言方式,丢中国文化人的脸!);要么就是您的“脚”踩住了哪些人的尾巴,气急败坏自然口不择言。(这可以理解。毕竟利益和脸面比起来,利益就更重要了。)

    这就是中国!!!一切都贴着“爱国”的标签!!!掩盖着各种发生的罪恶!


    吴的文章把“只有搞浮动汇率才能赢得货币政策独立性,这是一个极其错误的结论”作为您文章的错误观点。我在读您文章时记得您一直在分析“美国为什么在其他国家推行浮动汇率。”是作为美国的阴谋谈论的。

    但吴辉先生在文章中“反对人民币建立自己的货币区域”,这一观点就不难看出问题的究竟了。一个中国人,这就是其口口声声的爱国了。

    最近草根网各种论调纷至沓来,本无心在此消磨时间。但读到那些文章,就还是记得来向先生处表示一个和讨论的这些问题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中国人的支持(因为第一我不做出口生意;第二也不持有美元;)!发此评论,只是不想寒了一个留洋学者的爱国心!当然不是支持您以后所有的观点。我只支持我认可的观点。

    在此声明:对于批驳本人的帖子,本人回复不了。我不怎么逗留草根网,也从不回头看评论!

    我的此评论,只作为和博主的交流!不参与评论员间的辩论。请海涵!!

    最后还是希望向先生能有一个学者的坚守!!能经常读到向先生关于中国财经的文章!!
    2009/4/16 19:50:23
  • 在开放言论自由和公共讨论之前,对汪精卫下定论未免太早。
    ------你真是客观公正的可以呀!看来批评你一点没批错哟,可爱的奉“个人自由”为圣物的先生/女士?
    2009/4/8 19:38:04
  • [23楼] 评论人: zhengpin1390您好!
         愚以为:汪精卫是否汉奸不是一篇文章能够改变得了的历史事实——所谓的“和平建国军”也就是伪军的缔造者难道没有独占鳌头的汪精卫吗?产生汉奸的必然原因虽然与制度认同无关;但是,文化属性是产生汉奸的决定性原因。
    2009/4/8 17:33:09
  • 尽管你举的例子具有明显的选择性,但“爱国与否与反对民主共和、拥护帝制与否没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即与制度认同无关,正是我想说的,不多说了。此外,在开放言论自由和公共讨论之前,对汪精卫下定论未免太早,推荐你看看这篇文章。
    2009/4/8 17:17:18
  • 口舌之争没有意义,关键是论战双方的观点。吴辉较向松祚更胜一筹,把问题说到骨子里去了,出于爱国情怀加“多血质”的个性,有时说话重了点,那也是被我国的决策者们给逼出来的。
    从个人品格与学识来说,个人认为吴辉都要胜过向松祚。
    2009/4/8 16:56:15
  • [19楼] 评论人: zhengpin1390 您好!
         愚以为:反对民主共和、拥护帝制与爱国并非绝对对立。例如:屈原、岳飞、文天祥等等,他们既是拥护帝制者,也是真诚的爱国者。与此相反,那些拥护民主共和者、反对帝制者也不乏汉奸之徒。例如:曾经刺杀摄政王的民主勇士汪精卫难道不是地地道道的大汉奸吗?因此,爱国与否与反对民主共和、拥护帝制与否没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
    2009/4/8 16:50:29
  • [19楼]zhengpin1390:有冒犯你的话,我收回。但是“崇社会科学之洋容易卖国”并不能推导出“不崇社会科学之洋就不卖国”吧!命题成立,反命题就一定成立?米饭是可以吃的,不是米饭就不可以吃?“崇社会科学之洋”并非卖国的必要条件啊!
    2009/4/8 16:44:57
  • 同样按你的标准,回溯一百年,那些反对民主共和、拥护帝制的人最爱国。
    2009/4/8 16:32:46
  • “不过此论断要加个限制条件:崇社会科学之洋。崇某些自然科学的,未必,但容易滑到那个方向。”
    ====================================================
    退一步讲,按你的标准,回溯40年,最崇洋媚外的是谁?别的懒得扯了,浪费时间。
    2009/4/8 16:22:09
  • [15楼] 评论人: zhengpin1390 您好!
        【可在我看来,同样是对人不对言,这和崇洋有什么区别?它们共同的对立面是以平常心看待洋人,即他们的言论,只能作为论据,而既不能直接作为结论,也不能先入为主地进行否定,更不能进行人身攻击。】——高论。
        愚以为:极端蔑洋等于崇洋——都是非理性主义文化的结果。对于他们的言论,只能是有分析的作为论据,更不能直接作为结论,也不能先入为主地进行否定,更不能进行人身攻击。这种分析的基础就是理性主义中华文化。如果没有理性主义中华文化基础;那么,就根本没有这种分析。
    2009/4/8 15:59: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自由经济学家,《环球财经》主编。早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先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欧元之父”、国际宏观经济学奠基人、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杰出校友,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的创始人之一。著作:《产权理论和企业制度》、《张五常经济学》、《不要玩弄汇率》、《对美国政府说不》,翻译出版六卷本《蒙代尔经济学文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