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周小川为什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2009-04-01
字号: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发表的一系列言论引发国际广泛关注。虽然他明知是遥远的计划,明知超主权货币近期不可行,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提出了这一深远的计划。

  他在23日发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文章,指出此次金融危机反映出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只有“通过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才能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这被认为是中国试图建立超主权货币的信号,发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以抑制全球惟美元马首是瞻的情况。

  特别提款权(SDR)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也称“纸黄金(Paper Gold)”。特别提款权不是真正的货币,使用时必须先换成其他货币,不能直接用于贸易或非贸易的支付。实际上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配给会员国的资金使用权,不同的国家按照分摊的基金份额享有不同的SDR配额。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基金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

  特别提款权最初与黄金挂钩,每特别提款权单位被定义为0.888671克纯金的价格,也是当时1美元的价值,是全球货币体系与黄金的最后一丝微弱的联系。1974年后,特别提款权与货币联系,货币篮子每五年复审一次,以确保篮子中的货币是国际交易中所使用的那些具有代表性的货币,各货币所占的权重反映了其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重要程度。目前,SDR由0.5770美元、0.4260欧元、21日元和0.0984英镑组成的“一篮子”货币定值。由于四种货币的汇率在不断变化,因此特别提款权的价格每天都会不同。

  建立超主权货币在短期内无法实行,欧洲人清楚,中国央行行长岂能不知。美国占据国际货币63%的储备,SDR仍然有一个与什么货币挂钩的问题,事实上,以中国目前的实力,连配额与投票权提高都很难实现,不要说超货币体系了。当然,如果SDR真的与黄金挂钩,对于贸易国当然有利,但对于货币主导国难以承受,回归金本位,不管是隐性还是显性,都是不可能的。

  即使周小川的提议无法实现,提议仍然有积极意义。我们应该看到,SDR的货币构成存在改革的可能性,根据经济体的大小、储备量选取货币,可以逐步取得均衡。我们不能因为国际主要金融组织掌握在美国手中,而拒绝与国际金融组织的合作,就不推动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中国主动放弃话语权是不明智的,也对人民币的国际化和对外贸易不利。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听命于美国,或者听命于华尔街就拒绝合作,这是自绝于全球经济体系。中国必须对全球货币体系的改革表明自己的态度,事实上也获得了包括美国财长盖特纳在内的呼应。一向与华尔街主张不同的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联合国领衔,研究超货币体系,总不能说,斯氏被中国买通了。承认现实是博弈的第一步,周小川承认了国际货币体系的格局,提出改革措施,是他的权利,也是中国一系列举措中的一步。放个活眼,到时挪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可能掌握在某个前投行手中,而是掌握在美国财政部手中。

  G20峰会召开在即,周小川先生发表此番言论,同样是中国经济外交的表现。取法乎上,得乎其中,这是中国人的传统智慧。周小川提出货币体制全盘改革在先,3月26日,财政部长谢旭人就20国集团领导人第二次金融峰会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划出了中国对于国际金融事务的底线,“推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维护国际经济金融稳定。国际金融危机使改革国际经济金融体系的任务迫在眉睫。国际社会应积极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尽快制定改革时间表和路线图,完善内部治理结构,进一步提高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实现决策过程的公平和公正,建立起快速反应、行之有效的国际金融救援机制”。

  可见,中国现阶段的努力目标是争取国际主要金融组织的改革,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以改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必须向美国汇报才能行事的惯例。这一主张不如周小川的方案那般激进,支持声音更多,也更加可行。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票否决权已经让这些金融组织遭遇到全球范围的反弹,改革是巨大的呼声,包括美国的欧洲盟友。

  仅仅把周小川的观点视作投石问路是错误的,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际货币体系正在发生的新变化,美元想保持自己的强势地位,欧元虽然遭遇很大困扰,但想增加对美元的制衡,人民币正在走向国际化之路,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是大势所趋,任何因素都改变不了这一现实。

  就中国国内而言,人民币要取得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人民币的发行机制、使用效率都必须进行重大改革,摆脱依赖美元的发钞模式,对此毋庸讳言。

  各经济体都在争取自己的权利,争取权利的同时,也是新秩序的形成过程,也是国际货币体系取得平衡的过程。中国艰难地摆脱了暧昧不清的语言,发表了清晰的主张,跨出了至关重要的改革呼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很相信卢麟元先生的判断:中国管理层情商很高,但智商很低。
    2010/3/18 15:50:28
  • 国际货币体系的建立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不是人为可以改变的。若改变现阶段美元的地位,对中国的发展是不利的。我们不能用习惯思维来看问题。
    2009/4/4 3:07:26
  •      可行的方法等于让美国少赚,也会让自己的回扣减少,当然是不会的,提个不可行的远期计划,可以做秀,试图推卸外汇储备巨亏的责任,不过是骗不了老百姓的。
    2009/4/2 8:29:14
  • 在国际金融领域一败涂地的结果浮于水面之后为了收拾一点人心而发出的一点海市蜃楼式的幻想,这正是周小川明知不可为而故为之的原因,其实是为烂摊子找一点漂亮的借口
    2009/4/1 20:55:50
  • 世上哪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在关键的时候亮亮剑,有百利而无一害。
    2009/4/1 20:23:24
  • 当今的中国领导人正逐渐纠正“韬光养晦,决不当头”的错误外交方针,发出了一个大国对于国际事务应有的声音。“路漫漫其修远兮”,但公平正义的事业,只有齐心协力,终究会取得成功。
    2009/4/1 18:42:57
  •       正如叶檀女士所说,中国艰难地摆脱了暧昧不清的语言,发表了清晰的主张,跨出了至关重要的改革呼声。
          我确信中国最高决策层非常清楚这场经济危机的性质和根源,因此才能这样清晰的表达自己的主张。胡温是有大智慧的领导人,我们有理由对目前的中国充满信心!
          再谈一下周小川的观点。
          对建立超主权国家世界储备货币制度,周小川是这样说的,重建具有稳定的定值基准并为各国所接受的新储备货币可能是个长期内才能实现的目标。建立凯恩斯设想的国际货币单位更是人类的大胆设想,并需要各国政治家拿出超凡的远见和勇气。
          对于世界金融体系的短期目标,周小川是这样说的,而在短期内,国际社会特别是基金组织至少应当承认并正视现行体制所造成的风险,对其不断监测、评估并及时预警。
          周小川的主张是非常清晰的,比我们的好多专家更清楚!
    2009/4/1 17:27:13
  • SDR剑锋所指绝非真要拿美元如何如何,充其量是用心良苦地提醒美国认真履行老大的角色——真打算心想事成,也不会如此匆忙赤膊上阵,更不会在自己实力并不足以叫板的这个时候。
    在未来3-5年内,估计也就是停留在口水炒作阶段上,Yeswecan先生不会当真的——除非美国真的撑不住或良心发现或被自己忽悠了。估计奥巴马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回应几句也算给足面子,反正总不过是逗你玩儿,知道你也不能怎么样。
    只有除了美国之外,各大经济体一起发声,美国人才有可能不再嬉皮笑脸而严肃对待。
    2009/4/1 16:42:36
  •       支持博主的分析。周小川的发言决不仅仅是亮剑这么简单,而必须有一系列的行动作为支撑的后续发力。

        “就中国国内而言,人民币要取得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人民币的发行机制、使用效率都必须进行重大改革,摆脱依赖美元的发钞模式,对此毋庸讳言。”说得好。

         很有趣的是美帝国欲在中国南海进行漫天要价式的讹诈,中国不妨学学美国在G20来临之前率先发出“超主权货币”的提法,全世界的反对声音将直指英美。看来“对手或敌人才是你最好的老师”这句话一点没错,含金量很高。

         团结一切受到美元烂印钞票伤害的力量,金砖四国也站到了一起,法国萨科奇以及欧盟也提出了相关的声音,很有意思,相信G20会很精彩呀。

    2009/4/1 13:16:30
  • 把中国比作部队,公务员相当于军官,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要把大大小小的“将”态度端正好,状态调整好,才有战斗力。
    2009/4/1 12:54:01
  • 做总比不做强!不站出来,永远受制于人!站出来,或许能杀出一条血路!
    2009/4/1 11:44:41
  • 总体感觉就中国目前的体制状况,只怕远远达不到这个要求
    2009/4/1 8:55: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历史博士,财经论者。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以我手写我心,用事例与逻辑说话,对事不无小补,对己无愧于心,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失去原意,于愿足矣。邮箱yetan@vip.sohu.com

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期间并无轩轾,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转型期的人面向不可知的未来,或许彷徨,但好在并未象但丁一样,对未来失去信心与感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