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有钱为什么要炒股炒房
2009-02-11
字号:

  全世界最大的风险来源于在摸索中的政策。

  谢国忠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学者。

  在网络上,你会发现网友对他爱憎分明:支持他的人将他视为经济学大师,每每为他准确预言中国乃至全球经济而倾倒;反对他的人对“Andy”这样一个英文名字无法忍受,甚至以“卖国贼”相攻击。

  一位采访过谢国忠的记者甚至对他心怀感激,“刚出道时采访Andy老师莫名的紧张,但他会一点一点仔细的给你解释。”截然相反的是,另一位媒体人则对他嗤之以鼻,“什么独立经济学家,他能是独立的吗?”

  但让人好奇的是,他的观点、他的预言屡屡被事实验证,就连他的反对者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并给他冠以“乌鸦嘴”称号。

  “中国的楼市三年未必能走出困境”、“2009年中国股市也不会是牛市”,面对问记者的采访,谢国忠保持着贯有的作风。同时,他还对政府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要搞清楚自己能做什么,全世界最大的风险正来源于在摸索中的政策。

  人民币是升还是贬?

  人民币相对于美元应该会处于一个比较稳定的汇率,未来的6-12个月里都是现在这种状况。

  问:结束长久以来的单边升值,人民币会对美元贬值吗?

  谢国忠:关于人民币贬值有两个问题正讨论得热火朝天:一个是应该不应该,一个是市场的力量。应不应该是一部分人的观点,但我认为市场就是要供求平衡,人民币市场也不例外。中国的准备金率是16%,我认为还要降很多,这就意味着中国的货币供应会有幅度比较大的上升。就像在菜市场买菜,什么菜多了它就会降价。货币也是这样,这些钱一旦放出来,人民币还是有贬值压力的。

  当然,美元也有贬值压力。在中国和美国都在扩大货币供应量的情况下,人民币相对于美元的压力不会太大,很可能出现的状况是两种货币相对于其他货币都会贬值。

  问:如果人民币出现贬值,对中国经济将有何利弊?

  谢国忠:人民币贬值,中国外贸出口困难的形势就会有改善的可能。但中国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国,人民币贬值恐怕会引起竞争国家的效仿,这样一来,对中国的好处并不是很多,坏处却很明显——热钱会外流,房地产行业会有更大的压力。综合两方面来看,不一定是好处多于坏处。

  问:那么你认为,政府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谢国忠:这种情况下,政府政策面是不希望人民币贬值的。而且,中国有比较大的外汇储备规模,流进来的外汇可以被放回去,以支持汇率。所以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政策面上有灵活把握的余地。因此人民币相对于美元应该会处于一个比较稳定的汇率,很可能在未来的6-12个月里都是现在这种状况。

  政策向左向右?

  面对金融危机,没有成熟的经验,全世界都在摸索,都是临时抱佛脚。

  问:中国制造要如何转向内需市场?

  谢国忠:出口困境主要原因是全球的需求都在下降,最大的出口国当然不可能不反映这个大的趋势。中国想搞内需好多年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搞起来。如果能靠内需发财,不早就干了吗?所以不能割裂地看待这个问题。快速发展的模式就是要将货物出口给有钱的人,拿到钱后再回来搞建设。等到别人不要你的东西的时候,就得靠自己消费了。但是在这种转变的过程中,中国的经济增长会相对放慢——东西卖给穷人赚的钱少,经济发展自然就要慢了。在危机面前,中国已经开始面临这样的选择。

  问:从另一个角度讲,是否也意味着中国对全球的影响力也在加大?

  谢国忠:一个国家的强大地位是别人认可的,不是自己强求来的。现在的这种宣传思路我觉得是有问题的。所谓的地位其实都是虚的,像有人以为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占的份额提高,我们的地位也提高了,这是自己糊弄自己,纯属自娱自乐。

  问:面对困境政府已经推出诸多积极措施,你怎么看这一系列的经济政策?

  谢国忠:对于政府发布的这些政策,我到现在都理不顺到底是怎么回事。经济是个体系,所有的东西都是动态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政府在发布政策之前,要想明白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当前经济的问题主要在于稳定,政府的政策必须到位。面对金融危机,没有成熟的经验,全世界都在摸索,都是临时抱佛脚,这说明政策的制定者不知道问题的来龙去脉。我认为,世界经济最大的风险正来源于此,泡沫的出现也是因为这个问题。

  就中国经济而言,很多人认为把股市、楼市炒起来,中国的经济问题就解决了。但是,这些人根本没有考虑,股市、楼市调整的周期是很长的,中国的楼市三年走出来就算不错了。这种观点越来越多,很可能会影响决策层的判断。

  买股票与买大米

  中国的股市原来是个泡沫,现在的情况是这个泡沫破了。

  问:你对2009年的资本市场怎样判断?

  谢国忠:中国的股票不便宜,经济基本面又有问题,所以说,2009年的中国股市不可能是个牛市。现在我们谈股市、谈楼市都是从感情上来看问题,都是说痛得受不了了、不行了、要跳楼啊。这些都是为了博取同情,并不是从价值观念的角度出发来看待问题。

  问:那你是不是认为不应该进一步救市?

  谢国忠:很明显,现在政府不断救市,一会儿出这个政策,一会儿出那个政策,其最终目的就是想要引老百姓回到股市,将股市的问题简单地归结为信心不足。其实不是那么回事,中国的股市原来是个泡沫,现在的情况是这个泡沫破了。如果是大米,从1元涨到6元,再降回到2元,没人会认为大米太便宜了,应该涨回去。但是股市从6000点降到2000点,大家却不这么想。股票和大米有这么大的区别吗,都是产品,都是有价值的,所以,我们应该搞清楚,股票到底值多少钱。

  问:你怎么看大小非解禁的问题?

  谢国忠:流通是一定要流通的。况且,现在的股票市场,基本上已经开始要全流通了,难道再出政策不让流通吗?如此,政府还有什么信誉可谈呢?但最终这个市场的健康发展趋势是要它自己来发展,要有自由的空间。政府该做的事是定好规章、程序,然后监管,而不是去参与决定谁能上市,谁不能上市,上了市还要定股票的价钱,这样的市场不会搞好。

  问:2009年中国股市,扩容能力有多大?

  谢国忠:你的意思是要多少钱能把股市炒起来?有钱为什么要炒股票?什么东西都是需要有价值的,你会花大量的钱买房、买家具去屯起来吗?还是想想大米值多少钱,很便宜的时候可以买一点儿放在家里屯起来,贵的时候拿出来用。股票也是一样的,大家都想有钱就用上,这就会形成泡沫。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美元信誉已经完全丧失,美国将印钞票来还国债,中国将成国际游资避风港,股市房产将形成更大泡沫,更多人的资产要被掠夺,上万点有可能,只有足够大的泡沫才能更彻底的吞没中国的财富。
    2009/3/15 20:35:10
  • 有钱炒房炒股是为了让庄家更方便搜刮民脂民膏,股市可不是散户说了算。
    用心险恶!
    另:巴菲特说只要有钱扔股市都保赚不赔,最近有法国专家否认说,那种闭眼扔飞镖的
    方法只在美国有用,实际上从西方1930年以来,如果把相同的钱买股标票,到现在实际购买力是下降了,这个理论只在美国股市适用
    2009/3/3 8:28:30
  • 看过谢先生的职业履历,也多次看过谢先生在电视节目中的宏论,相信先生的才学不是浪得虚名,只是希望先生今后在行文比喻时尽量少用一些无厘头的例子,这样以便于我们这些学识浅薄的草根读者理解,多谢先生了!
    2009/2/14 19:36:25
  • 请问谢老师,目前中国的股票到底值多少钱?
    2009/2/12 15:28:31
  • 谢的观点不一定都正确,但有两点还是另人佩服的。一,他是一个独立思考敢讲真话的学者。二,他的论点论椐不故弄玄虚,一般人都看得懂。
    2009/2/11 21:12:23
  • 或云: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或温度计.
    拿个大顶想想:咱把温度计捂热了,不就说明咱的经济已经好起来了吗?
    2009/2/11 18:44:55
  • “如果是大米,从1元涨到6元,再降回到2元,没人会认为大米太便宜了,应该涨回去。但是股市从6000点降到2000点,大家却不这么想。股票和大米有这么大的区别吗,都是产品,都是有价值的,所以,我们应该搞清楚,股票到底值多少钱。”---这句话着实让我费解。
    原因是: 大米与股票之间各自交易的目的是不一样的,买大米是为了吃,买股票是为了增值,这难道是一回事?!把两者交易的根本目的都混淆了,这属什么逻辑?请谢先生赐教。
    2009/2/11 17:49:56
  • “如果是大米,从1元涨到6元,再降回到2元,没人会认为大米太便宜了,应该涨回去。但是股市从6000点降到2000点,大家却不这么想。股票和大米有这么大的区别吗,都是产品,都是有价值的,所以,我们应该搞清楚,股票到底值多少钱。”---这句话太经典了,言简意赅,通俗易懂,不愧是著名经济学人,顶。。
    2009/2/11 11:14:56
  • 临时抱佛脚之说有些滑稽.
    2009/2/11 10:50: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财经》特约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1960年出生于上海,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198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1990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同年加入世界银行,担任经济分析员。在世行的五年时间,谢国忠所参与的项目涉及拉美、南亚及东亚地区,并负责处理该银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1995年,加入新加坡的Macquarie Bank,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任亚太区经济学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