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再从理工科思维的角度研究票证的作用
2009-02-11
字号:

  从理工科思维的角度研究,也就是说,我们不必纠缠历史,也不必考虑是毛泽东时代呢还是改革开放时代。因为改革开放时代也用过票证,甚至也有经济学家大厉以宁建议过使用票证。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首先研究票证的原理,研究一个一般的抽象的社会,哪怕它是台湾省的社会,或者冰岛社会,或者美国社会,在为了解决某个社会问题,使用票证来解决,和不使用票证来解决,这两种办法的各自的优劣。

  这也是因为,过于纠缠历史,就缺少了对原理的研究。例如,右派认为毛泽东时代很坏,左派认为很好,相互争来争去,问题的讨论没有深入。而我们这里不是深入讨论区吗?既然深入讨论,就必须研究,原理是什么?例如,你认为毛泽东时代很坏,那么,使用了什么样的原理导致了它很坏?这个原理是怎样起作用的?你认为改革开放很好,这值得鼓励,但是,改革开放虽然获得成功,这成功的原理是什么?包括美国都有金融危机,中国的抗金融危机的能力较强,甚至有可能拉美国一把,原理是什么?这些原理要不要在今后坚持?这才是特别现实的课题。

  研究历史的最终目的也是为的研究原理,好让一些原理在今后供我们使用。因此,研究历史也就不是的为追究什么人的责任,你想要追究责任,那些责任人中许多都已经死了,追究也无什么太多意义,人对自然,对社会的认识总是有限的,认识的不清楚也不是罪。

  那么,就假设现在吧。想象一个试验,就是在市场上将某种商品的价格,哪怕是暂时地,强行地下降到一定的程度,会导致什么现象?我认为会导致抢购潮。这种想象的试验是有意义的。

  例如,几年前兰州就有一家超市,为了促销,将自己出售的鸡蛋的价格下降到一定程度,结果现场出现抢购潮,秩序一度混乱,而且降鸡鸡蛋迅速被抢购一空。还有过一则新闻是,在四川的一家乐福超市,有一时间将大桶食油的价格定到很低,也导致了抢购潮,降了价的食油被迅速抢购一空,而且现场秩序混乱,甚至出现了死人现象。这些都是已经出现的事实。

  那么,我就认为,现在的任何一家超市,无论是将猪肉降价到一定程度,还是将鸡蛋降价到一定程度,或者将食油降价到一定程度,都必然会爆发抢购潮,而且,那降了价的商品,是必然地被抢购一空,导致货架空空如也。

  当然,如果人们是挤啊冲啊地抢购,反映了人们缺少素质。如果人们更有一些素质有教养呢?他们会文明地排队。那么就是长长的队。但是,在遵守规则的情况下,人们为了能够买到,也许会起个大早来排队,甚至提前三天来排队,如春运的火车票。

  上述的原理说明了什么呢?当然是在说明,象猪肉,鸡蛋,食油这样的商品,只要价格降到一定程度,就必然导致货架空空如也,大排长队,产生抢购潮。或者说,产生短缺。

  当然也可以认为,便宜到一定程度的猪肉,鸡蛋,食油,在今天仍然是短缺的。今天不短缺的是价格按市场调节后适度的猪肉,鸡蛋,食油。我这里研究的都是抽象的社会,不要认为我是在说中国社会,在美国社会也一样,在欧洲社会也一样。

  另一个原理是我观察出来的,那就是,任何一个社会,无论是前苏联社会,还是北朝鲜社会,还是中国的过去的社会或者现在的社会,任何商品,哪怕是违禁品,都必然存在着黑市。政府虽然在某一些时候会打击黑市,却永远不能够消灭黑市。政府的打击黑市,其结果不过就是使黑市的价格更高而已。因为,做那种违禁买卖的风险更高,这个风险是会转移到非法买卖的价格中体现的。也就是说,黑市的价格,是受到看不见的手的操纵的,是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的。

  例如,有自行车票,那就必然有自行车票的黑市买卖。某个市民根据某种规则,从上级那里合法分到了自行车票,但是他有可能这个时候并不需要自行车。因此,是可以私下买卖,将自己的自行车票出售给他人的。我就以此为例。假设一辆永久牌自行车,需要自行车票购买,价格是一百五十八元,但是,另一个人没有自行车票,于是他先到黑市购买自行车票,假设当时黑市的这种票,是值二百元,因此他花了二百元购买了一张自行车票,再拿着自行车票去商店购买了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那么,对他而言,自行车票是有价证券,价值二百元,或者说,一辆永久牌自行车票的价格其实是三百五十八元。或者也可以想象,如果当时政府并不采取票证措施,听任自行车厂自由定价,那么自行车票立即消失,而永久牌自行车的在大商场的标价就立即上升为每辆三百五十八元。其实这个原理用在猪肉上也是一样,如果猪肉要票,并不等于没有足够的票的人就买不了需要的数量的猪肉,他可以向别人购买肉票,再拿购买来的肉票去买猪肉。例如,一个人要办喜事,需要更多的猪肉,他就可以这么干。亲朋好友之间的交易永远无法用法律来惩罚。更何况,文革的目标,已经讲了“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因此并不是小商小贩。

  因此,研究的结论就是,票证事实上是有价的,因此都是有价证券。或者也可以认为,票证是另一种货币。因此进一步需要研究的,就是当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解决问题的办法,用票证和不用票证,要相比较。则如果用票证,且票证是公平发放的,从原理上等价于按人发钱。但是,既然如此何必发放票证?何不发钱?

  我以为,票证这种东西的好处在于,它通常有期限的限制。因此,相当于过期失效的一种特殊货币。我也曾经建议过是不是发放一种特殊的,有失效期限的人民币。现在不是说,应付金融危机,需要鼓励消费吗?也就是说,多买东西就相当于爱国,而不买东西相当于不爱国。既然如此,发放有失效期限的票证,就等于是鼓励消费了,因为你不花,它就失效了。

  无论如何政府在考虑解决金融危机的时候,也是应当将发放票证作为一种待选的手段的。不应当简单地将发放票证说成是极左的错误。

  顺便讲一下特权的事情。在毛泽东时代,大干部们有特权这件事情,其实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当时的人民并不在意。为什么不在意?下面讲原理,当然是根据我的经历来讲原理。

  当时我的小学校长算不算大官?应当不算,也就相当于一个连级干部吧。但是他是人民解放军转业干部,而且因为战争,一只手断了,只有一只手,这样的人就算有一点特权吧,但是,老百姓会理解为,他是牺牲了一只手才换来的,因此,会对这种特权有理解。后来我上中学,那个中学的领导中也有解放前就成为地下工作者,而且被敌人抓进严刑拷打过的。这样的人有一点特权,好象大家也认为是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

  当时的许多共产党的基层干部,都是解放前入党的,当然也有抗美援朝时的战士。例如文革造反时,那个四人帮的一份子,王洪文,也是志愿军战士,在文革开始的时候是一个科级干部。

  也就是说,我小时候见到的许多共产党的基层干部,连级左右的,都是那种冒着生命危险参加过革命,不是身上有弹片,就是参加过大大小小许多次战斗的,不是解放军战士,就是志愿军战士。例如我当兵的时候,一些营级的干部,就经常向我讲述当当年剿匪时的战斗,或者在朝鲜和美国军队较量的经历。而团级师级的干部,就向我们讲述的是他们偷袭日本鬼子军营的故事了,军级的干部,就讲红军长征的经历了。

  象这样一些基层干部,都是冒着生命危险闹革命的人,因此大家对于他们搞一些特权,都能够理解。尤其是,那些特权说起来也算不上什么,并不过份,既没有一下子包五六个二奶,也没有动不动就出国消费,不过就是一个自行车票。

  而在共产党当年解放战争时,解放区不断扩大,国统区不断缩下,解放区立即就是晴朗的天,经济情况立即好转,但是国统区仍然经济乱七八糟,呈崩溃态,而且在那种情况下,国统区的国民党大官们仍然过着奢侈的生活,甚至现在的大款们也不一定过得起的奢侈生活,如讨十个小老婆这样的事情。那宋美龄也一直过着特别豪华的生活。因此相对而言,共产党解放区的大官们即使过着有一定特权的生活,但是老百姓和国民党一比较,认为还是共产党的统治,对老百姓更为划算一些。

  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也是进入平稳期,这段时间新提拔的干部,人们就有一些不服气在于,他们身上通常并没有战斗留下的弹片。正因为如此,任用干部就需要有更多的公平性,因此才有《党政干部任用条例》的出台,而人们对于干部们的特权才有更多的不满。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奥巴马身上也没有弹片,照样当总统。
    关键是制度。
    2009/2/11 21:52:44
  • 百姓都希望发,商人也希望发, 但是官员不希望。
    另外,你所提的“ 而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也是进入平稳期,这段时间新提拔的干部,人们就有一些不服气在于,他们身上通常并没有战斗留下的弹片。正因为如此,任用干部就需要有更多的公平性,因此才有《党政干部任用条例》的出台,而人们对于干部们的特权才有更多的不满。”个人觉得是个错误的看法。这个不是由简单的数学性逻辑分析就能够得出的,因为人类社会除了经济、政体等客观存在,还有精神思想等主观思想。主观思想仍然是有价值的。    改革开放前,中国充满了的是个人崇拜,理性思路要少的多。
    2009/2/11 17:59:17
  • 1%=100%
    数学的魅力?
    2009/2/11 11:53: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没事想在网上发议论,但不想交朋友。我写的所有文章版权放弃,本人在草根博客上的任何贴子,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